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3章、顾琉笙静默,这个女人太了解他了
    在秦筝进门之后反手要关门的时候,强势地闯了进去,但立即被秦筝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出去,跟着进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看看你喝了这么多的酒,等你睡下了我就走,我能对你做什么?别把我想得那么坏!”

    没结婚之前,他不会对她做出那些不该有的举动,平日里亲亲抱抱还能接受,虽然他有时候也想要,但他想要对这个女人负责,不想伤害她分毫。

    秦筝杵在门边冷哼,“谁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,我不相信你也不需要你,出去——”

    容昭熙翻了个白眼,怎么就这么不相信他,但也没有强求。

    “行吧,晚上我就睡客厅的沙发,有什么事情,你喊我一声,早点儿休息,晚安!”

    容昭熙一走,秦筝立即将房门关上,甚至直接反锁,她靠在门边,虽然还挺气愤的,不过一颗心似乎都比之前平静了一些。

    她将这些功劳都归于晚上与简水澜谈心之后,加上喝了不少酒的缘故,果然啊,一醉解千愁呢!

    她也没刷洗,直接脱下了大衣与鞋子就往大床上一躺。

    觉得也许是今天哭得太久,一双眼睛都有些不大舒服,索性闭上了双眼,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而容昭熙就守在门边,静听里面的动静,不过这边的隔音效果太好,压根听不到里面丝毫动静。

    听了一会儿,也就不听了,他看着客厅,今晚上倒是可以在这边窝上一晚。

    屋子里开着暖气,不过直接睡在这边还是有些冷,幸好来过这边对这里倒是熟悉得很。

    他打开了秦筝隔壁的房间,是一间客房,从里面抱了一床棉被过来。

    本来想梳洗下的,但是这边也没有他换洗的衣物,也就直接躺沙发上棉被一盖,打算凑合一晚。

    要是过去,他哪儿敢借宿这边,不过自从顾琉笙娶了老婆之后,似乎都有些平易近人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简昕放假,但他向来早早就醒来了,这个时候屋子里静悄悄的。

    他刷完牙齿还洗了脸,穿上厚厚的衣服,打开了门,打算自己玩一会儿,等他爸爸醒来了给他准备早饭。

    当看到沙发上躺着个人的时候,简昕小跑了过去,可是当看到那张男性的脸孔时,一下子就惊恐地瞪大了双眼,秦筝阿姨变身了?

    怎么一晚上没见,秦筝阿姨变成了容小叔叔了?

    简昕好奇地朝着他走去,仔细地瞧了又瞧,突然就觉得秦筝阿姨好厉害!

    原来秦筝阿姨喝醉了酒就会变身,那么他妈妈喝酒之后是不是也会变身?

    简昕一想到这里,就觉得可怕,他才不要妈妈变身呢,妈妈就是妈妈最好了!

    可千万不要变身啊!

    简昕朝着主卧的方向跑,虽然着急但还是礼貌地敲了门。

    顾琉笙本就浅眠,听到外头的动静就醒来了,看了一眼时间,也不过才六点。

    能这么早醒来的,大概就是他的宝贝儿子了,他看了一眼身边沉睡的女人,笑了笑,动作轻缓地掀开被子,很快就下了床朝着房门走去。

    将房门一打开,果然就看到了外头等候的小小人儿,倒是衣服穿得整齐,正抬脸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爸爸,妈妈变身了没有?”

    顾琉笙觉得莫名其妙,简水澜怎么变身了?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你妈妈好端端地在睡觉,是不是昨晚上做了噩梦?”

    简昕摇头,蹑手蹑脚地走进了主卧,看到床上沉睡的妈妈时,松了口气,还好没有变身!

    回头放轻了声音,“爸爸,秦筝阿姨喝醉了酒,早上变身了!幸好妈妈没有变身。”

    秦筝变身了?

    顾琉笙禁不住一笑,揉着他的头发,“带爸爸去看看!”

    说着从一旁取了一件大衣直接套上,毕竟是别的女人,自己直接穿着睡衣过去不妥。

    他记得昨晚上容昭熙过来的,难道容昭熙没有将秦筝带走?

    他随着简昕到了客厅,看到那个直接睡在沙发的人时,勾起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容小叔叔,你秦筝阿姨大概是睡在客房里,昨晚上你睡着了,容小叔叔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简昕“呃”了一声,有些失落,他还以为秦筝阿姨变身了呢!

    既然已经醒来了,顾琉笙也没打算再回去睡个回笼觉。

    “自己玩去,爸爸去梳洗下,就给你准备早饭,记得不要去吵醒你妈妈,你妈妈昨晚上喝了太多酒,需要多睡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简昕点头,“我知道了,爸爸你忙去吧!”

    容昭熙倒是没有睡死过去,听到这些声音的时候,困顿地睁了睁双眼,然后微微眯起,看到了那一道高大的身影,还有一个小小的男孩子,立即就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昕,过来给容小叔叔抱一下!”

    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见了,似乎有长高了那么点儿,还是他刚醒来眼花?

    简昕看了他一眼,刚才兴奋的心情此时都是失落,直接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容昭熙有些不明所以,他刚睡醒就得罪了他?

    **

    简水澜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午后了,这一觉她觉得自己似乎睡了好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脑袋有些疼,不过还在她能接受的范围,她起了身,觉得自己浑身都是酒臭味,也不知道昨晚上顾琉笙是怎么忍受她的?

    还是直接将她扔在了这边,自己跟简昕一块儿睡了?

    这个男人不是有严重的洁癖吗?

    见她喝得浑身都是酒味都不会喊她去洗个澡。

    简水澜嫌弃自己身上虽然换了睡衣,但感觉还是臭烘烘的,索性就直接到了浴室里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。

    最后一身舒爽地出来,整个人都觉得精神了许多,就是头疼症状也减轻了。

    走出房间,就看到顾琉笙正抱着简昕,让他趴在自己的肩头睡觉,家里还多了一个人,那就是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容昭熙。

    一看到容昭熙简水澜立即一脸如临大敌的样子,她这是醉后出卖了秦筝,还是顾琉笙出卖了她与秦筝?否则容昭熙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顾琉笙也看到了出来的简水澜,她已经重新又换了一身睡衣,看起来刚洗过澡的样子,小脸还被热气熏得有些红晕。

    头发也明显洗过,此时吹了个八分干,细看之下,发尾还有点儿小小的水滴,随着她走来,一阵阵淡雅的香气特别怡人。

    他抱着已经睡下的简昕朝着她走来,一直到了她的面前才放轻柔了声音,“头疼不疼?我去给你泡一杯蜂蜜水,先喝了之后我再给你热些饭菜,或是有什么想吃的告诉我,我去煮!”

    简水澜瞥了他一眼,见简昕睡得香,顾琉笙说了一句,“稍等,我去安置好小昕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抱着简昕朝着简昕的房间走去,这个时候容昭熙也看到了简水澜。

    他很快将手机往一旁放去,挂着笑容跟她打招呼,“嫂子早啊!”

    简水澜这个时候才看到容昭熙那一脸的伤痕,还有耳朵缠着绷带,一副伤员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”

    那一张脸还留着几个指甲印痕,看起来就是被女人给打过。

    该不会是被秦筝揍的吧?

    说起秦筝

    她的视线环绕四处,也没看到秦筝的身影,容昭熙见她环顾四周,知道她在寻找什么,立即给她解惑,“秦筝这个时候还在客房里睡觉呢!”

    简水澜回头去看容昭熙,眼里带着几分冷意。

    “听说你出轨了?容昭熙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容昭熙一脸的无辜,“嫂子,我可没胆子出轨啊,况且秦筝还是我追了好久的女人,我怎么可能轻易出轨,此事,我当真是被陷害的,我早上已经让人将监控找了过来,等秦筝醒来就给她看,绝对能够证明我的清白。”

    看到简水澜一脸将信将疑的表情,容昭熙又道,“我也知道昨天秦筝喝得烂醉,绝对是因为受了不少的委屈,我昨天也找了她一整天,我跟纪晓晓当真清清白白,不过秦筝都不大相信我的话,还希望嫂子可以帮忙多说几句好话!”

    这一次一定可以洗刷他的清白,想到自己不止这一脸的伤,身上还有好几处的淤青呢!

    简水澜冷笑了声,但也朝着容昭熙一旁的沙发走去,在他的不远处落座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,你可知道秦筝昨天出了事情,虽然有惊无险,但还是赵弦去警察局将她给捞出来的!”

    顾琉笙安置好简昕之后,出来就看到简水澜与容昭熙有长谈的架势,便打算先去泡一杯蜂蜜水给她喝,很快朝着楼下的台阶处走去。

    容昭熙还真不知道这一回事,一听到赵弦去警察局将她捞出来,就淡定不了了,神色也多了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“嫂子,秦筝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?怎么还进了警察局?”

    就算进了警察局也该找他解决,而不是去找赵弦帮忙,难道她不清楚赵弦对她的心思吗?

    于是简水澜就将昨天秦筝给她说过的事情,都与容昭熙细致地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说到底还是因为你的缘故而导致的,如果昨天秦筝有什么意外,容昭熙,你的良心能安吗?”

    容昭熙也没想到昨天秦筝还发生这样的事情,但也庆幸只是车子刮碰到,人没有受伤,对方也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若是将对方撞伤或是撞死了,怕是秦筝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。

    赵夫人这人他之前就一直看不惯她的势利眼,昨天之事虽然她们也算受到惊吓。

    但就是不应该污蔑秦筝是故意伤害她们,秦筝自己只怕也吓得不轻,可还被送到了警察局。

    幸好她平安无事,否则他的良心当真一辈子受到谴责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秦筝昨晚上并没有告诉我,但我不会让赵夫人她们再找她任何麻烦的,赵夫人的事情我会去处理,这一点还请嫂子安心。

    秦筝既然是我的女朋友,我自然是会好好地去对待她。往后,我也不会再让纪晓晓有这样的机会,横在我们之间,说起来,昨天早上也是因为我的疏忽,才让纪晓晓钻了空子!”

    这事情他当真要好好地反省下。

    “你对我保证没用,用你的行动去对秦筝好吧,不管如何,我都与她统一战线!秦筝喜欢你,我可以将你当朋友看待,若是你对不起秦筝,我站秦筝这边,绝对不会让你好过!”

    她抬起俏丽的下巴高傲地盯着他看,想到昨天秦筝让她答应的事情,又问,“对了,昨晚上你怎么会找来这边?顾琉笙让你过来的?”

    容昭熙立即摇头,“嫂子你可别误会,我找了秦筝一整天,联系你,你也说了秦筝没有跟你在一起,我想着过来这边碰碰运气,没想到才出了电梯,就听到秦筝在这屋子里嚎叫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也听到了她们后面的对话,警告地瞥了一眼容昭熙,端着一杯蜂蜜水朝着简水澜走来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认为是我让他过来的,我现在可是将老婆的话当圣旨执行的,昨晚上你醉了,不过小昕全程都跟在我们的身边,你要是不相信我的话,可以去问问他,小昕不说谎!”

    简水澜接过杯子,将杯子里的蜂蜜水几口灌下,而后将杯子递还给他,眼里透露出几分不信任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你会不会教小昕说谎?”

    顾琉笙有那么一瞬间的静默,这个女人要不要这么了解他?

    他勾唇一笑,“我怎么可能去教小孩子说谎?”

    而后他很快转移了话题,“中午还有一些饭菜,要我给你热一遍再吃,还是想吃点儿别的,我去给你准备!”

    简水澜一摸肚子,还真有些饿了,虽然昨晚上吃饱喝足,但毕竟两餐没吃。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,中午你们吃了什么都热上一遍,秦筝一会儿也该醒来了,我跟她一块儿吃!”

    容昭熙一听到还有秦筝的份,立即起身。

    “顾总,我去厨房帮忙!”

    顾琉笙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“你少去给我添乱!”

    顾琉笙下楼没多久,一旁客房的门被打开,秦筝披头散发地出来了,脸色还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特别是看到容昭熙的时候,更是没给丝毫的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没滚远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