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6章、多年不见,顾少夫人依旧貌美如花
    心情轻松几分,应寒转身就走,身边南宫玖很快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一起喝杯咖啡如何?”

    “没空!”

    应寒加快了脚步,对于这个最近又将他步步紧逼的男人,很是不悦。

    此时似乎不能用简水澜他们来威胁他了,南宫玖看着那一道迅速远去的身影,皱了皱眉头,怎么就觉得自己有些惆怅了呢?

    追一个男人,追了这么长时日,还是一点儿进展都没有。

    可是越得不到,他就越无法放弃,想要得到他的心思就更重了!

    半年之后的协议,怕是

    无法做到了,剩余的几个月怎么可能对应寒兴趣减少?

    **

    飞机已经起飞,上了飞机之后没多久,简昕就睡了过去,眼角还挂着一滴泪水。

    顾琉笙抬手给简昕眼角的泪水擦拭去,看着身边沉默的女人,抬手轻轻放在她的肩上。

    “是不是累了?要是觉得累的话,就先睡一会儿,还有一个多小时才能抵达燕城机场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摇头,目光落在外头的云层上,朵朵白云很洁净。

    “倒是不累,只是觉得在这边居住了这么多年,这么离开很舍不得!”

    她想应寒一定比她想象的还要舍不得吧,不过这一次的离开,也许应寒对她的情感就能减下来,也或许能够遇上他喜欢的女人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女人才能匹配得上这么优秀的应寒呢?

    但其实只要相互喜欢,足矣!

    “我却觉得离开了这里很好,我很介意你跟应寒的感情这么好,虽然知道你对他没有男女之情,可是不代表应寒跟你的想法一致,今天最后一次拥抱,往后不许了!”

    听到他这一番话,简水澜笑了,“你怎么时时刻刻都能吃醋?”

    见她这个时候还能笑得出来,顾琉笙觉得有些头疼,见她与应寒难舍难分的场面,他能不时时刻刻吃醋吗?

    当应寒提出要抱她一下的时候,没有以拳头去伺候,全都是看在她与简昕的面子上,否则在机场的时候他就动手了。

    可她竟然还与应寒抱在了一起,顾琉笙伸回了手,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跟一个女人相处了这么多年,而她这么些年来也一直照顾我,虽然我对她没有男女之情,但是对方对我一往情深,你心里有何感想?”

    简水澜盯着他看,想了想自己跟应寒的情况,虽然她觉得自己没有什么,但是被顾琉笙这么一提,突然就觉得挺严重的。

    她的双眼黯然了几分,视线也从窗子外的云层落在了他隽秀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的分离,也许不久的将来应寒就会找到适合她的女人了!”

    顾琉笙想说估计还是找到适合他的男人,但最终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“我与应寒只是很好的朋友,有难的时候他拉了我一把,就像我跟秦筝一样。

    当初我也没有想过应寒会喜欢我,毕竟他一直以来都是那么闪耀的一个人,我与他从最初就一直都是两个世界的人,他是耀眼的巨星,而我不过是个平凡的女孩子,对他当然也是有喜欢的!”

    后来得知应寒喜欢她,简水澜也是很惊讶的,毕竟从一开始她就是他的粉丝,对于应寒的喜欢也并不是没有。

    只是那时候她所有的爱都给了顾琉笙,加上与他有过婚姻与孩子,在没有结束婚姻时,她完全不敢对另一个男人产生爱,更不敢在婚姻期间内去背叛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与应寒是不可能了,所以她希望应寒可以找到能与他共白首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答应你,往后会与他保持一定的距离,不会逾越了朋友这一条线!”

    顾琉笙看着她认真的模样,心里多少有点儿慰藉。

    “嗯,那你要记得今天所承诺的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一家子下了飞机。

    简昕还在睡觉,顾琉笙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拖着行李箱,简水澜跟在他的身边,之前秦筝说好了,要过来接机的,但等了些时候也没见着人。

    简水澜给秦筝打了手机,但一直都打不通,只好又去拨打容昭熙的号码,但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“这两人在闹什么,怎么手机一个个都打不通了?”简水澜皱着眉头看身边高大的是男人,“联系不上人,要不我们先打车回去吧!”

    出发之前有跟秦筝联系过的,也说好了时间,秦筝还说了会带着容昭熙过来接机,怎么这会儿没见着人?

    顾琉笙却将眉头一皱,看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找个地方休息下,我让宋微开车过来接我们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喜欢坐出租车,自己的车子舒适一些。

    知道他有洁癖,简水澜也就不坚持,他们三人找了一处咖啡厅候着,简水澜点了两杯咖啡。

    顾琉笙将行李箱往旁放着,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取出手机给宋微拨打了号码。

    期间简水澜又给秦筝拨打了电话,还是没有接听,想了想将电话拨打到画廊里。

    最后被画廊的员工告知秦筝今天并没有去画廊,她尝试着又去拨打容昭熙的电话,还是没接。

    她这才意识到除了画廊与容昭熙之外,能够再联系到秦筝的似乎不多。

    还有赵弦可以联系,但是也不知道现在秦筝与赵弦的关系是不是过于僵硬,而且她已经选择了容昭熙,她再去联系赵弦,似乎有些不妥。

    顾琉笙吩咐了宋微,见简水澜正盯着手机屏幕发呆,露出一笑,问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联系不上秦筝,也不知道她跟容昭熙在做什么,怎么都不接手机呢!”

    简水澜有些忧心忡忡,若只是联系不上其中一人还好,可是他们两人一块儿都不接电话了。

    “两人都联系不到那还好,若是其中一人怎么都联系不上那才要着急,你别着急,我跟承祯联系下,也许他知道他们去哪儿了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看着在他怀里睡得小脸蛋红扑扑的孩子,摸了摸他的小手,倒是暖和得很,看到那张酷似他的小脸,格外满意。

    拨打了容承祯的号码,倒是很快接起,“听说你们一家三口今天就要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到了,在机场等宋微过来,你那边能够联系到昭熙吗?”

    “昭熙大清早的就是就说了要跟秦筝去接你们,没有看到人吗?”

    “联系不上,你那边看看能不能联系上他们,有消息给我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行!回来了,带三弟妹还有小昕过来,我给你们接风洗尘!”

    咖啡已经送来,结束通话之后,顾琉笙将手机往桌上一放,看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承祯已经去联系了,很快就能有消息,你也别太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有容承祯亲自出马,简水澜也稍微安了心。

    “如此就好,秦筝要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不能过来,一定会提前跟我说上一声的,这突然联系不上人,我还真有些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可担心的,秦筝年纪也不小了,还有容昭熙在,大概就是两人吵架了之类的!”而后一笑,又说,“当年咱们谈恋爱的时候,不也是经常吵架吗?”

    怀里简昕动了几下,双眼睁开了条缝,看了他一眼,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姿态又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到简昕这可爱的举动,一颗心暖得都快要融化了。

    简水澜轻嗤了声,“别人家都是先谈恋爱再结婚的,咱们可是跟着他们反了过来!”

    一杯咖啡尚未喝完,宋微的电话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到了,顾总,你们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等一会儿,我们这就过去!”

    顾琉笙掐了通话,看向简水澜,“走吧,宋微已经到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简水澜端起还没有喝完的咖啡暖手,看到顾琉笙还是一手抱着孩子,一手拖着行李箱,她觉得有些过意不去。

    “孩子给我抱吧,或者行李箱我来拖着!”

    顾琉笙侧脸去看她,扬起笑意,“我是男人,这些事情我来做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大男子主义!你没有来找我们母子的时候,出门也都是我带着小昕,特别是他很小的时候,那时候他还不怎么会走路,也都是我抱着的。”

    别墅里就住着他们母子俩,买菜的时候,她也不放心将小昕单独留在家里,大都是直接抱着孩子出门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次被应寒见着了,后来他每隔几天都会从超市里购买新鲜的瓜果蔬菜过来,或者在家里帮她带孩子。

    “那是以往我不在你们身边的时候,才让你如此又当爹又当妈的,如今我既然在你们母子身边,就不可能还让你那么累,往后这些事情都由我来做。”

    她只要跟在他的身边,抱着咖啡杯暖手就足够了,别离开了他的视线,别让他再怎么也找不着。

    三人来到了底下停车场就看到宋微站在停车场的出口处等候,看到顾琉笙带着老婆孩子回来,手里还抱着沉睡的儿子,宋微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恭喜顾总带回妻儿!”

    而后看向站在顾琉笙身边抱着咖啡杯暖手的女人,一头柔软的披肩头发,微微卷着,显得很俏皮,身上是一件毛呢白色大衣,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高挑而纤瘦。

    “多年不见,顾少夫人依旧貌美如花!”

    貌美如花,哪个女人不爱被夸了?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起来,“宋秘书也一如当初,帅气迷人!”

    这话还真出于真心,宋微本就长大高大俊美,工作能力也好,否则也不会让顾琉笙如此信任!

    宋微加深了脸上的笑容,接过顾琉笙手里的大行李箱。

    看着他怀里沉睡的小男孩,三岁多的样子,睡着的时候整个人安安静静的,睫毛长长的翘起,在那张漂亮的小脸上形成独特而吸引人的风景。

    这一张小脸还真跟顾琉笙挺像的,怪不得顾总在机场见着都能起了疑心。

    “顾总,这是你儿子啊!好神奇!”

    当初简水澜离开的时候,谁也没想到她但是已经怀孕,如今回来了,还多了个孩子,宋微想想都觉得神奇。

    “你才好神奇呢!”

    顾琉笙淡淡地瞥了宋微一眼,这人会不会说话?

    简水澜明白宋微的意思,笑了下,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神奇的,你年纪也不小了,也该找个老婆,给你生几个孩子了,不过你成日里将所有的心思都扑在了工作上,怕是也没时间去找,要不我跟你们顾总说说,让他给你个假期如何?”

    顾琉笙也看向宋微,觉得这法子可行,这些年宋微确实为了他的公司操劳了不少心思。

    如果他有意愿成家,假期什么的,想要多少,他给他挪出多少来。

    宋微干笑了声,“多谢顾少夫人好意,但我还是觉得工作比老婆儿子好玩多了,走吧!”

    宋微直接将他们一家三口送回西江月圆,又帮忙提着行李箱上了十六楼,很快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虽然离开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,但是家里有安排人打扫卫生,阳台的花草也有定时浇水,如今长势喜人,简水澜回到家里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将大衣脱下扔到一旁,就着一件黑色的毛衣打底裙往沙发上一坐,随即给应寒发了一条微信:我们已经到达西江月圆。

    后面还拍了一张阳台的照片给他发了过去,应寒很快就回复了信息:跟我预想的时间差不多,燕城现在的气温还挺低的,平日里记得添衣,有空常给我电话。

    简水澜嗯了下,发了几个笑脸过去,此时手机铃声响起,她看了一眼,是一个陌生号码,但显示是燕城的,犹豫了下,还是很快接起。

    那边传来秦筝歉意的声音,“水澜我、我一怒之下倒是将今天要去接机的事情给忘记了,你现在回到燕城了吗?”

    听到秦筝的声音,她松了口气,“你那边是怎么了?怎么一直都联系不上人?还有容昭熙的号码也一直都无法联系上,我们已经回到西江月圆了!”

    秦筝:“你们回去了就好,我这边唉,这事情说来话长,你们刚回来估计也累得很,先休息吧,晚上有时间吗?我们约出来,或者明天也可以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