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7章、唯有美食与好友不可辜负,男人算什么东西
    “那就晚上吧,我跟他们说一声,哪儿见面?”

    “咱们好久没有去宴氏私房菜了,今晚上咱们一块儿去吃个够,正好我要化悲愤为食欲!看在今天是我失约的份上,我请客,你想吃什么尽管点!我暂时用这个号码,有什么事情你联系我这个号码就可以了,不过”

    那边秦筝顿了下,又说,“我这号码目前就只告诉你一人,记得谁都别说,特别是容昭熙那货,我今天起要跟他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看来真如顾琉笙所言,他们两人确实是吵架了。

    “行,不管怎么样,我都站你这边!”

    秦筝听到这话这才笑了开来,“晚上你自己过来,别带上人啊,不许在我面前秀恩爱!”

    “都听你的,晚上六点见面。记得带钱包手机出门,我今天食欲很不错,你要有心理准备!”

    看样子秦筝晚上是有一肚子的话要跟她抱怨,所以她也准备好好地大吃一顿。

    “行,就这么说定了,晚上见面,如果你告诉顾总要过来见我,记得别让他告诉容家的任何人!否则咱们之间牢固的友谊可就要岌岌可危了!”秦筝决定来点儿严重的话。

    简水澜倒是很好奇秦筝与容昭熙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,竟然还到了势不两立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谁都不说,省得你为了个男人要跟我绝交!不过你也别因为容昭熙而气坏了自己,或者你现在要是方便的话,就来我这边吧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在这边处理点儿事情,晚上去见你,你也刚回来,去休息吧!”

    结束了通话,顾琉笙也已经将简昕在他的房间里安顿好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联系上秦筝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还真被你说对了,大概是跟容昭熙吵架了,正打算跟他势不两立呢!”

    让她白白担心了几个小时,不过她还挺好奇,什么样的事情能让秦筝如此生气,竟然还忘记了去接机。

    顾琉笙朝着她走来,见她穿得单薄,又拿起外套给她披上,“屋子里刚开了暖气还有些凉,多穿点儿。”

    情侣之间吵吵闹闹也是正常,昭熙虽然在同龄人当中还算沉稳,但毕竟还是年轻了许多,再说情侣之间,也需要靠双方去经营。

    “我联系上秦筝这事情你先别告诉容家的人,秦筝还不想让容昭熙知道她在哪儿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平白让人担心了?往后你再怎么气我,也不许如此,最起码得让我知道你去了哪儿!”

    他可是体会过她一走数年,这些年来又是担忧,又是绝望,滋味不好受。

    简水澜掀唇一笑,“所以你这是打算做什么事情来气我了?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这女人的重点放哪儿去了?

    看到他一脸无语的样子,简水澜抬起双手去捏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晚上我去见秦筝,就在宴氏私房菜,你不许告诉别人,我答应过秦筝了!今晚上你们父子两人自己解决晚餐!”

    “我还想着带你们回去老宅跟爷爷一块儿吃饭,但既然你都已经决定了,那等明天再回去老宅一趟,不过晚上去宴氏私房菜的时候,我送你过去!”

    在燕城,危机尚未解除,他还真不放心她单独出门,他母亲那边最近是没有动静,但谁会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动手?

    简水澜倒也没有拒绝,“那好吧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六点的时候,顾琉笙与简昕送简水澜到了宴氏私房菜的门口。

    车上,顾琉笙就开始嘱咐,“记得别喝酒,还有快结束的时候就给我电话,我来接你!”

    简昕一脸的忧愁,“妈妈,晚上你都不陪我吃饭,秦筝阿姨也没约我一起吃饭!”

    简水澜亲了一口他的小脸,“你秦筝阿姨跟容小叔叔吵架了,妈妈去看看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要早点儿回来,我和爸爸都会想你的,晚上我和爸爸一起来接你回家!”

    简水澜点头,“行!回去要听你爸爸的话,不许独自跑外头去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下了车,顾琉笙将车窗摇了下来,抬手指了指自己的左脸。

    “不能厚此薄彼!”

    简昕立即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他什么都没看到!

    简水澜看到简昕捂着自己的双眼,脸上都是笑容,不禁一笑,也不管周边有没有人,侧过脸去,在顾琉笙的侧脸上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开车慢些,我走了!”

    顾琉笙这才满足了,目送她进了宴氏私房菜。

    顾琉笙回头去看坐在儿童安全座椅上的简昕,“宝贝儿子,今晚上咱们也在外头吃饭?”

    简昕点头,“可以啊,妈妈不在,咱们随便吃点儿就是!”他没胃口!

    “被你这么一说,我也觉得好像没什么胃口了,附近有家白粥不错,晚上喝粥吧!”

    顾琉笙看了一眼周边,将车子开放前方的一家开了多年的粥馆。

    简水澜到的时候,秦筝已经在里面等候了,整个人没有了过往的张扬,多了几分惆怅。

    她走了过去,尚未入座就去揉秦筝有些肉感的小脸,“愁成这样,不怕成小老太太?”

    却没想到这么一揉,秦筝的眼泪就掉了下来,吓得简水澜以为自己力道太大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这是怎么了别吓唬我啊!我这力道很重吗?”

    秦筝摇头,一脸的委屈,“都是容昭熙那混账东西,我要跟他势不两立!”

    “行了,你跟我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又是怎么惹你了,怎么说我也是过来人,这一方面的经历也有,说来听听,我给你分析分析,看看是不是真要跟他势不两立。

    要真是他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,咱们也不要他了,好男人多的去了,也不是只有容昭熙一人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简水澜才发现秦筝的双眼发红发肿,看来之前也已经哭过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的意思是我不成熟?是我无理取闹才需要你来分析?”秦筝哭得更伤心了。

    简水澜赶紧摇头,“不是我的意思是若是误会的话,好好说说就成了,你看我之前跟顾琉笙也存在过误会,你们若是因为误会而分开,岂不是双方都亏大了?”

    她从桌上取过餐巾纸给她擦眼泪,“你之前也经常劝我的,千万不要在生气的时候做决定,容易后悔!你要是不想见容昭熙,那咱们就不见他,等什么时候心平气和了再见他,但也绝对不让他好过!”

    秦筝吸着鼻子,眼泪倒是没有掉得像刚才那么凶了,就是一双眼睛哭得就像金鱼眼,鼻头也哭得红红的。

    她抬手拿过一旁那一本厚厚的菜单,说出来的话还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“不管了,咱们先点菜,饱吃一餐再说,我今天可是都还没有吃过饭呢,大清早的就为了这些破事情而堵心,我还罢了,等咱们吃过了再说,省得一会儿连你也没了胃口!”

    秦筝招来了侍者,将手里的菜单递给简水澜,“你想吃什么尽管点,咱们今天一定要好好地吃上一顿,中午都没什么胃口,现在总算是有点儿想吃的**了!还有啊,今天没有去接机,很抱歉!”

    简水澜不禁一笑,“你要是为了这事情而跟我道歉,就太没意思了!”

    简水澜看着菜单,一点儿都不客气地挑选了好些自己喜欢吃的菜。

    “暂时就这些!”

    秦筝一看到她点的菜,还算满意,自己也一口气点了一些不重样又喜欢吃的菜,才将菜单交给侍者。

    “先给我们上一扎现榨橙汁!”

    侍者接过菜单点头,看到秦筝刚哭过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好,请两位小姐稍候!”

    看到秦筝的眼泪又掉了下来,简水澜有些心疼,递给她纸巾。

    “先吃饭,吃饱了再哭,往后要是受了委屈的话,也别觉得没有胃口,咱们得先将饭给吃饱了才有力气伤心呢!”

    秦筝用力地点头,抬起哭得红肿的双眼看她,“没错,吃饱了再哭!”

    一扎果汁上桌之后,简水澜给她倒了一杯,推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流了这么多的眼泪,先喝点儿果汁补充水分,往后啊,要是遇上伤心的事情就说给我听,别这么哭着,要是容昭熙欺负你,尽管找容**oss,容昭熙谁都不怕,就怕容**oss呢!”

    秦筝泛红着双眼,将杯子里的果子几口喝完,又很快倒了一杯喝下。

    之后饭菜一道道上了桌,简水澜看到秦筝还能吃得下,也就放心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拿起筷子给她夹了鸡翅,“这是你爱吃的,多吃点儿!”

    秦筝红着眼睛吃了她夹的鸡翅,又将侍者喊了过来,取过菜单,点了一瓶红酒。

    她倒了两杯,将其中一杯递给简水澜,“陪我喝一些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的时候,就将一杯酒给灌了下去,完全没有简水澜阻止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你这一整天都没吃没喝,就这么灌下去,也不怕伤身!”

    秦筝嗤笑了声,“心都伤了,还怕什么伤身呢?”说着又给自己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见秦筝又要喝下,简水澜一下子抬手阻止了,将她手里的酒杯放到自己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等再吃点儿我陪你喝,咱们现在先不喝酒,咱们认识这么多年,你总该给我一点儿面子吧!”

    秦筝一想,也就不与她计较,只是整个人都有些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盛了一碗热鸡汤放到她的面前,“这里的鸡汤并不油腻,味道正好,你先喝一碗。”

    秦筝闷闷地接过,“唯有美食与好友不可辜负,男人算什么东西!”

    看到秦筝乖乖地喝了一碗汤,情绪似乎都被这一碗热鸡汤给安抚了,不禁一笑,两人又继续吃着。

    秦筝是真的饿了,特别是那一碗热鸡汤下肚,食欲都被勾了起来,于是开始横扫满桌的菜,觉得自己为了一个男人两餐没胃口,真是太不懂事了!

    简水澜也喝了一碗鸡汤,见秦筝胃口变得好,便剥了一只大虾蘸了酱醋放到她的碗里。

    “这宴氏私房菜的厨师当真是一如既往的好,我在淮城吃的时候也是这个味道,不过淮城那边大伙口味偏重一些,有几样菜在那边口味也会重点儿,但依旧美味!”

    秦筝也不与她客气,夹着剥好的大虾就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“饿死我了,往后我绝对不会为了一个男人不吃饭,容昭熙还没那么大的脸呢!”

    当初她都没为应寒伤心到吃不下饭呢!

    吃了五分饱之后,秦筝抓过自己的酒杯倒了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“来,今天咱们干一杯!”

    简水澜见她吃了不少,也端起了酒杯与她的杯子轻碰。

    “行,我陪你喝!”

    两人直接一口干了,将杯子往桌上一放,简水澜才问她,“可以说说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?就算吵架怎么吵得我都联系不上你,也联系不上容昭熙,当时没联系上你我还打了画廊的电话,还说你今天没去过画廊呢,顾琉笙还去联系了容**oss!”

    “当时太生气了,就将我的手机摔了个粉碎,觉得自己的手机都摔坏了,容昭熙的手机还好好的,我气不过就连他的手机也一并摔得粉碎了!”想起这事情秦筝就觉得一肚子的火。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起来,这事情秦筝倒是干得出来,估计当时容昭熙都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那手机金贵得很啊,你说砸就砸!”

    她可是记得容昭熙什么东西都要用最好的,手机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秦筝再次嗤笑一声,“我连他人都想直接砸了,还在乎他的破手机金贵不金贵?”

    之后,秦筝边吃边说,语气里还带着对容昭熙的不悦。

    今天一早,她是被容昭熙那一句早安的声音给吵醒的,醒来之后,整个人还处于极为不悦的状态。

    这货不管她上班不上班,只要他醒来了就必须给她电话来一句早安。

    醒来之后,想着今天要去接简水澜,所以没打算去画廊,此时被容昭熙给吵醒,也就没有再睡,于是约了他一起吃早饭,地点定在了容昭熙居住的公寓。

    容昭熙自从在淮城的时候被赵弦给刺激到,所以回来燕城之后,倒是苦练了几天厨艺。

    虽然没练出个什么东西来,但对于早餐还是可以烧几样简单的出来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