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2章、我爱你,始终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?
    秦筝经过刚才的发泄,整个人倒是有些冷静了点儿,但是听到容昭熙的解释,还是不信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也许没有住在公寓,但是你金屋藏娇对不对?”

    否则那么大一个人,怎么进去了会不知道?

    纪晓晓只是个娇生惯养的纪家千金,又没有练过功夫。

    金屋藏娇

    容昭熙觉得自己都要败给这个女人了!

    “我要是真金屋藏娇了,会将你带过去,让你们两人遇上吗?秦筝,我不傻,你也不傻,你仔细想想,这些年我对她是不是拒绝得足够干脆,而我对你,一心一意,我发誓!”

    “我还发五呢!我才不相信你,你可以滚了,别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们分手了!”

    她推了容昭熙一把,从他的身上爬了起来,指着玄关的方向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走,别来烦我,以后都别出现在我的面前,我要跟你势不两立,形同水火,你赶紧给我滚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容昭熙有些挫败,都已经解释得这么清楚了,怎么还不相信他?

    他上前一步,拉住了她的手,“咱们一起回去好不好?”

    然而秦筝很快就甩开了他的手,“谁要跟你一起回去了?你走——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是我不对,没有将公寓看守好,今天一直都在查找你的下落,我等下去找物业的调看监控,看看纪晓晓什么时候过去的,不就一切都清楚了?再说了,这些我当真一直都居住在家里!”

    他取出手机拨打了他大哥的号码,“你问我大哥我是不是昨晚上在家里睡觉,今天一早才前往公寓的,我大哥一定不会欺骗你的!”

    要是他真出轨,容承祯第一个不会放过他,他从小跟在容承祯的身边长大,因为容承祯大他十岁的缘故,几乎都是他在教育。

    未等秦筝去接电话,话筒里已经传来容承祯带着磁性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昭熙有事吗?”

    容昭熙将手机给秦筝递去,“我大哥的,你问问他我昨晚上是不是在家里住的!”

    秦筝红着眼眶看他,随即嗤笑一声撇开了目光。

    “这又能证明什么?我不管纪晓晓是不是住在你那边,但是她大清早出现在浴室里洗澡,还说是你喊她过来的,你这个渣男!”

    容昭熙有些头疼,他该怎么解释,秦筝才肯相信他是清白是无辜的?

    “你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情了?昭熙,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秦筝的事情?”

    话筒里传来了容承祯的声音,带着一丝不怒而威。

    夜里很安静,秦筝听得清清楚楚,她夺过了容昭熙的手机,边哭边说,“容**oss,容昭熙就是个渣男,他出轨纪晓晓,今天大清早的纪晓晓出现在他公寓里的浴室洗澡”

    容昭熙觉得一阵阵头疼,比头皮被揪疼的时候还要疼。

    手机里静默了几秒钟,才又传来容承祯的声音,“这事情要是真的,我给你做主,别哭了,要是他当真是渣男,岂不是不值得,你让昭熙跟我说话!”

    容昭熙头疼地接过手机,“大哥,一切都是误会,我是被纪晓晓给陷害的,我跟她清清白白的,你们也知道我昨晚上是住在家里的,我也不清楚纪晓晓怎么就会出现在我公寓里,这事情我等下回去就让物业的人将监控视频调出来,你们也知道那纪晓晓缠了我多少年了!”

    “此事你要是没有处理好,也就不用回来了,秦筝是妈看中的媳妇,若是被你欺负跑了,今年过年你也无需回家里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容承祯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容昭熙捂着被秦筝咬出血的耳朵看她,“现在你可相信我的话了吧,我真没有说谎!你这女人怎么就那么狠,你看看我耳朵都要叫你给咬下来了,还有这张脸怕是被你抓花了!”

    秦筝冷笑,“我还真想给你泼硫酸,纪晓晓不是爱你爱得要死不活吗?如果把你这张脸给毁了,我看她是不是还对你依旧爱得要死不活的!”

    要真如此,她就成全他们,祝福他们!

    容昭熙摸了把被抓了好几下的俊脸,“你这个女人也太狠了吧,我都跟你解释了我跟她真的清清白白,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?咱们都认识这么多年了!我要对她有一丝的感情,就遭天打雷劈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还想毁他脸,他容昭熙能拿得出手的也就这张脸了!

    “就是把你劈成了太监,我都不会相信你!你走走走,别碍眼!”

    秦筝见他叨叨叨个没完,直接又动手了,不过这一次却是将他朝着门外推。

    “容昭熙你走,我再也不要见到你,再也不会相信你,咱们都已经分手了,你去跟你的纪晓晓好好过吧!”

    容昭熙被她推着走了好些步,觉得自己作为一个男人被她打成这样还真有些窝囊,一下子就将她的手给抓住,直接将她抵在墙壁上,居高临下地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你喝醉了,所以才说这些糊涂话的,秦筝,我没有做过的事情,你别往我身上泼脏水,我承认今天早上这一出,容易让人误会。

    但是我对你一心一意,不管不相信不相信,我都没有做出对不起你的事情,你的一口一个分手,要是敢再说一次,信不信小爷扒了你的皮?”

    容昭熙自从追她之后,很少这么强势的,此时被他这么抵在墙上,秦筝也是一肚子的恼火,一下子眼泪鼻涕都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你个混蛋东西,自己做错了事情还凶我,我就是倒了血霉才答应跟你交往。

    容昭熙,你要是真的跟纪晓晓没什么,那为什么我跑的时候你不追出来,那时候纪晓晓什么都没穿,你是不是被她给诱惑了去?你个下流东西,不要脸的渣男!”

    这又是哪儿跟哪儿啊?

    容昭熙觉得自己跟她是越来越说不清楚了,“谁说我没有去追你,只是那个时候纪晓晓突然就过来将我拉扯住,我扯都扯不开,力气大些又怕扯了她的浴巾。”

    今天早上秦筝摔了手机就跑的时候,其实他是跟着跑了出去,谁能料到纪晓晓突然就朝着他跑了过来,直接就抱住了他的胳膊不让他走。

    容昭熙扯了几下都没能将对方扯开,又想到秦筝这个时候跑出去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气急败坏地朝着纪晓晓大吼,“你放手,纪晓晓,你少污蔑我,我还从没见过你这么厚颜无耻的女人,你们纪家就是这么教育你的?”

    纪晓晓只是抱着他大哭,说什么也不撒手,容昭熙气得用力甩了几下,倒是她身上围着的浴巾往下掉落一些。

    吓得他只有赶紧将目光移开,也不敢再乱动。

    “纪晓晓,你松手!”

    “容二少,我就这么让你讨厌吗?我那么喜欢你,从小就喜欢你是知道的,为什么你总是对我如此冷漠!

    论家庭背景,我一点儿都不输给秦筝,论颜值我也丝毫不输给她,为什么你宁可选择了她,也不愿意多看我一眼?秦筝有我那么喜欢你吗?”

    容昭熙冷笑,依旧没有回头去看她,眼里都是嘲讽与着急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她就足够了,你松手!纪晓晓,就算你脱干净了站在我面前,我对你还是硬不起来,你可以死心了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对于一个女人来说,绝对有致命的杀伤力,纪晓晓听到这话的时候,一张脸都是煞白。

    她身上本来就只是围了一条浴巾,此时更是觉得寒意袭人。

    但是她知道那是一种由心底散发而来的寒气,冷得她浑身抑制不住地颤抖着,眼里的泪水比刚才还要凶悍。

    就这么僵持了几分钟之后,纪晓晓终于无力地松开了一直抓着的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容二少,我认输了但是我从来没有后悔爱上你,这么多年来,那一种甜蜜而痛苦的折磨”

    然而容昭熙没有等她说完话,在得到自由的第一时间就朝着外头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玄关处,纪晓晓缓缓地蹲下了身子,看着两部被砸碎的手机,视线更加模糊。

    “我爱你,似乎始终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情,与你无关,可我多么希望这事情与你有关,你也能够回应我。

    甚至不需要像我这么喜欢你的喜欢着我,这事情我不敢去奢求,只希望最终陪着你一起走到老的人,会是我纪晓晓。容二少,我想与你共白首”

    容昭熙追下楼的时候,已经不见了秦筝的身影,甚至连她的车子也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平日里开车的速度就跟开飞机一样,如今还在气头上也不知道是怎么开车的。

    容昭熙紧紧地抓住她的双手,依旧将她抵在墙壁上,深深地盯着她看,见她双眼又红又肿,也知道今天她定然是哭了好久。

    “我找了你一整天,可是你的手机摔坏了,我一直都联系不上你,还去办了别的卡打了嫂子的电话,问她有没有跟你在一起,秦筝,我不是没有去追你,我摆脱了纪晓晓就去找你了,我找了你一整天!”

    他直接省去了顾琉笙给他电话的环节,这事情可别牵连了他,好不容易简水澜才跟着他回到燕城,可不能因为他的缘故让简水澜为此生气。

    到时候别说顾琉笙不会放过他,秦筝也一定要恨死他的,还有他大哥

    听着他的解释,秦筝看着他真诚的双眼,只觉得脑袋乱得很,该不该去相信他?

    她头疼地闭上双眼,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水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我,我好好想想”

    容昭熙听话地松开了她的手,却没有后退,甚至更近了一步,两人之间看起来就像被他抱着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时间,你好好想想,这事情等我回去取得监控之后,你自然就会清楚了!只是这么晚了,今晚上跟我回去好不好?要是你不想要去我那边住,我送你回去你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秦筝摇头,但是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今晚就住在这里,等你取得证据再说,只是容昭熙,如果你骗我的话,我是永远都不可能原谅你的,不过是个男朋友而已,咱们又没有结婚,你要是出轨了咱们就分手,我再找一个就是!”

    她秦筝还担心没有男朋友吗?

    过去在致远公司上班的时候,追她的男同事多得去了,这几年也有不少人想要追求她,但是她的身边一直都有容昭熙与赵弦,所以他们也就放弃了。

    可是除了容昭熙之外,赵弦也追求了她那么多年,今天进了警局,还是赵弦去里面将她捞出来的。

    容昭熙有些无语,他都说了这么许多,怎么还想着将他给甩了?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分手,这事情绝对商量不得,别说我妈不会同意,就是你妈也不会同意咱们分手的,咱们可是见过家长的,双方家长都已经同意,甚至催着咱们订婚、结婚,这个时候分手了,你说这不是伤了他们的心?”

    容昭熙语气严肃,看着她脸上的泪水,抬手轻轻擦拭去。

    “别哭了,既然你不想走,想留在这边那就留下来吧,我今晚也留在这边。”

    他也不安心让秦筝单独住在这里,而且还是醉酒的情况下,可没忘记几年前她在这边发酒疯的样子。

    今晚任秦筝在这边发酒疯,却不见简水澜的身影,只怕简水澜今晚上也是喝了不少的酒。

    秦筝是不哭了,但还是抽噎着,眼睛发红地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谁愿意跟你订婚还结婚了?这事情你要是被泼脏水我都不打算轻易原谅你,要是你真出轨的话,我更是不可能原谅你!”

    左一句不原谅右一句不原谅,就这么不相信他?

    容昭熙有些无奈,见她今天确实受了不少的委屈,但还是好脾气的开口,“女朋友嘛,就是拿来哄的,你要是不肯原谅我,我慢慢哄你也得把你哄高兴了不是?

    行了,今天你也累了,去洗把脸就睡觉,喝了这么多的酒,就别洗澡了,万一在浴室里滑倒可划不来。”

    秦筝不理会他,只是将他推开,直接朝着客房走去。

    倒是不发酒疯了,容昭熙笑了起来,随后也跟上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