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0章、要是我还没有结婚,我一定要嫁给你!
    见秦筝摇头,她很快出声,“怎么换了个号码给我打,还以为是燕城这边广告或是诈骗的!还说呢,你们说好的要过来接机,结果谁都联系不上,让我们一家子在机场等了好些时候,你们都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那边似乎愣了一下,“嫂子,你现在真的没有跟秦筝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简水澜直接先发制人,“你什么意思?秦筝不是应该跟你在一起吗?我们一家三口正在吃饭,要不要听听顾总还是我儿子的声音?

    容昭熙,你是不是将秦筝给怎么了?我这一天都没联系到她人呢,打她的电话都打不通,画廊的员工又说她今天没去画廊上班。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什么,我联系上秦筝会让她给你电话的,嫂子你们继续吃饭,再见。”

    容昭熙很快就挂了通话,简水澜将手机往桌上一放,见秦筝也目光灼灼地盯着她看,耸了下肩头。

    “容昭熙打来的电话,看样子挺着急你的,我权当没见着你,他现在应该想着怎么跟你解释,也关心你去哪儿了,不过你都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与惊吓了,就先晾着他吧!”

    “你别告诉他我去哪儿了。”秦筝闷闷地出声,随即开始埋头大吃。

    “嗯。我不会出卖你的,放心!我可是没忘记当年你出卖过我呢!”

    秦筝闻言直接朝她翻了白眼,“那么多年前的事情,也就你还记得!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记着了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笑了起来,两人之间的状态,都轻松了许多。

    两人吃饱喝足,已经是两个多小时之后的事情了,这个时候餐馆里的人都少了大半。

    秦筝已经有些醉了,简水澜也没好到哪儿去,脸上红扑扑的,简水澜打了个嗝,拉了拉秦筝的手。

    “去结账吧,咱们回家,我给顾琉笙电话,让他过来接咱们,你车子就先放这里!”

    秦筝没有异议,刚才喝完一瓶,又点了一瓶,觉得不过瘾,又点了几瓶啤酒,喝得脑袋都有些不清醒了,还有点儿疼。

    她揉了揉额头,喊来了侍者,豪气地出声,“买单!”

    侍者看了一眼她们的桌号,脸上一片恭敬。

    “我们宴少已经给两位买单了!”

    宴少

    秦筝迷糊地看向简水澜,简水澜也迷茫地盯着她看,摇头。

    “不认得”

    不过这一句话才刚说出口立即一阵恍然大悟,想起了一个好多年不见长得风光霁月的男人她一拍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晓得了,宴少嘛,宴姑娘,晏家的公子叫什么来着晏殊!那个写‘一曲新词酒一杯,去年天气旧亭台’的晏殊。”

    秦筝点头,很快接了下去,“没错,无可奈何花落去,似曾相识燕归来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打开了自己的钱包,她记得很早以前晏殊曾给她一张这边的卡,只要出示就无需付账。

    翻了好些时候,才想起来当初她离开燕城的时候似乎没有带走,那一张卡要是还在的话,应该是在西江月圆,看来得回去好好翻找一番了,回到这边肯定没少来这边吃饭。

    侍者看着她们两人相扶着起身,然后朝外走去,有些风中凌乱。

    两人在门口的冷风中好些时候,都没等到顾琉笙,简水澜才想起一事,之前忘记拨打给顾琉笙了。

    她再次拍了下自己的脑袋,觉得自己真喝得有些多了,智商都给喝下线了。

    正要去找手机拨打给顾琉笙让他过来接的时候,一辆白色的豪车停在了她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车窗缓缓摇下,露出一张多年不见,但丝毫未变动的绝色脸孔。

    简水澜与秦筝几乎都看痴了,两人不约而同地吞咽了口口水,两双眼睛灼灼地盯着对方,犹如饿狼看到了小白兔。

    酒后那点儿爱好,完全是不遮不掩的。

    晏殊也不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盯着,但还是第一次被两个女人如狼似虎地盯着,两人的表情倒是如同一辙。

    不禁一笑,很快出声,“在冷风中待了这么久,上来我送你们回去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扶着秦筝的手站好了,很快摇头,“别,你要是送我回去了,顾琉笙肯定跟我急!”

    这么风光霁月的一个男人,顾琉笙看到了,还不以为她这是出轨了!

    秦筝露出花痴的笑容盯着晏殊看,“真好看的男人啊!帅哥,一晚上多少钱?”

    晏殊盯着眼前连个女人都有些无语,笑了下,“很贵的,你买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那把我送给你,收不?”

    容昭熙可以出轨,她也可以啊,而且这个男人跟了他,不亏!

    “不收,上车!”晏殊很快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简水澜却有些不服,她可是顾家堂堂少夫人,还买不起一个男人?

    于是狮子大开口了,“宴姑娘,你开个价,不管多少钱,我都买了!”

    晏殊玩味一笑,倒是有点儿兴致。

    “我很贵的,跟顾总一样贵,不如你拿顾总跟我交换?”

    简水澜显然没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看向秦筝,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“他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傻!”

    秦筝嫌弃地一拍她的脑袋,“他这是看上你们家顾总了!”

    晏殊更是无语了,要不是人在他这边,真有些不想管了。

    要是她们两个在宴氏私房菜出了事情,他这地儿也不用开张了。

    简水澜点头,“当初宴姑娘要是没走,估计他们两人都修成正果了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换成秦筝迷糊了,傻傻地问她,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简水澜一拍秦筝的脑门,“你傻啊,他们就在一起了!”

    晏殊听着她们一言一语地说开,直接拨打了顾琉笙的号码。

    “你家老婆在我这边喝醉了!”

    刚才还想着送她们一程,但是目前的情况,明显不适合了,于是将车窗关上,原地静候。

    两人见不着对方那张绝色的脸孔,简水澜直接走过去拍窗子,晏殊只好又将车窗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顾少夫人还有什么事情吗?我已经让顾总过来接你们了!”

    简水澜趴在窗子盯着她看,笑着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事,就是觉得看到你好赏心悦目啊!你说我怎么就结婚了呢?要是我还没有结婚,宴姑娘,我一定要嫁给你!”

    秦筝很快过来将简水澜挤到了边儿上,也露出了花痴的脸孔。

    “我还没结婚,宴姑娘,我有机会吗?”

    早知道有这么优秀的男人,她还要容昭熙那么容易出轨的男人做什么?

    就是费九牛二虎之力也要将对方给追上手啊,这世上还有男人比应寒更难追求吗?

    晏殊往后靠了点儿,那一股酒味真是呛人啊!

    “容二少的女朋友,你说这话,适合吗?”

    他晏殊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几年,也都熟悉了。

    秦筝冷笑,“什么容二少,我都跟他分手了,还是势不两立的地步,他出轨了!宴姑娘,你看我现在也是单身,你要是单身的话呵呵我买不起,水澜买给我!”

    简水澜也走了过来,直接将秦筝挤开。

    “我没办法嫁给你,你收了我最好的朋友吧!”

    这么好看的男人送给秦筝,一点儿都不亏好不好!

    晏殊直接伸出了手,将简水澜的脑袋低开,而后关上了车窗,终于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不过车子里面萦绕着一股酒味,他秀气的眉头不禁一蹙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时间,这边距离西江月圆并不远,顾琉笙应该快过来了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?

    竟然就当着他的面直接撩他了!

    本来只是好心地想要送她们一程,加上外头风冷,没想到这两人还如此没脸没皮。

    他透过车窗看着还趴在上面的女人,所以顾琉笙与唐卿就喜欢她的没脸没皮?

    十分钟之后,顾琉笙的车子出现在宴氏私房菜的大门口,也看到了晏殊那一辆白色的车子。

    他让简昕留在车上,自己下了车,朝着白色的车子走去,这才看到简水澜跟秦筝两人趴在车窗上,还不停地拍打着车窗,而里面晏殊坐在驾驶座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么冷的天气,就不能让她们到车子里暖和一些?

    他快步走到简水澜的身边,脱下了身上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,见她站得有些不稳,便将她扶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喝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见她双颊泛红,醉意朦胧的样子,顾琉笙不禁蹙眉,不是答应了他今晚上不喝酒吗?而她不止喝了酒,还喝了不少。

    见到顾琉笙终于来了,晏殊松了口气,这两个女人不停地拍着窗子,就差没去捡块砖头过来砸车窗了。

    他将车窗摇下,看向顾琉笙,“顾总可算是来了,赶紧将她们带走吧!”

    顾琉笙见着晏殊眉头一皱,“怎么不让她们到车子里暖和一些?”

    站这边吹冷风,也不怕她们冻坏了,真是一点儿绅士风度都没有,亏他还出国生活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晏殊无奈一笑,“我哪儿敢啊,这两个女人刚才还对我耍流氓呢,既然人已经平安送到你这边,我就先走了。还有回头让你的女人,还有她的朋友,别喊我宴姑娘。”

    晏殊见秦筝挥着手就要过来摸他的脸,往后缩了下,随即将车窗关上,很快将车子完美地开向公路。

    秦筝看着车子已经远走,满心的不舍,那么精致风华的一个人,怎么说走就走了?

    简水澜靠在顾琉笙的怀里,觉得视线都有些花了,她抬手捧起他的脸,仔细端详着,最后下了定论。

    “宴姑娘虽然好看,但我觉得还是我老公更好看一些!”

    见她痴迷的模样,顾琉笙觉得特别有成就感,酒后真言啊,他爱听。

    “咱们回家,回家让你看个够,想怎么看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他搂着简水澜的腰看向一旁的秦筝,“秦小姐,上车吧,还是我让人送你回去?”

    刚才应该让晏殊直接将秦筝送回去的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秦筝直接摇头,走了过来拉住简水澜的手,委屈出声,“我不要跟你分开”

    “嗯。咱们不分开,走,带你回家!”

    简水澜反握住秦筝的手,想起一事,看向顾琉笙,“不许告诉容昭熙秦筝在我这边,否则我跟你急,容昭熙太坏了,竟然出轨了!”

    所以秦筝是拉着简水澜出来买醉?

    容昭熙出轨,此事他怎么不清楚?

    怪不得说好了今天过来接机的,结果都联系不上。

    秦筝却不以为意了,“出轨就出轨去,走了一个容昭熙还有千千万万好男人任我挑选!”

    顾琉笙开了车门让秦筝进去,而后又带着简水澜来到副驾驶座,给她系好了安全带,又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坐好了,要是困的话就闭上眼睛睡觉。”

    见他要走,简水澜眼疾手快地捏住了他的袖子,嘟嘴撒娇,“要亲亲抱抱举高高”

    顾琉笙只觉得一下子浑身都燥热起来,这个女人是想要他命吗?

    “乖,回家咱们再亲亲抱抱举高高,现在小昕和秦小姐都在呢!”

    简水澜回头去看,果然看到了坐在儿童安全座椅上的简昕,此时正睁大了双眼盯着她。

    “妈妈你喝酒了,你和秦筝阿姨吃饭前答应爸爸不喝酒的,你不守信用!”

    看到他的时候,简水澜似乎清醒了一些,揉了揉眼睛看他,一脸的委屈。

    “妈妈错了”

    简昕看着她委屈迷糊的样子,重重地叹了口气,“算了,原谅你了,以后不许不守信用,还有,出去外头吃饭要早点儿回家,爸爸很想你,他过来都开得好快!”

    当然了,他也很想的,不过才不要说出口呢,他都已经是小男子汉了,又不是还在喝奶的婴儿。

    秦筝看到身边精雕玉琢的小男孩,抬手就要去掐他的脸,但是简昕很快躲开了。

    简昕捏着鼻子看她,一脸的嫌弃,“秦筝阿姨你喝酒了,好臭!”

    秦筝被嫌弃臭,倒是委委屈屈地坐在了一旁,吸了吸鼻子,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么快的速度,看得简昕一愣,一脸的惊恐,他只是说了一句大实话而已啊!

    顾琉笙见此,无奈地摇头,揉了揉简水澜的头发,而后将车门关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