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5章、很想再抱她一次,就是单纯地抱着她
    一想到要离开,他就觉得特别舍不得,为什么就不能有两个爸爸。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起来,“这话可别让你爸爸听到了,不然你爸爸心里要难过的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简昕只好点头,可是他还是很舍不得离开这里。

    看到孩子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,简水澜也觉得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“还有,咱们不能自私,因为舍不得离开你木叔叔,就让他一辈子不娶老婆,将来你木叔叔可就要一个人独自老去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提着刚买回来的菜,就看到他们母子抱做一团,一个个眼睛泛红,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,难道是他出门的时候家里发生了什么事情?

    顾琉笙很快将手里的袋子往地上一放,大步朝着他们母子的方向走来,一手揉着简昕的脑袋,一手抱住了简水澜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母子这是怎么了?被谁欺负了?告诉我,我给你们出头!”

    简水澜看到是顾琉笙回来了,泛红着双眼看他,“还不是舍不得离开这里?”

    估计他们一家三口最高兴的大概就是顾琉笙了,回去燕城,他做梦都想。

    顾琉笙这才松了口气,脸上也泛起了一丝笑意。

    “还以为是被谁给欺负了,原来是为了这事情,咱们回去燕城之后,你们母子要是想念淮城,那么到时候我再带你们回来看看!

    毕竟小昕从出生到现在一直都在这边生活,咱们也不可能跟淮城断得干干净净的,往后小昕假期的时候,就带他回来看看,这一处地方你们要是舍不得还给应寒,咱们跟他买下来!”

    他顾琉笙最多的就是钱,就算应寒开价十倍,他都愿意买,就是担心应寒不卖。

    “应寒不会卖的,这一处地方我想他也会给我们母子留下,所以往后回来了,还能住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只是想着要离开这边住了这么多年的地方,就舍不得。

    小昕从小就在这里长大,这一栋别墅见证了他从嗷嗷待哺到现在的时光,回去燕城之后,那边对他来说都是陌生的。

    简昕点头,扑到了顾琉笙的怀里撒娇。

    “爸爸,我不想要离开木叔叔,木叔叔也住在西江月圆也就是咱们家的楼上,咱们也让木叔叔回去燕城好不好?”

    那样子回头要见木叔叔就很方便了,爬个楼梯坐个电梯就可以看到他,比现在都要方便许多。

    舍不得淮城?

    舍不得这里的家?

    他看他的宝贝妻儿都是舍不得应寒吧!

    见简昕一副就要哭出来的样子,顾琉笙在他的小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表面上极为心平气和地笑道,“你木叔叔有自己的工作要忙,怎么可能一直都在燕城呢?不过我想等我们回去了之后,你木叔叔要是有空的话,会经常去西江月圆的。”

    当然了,他更希望应寒别去燕城了!

    简昕抿着漂亮的小嘴,眼睛里有些晶莹的泪水,但始终没有掉落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说出口的声音已经有了几分的哽咽,“回去燕城,没有木叔叔,没有木爷爷,没有王奶奶,没有小丸子姐姐,也没有副班长爸爸,咱们留在这里,不要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顾琉笙知道简昕是懂事的,但是看到他舍不得离开这里,还是替他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“回去燕城有太爷爷疼你,还有小源可以陪着你玩,小源平日的时候就他一个人,你回去陪他,小源会很高兴的,还有爸爸最好的三个朋友也很喜欢你,他们会很疼爱你的!”

    简水澜最受不了这样的场面,她本来就挺舍不得离开这里的,索性将简昕留给顾琉笙安慰,勉强地冲着顾琉笙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去整理需要带回燕城的东西!”

    “嗯,别带太多东西了,需要的燕城那边都有。这边留着,说不定什么时候带你们母子过来住几天,就当做是度假。”

    而后他将简昕抱了起来,朝着他房间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简水澜便开始收拾东西,其实要带走的真的不多,很多东西都可以再买,除了简昕喜欢的几件玩具,还有一些贵重物品,更多的都是她画室里面的物品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东西她也就挑选了一些打算自己带回去珍藏,毕竟这一处地方并不会就此荒废,也就没打算动太多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在西江月圆也有一间属于她自己的画室,这些年来,顾琉笙除了定时打扫里面的灰尘,东西都没有动过,所有的东西还如她离开时的模样。

    上回她整理出来的一批画,已经让秦筝带回去。

    这一次挑选了下,大都是她之前练手绘画的,也就没有带回去的必要,东西都留在这里,带回去的就不多了。

    看着自己的画室,想要离开,还真有些不舍,然而离别的时候,很快就到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离开淮城的这一天,天空放晴,温度回升。

    顾琉笙拖着一只大行李箱,简昕背着自己的小书包,里面装了几样玩具,还有他这些年来存下来的零花钱。

    简水澜也只是背着一只带着证件、钱包之类的黑色小背包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带回去燕城的东西,也就顾琉笙手里那一只拖着的大行李箱。

    应寒过来送他们,而南宫玖也死皮赖脸地跟了过来,顾琉笙想着往后应寒见着他妻儿的次数从今日起减少。

    今天对于应寒的态度倒是温和了许多,一路上脸上都带着笑意。

    他盼了这么长久,总算是要将他们母子给带回燕城了。

    “恭喜顾总终于抱得美人归!”

    南宫玖冲着顾琉笙伸出了手,心里暗搓搓地想着,总算是要将自己的头号情敌给弄回去了,虽然简水澜对他的威胁不大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不想让应寒经常见着她,离开的时间长了,估计应寒对她的心思也就能淡了下去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着对方生出来的那一只干净白皙的手,也抬手轻轻握住。

    “多谢,有空的话到燕城小住,我做东!”

    当然了,南宫玖独自过去就好,最好别带上应寒。

    两人的手很快就分开了,南宫玖露出笑意。

    “好说!一路顺风!”

    另一边,应寒看着他们母子两人,心中极为不舍,可到了这个时候,也不得不分开了。

    从此往后两人怕是再无可能,曾经他做过一个梦,梦里他的妻子是她,他的孩子是简昕,一家三口住在一起,那是他此生最美好的时光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个梦还是醒了,不得不面对现实。

    应寒看着对面的一如当初初见的女人,一双清澈的双眼盛满了不舍。

    “你要记得鬼门关永远是你的娘家,如果顾总对你不好,就带小昕回来住,我还有你木叔叔绝对不会放过他!”

    简水澜轻笑着点头,“放心吧,我也不是好欺负的,要是在燕城过得不好,我就给你电话!这些年来,真的很感谢你陪在我们母子身边。

    应寒,往后你要照顾好自己,遇上顺眼的女生记得要去追求,别让自己将来后悔了,我真的很希望你能够得到幸福!咱们要当一辈子的朋友,不管时间与距离,希望都不会由此而生疏!”

    应寒点头,“放心吧,我在这边会很好地照顾好自己!这边的房子会一直为你们母子留着,什么时候想回来就回来,无需考虑太多!”

    至于让他追求别的女生的话,怕是不能了,这一段感情若是没有减少或是消失,别的女人怎么入住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有空的话,就常去燕城,别忘了,你在西江月圆还有一套房子!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!等这边的事情忙完,一旦有空就会去看你和小昕!”

    他看着怀里一直紧紧抱着他一脸舍不得的简昕,心里也是万分不舍。

    这个孩子从小就在他的身边,如今离开,他也有一种骨肉分离的感慨,可始终不是他的亲生儿子,否则多想将他们母子留在身边照顾。

    简昕红着眼眶看他,一双小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木叔叔,你要去看我和妈妈,等你这边忙完了,就去西江月圆的我们家楼上住着,好不好?小昕舍不得木叔叔”

    应寒点头,“嗯。回去燕城要听妈妈的话,好好照顾妈妈,想我的时候就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顾琉笙见他们这边三人恋恋不舍,眉头轻蹙了下,随即又舒展开来,他朝着简水澜这边走来,一手拖着行李箱,一手占有欲十足地搂过她纤细的腰肢,看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时间差不多了,咱们也该准备安检了,这一片土地你要是舍不得,等年后有空我就带你回来看看!”

    至于年后的什么时候,到时候再说,反正年后不久简昕也要开学了。

    未等简水澜做出回应,顾琉笙又看向应寒,正要开口的时候,应寒已经早他一步出了声,“顾总,还希望你能够好好地照顾他们母子,我就像水澜的兄长,鬼门关是她的娘家,我与我父亲都是他们母子的靠山。

    如果你让他们母子受了丝毫的委屈,我一定将他们母子带回淮城,也许到那个时候,他们母子只有在我的眼皮底下,我才能安心!”

    最后那一句话是何意思,他想顾琉笙一定听得出来。

    所以最后一句话是公然与他挑衅吗?

    顾琉笙勾起一笑,“木少主就过于忧心了,他们是我的妻儿,我自然会好好地对待他们,不会让他们受丝毫的委屈。时间差不多了,后会有期!”

    简昕从应寒的怀里下来,冲着他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木叔叔再见,我会想你的!”

    道别也有些时候了,南宫玖冲着他们一家三口挥手。

    “一路顺风!”

    应寒看向简水澜,突然出声,“水澜我可以再抱你一下吗?”

    他知道这个要求有些无理取闹,可是他现在真的很想再抱她一次,就是单纯地抱着她。

    放在她腰间的手听到这话的时候微微一僵,简水澜抬眼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,给了他一记安抚的笑容。

    随即朝着应寒走去,主动伸出了双手轻轻地将应寒抱住。

    顾琉笙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,只恨不得上前将他们分离,但又不妥,只得撇开了眼。

    应寒看着怀里娇软馨香的女人,抬手紧紧地将她往怀里抱,这一次他是真的要放手了。

    虽然不愿意,但见着她幸福也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个拥抱其实很短暂,但对于顾琉笙来说是漫长的,他抿着唇,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很不爽的气息。

    一直到应寒将她松开,顾琉笙很快就将简水澜扯回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这是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他看向应寒,眼里带着不悦与挑衅。

    应寒只是冲着顾琉笙一笑,“好好对待她,你明白我的心思!”

    他是要放手了,但如果让他知道简水澜过得不幸福,一定会重新将她抢回自己的身边,不管付出什么!

    目送他们三人过了安检,看到简水澜带着简昕回头冲着他挥手,应寒露出一笑,也冲着他们两人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再看不到他们的身影,他脸上的笑容终于收敛起来。

    眼里的落寞很明显,应寒轻叹了声,觉得一颗心一下子也空落落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陪伴,他都已经习惯了,他们的离开,让他们很不习惯。

    一下子觉得不舍,一下子又觉得不放心,这个女人不放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看着,他怎么安心?

    特别是最近她似乎老是出状况,运气不大好的样子,走着走着都可能落下一块玻璃。

    可再不放心,如今她跟随顾琉笙回去燕城,他又能如何?

    见应寒沉默失落地站在原地,南宫玖上前抬手搭上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人都已经走远了,看不到了,还站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不过终于是将他们给送走了,南宫玖觉得今天的心情很不错。

    应寒收回了目光,轻叹了声,抬手拂开了南宫玖的放在他肩头的手,正要转身的时候,手机传来了短信。

    是简水澜发来的信息,他很快打开:应寒,谢谢你,再见!

    见此,应寒勾起一笑,惆怅的心情次数舒坦了几分,他很快回复了一条信息:咱们之间无需言谢,好好照顾自己与小昕,有空了我就去看你们母子,再见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