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4章、你会有道歉的时候?有什么阴谋直说就是
    应寒拎了一瓶红酒过来,开了瓶塞,独自倒了酒。

    对面南宫玖看到那一瓶红酒的时候,双眼一亮,唇角微微一勾,这红酒好啊,就是不够烈,得来点儿白酒才更好。

    他也给自己倒了一杯,朝着应寒举杯,“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应寒却没喝,扯唇一笑,“不想跟你喝,赶紧吃吧,吃完赶紧走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应该跟你喝一杯的,当初因为我的过于随性,将你还有鬼门关的人囚禁起来,说起来还真有些抱歉,甚至还害了顾总差点命丧南宫山庄,如今也让你欠了他一个人情,这事情算是我做得不厚道,我敬你!”

    南宫玖举杯,神色看起来倒是有几分认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抱歉”应寒冷笑,“我可不知道南宫家主会有道歉的时候,有什么阴谋直说就是。”

    能直说出来的可就不是阴谋了!

    南宫玖也笑了起来,薄唇微微扬起,眉眼里的笑意更甚,却是已经将笑意直达眼底,一双清澈的眼睛此刻也盈满了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过是突然想起过去的事情罢了,确实是我不厚道了,也给木少主添惹上不少的麻烦,喝一杯?”

    应寒没有说什么,只是将杯子里的红酒一口饮尽,淡淡地瞥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南宫玖也将杯子里的红酒一口饮尽,而后又给对方倒了一杯,随即也给自己倒了一杯,继续冲着他举杯。

    “再敬你一杯,为了当初南宫珮给你造成的困扰。”

    应寒二话不说,举杯直接一口闷了,他倒是想看看南宫玖这么一直劝酒,到底想做什么。

    南宫玖也是一口喝了,很快又给他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这第三杯敬你让我在你这边打扰了这么长的时日,往后还有数月,希望你我能够好好相处,我这人有时候脾气不大好,希望多包容!”

    应寒连喝三杯,随即开始吃饭,没再搭理南宫玖,而此时南宫玖也没找到什么借口让他继续喝酒。

    他边吃边苦思冥想着,见应寒始终没有出声,不过吃饭的举动还挺优雅好看。

    独自喝了几口酒,又夹了极筷子青菜。

    这个王妈虽然胆子不小,对主子敬意没多少,但不可否认这一手厨艺当真不错,青菜都烫得青翠欲滴,比起酒店里的主厨还要厉害。

    他也是学过几次厨艺的,清楚自己当真不是干这一行的,索性也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轻摇着杯子里石榴色一般的液体,南宫玖终于找到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听说顾总要带顾少夫人回去了,他们居住在燕城,看来这一次若是回去燕城,应该不会再过来淮城了吧!”

    距离简昕放假也没多少天了,元旦一过,过年还会远吗?

    正默默吃饭的应寒听到这话的时候,手中的筷子一顿,但还是轻轻夹起了一块白嫩撒着葱花的豆腐,吃下豆腐之后,依旧一声不吭地继续夹菜。

    见应寒不语,南宫玖在吃了几口米饭后,又说,“顾总这次总算是要抱得美人归了,顾少夫人倒是少见的有个性的女人,平常人看到我南宫玖都是唯唯诺诺的,或是百般讨好地称呼我一声南宫家主,倒是顾少夫人好胆色,能够直呼我一声南宫玖!”

    应寒将杯子里的红酒一口喝完,往桌上一搁。

    “要是吃饱了,你就回去吧!”

    “也不过才吃了几口菜而已,王妈的厨艺不错,口味甚和我心!不过木少主这是舍不得顾少夫人了?

    我想也是,毕竟与顾少夫人相处这么多年,最后却竹篮打水一场空,确实让人觉得惋惜,但也说明不是你的,永远都不会是你的,毕竟顾少夫人现在还是顾总的妻子。”

    南宫玖低低一笑,看向应寒已经阴郁的脸孔,觉得自己也该适可而止,否则一会儿当真要被赶出这里了。

    想着又说,“不过都在一个国内,只是省份不同罢了,飞过去也是挺快,你们认识多年,就算当不成夫妻,但朋友也是可以的,况且我见小昕挺依赖你的!”

    应寒闷闷地给自己倒了杯酒,正要喝下的时候,突然就顿悟了。

    于是抿了一小口,所以南宫玖这是打算灌醉了他?

    想到他的心思,应寒就觉得反感。

    不过王妈向来护着他,就算自己真被他给灌醉了,王妈也不会任南宫玖对他怎么样的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应寒看向南宫玖的时候,眼里多了一抹揶揄,随即主动给他倒了酒。

    “是啊,水澜陪了我那么多年,小昕更是从在水澜的肚子里我就一直陪着他,一直到他出生,一直到顾总出现,如今他们要回去燕城了,确实失落得很。不如你今天好好陪我喝一场?”

    南宫玖双眼一亮,就知道自己刚才的话题,此时已经起到了一定的作用,特别是看到应寒给他倒的酒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天我陪你大醉一场!”

    这一瓶红酒毕竟还是不禁喝,倒了最后一滴之后,应寒去将自己珍藏的酒拿了出来,还是拿了两瓶白酒,拧开盖子的时候,一股浓郁的醇香四溢。

    应寒又去取了白酒用的杯子,直接给南宫玖满上一杯。

    “既然要陪我喝,这样不是更有诚意?多年没有醉了,难得今天有人要陪我喝酒。”

    南宫玖想着自己的酒量也不错,陪他喝几杯倒也无妨,等他将这个男人灌倒了!

    白酒的度数很高,但是香气馥郁,特别醉人,两人轻碰了下杯子,入喉香辣,南宫玖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倒是好酒,回头有空去我南宫山庄,我也请你喝我珍藏多年的好酒!”

    “那就免了!”

    应寒直接拒绝,顺手给南宫玖又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就这么两人边谈边吃,边吃边喝,一瓶红酒喝完了,两瓶白酒也喝完了,但还是觉得不过瘾。

    应寒又去取了一瓶红酒与一瓶白酒,一杯一杯地灌下去。

    期间,王妈还过来送了几样适合搭配酒的菜,顺手将没怎么动过或是已经吃得差不多的盘子收走。

    看到南宫玖一杯又一杯地喝着白酒,不禁冷笑,跟我们少主拼酒,喝不死你!

    来来回回地喝了好些杯,南宫玖还有些诧异,自己都已经有些喝得高了,怎么应寒还面不改色。

    他本以为自己的酒量挺不错的,没想到应寒的酒量还在他之上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似乎不能再喝下去了,否则没将对方灌醉,自己就先倒下了。

    然而应寒又给他倒满了一杯白酒,“再来一杯,辛苦你之前在我的别墅里安装了机关。”

    南宫玖想说不能再喝了,但这一杯可是应寒主动敬他,他举杯几口喝了下去,觉得喉头辛辣,但那酒香馥郁,让人沉醉。

    看对方的脸都已经有些花了,甚至还出现重影。

    应寒看到南宫玖目光迷离的样子,很快又给他倒满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刚才你敬我三杯,如今我也敬你三杯如何?嗯,这第一杯,就敬你将这么一大单子的生意,给了我们鬼门关!”

    应寒很快将自己杯子里的白酒一饮而尽,笑看着对方眼神迷离的男人,想灌醉他,怎么没先去打听下他应寒的酒量?

    看着南宫玖艰难地将那一杯白酒灌了下去,他很快又给南宫玖满上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这第二杯呢,敬你害我欠了顾总这么大的一个人情。”

    看着南宫玖将杯子里的白酒又喝下,应寒很快再给他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这第三杯我敬你”

    应寒看着目光越发迷离的男人,觉得不喝这第三杯他也撑不住多久,也就放弃了再敬他,只是嗤笑一声,想灌醉他应寒?

    不知道他喝白酒就跟喝开水一样?

    南宫玖还等着他的第三杯呢?

    虽然此时脑子很重,但还是硬撑着,只是眼前的应寒面容已经模糊,似乎分出了无数个的他,每一个都犹如虚影一般。

    “还、还有一杯呢?”

    他撑着开口,手里的杯子空荡荡的。

    多一杯与少一杯对他来说有差别吗?

    应寒笑了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,酒量好也是有些苦恼的,比如说有些时候想要大醉一场,然而喝下了酒整个人就更清醒了。

    他今天也有些想要大醉一场呢,只是那个想要灌倒他的人自己就先倒下了。

    应寒只是一笑,最后看着南宫玖整个人趴在了餐桌上,手里还捏着杯子,色泽红润的薄唇微微动了几下。

    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,一双眼睛想要睁开,努力了几次终于放弃。

    南宫玖醉了,醉后的他倒是安安静静,就这么趴在桌上睡着了,倒是睡着的时候不讨厌。

    应寒将酒杯一放,看着桌上喝光的好几瓶酒,倒是可惜了这么些好酒拿来灌醉他!

    应寒打了个电话,之后一个人慢慢地享受着美食,偶尔喝上几口红酒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少主,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应寒伸手指了指对面已经喝趴下的男人,“将南宫家主送回去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男人很快点头,走了过来,将睡着的南宫玖搀扶起,半是搂着地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眼前终于清静了,应寒放下了手里的筷子,又喝了杯酒将王妈喊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将东西都收拾了,下午我就在家里待着,除了我父亲还有水澜母子他们,没什么大事情就别吵我。”

    王妈点头,“我知道了少主!不过这个南宫家主还真以为自己酒量好,还不是这么快就喝趴下了!”

    刚才她可是看到了南宫玖被人给扛了出去,可谓醉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应寒冲着王妈一笑,什么都没说,起身朝着通往二楼的台阶处走去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几天倒是过得风平浪静,除了一些小状况发生。

    比如说单独出门的时候偶尔掉一块玻璃下来,或是有个花盆掉了下来,也有小伙伴打篮球的时候篮球就这么朝着她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过每一次倒都是有惊无险,简水澜只觉得这一阵子似乎有些出门没看黄历。

    很快就到了简昕放寒假的时候,顾琉笙带着简水澜去学校给他办理了相关手续。

    而简昕在学校里认识了好些小朋友,特别是最近混得很熟的副班长,他离开学校的时候还送给了副班长礼物。

    说好了往后还要经常联系,只是有些惆怅以后不能经常一起玩耍了。

    幼儿园的小朋友都太过幼稚了,他也就能与副班长可以玩到一起,而且副班长家里几代人都当过军人,副班长喜欢的有些玩具,他也很喜欢。

    所以离开学校之后,简昕回到了家里显得有些闷闷不乐,一回来就粘在了简水澜的身边,对于这个从小住到现在的家里,明显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妈妈,咱们去了燕城,还回来这边住吗?”

    简水澜也有些舍不得离开这一处居住了这么多年的地方,这里一景一物她都已经熟悉,特别是庭院里的每一花一草一树,都是经过她亲手打理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走了之后,这边虽然谈不上会被荒废,应寒会找人过来打理,但始终都是她的东西,不放心交给旁人。

    她蹲下来看着简昕皱眉的样子,抬手揉了揉他秀气的眉心。

    “往后会长时间定居在燕城,不过等你放假的时候,妈妈若是有空会经常带你回来这边看看的!”

    “那木叔叔真的不跟我们一起回去燕城吗?妈妈,我舍不得木叔叔,还舍不得有木爷爷与王奶奶!”

    简昕想到要离开应寒,就满心的不舍,出去外头玩他知道只是短时间的分离,回来了还能见到的。

    可是这一次回去燕城,他们是搬家,再回来的时候只怕是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否则妈妈也不用去学校给他办理手续,往后他也只能在燕城那边读书了。

    看到简昕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,简水澜直接将他小小的身子抱在了怀里,笑道,“你木叔叔不可能跟我们住在一起一辈子的,将来你木叔叔还要娶老婆吗,还会有自己的小宝贝呢!

    咱们小昕回去了燕城,在顾家会有太爷爷疼着你的,在那边还会认识很多新的朋友!”

    “那那让木叔叔别娶老婆了,木爷爷早前也说了木叔叔也可以当我爸爸的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