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1章、看到他的女人在他的身边安然沉睡,就足够了
    车子很快就到了西江月圆,顾琉笙扶着简水澜朝着电梯走去,将秦筝交给简昕。

    秦筝虽然醉得厉害,但还是能够走路的,简昕看着她一步三晃,觉得秦筝阿姨给他的印象全都毁坏了。

    自己喝了酒,还带着他的妈妈去喝酒,而且还都喝醉了。

    回到了家里,顾琉笙看着怀里醉得说话都是糊涂的女人,又见身后跟着的秦筝,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他想着是否要将容昭熙给找来,但是想到刚才简水澜的警告,又觉得不妥。

    此时秦筝眼巴巴地看着他,顾琉笙扶着简水澜,只好出声,“秦小姐就请住客房吧!”

    谁知道秦筝一转身,直接朝着客厅的沙发走去,整个人舒坦地趴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顾琉笙,“”

    简昕,“”

    罢了,人在这里还能出什么事情,只要别进了他们的主卧,她睡哪儿都成!

    顾琉笙见简水澜喝醉了此时一脸的睡意,便看向简昕。

    “晚上自己洗洗去睡觉,好不好?你妈妈喝醉了,爸爸要照顾她,记得要盖好被子,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简昕看着醉得糊涂的妈妈,叹了口气,懂事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爸爸,你照顾好妈妈,我回房间自己洗洗睡了。”

    随即又看向那个趴在他们家沙发的秦筝,秀气的眉头一皱,“爸爸,秦筝阿姨怎么办?她睡在沙发上会感冒的,妈妈醒来肯定要说你的不是!”

    顾琉笙也皱了下眉头,“没事,屋子里开了暖气,等下爸爸再将暖气调高一些。”

    简昕回了房,顾琉笙直接将简水澜横抱起来,朝着主卧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他将简水澜放到了床上,呼吸之间都是酒的味道,这个女人到底喝了多少酒?

    一沾床,简水澜翻了个身就睡了过去,倒是安安静静的。

    顾琉笙见她累得不行,想到今天坐了那么久的飞机,下午她也没怎么休息,晚上又喝了不少的酒,便只是起身到了浴室将毛巾用温水打湿。

    拧干之后给她的脸与手都擦拭了一番,而她睡得一点儿反应都没有。

    将她脚上的鞋子脱了,又给她换了一身舒适的睡衣,并且给她盖上了被子。

    看着那张甜美睡颜,双颊因为喝过酒的缘故红扑扑的,特别可爱,不禁俯下脸在她嫣红的唇上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正打算去看看简昕睡下了没有,就听到了外头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。

    顾琉笙打开了房门朝外走去,见着秦筝站阳台,阳台的门大开着,而她对着外头也不知道声嘶力竭地在唱些什么。

    或者更确切地说她是在用吼的,原来这世上还有人唱歌这般难听的!

    屋子里原本开了暖气,而外头冷风灌了进来,她不怕冷一样,迎风而唱。

    他想起许多年前,这两个女人喝醉的时候,他与简水澜温存了一晚。

    秦筝正逢失恋,也如今晚一般,站在阳台上对着外头大吼,不过那一晚幸好还有容昭熙。

    虽然答应了简水澜不找容昭熙,但是这个时候看着秦筝在他们家发酒疯,顾琉笙还是没忍住拨打了容昭熙的号码,对方倒是很快接起。

    “顾总?”

    “过来西江月圆,将你的女人带走,若是尚未分手的话!”也就是说分手了就别过来!

    “没、没分手呢!顾总等着,我马上过去!”那边容昭熙很快挂了通话。

    于是顾琉笙也就不去管正在发酒疯的秦筝了,他推开了简昕的房门,看着他坐在床上双眼无神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爸爸,秦筝阿姨好吵啊!好可怕!”

    顾琉笙将房门关上,虽然这屋子的隔音效果很不错,但是秦筝的声音太有穿透力,加上有风助威,在屋子里确实还可以清晰地听到,他走到床边坐下,揉了下简昕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容小叔叔一会儿就会过来将她带走,再吵也不过是一会儿的时间,再忍忍。”

    简昕点头,随即瞪大了双眼,“爸爸,你不是已经答应妈妈不告诉容小叔叔,秦筝阿姨在这边的事情吗?要是妈妈知道是你说出去的,她肯定要生你的气!”

    “所以这事情就要让你帮忙保密了,就说”

    顾琉笙想了下,又说,“你就说是容小叔叔自己找到这边来的,你秦筝阿姨又太吵了,藏都藏不住。不然今晚上咱们都别想要睡觉了,你秦筝阿姨一喝醉都能将屋顶给掀开,再闹下去,会被周边的人给投诉的!

    而且你秦筝阿姨今晚如此状态,都是你容小叔叔害的,他们之间有什么事情说开了就好,你说对不?”

    简昕想了想,点了点头,顺便谈起了条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爸爸,我不会出卖你的,但是我说这个谎,妈妈要是知道了,你就要帮我,不然妈妈知道我说谎是要生气的!”

    “行!这是咱们父子之间的交易,你帮爸爸说一次谎,爸爸给你兜着,谁都不说,不过今天这是善意的谎言,往后不可以说谎!”

    简昕笑了起来,朝着他的怀抱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回去睡觉吧,晚安!”

    真是懂事又乖巧的儿子,顾琉笙怜爱地在他的脑门上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你也早点儿睡觉!”

    让简昕躺在了床上,顾琉笙给他盖好被子,关闭了大灯,留下了角落一盏昏暗的灯光,毕竟才刚回来燕城,而这地方对简昕来说还是陌生的。

    “晚安,宝贝儿子!”

    顾琉笙将房门关好,看到秦筝还在嘶吼,之前还唱着歌,现在倒是直接骂上容昭熙了。

    又过了二十分钟之后,门铃声响起,顾琉笙朝着玄关走去,见着是容昭熙,直接解锁,而后将门打开,就这么站在门口等。

    没将秦筝弄走,今晚他们一家三口都没法子睡了。

    容昭熙很快就过来了,整个人显得有些憔悴,当出了电梯就听到熟悉的声音在嚎叫,就知道是秦筝又喝醉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今天的秦筝一定不好过,他也找了她一整天了。

    此时听到她的声音,一颗心才稍微踏实了一些,找了这么一整天,他都快要崩溃了。

    不知道她去哪儿,也联系不上人,加上早上受了那么大的刺激,他真担心有个万一。

    他准备了很好解释的话想要说给她听,他容昭熙绝对没有做出任何对不起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见顾琉笙站在门口等候着,容昭熙感激地看着他,“顾总,多谢你了!”

    顾琉笙拦住了他,“记得今晚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,若是让他们知道是我通知你过来的,后果如何,自己想着办,还有自己做了什么事情自己处理去,别让我的女人帮你们处理!”

    “一切都是误会,但也是我的不对在先,我现在就将秦筝带走。是我自己找上门来的,跟顾总没有丝毫的关系!”

    他取出新的手机,操作起来,“通话记录已经删除!”

    顾琉笙这才满意了,“一会儿出去,记得将门带上!”

    他没有再留下来看戏,而是朝着主卧的方向走去,打开房门,屋子里简水澜睡得正熟,见到这一幕,顾琉笙忍不住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,幸福就是这么简单,只要看到他的女人在他的身边安然沉睡,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“容昭熙啊,你大爷的,我第一次谈恋爱啊,你就出轨了认识那么多年,没想到你竟然是个狼心狗肺的男人啊!”

    “我当初就是瞎了眼才会答应你的追求,才多少时日啊,一个月都没满啊,你就出轨了,幸好没有结婚,否则我还不得成为二婚,你个二货”

    “容昭熙、容昭熙咱们今天起就势不两立,我要跟你势不两立啊啊啊啊——”

    容昭熙朝着里面走去,走到了阳台,夜风灌了进来,很冷。

    可是那个女人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一样,依旧站在阳台吹着冷风,对着窗子发泄一般地哀嚎着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到她的正面,但是他知道此时的秦筝一定泪流满面,今天不论是谁遇上了这事情,只怕都会误会。

    他当时也有些发懵,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去解释。

    容昭熙一步步朝着她的身影走去,将娇小纤瘦的女人紧紧地抱在了怀里,那一刻声嘶力竭的声音戛然而止,但没过三秒,尖锐的惊恐声在屋子里回荡不停。

    “是我,别怕!”

    容昭熙当即出声,并将秦筝转过身来,果然看到她一张脸上都是泪水。

    秦筝的双眼被泪水糊住,压根就看不清楚对方的脸,但是那熟悉的声音

    抬手一擦脸上的泪水,视线这才清晰了,看到那张脸,秦筝直接将他一把甩开,指着一旁的门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你这个负心汉,不要脸,出轨男,渣男,你给我滚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到底是谁出卖了她,竟然将这个臭男人给找了过来,她都已经决定要跟他势不两立了!

    容昭熙有些汗颜,他还真什么都没做就被冠上这么多不好的形容词。

    他抓住了秦筝冰冷的手,将声音都放柔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这边冷,咱们进去说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要,在这边我才能清醒,容昭熙,我不喜欢你了,我跟你分手完毕了,你滚——”

    “分手必须两个人同意,秦筝,我不同意分手!”

    容昭熙也有些着急了起来,“我找了你一整天,现在找到了人,你就跟我说分手?你总该给我解释的机会对不对?不能因为亲眼目睹就认为我有错,你今天真的误会我了!”

    “误会”

    秦筝嗤笑了声,整个人无力地靠在玻璃门边,一双泛红肿得像鱼泡眼的眼睛嘲讽而迷离地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一个女人大清早的在你的浴室里洗澡,还跟我说是我误会了!容昭熙,你觉得我就那么傻,真的只有一根筋,很好被你欺骗是吗?”

    外头实在太冷,风刮在脸上就跟刀子割一般,而她身着单薄,脸上又都是泪水,风一吹,怕是冷得难受。

    容昭熙也不管她是不是会反抗,用力将她拽了进去,顺手将阳台的玻璃门关上并且反锁。

    而秦筝的情绪有些激动,见自己被他生猛地拽了进来,直接对着对面的男人一阵撕咬带抓。

    容昭熙完全被她给打懵了,一下子就想到许多年前在酒吧里遇上这个时候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也是喝醉了酒,不知道被谁给摸了下屁股,直接将矛头指向他这边,最后也是又抓又打的,让他花着一张脸窝在公寓里好几天,完全不敢出去见人。

    “秦筝,你住手”

    他尽可能地保住了自己的脸,能不能别每次动手都抓脸啊?

    秦筝才不管,想到自己受了一天的委屈与惊吓,对容昭熙下手更是没轻没重,又是揪头发,又是抓脸的,还去咬他的耳朵。

    最后觉得不过瘾,直接将容昭熙推地上,整个人跨坐在他的身上一阵撕咬,将今天所有的委屈与愤怒全都发泄出来。

    期间,容昭熙除了护脸就是哀嚎,过去他不打女人,现在他更是舍不得打。

    打了几分钟之后,秦筝也打累了,坐在容昭熙的身上喘着大气,整个人倒是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脸上火辣辣地疼,耳朵都快被咬掉了,头皮一阵阵发麻,容昭熙只庆幸秦筝没踢他小兄弟。

    否则这一辈子当真要完了,看到打累的女人,容昭熙松了口气,这一轮算是结束了。

    将她混乱的头发拨开,露出一张带着怒气的小脸,因为喝过酒加上这一番撕咬,一张脸红通通的,嘴唇更是红艳艳的很可人。

    容昭熙觉得自己有些无耻地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他还真不敢去招惹这个女人,否则小兄弟不保。

    他坐起了身子,与秦筝面对面。

    “秦筝,我昨晚上是在家里住的,我爸爸、妈妈,还有我大哥可以为我作证!今天早上给你电话的时候,我还在家里的被窝里,想跟你一块儿吃一顿早饭,所以从家里带了一些卤味,路上遇上了早餐店,还买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见秦筝的情绪有些稳定,容昭熙又接着说,“我也不知道纪晓晓为什么大清早的会出现在我的公寓里,早上问了几遍,她除了哭什么都不说。我与她清清白白的,我发誓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