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69章、本想借给她胸膛的,但没想到她会坐在地上哭
    秦筝吸着鼻子,声音比之前还要哽咽。

    “赵、赵夫人与吴琳琳确实受到了惊吓,车子也被刮花了,不管是她们的精神损失费,还是车子修理的费用,如果需要我赔偿的,而且价格合理,我也不会逃避这个责任!”

    她这几年是有存了点儿钱,但合理的费用她会赔偿,若是对方趁此机会想要狮子大开口地整她、羞辱她,她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人。

    赵弦却是轻松一笑,“你也知道自己开车快,多少次告诉过你开慢些,而你还将车子开得跟飞机一样,往后可不许这么做了!今天幸好只是擦过车身,没有正面撞上,但万一呢?”

    秦筝听到他轻松的声音,抬起泛红的眼去看他。

    “你不怪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故意的,怪你做什么?不过往后得注意安全,别开这么快的车!”

    看到她泛红的双眼,明明想哭却死命忍着的样子,赵弦心里很不是滋味,“想哭就哭吧,别忍着!”

    一句话,让秦筝再也忍不住当着街头来来往往的人,当着赵弦的面哭得就像个孩子。

    她甚至抱着手里的热牛奶坐在了地上嚎啕大哭,将今天所有的委屈与惊吓全都哭了出来。

    脸上的眼泪与鼻涕都流了出来,一张本是上着妆容的脸,此刻妆容糊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赵弦站在她的身边,本来想借给她胸膛的,但没想到她会哭成这样。

    最终什么都没说,只是在她的面前蹲了下来,抬手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,就像安抚孩子一般。

    简水澜全程默默地听着,也难怪秦筝今天的心情这么不好了。

    要是她遇上这么多糟心的事情,估计处理起来都没有她冷静,容昭熙出轨纪晓晓这一事,她倒是觉得有些蹊跷。

    毕竟全都是秦筝生气之下的片面之词,没有听到容昭熙那边的话,很难判断容昭熙是否真的出轨,而且还是出轨纪晓晓!

    纪晓晓是挺漂亮的,家世与容家不相上下,但如果容昭熙喜欢她的话,也没必要让纪晓晓追了他这么多年,依旧无动于衷,想必这里面有什么误会才是。

    看到秦筝又哭了一把,惹来周边不少人的目光,简水澜也没去理会旁人的目光,只是心疼地伸长了手揉了揉她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去警察局之前,你就应该联系我的,找不到我的话,你可以找应寒,你说要不是赵弦去警察局将你带出来,你就任着赵夫人她们污蔑你?”

    “这事情就算是我倒霉,而且本来就是我有错在先,要不是我车子开得那么快,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,她们两人之前再坏,可今天确实被我吓的不轻,差点儿就正面撞上了!”

    她现在也有些心有余悸,万一将她们两人撞了,她秦筝这一辈子也真的毁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啊,平日里一直跟你说开车要慢些,你就是不听,现在这算是教训吧!不过你们都平安无事最好,万一真的磕了碰了也挺麻烦的,特别是那两人对你意见还真不小。”

    想到秦筝单独一人在警察局估计也慌乱得很,庆幸有赵弦及时出现。

    “赵弦去找你定然也是通过他母亲那边得知,只不过赵夫人也许说了关于你不好的话,例如谋杀之类,吴琳琳怕是也在一旁添油加醋,但赵弦也不会轻易相信她们就是。”

    秦筝撇了下唇,并不这么认为,毕竟她对吴琳琳可谓要了解许多。

    “她们两人才不会将这些事情直接告诉赵弦,我猜测,是吴琳琳过于得意在赵弦的面前说漏了嘴,否则吴琳琳压根不会让赵弦有机会过来将我带走,她就恨不得我一辈子都在监狱最好呢!”

    看到秦筝气愤的样子,她道,“这事情要是过了就算了,要是没过的话,你打算怎么办?

    我觉得赵夫人怕是不会轻易罢休,不过赵弦既然能去警察局将你放出来,我想应该也不会让赵夫人找你麻烦,要是有需要用到我的地方,你只管开口,别跟我客气了!在燕城,如今还是顾家能够横行的!”

    如果是秦筝需要帮助的话,她会跟顾琉笙开这个口。

    秦筝吸了下鼻子,对于简水澜这一番话心里特别受用,毕竟简水澜不是个喜欢拿权力说事的人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最好了!这事情再看看吧,要是赵夫人她们找我麻烦,需要合理赔偿的事情我自然不会推脱,但如果过分了,我再找你!此事我本有错在先,合理的赔偿我不会推却责任。”

    至于容昭熙那货就算了,她才不去求他帮忙呢,今天起,她非得跟他桥归桥路归路!

    顺道祝福他从此不举,儿孙满堂。

    至于纪晓晓,那就成全她,之前确实被她的深情所感动,但也绝对不会原谅她。

    秦筝暗暗想着,又觉得一切幸好,幸好她对容昭熙的感情并不那么深。

    心痛也只是那么一瞬间,更多的是气愤与委屈,还有后来撞上了赵夫人她们。

    此时填饱了肚子,又有简水澜听她倾诉,就觉得心中的郁气都消失了大半,也没那么伤心了!

    简水澜见秦筝的情绪已经好转许多,给她倒了一杯红酒。

    “晚上顾琉笙会过来接我,你回去之后也是一个人,而且喝了酒不宜开车,晚上就去我那边住上一晚。”

    再说,她实在不放心秦筝这样的情绪独自在家里,只怕一个人独处的时候情绪低落下来,又会想到不开心的。

    而且今天的秦筝受到了不少的委屈与惊吓,容昭熙那边的,还有撞了赵夫人她们的。

    秦筝并不想去打扰他们一家子的,毕竟顾琉笙才将老婆给追回来,他们需要相处的时候,但今天她确实不想一个人待着,只怕回去了家里也是借酒浇愁,索性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今晚上我就住你那边,只是不知道会不会麻烦到顾总?”

    “在家里向来都是我说了算数,他不敢对你有任何的意见,你过去,他只有欢迎的份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简水澜笑了下,又说,“再说了小昕也挺想你的,今天你没有去接机,小昕全程都在睡觉倒是没别的情绪,但是回到西江月圆醒来之后,就一直念叨着怎么没有看到你。”

    秦筝这才安了点儿心,又觉得自己挺羡慕简水澜的,虽然他们之间也确实曾经存在许多问题。

    但是顾琉笙不曾选择逃避,也不曾选择放弃,从头到尾只对她一人倾心,过去在找不到简水澜的那四年里,也从未与别的男人亲近过,私生活简单干净。

    不像容昭熙,他们之间交往都还没有满一个月的时间,可是就有女人跑到了他的浴室里洗澡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容昭熙是不是还隐瞒她,跟纪晓晓做了什么事情,毕竟纪晓晓也挺漂亮的,他们还是这么多年的同学,而且纪晓晓还对他一往情深。

    白白送上门的,也许是男人就不会傻傻去拒绝,她在想当初答应了容昭熙的追求,就是个错误!

    此事定下来了,简水澜就开始想之前一直想说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刚才听了你所说的关于容昭熙与纪晓晓的事情,其实我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“误会”

    秦筝冷笑,灌下了杯子里的酒,“这里面能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看到她喝得这么猛,不过之前吃了不少的东西,也不会太伤身,也就没去理会,还顺手给她再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“首先容昭熙在容**oss的教育下,他的性子会与容**oss的相差不多,是个自律的人,而且据说在这一方面,容**oss向来管得很严格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容昭熙也确实成为一个自律的人,纪晓晓追求他这么多年,可是容昭熙对她的态度,想必你比我清楚!”

    见秦筝皱眉,简水澜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抿了一小口,又说,“纪晓晓出现在容昭熙公寓里的浴室里,其中有两点,其一,容昭熙让她过去的,其二,那就是纪晓晓自己过去的!”

    “有差别吗?”

    秦筝不解,“不都出现在他的浴室里洗澡了?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干过什么龌龊事,纪晓晓可是还喊着让他拿浴巾的!”

    那一幕,她已经不想再想起了,觉得嘲讽。

    简水澜摇头,“只怕事情不会是这么简单的,当局者迷旁观者清,我现在是个外人,所以看这些事情会比你这个当事人清醒一些,也会思考许多,而你受到刺激,钻入了一个死胡同里面,所有的想法都是容昭熙背叛你了,他背着你跟纪晓晓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秦筝迷惑的样子,简水澜又说,“也许这只是纪晓晓自导自演的一出戏,目的就是让你误会容昭熙,然后分手,而她坐等渔翁之利。你也说了,容昭熙喊你去他那边吃早餐,他若是真与纪晓晓有这样的关系,那就不可能让你们两人正面碰上。”

    当然了这些都只是她的个人看法,她自然不清楚容昭熙的想法,但也希望秦筝别这么轻易放弃,最起码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,而不是逃避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容昭熙背叛了秦筝,她作为秦筝最好的朋友,这个时候自然是会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秦筝却没有多大的自信,对于容昭熙的信任也不够。

    “万一,他是想让我知难而退呢?”

    见秦筝一脸明显的不自信,简水澜直接冲着她翻了个白眼。

    “你可是连应寒这种巨星级别的大明星都敢表白的疯狂粉丝啊,这么不相信自己?容昭熙当初追了你多少时间啊,交往期间你不是挺烦他的?

    觉得他这人啊,就是粘你粘得厉害,睡前要跟你说晚安,睁开眼要跟你说早安的。再说人家赵弦追你追了多少年,你不也没有答应?要我说赵弦也挺优秀的!”

    如果赵弦的母亲不是这么势力的女人,那么赵弦与秦筝在一起的可能性应当不会小,赵弦比她们都大了几岁,成熟稳重,能够成为女人的依靠,特别是秦筝这样性子有些迷糊的小女人。

    秦筝一想自己过去的疯狂,她可是连应寒这样的大明星都敢喜欢的女人。

    虽然表白的台词没有说出口的机会,但是对方已经知晓她的意图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秦筝觉得更是纠结了,难道真如简水澜所猜测的,容昭熙有可能是无辜的?

    可不管他是不是无辜的,能给纪晓晓这样的空子钻,也是他的错,无辜不了。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下,给彼此的杯子里都倒了酒,朝着秦筝举杯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也别再纠结了,这些事情说出口之后心里会舒坦一些,至于其他的,容昭熙要是无辜,那你不是白受委屈了。

    若是他当真背叛了你,他也别想要好过,咱们就去棒打鸳鸯,闹他一个鸡犬不宁。反正这事情早晚会水落石出,等着容昭熙去处理吧,要是处理不好,你就选择跟他分手!”

    秦筝不需要一个没用的男人,她本身就挺优秀的,还怕找不到比容昭熙更好的?

    “被你这么一说,也觉得是我自己庸人自扰了,这事情就算是暂时翻篇了,之后看容昭熙如何处理,不过我觉得大概是要分手了,你看看我今天那么愤怒、委屈地离开了,那混账东西竟然留在了那边陪着没有穿衣服的纪晓晓,也没下来追我!”

    她端起了杯子,与简水澜的杯子轻碰了下,“干了这一杯!”

    两人一饮而尽,之后又吃了不少的东西,秦筝的情绪也逐渐变好,偶尔还会笑一下。

    就是眼睛还是红肿,鼻头也有些发红,加上几杯酒下肚,白皙的脸也泛红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当她们吃得欢快的时候,简水澜的手机铃声响起,是一串陌生的号码。

    她犹豫了下,直接掐断,没想到才刚掐断,铃声很快又响起,还是这一串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秦筝已经有了几分的醉意,问她,“谁啊?”

    简水澜摇头,但还是接起,话筒里传来容昭熙着急的声音,“嫂子,秦筝跟你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一听到容昭熙的声音时,她很快看向秦筝,示意对方是容昭熙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