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2章、我是你的丈夫,是你的依靠
    看到邮件有些大,便只好先下载,打算一会儿再看。

    将手机往桌上一放,见顾琉笙眼巴巴地盯着她看,简水澜便道,“之前让他帮我查了些事情,如今已经有了眉目,文件有些大,等到晚饭之后再看。”

    “让他帮忙查了什么?有什么事情就不能告诉我,我来查就够了!”他才是她的男人!

    “那一天你不是正好受伤吗,我麻烦应寒去接我,顺便让他帮忙查下,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情,就是当天见着了个人,似乎是云水溶。

    很多年不见,她突然出现在淮城,不过我也不确定是不是她,那一张脸还有身材有很大的变化,所以就让应寒帮忙查下了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还是有些耿耿于怀,毕竟自己的女人还要依靠旁的男人来帮忙,很显然自己还没有被她完全依靠,心里还是有些失落的,但也清楚这个时候不好去计较。

    “云水溶后来逃了出来,燕城的警方还在通缉她,想必她后来是化名生活,否则不可能一直没找到人。”

    “大概如此吧,我之前遇上的会不会是云水溶,等一会儿吃过了饭我再看看,谜底就在那里,你说,若真是云水溶,她出现在淮城是几个意思,还是她这几年也一直在淮城?”

    是巧合,还是对方有所预谋,如果是后面,那么她可要小心了!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还不清楚?等饭后再看吧!”

    顾琉笙给她夹了菜,又说,“下回若是有什么事情自己没有办法解决的,我希望你第一时间都能够想到我,我是你的丈夫,是你的依靠。”

    这一次简水澜倒是很干脆地答应了,“行,这一次就听你的!”

    顾琉笙的脸色才有所好转,饭后,顾琉笙收拾碗筷,简昕自己跑回房间完成今天的作业。

    简水澜回到房间里,将那一封已经下载下来的文件打开,细细地了一番。

    里面竟然图文并茂,甚至还有一些监控,内容有些长,但是她看得极为认真。

    当她将所有看完,已经完全可以确认那一天所遇见的就是云水溶了!

    云水溶还有一个名字名为蒋美丽,但是除了蒋美丽这个名字之外,后来她用了另外一个名字存在于燕城,名字为陆晴天,也因此避开了警察的通缉。

    五年前,云水溶生育了一个女孩,独自抚养女儿,后来她还去做了整容手术。

    一年前,云水溶跟了一个男人,是燕城一个很有钱的男人,也就是乔家目前的家主,乔崇山。

    这个乔崇山接过乔家之后,一直都想着带领乔家进入燕城三大家。

    据说之前还想要挤掉燕城的苏家,不过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,但乔崇山并没有死心。

    毕竟挤进了燕城三大家之一,从此可以横行燕城,名声上也好听。

    资料上的乔崇山是个中年人,看起来倒是一副野心勃勃的样子,有些肥胖,尽管带着一副黑框眼镜,但始终掩盖不了眼里流露出来的野心。

    这个岁数都能够当云水溶的父亲了,可没想到云水溶最后竟然当了乔崇山的情妇。

    资料很齐全,乔崇山的图片下面是他的一些个人资料,之后是他历任的几个女人。

    最后是他的一串子女的名字,这些孩子的母亲并不是同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而云水溶在里面是陆晴天的名字,是乔崇山目前的最后一个女人,但并没有名分。

    不过云水溶的女儿,目前也被养在了乔崇山的家里,虽然姓陆,但在乔家也是个小千金的存在。

    看到云水溶的女儿被养在了乔家,简水澜就想起了云水溶与她的母亲蒋芹芹。

    没想到到了云水溶的女儿这边,又走上了这一条路,还真是可笑!

    还是云水溶觉得自己当初在云家过得不错,所以也以为她的女儿也会如此?

    却不知道如此一来,养出来的女儿也会走上她这一条路啊!

    所有的资料确认了她在商场里顺手拉了一把的女人是云水溶,但差不多也能说明,这一次在淮城遇上,一切应该都是巧合,并非云水溶的预谋。

    只是若单纯的是巧合,那么那一天云水溶看她的时候怎么没有丝毫的惊讶,只有冷意?

    云家倒闭,蒋芹芹已执行死刑,云水溶逃狱,也有化名在燕城依附乔家生活,按理来说,云水溶看到她只有滔天的恨意

    还是担心她会去举报,所以云水溶索性当做不认识?

    顾琉笙进来的时候,就看到简水澜对着手机发呆,眼里带着几分不解,他走了过去,取过她手里的手机,笑问,“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发愁,说来听听!”

    “我之前在商场遇上的那个女人,真的是云水溶,不过已经化名为陆晴天当了乔家乔崇山的情妇,具体的你自己看吧,里面的资料都很详细!”她知道顾琉笙对乔家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乔家!

    顾琉笙对乔家还真有些兴趣,毕竟这是一心想要挤进燕城三大家的人,前些年为此得罪了苏家,还吃了点儿苦头,乔家的生意差点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燕城三大家,目前是顾家、晏家与苏家,乔崇山不敢动顾家,也不敢动晏家,便觉得苏家为末,所以好欺,于是处处与苏家作对。

    但别说苏家苏焕与他顾琉笙的关系,就说现在苏焕与南青岳结婚,南青岳又怎么可能允许有人动到苏家!

    但目前的情形来看,乔崇山也不是个盏省油的灯,他的子女不少,目前好几个子女已经长大可以独当一面。

    几个子女用来联姻,为自己争取利益,所以乔家目前的势力在燕城也是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所以当初南青岳也没能将乔家从燕城除去,不过之后乔崇山似乎安分了一些。

    他拿着手机在简水澜的身边入座,一手自然地搂过她纤细的腰肢,将她整个人往怀里带,一遍细细的看着手机里面的资料。

    他也是看得仔细,就是最后一段监控视频也看过了。

    当看到那一车的箱子倒了下来,其中一箱子堪堪擦过简水澜的胳膊,眉头一皱,几分严厉地问她,“这事情怎么没给我说?当时可有伤到?”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事情,我退得快,加上那时候穿了厚厚的大衣,所以不疼。”

    就知道他要大惊小怪,不过刚才她倒是没有看到这一段监控,看来应寒也是看到了。

    顾琉笙想起昨晚上他们还恩爱过,她的胳膊确实没有受伤的迹象,但还是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往后要是哪儿碰伤了,都必须跟我报告,明白吗?”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笑,窝在他的怀里,“就你大惊小怪的,都说了没事!”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你要回答好就足够了,往后看到推车的走远一些,处处都是危险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,又说,“你是我的女人,我可舍不得你受到丝毫的伤害!”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起来,抬手轻掐着他的脸,觉得这个男人都这把岁数了,皮肤还这么好,一点儿皱纹都没有,这脸上的胶原蛋白真是让女人嫉妒。

    “我在想云水溶的出现是巧合,还是已经安排好的,这么突然出现,让我有些不安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想到过往的事情,云水溶目前还被警方通缉,不过依附乔家之后,且还换了个身份。

    只要乔家不交出人,云水溶否认,怕是警方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除非顾家给予施压,再者找出云水溶修改身份的证据,或是提取dna验证。

    顾琉笙道,“目前云水溶依附乔崇山,想要对付云水溶相对于直接是在对付乔崇山,但只是一个女人罢了,乔崇山也不可能为了一个情妇,就将乔家置于不顾之地,此事我会安排妥当,你别担心。

    我会让人掌握云水溶的一举一动,这些时候在淮城出门记得带上我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轻笑了声,吻上他清理光洁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说了这么多,全是为了最后一句?”

    那一吻柔软而炙热,顾琉笙特别受用地闭上双眼。

    感觉到她的唇离开,他睁开了双眼,直接将手机往旁一放,随即就欺压过身子将她困在了怀里,吻上了她嫣红的唇。

    这一吻很漫长,简水澜在身上的衣服一件又一件被扯开的时候,着急地出声阻止。

    “别这样,小昕在房间里写作业,太久没看到我们,会找过来的,等、等晚点儿”

    顾琉笙抱着身下的女人,觉得整个人都在爆炸的边缘,他喘息着出声,“有个孩子有些时候也挺麻烦的,不过你说我们努力了这么长时间,你的肚子里会不会有我们的孩子了?”

    “大姨妈一直都很正常,你就别想太多了!”她直接给泼了一盆冷水。

    将衣服扯好,扣子一颗颗系上,顾琉笙苦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磨人的小妖精,我早晚得憋死在你身上!”

    回头他可要跟简昕沟通好,让他别在他们在房间里的时候突然来找他们。

    简水澜说得没错,简昕一段时间没见着他们都会过来寻找,特别是这一段时日最为严重,许是之前被沈蓉蓉绑架心里还有一些阴影,所以现在缺乏安全感。

    将她身上的衣服都整理好,顾琉笙这才随意拉了下自己的衣服又说,“我很想看看你怀孕的样子,一定是最美丽的孕妇,你怀小昕的时候,很遗憾我没能在你们母子身边照顾,下回说什么都不能再错过了,这一胎咱们生个女儿,生了女儿就不生了!”

    简水澜问,“那万一还是个儿子呢?你是不是打算让我生到生出女儿为止?”

    顾琉笙压制着身体里的嚣张,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,打算缓解身体里的嚣张。

    “生孩子还是太辛苦了,我虽然喜欢儿女成群,但我舍不得让你受罪太多,如果你不想生的话,咱们只有小昕也是可以的,将来好好培养他,也就够了!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的子孙不少,特别是到他这一辈,就算只有一个孩子,顾老爷子也不会说他一句什么。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笑,没有说话,有些事情顺其自然吧!

    **

    一天、两天、三天已经过去七天了,然而他离开这么长时日,真的一通电话都没有!

    南宫玖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第一次被人如此彻底的忽略啊!

    说不定为了这几天没见着他人,应寒还暗暗得意,也说不定完全没有想起他。

    犹豫了几次,都想给应寒打个电话,可拿起手机几次号码都拨打出去了,最后还是又掐断了。

    他想着万一应寒不接他电话呢,万一应寒又是一番冷嘲热讽呢?

    将手机扔到一旁,南宫玖自嘲一笑,什么时候他会去顾虑这么许多了?

    向来不是随性的性子吗?

    怎么到了应寒这边,反而犹犹豫豫的,不像自己了!

    他将两条笔直的大长腿搁放在对面的茶几上,修长的手指在真皮沙发上有节奏地轻轻叩着。

    觉得在这边住了一个星期,其实也挺无趣的,每天看着那两个大男人秀恩爱,自己被强迫喂养了无数的狗粮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还真不知道两个男人生活在一起会如此和谐,直到看了几天之后,突然就有些羡慕了。

    南青岳对苏焕是真的好,而苏焕对南青岳也相当不错。

    他偶尔也会将应寒代入进来,想到应寒听话的时候

    想象就被迫阻隔了。

    应寒怎么可能像苏焕那般听话,又怎么可能对着他使小性子,那简直不是应寒。

    能让应寒如此听话,变得温顺到不像他本人的,大概就只有入住他心中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何将这个女人从他的心里挖走?这是个难题!

    南青岳回来的时候,就看到客厅里百思不得其解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最近几天都窝在他的家里,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活像个待嫁闺中的女人,每天最多的就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    “你离开淮城也有七天的时候了,木少主还是没给你个电话?”

    北川如今已经是冰雪世界,刚从外头回来的南青岳脱下了厚厚的大衣,将大衣往沙发上一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