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8章、告诉我,浴室里怎么会有别的女人
    为了去见容昭熙,她还特意化了个妆,这么冷的天气为了突然自己的身材,穿得单薄。

    开着车子到了他居住的公寓,容昭熙下楼来接她,一个晚上没见,两人再见的时候自然是抱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如今正处于两人热恋当中,一些情侣之间会做的事情,他们也多少会有一些。

    秦筝平时虽然大大咧咧的,但是骨子里其实还是挺保守的,与容昭熙交往期间,也算是两个家庭都同意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在一起也顶多就是牵牵小手,或是来个拥抱,亲吻的时候都很少。

    “你可来了,我就应该去接你过来的,早餐我已经准备得差不多了,快上来,手怎么这么冷,快上楼喝杯热水。”

    离开怀抱,容昭熙拉住了她的手,带着她进去。

    秦筝虽然有些气容昭熙没有看到她今天为了出门见他,特意化了妆,还穿得这么单薄,不过一见面就是拥抱,还是让她一颗少女心有些雀跃起来,倒是欢欢喜喜地让他牵了手,随他上了电梯。

    心里不禁吐槽,知道她手冷,怎么不去看看她今天为了见他穿得少吗?

    两人回到了公寓,厨房里传来阵阵香气的味道,容昭熙给她倒了一杯热水。

    “你去餐厅等着,我很快就好了,你再等我一会儿!”

    男朋友给她准备早餐,虽然大清早被吵醒有些不爽,不过她还是可以看出容昭熙努力地在为她做出改变。

    过去的容昭熙那就是个不需要上班的时候,能够睡到日上三竿,更是十指不沾阳春水,如今的他倒是早上能够难得起来个大早,偶尔还能下个厨,虽然厨艺很一般。

    餐桌上,不止有三明治还有豆浆,不过一看就是在外头买来的早餐。

    将一锅海鲜面线糊煮好,容昭熙直接将锅都端到了餐厅里,热气腾腾的,而且散发浓郁的海鲜味道,闻到这喷香的气温,容昭熙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这可是他前几天按着食谱学来的,而且还有他母亲在一旁指导,尝试了几次,如今已经可以煮得不错。

    他又端来了两副碗筷,给她盛了一碗都是海鲜的面线糊放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快尝尝看,这一道海鲜面线糊我可是跟我妈学了几次,自己也按着食谱研究了几次,里面还添加了卤大肠,这些卤大肠是我妈在家里卤好带过来的,味道很不错。

    我还特别添加了胡椒粉,按着你喜好的口味来,你不是最喜欢吃大个的海蛎吗?里面都是大个的海蛎,专门去菜市场买新鲜的!”

    嗅到这个气味,确实香喷喷的,秦筝一看容昭熙煮好的海鲜面线糊,还真有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在容昭熙期盼的目光中,她刚要尝上第一口的时候,浴室方向突然传来一道娇滴滴的女声,“容二少,这里面没有我用的浴巾,你帮我拿一条浴巾吧!”

    这一声熟悉的声音之后,屋子里陷入了恐怖的安静。

    最怕空气突然安静,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秦筝的脸色突然变得很不好,容昭熙的脸色也突然变得很不好!

    屋子里静默了些时候,浴室里的女声再次响起,“你不给我拿,我可就要用你的浴巾了!”

    秦筝将手里的勺子放回了碗里,目光冷冷地盯着脸色难看的男人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容昭熙立即摇头,“相信我,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怎么回事,这可是你的公寓,那个女人你也认识!”那声音,秦筝不陌生。

    容昭熙也觉得自己见鬼了,怎么会有女人在他的屋子里,而且还是在浴室,他怎么解释?

    看到秦筝泛冷的眼色,容昭熙当真有些慌了,毕竟这误会真大了!

    立即握住了她的手,“秦筝,我当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!”

    随即他松开了秦筝的手,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,直接去敲门,“纪晓晓,你怎么回事?怎么会在我这边呢?你给我出来说清楚!”好好的一个早餐,要被这个死女人给毁了!

    秦筝没了食欲,就这么坐在那里冷眼地看着容昭熙,她也很想知道是怎么回事!

    为什么大清早的,纪晓晓会出现在这里,而且还是在浴室里沐浴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大清早的出现在一个男人的浴室里沐浴,她不能不去多想。

    虽然认识容昭熙多年,但是她也同样认识纪晓晓多年,知道纪晓晓对容昭熙一往情深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浴室的门被推开,纪晓晓的身上围着浴巾,一头湿漉漉的长发用白色的毛巾包着,有一缕还有水滴滴落下来,落入性感的锁骨上。

    大冷天的,虽然屋子里开了暖气,但是纪晓晓这么穿实在还是少了许多,裸露在外头的皮肤很快就起了鸡皮疙瘩,可是她笑得很羞怯。

    “我都还没有洗好,你就喊我出来,而且也不给我拿一条浴巾,我只好用你的”

    容昭熙看到纪晓晓就只围了一条浴巾就出来了,迅速地将目光挪开,并且转了声背对着她。

    “马上去穿戴整齐!你这个女人还要不要脸,还有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!”

    坐在餐厅的秦筝一下子就将这般看得清清楚楚,目光落在纪晓晓的胸口沟壑上,还有那一双匀称的长腿上,此时脸色更是难看许多,她抿着唇起身,将自己的东西全都带上。

    容昭熙看到秦筝在收拾东西,立即就慌了,几步朝着她走去,握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秦筝,你别被表面给蒙蔽了,我压根就不知道她怎么会在这里,你别上了她的当!”

    纪晓晓委屈地盯着他看,“容二少,你说这话可就有些伤人了,我怎么来的你怎么可能不清楚?就是你让我过来的啊!这个时候让秦筝给撞见了,所以你就不敢承认了?”

    “我去!没想到你这个女人还竟然如此能够惹事,纪晓晓你再这么污蔑下去,别怪我对你下狠手,马上给我滚出这里,你就是脱干净了,我对你也不会有任何的反应!”

    一句话下来,却是秦筝挣脱开了他的手,“容昭熙,我要跟你分手!立刻,马上!”

    她急匆匆的就要出去,却让容昭熙一把将她的手给拽住,“你冷静些,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,秦筝,别上了这个女人的当!”

    他脑子里有些乱,还没弄清楚这个女人怎么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大清早的都在你这边洗澡了,你还要我怎么想?”

    而后她冷冷看向纪晓晓,“你也真是喜欢就给你,还不是我用剩的!”扔下这些话就要走,却见容昭熙将她的手拽得紧紧的,秦筝一下子又挣脱不开,急得一双眼睛都红了起来,眼泪没忍住,当着他们的面直接掉落下来,“容昭熙你给我放手,我不要你了!放手——”

    容昭熙很久没有看到她哭了,突然见着她的眼泪有些措手不及,一下子被她挣脱开来。

    见秦筝朝着外头跑去,容昭熙又去追,谁知道秦筝突然转身过来气愤地盯着他看,直接当他的面将她的手机给摔得稀巴烂,“从此往后,你我之间就跟这一部手机一样!”

    她看着自己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,心里又是痛又是怒,又是不甘,于是又去抢夺容昭熙的手机,一下子也发了狠将他的手机给摔得比她的还要严重,二话不说,转身就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被背叛了,不管容昭熙怎么解释,可是他也解释不清楚一个女人大清早地出现在他公寓里洗澡,而且还是个对他一往情深的女人。

    纪晓晓喜欢容昭熙,纪晓晓的喜欢,确实曾经让她动容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喜欢,明知道对方不会回应自己,可还是抱着一丝的希望,卑微地喜欢着。

    纪晓晓家世不错,可以说与容家不相上下,加上纪晓晓的大哥的未婚妻是苏家的苏燃。

    纪家与苏家联姻,只会水涨船高,而她秦筝纵然是被容家父母看上眼的,但容家父母着急将自己的两个儿子推销出去,就算最后容昭熙与纪晓晓走到一起,他们也是乐见其成的。

    越想越是伤心,最让她伤心的还是容昭熙竟然就留在了屋子里,没有追出来。

    他留在屋子里,里面还有个只是围着浴巾的女人,所以说容昭熙心里绝对有鬼!

    男人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东西的,容昭熙就是其中最坏的一个东西!

    开了自己的车,也不知道去哪儿,只是将车子开得飞快,还连连闯了好几个的红灯。

    最终也不知道家那个车子开到哪儿,只是当听到尖锐的声音时,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她的车子直接撞上对面一辆红色的车子,她惊魂而及时地踩住了刹车,自己倒是没有受伤,但是对方就不清楚了,秦筝很快将车子停好下了车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对方破口大骂的那一张脸,真觉得自己彻底被这个世界玩弄了。

    怎么会如此倒霉,男朋友疑似出轨,而她还撞上了赵弦的那个邻居姐姐,吴琳琳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给过她好脸色看,最让秦筝吐血的还是车子里还坐着赵弦的母亲,赵夫人,此时赵夫人很明显被吓得不轻,一张脸都是惨白的。

    虽然对这两个女人很讨厌,但这一起事故也算是她有错在先,所以秦筝压制住了之前的情绪,还是很关心地询问他们。

    “赵夫人、吴小姐,你们两位没事吧?”

    赵夫人看着眼前的女人,回想刚才差了那么一点点,估计她就要命丧于此。

    于是对眼前这个厌恶的女人此时更是加深了厌恶,她推开了车门,吴琳琳虽然被刚才这一撞吓得有些腿软,但还是很快下了车前去扶住她的手,让她顺利下车。

    赵夫人冷冷地盯着秦筝看,眼里的厌恶不曾隐藏。

    “秦小姐,可是因为我之前不同意你跟我儿子交往,所以你怀恨在心,我要报警,你这是蓄意谋杀!”

    吴琳琳也是被吓到了,不过经过今天这么一撞,眼前这个女人更不可能跟赵弦在一起了!

    她一手扶着赵夫人,另一手扶着车门,看向秦筝。

    “秦小姐,你有什么不满的尽管可以冲我来,可是车子里还坐着赵阿姨,赵阿姨可是小弦的母亲,你怎么下得了手?”

    依照秦筝的性子,刚被容昭熙疑似背叛,如今又逮住了人自然是要好好发泄一番的,可是刚才也是她车子开得太快,才会导致如此,所以只有将自己的姿态放低了。

    “赵夫人,吴小姐,我并不是故意的,我只是将车子开得太快了,我知道今天是我的错!”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对方的车子还有自己的车子,倒是撞得不严重,对方的车灯有一些刮痕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自己的车子要严重了许多,但也不过是车身碰过的地方有几道长长的刮痕。

    不过对方的车子不便宜,估计今天要赔偿好些钱了!

    赵夫人冷笑,“不是故意的?那怎么那么刚好的就撞上我们?秦小姐,我就知道你是个心狠手辣的女人,幸好一开始就阻止你接近我儿子,这事情,必须交由警方处理!”

    吴琳琳很快就报了警,冲着秦筝挑衅一笑,虽然被吓到,不过这一吓还挺有价值。

    秦筝也知道跟她们是说不清楚的,所以就交由警察处理,反正本来就是她的错,是不是蓄意谋杀,警方自会判断,只是哀叹自己今天当真倒霉透顶。

    警察来了之后,赵夫人与吴琳琳一口咬定她是在报复,这是一场谋杀,警方还要取证,所以秦筝被暂时带回了派出所。

    两个小时之后,还是赵弦知道这事情,过来派出所解释,并将她带出来。

    离开了派出所,秦筝的脸色很不好看,赵弦买了一杯热牛奶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哪儿受伤?”

    秦筝摇头,一张脸很颓废的样子,眼睛也有些泛红,只是泪水始终没有掉下来,“没事!我今天虽然不是故意要撞上你母亲她们的车子,但会造成如此,也是我有错在先,是我将车子开得太快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