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3章、最近那个过去式的未婚妻又出现了
    看向那个成日待在在屋子里也习惯性西装革履的男人,又说,“我看你还真没多大机会了,不如就此放弃了,毕竟木少主的心中住着个女人,遇上再好的,也比不得他心里最早的认可!

    实在不成,你就做一些足够让他感动的事情,兴许木少主就对你改观了,不能当伴侣也能当朋友!”

    南宫玖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“我来这边请教你,你所指点的就是让我放弃?”

    “不然还能如何,我去帮你追?南宫家主,不是我打击你,而是觉得你也该知难而退。对一个心中已经有人的男人来说,况且这据说还是木少主第一次动了真心的,想要抹去简水澜实在很困难!”

    南青岳给自己倒了一杯温水,喝了几口,走到一旁的沙发入座,将手里的玻璃杯往茶几上一搁,又说,“我听苏焕说这几年来顾少夫人一直都跟木少主在一起,若不是顾总找上,只怕他们两人还真有可能在一起,反正你想追求木少主,这是场持久战!”

    “你当年如何追得上苏焕的?”南宫玖问他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因为我有百折不挠的精神,不然你以为苏焕能这么容易被我追上?”

    而且这一追,还追上了好几年,想到这里的时候南青岳眉头突然一皱。

    早前他就知道苏焕有个未婚妻,不过也有十几年的时间不见面了,甚至也不知道对方的踪迹,没想到最近那个过去式的未婚妻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为了这事情他就有些发愁,苏焕的父母本来就不支持他们两人在一起,虽然目前没有过去那么反对,但这个未婚妻出现之后,苏焕父母的心思又活络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倒是相信苏焕,不过想到那个过去式的未婚妻的存在,他就有些不爽了!

    据说,那个过去式的未婚妻,现在还跟苏燃走得挺近。

    而苏燃经过过去一事,目前是乖巧了几分,但谁能清楚她是不是个拎得清的女人!

    “百折不挠的精神!”

    南宫玖嗤笑了声,“别的精神我还真没有,但是这个百折不挠的精神,我还真具备一些,放弃怕是不可能,那就坚持着吧!”

    机关术如此无趣,他自幼一点一点地琢磨,也能琢磨出来,难道追求应寒会比那些机关术还要艰难?

    南青岳笑了下,也将双腿搁放在茶几上,看向另一旁的南宫玖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具备了这样的精神,都已经这么多天了,他还是没给你电话,你就不能给他一个电话吗?在爱情里,对方又不是你的对手,你就不能给他低个头?”

    苏焕与他闹脾气的时候,他都是最先低头的那一方,毕竟苏焕是他想要共白首的男人,给自己深爱的男人低头,不丢脸。

    “所以都是你先低头的?”南宫玖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!我虽然不看好你们,不过在爱情里面没必要将自己的姿态摆放太高,该松就松该紧就紧,这一条牵连对方的线可别让自己给玩断了就成!”

    脚步声传来的时候,带着一道男子独特的嗓音,“可我怎么还是觉得有些时候,你将姿态给摆放得挺高的?不过就是比别人多领了一本证书罢了,都快成专家了!”

    南青岳略显高冷的脸孔,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时,一下子就暖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起身朝着苏焕走去,接过他脱下的大衣往自己的大衣旁一放,而后倒了一杯温热的牛奶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先暖暖!”

    苏焕接过杯子喝了几口温热的牛奶,浑身都暖和了起来,而后转身看向依旧坐在那边,如同大爷姿态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有个好消息你想不想听?”

    南宫玖扬眉看向他,“什么好消息?”

    将最后一口热牛奶喝下,苏焕将喝完的杯子递给南青岳才道,“刚知道的最新消息,等小昕放假之后,大概年前水澜会跟着琉笙一起回到燕城,她留在淮城的时日也不多了,对你来说,第一大威胁已经被摘掉。不过南宫家主,你追求木少主我很赞同,但是若伤及到水澜,我也是第一个不同意!”

    苏焕也有着自己的小心思,南宫玖虽然是南青岳的朋友,但他与顾琉笙认识多年,多年好友,自然是站在顾琉笙这边的。

    目前来讲,应寒对于顾琉笙来说,也是头号情敌,能够将应寒从简水澜的身边摘走,他自然乐意至极。

    简水澜要离开淮城了?

    要知道淮城是应寒的地盘,应寒是不可能长时间离开这边。

    若是简水澜跟随顾琉笙回到了燕城,那么应寒更不可能为此去燕城,也就说明两人再见困难重重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对他来说,确实是个好消息,南宫玖来了点儿精神问他,“此消息可靠?”

    “琉笙给我的消息,自然可靠,他们年前会回到燕城,今年就会在燕城过年,说实话,那个时候便是你趁虚而入的最好机会,可要把握住机会,不过”

    苏焕看着南宫玖,眉头又是一皱,“木少主喜欢女人,估计很难对男人起兴趣,你还是该有心理准备。”

    除非是真爱,否则性向正常的男人,只怕都难以接受,其实苏焕也不看好他们两人。

    虽然没人看好他们两人,包括南宫玖自己也不看好,毕竟他也不清楚自己对于这一段感情能够维持多长时间的兴致,也许过两天就淡了下来。

    但是从见过应寒到现在,他一直以来都保持着一种新鲜感,这是多年以来,除了机关术能够让他执着这么长时日的。

    南青岳在苏焕的身边入座,不忘握住了苏焕的手看向南宫玖。

    “罢了,咱们也不打击他,晚饭我已经让人准备好了,都是你喜欢吃的食物,是现在吃还是晚点儿再吃?”

    “现在吃吧,别让南宫家主久等了。”

    苏焕直接喊来佣人,“准备晚饭!”

    饭菜上桌之后,三人也入座,南青岳突生一计。

    “其实男人跟女人应该有些相似的,那就是习惯,等他习惯了你的亲近,也就不怎么排斥你了,比如多与他有亲近的接触,一开始可能有抵抗,但久而久之,习惯也就成为自然,不会再过于排斥。”

    苏焕直接瞥了他一眼,“你怎么知道女人,莫非之前”

    “在你之前什么都没有,别胡思乱想。”南青岳摸了下他柔软的头发。

    对面的南宫玖这几天已经习惯,他们时不时就有这些亲昵的举动,见此也不过一笑。

    “行,这几天来你们这边也见识多了,回淮城之后好好实践一下,看看效果如何!”

    饭吃了一半,南宫玖突然又说,“我明天一早就走,这几天多谢你们接待,回头有时间再过来看你们,有空的话再去淮城,我给你们接风。”

    南青岳也没有挽留,他早就想跟着苏焕过两人的生活,虽然南宫玖挺安静的,但毕竟很多亲热的事情还是要避开。

    这些天在家里,他与苏焕都尽量避开有亲热的举动。

    “好!有空再过来,明天早上我会安排车子送你去机场,到了再发个信息。”

    南宫玖点头,看向苏焕,“谢了,给我带来这个好消息,我答应你,不动顾少夫人!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能不动,他自然不会去动,毕竟是顾琉笙的妻子,他还不想给自己惹上太大的麻烦。

    苏焕笑了下,“这个女人你也动不得,一旦动了她,木少主只怕会找你拼命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隔天中午之前,南宫玖就回到了淮城居住的别墅。

    他询问了佣人,发现这几天应寒一趟也没过来,甚至连个电话都没往这边打,更别提询问他去哪儿了。

    而他的手机这些天接了好几个的电话,但没有一个是应寒打来的。

    似乎两人之间始终隔着好大的距离,一直都没有拉近。

    不过他南宫玖对他的兴趣反倒没有因为应寒的疏离而冷淡下来,反而越来越烈。

    南宫玖活了这么大把的岁数,也没谈过一次恋爱,更没有喜欢的女人,如今有个感兴趣的还是个男人,而且对方心中还有个姑娘,不禁又是一番自嘲。

    若是之前是有兴趣,那么现在应该就是喜欢了,他还真有些担心,万一转变为爱。

    爱上一个男人他倒是可以接受,不过一份感情也是一份责任,最后两人会如何?

    他洗了个热水澡,浑身舒爽许多,穿着单薄的黑色衬衫,也不觉得冷。

    喝了一杯咖啡,南宫玖想了想还是给应寒拨打了个电话过去,对方响了许久才接起。

    未等应寒出声,南宫玖就先出了声,“中午一起吃个饭吧!”

    “没空!”应寒直接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晚上呢?”南宫玖又问。

    “还是没空!”应寒再次拒绝。

    南宫玖低低一笑,知道应寒是在回避他。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有空?”

    “凡是你找我的,都没空!”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没空的话,那么我找顾少夫人好了,罢了,中午去她那边蹭饭!”

    说着南宫玖就要结束通话,那边倒是很快传来应寒的声音,“你找她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蹭饭啊!简昕也挺好玩的,那臭小子还跟我提起过挺喜欢机关术的,你说我要不要将他拐回去南宫山庄养着?来淮城一趟,还收下个小徒弟,也挺有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应寒默了一瞬,“中午吃个饭吧,我过去你那边,或是要出去吃都可以!”

    南宫玖笑了,他就知道应寒的死穴就在翡翠别墅区那边。

    “我去你那边吧,让王妈多烧点儿好菜!”

    王妈的手艺他还是认可的,毕竟应寒嘴挑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南宫玖来得很快,从结束通话之后,半个小时的时间就来到了应寒居住的别墅里。

    数日不见,应寒一身休闲衣服,神色有些冷淡,但那张脸依旧好看。

    这些天,他窝在南青岳那边,闲着没事干的时候就将应寒早期入娱乐圈的一些图片找出来看。

    他拍过的电影,拍过的电视剧也重温了好些,前后两人在容貌上确实有些许的变化。

    不过不变的是依旧吸引人,过去的他完美得无可挑剔,多了几分清秀与阴柔,是这个时代女性所喜欢的小鲜肉。

    而如今的应寒比起过往依旧清俊,但是多了几分阳刚之气,很迷人。

    应寒只是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眼里带着几分不悦,这人刚才怕是拿简昕威胁他了。

    不过等到简昕跟着简水澜回去了燕城,与南宫玖的接触也就减少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脾气古怪,他可不想简昕跟他太过亲近。

    “几天不见,你就不想知道我去哪儿了?”南宫玖终究还是没有忍住。

    “去哪儿那都是你的自由,你虽然居住在我的别墅里,但我没限制你的自由。协议里写得清清楚楚,半年之后,你就离开我的地方,往后最好再无往来,而现在你也不过只是我的客人罢了,朋友都谈不上。”

    他是不可能留有一个对他有非分之想的男人在身边,他应寒别说心里已经有人不可能再接受别的感情,更何况对方还是个男人,他没有那一方面的癖好!

    南宫珮他都没兴趣,而他南宫玖就更不可能有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何必说得这么绝对呢?未来的事情谁都不会知道如何。”

    他往餐厅走去,将西装外套脱下直接披在椅背上,只着单薄的白色衬衫,整个人衬得如玉一般精致。

    应寒倒了一杯温白开水,喝了几口,便看到王妈推车餐车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她的表情有些严肃,特别是看到南宫玖的时候,就像是看到了仇人一样,但也只是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怎么又找上他们家少主了?

    少主就不能长点儿心,没看到这个男人看他的目光,有些不对劲吗?

    这些年轻人啊,真是让人忧愁,她想着此事要不要告知门主。

    将几样菜摆上桌,王妈一声不吭地推着餐车走了。

    南宫玖朝着应寒望去,勾起勾魂一笑,“你这里的佣人,还真有个性!”

    “王妈虽是佣人,但照顾我二十来年,已经犹如亲人,南宫家主,你少给她脸色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