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4章、被简水澜贴上了‘不合格男友’的标签
    容昭熙冲着她一笑,“这不是找来了证据想给你看吗?快去梳洗一番,看看你都要馊了!”

    馊了

    秦筝嗅了嗅自己的身上,虽然酒臭味挺浓的,但被一个男人这么嫌弃,还真是她怒目瞪向容昭熙,觉得自己当初是怎么看上他的?

    会不会说人话呢?

    她是女孩子,难道不需要哄?

    简水澜也是一副自求多福的表情,这个容昭熙会不会说人话?

    与其相比,突然就觉得顾琉笙比他好上了太多,最起码醉后顾琉笙就算嫌弃她,也不会说出口。

    甚至醒来之后就给她倒了一杯蜂蜜水解救,而容昭熙就来一句一身馊味!

    容昭熙一下子被简水澜贴上了‘不合格男友’的标签。

    果然下一瞬,秦筝冷冷瞥了一眼容昭熙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可以滚远了,证据我不想看了,你从现在开始就已经被我贴上了渣男、出轨男、负心汉的标签,一辈子都撕不掉了!”

    说完,‘啪’地一声,将房门关上,气呼呼地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,她怎么就遇上了这么混账的男人?

    容昭熙茫然地看着那一扇被狠狠关上的房门,又看向简水澜,简水澜只是冷冷来了一声,“活该!”

    女朋友是要哄的,生气的女朋友更是要哄,而秦筝还是醉后刚醒来更是要花心思地去哄,更别说容昭熙现在还是被贴上了出轨男的标签。

    他被骂得有些发懵,抓了抓头发,却碰到了包扎着的耳朵,觉得更疼了。

    秦筝再出来的时候,顾琉笙已经将热好的食物都准备好了,其中给他们留着的中午都没有动过,不过已经冷了,再热一遍就好。

    食物很丰盛,都是简水澜爱吃的东西,但简水澜与秦筝两人口味相差不大,简水澜喜欢吃的,秦筝也都挺喜欢的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一桌的食物,秦筝对容昭熙更是嫌弃了,这简直就是别人家的老公!

    **裸的嫌弃,容昭熙不是没有感觉到,不过以他现在的厨艺,当真没有办法准备这么一桌丰盛的美食。

    别说秦筝她们看着喜欢吃,就是他午饭吃过了的人看到也觉得馋嘴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着现在秦筝对容昭熙的态度,觉得容昭熙的危机还挺大的,这木头不知道女孩子是需要被哄的吗?

    厨艺不好就罢了,这个时候起码要上前给她夹菜,不合格的男友!

    相比自己,顾琉笙觉得起码他有好几年的经验,懂得怎么去哄自己深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见简水澜一口一口吃得香看,就觉得特别自豪,他很快到厨房将自己现榨的果汁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取过杯子给简水澜倒了一杯,“这是现榨的果汁,肉吃多了,喝一口果汁不是腻味!”

    而后看向对面吃得欢快的秦筝又说,“秦小姐请自便!”

    秦筝立即点头,“辛苦顾总了,放着就好我自己来,顾总的厨艺与日俱增啊!”

    都要将宴氏私房菜的厨师给比下去了,将简水澜交给他,说真的,还挺放心!

    容昭熙看着还挺不是滋味的,就欺负他厨艺不好吗?

    等回头他好好操练一番,一定要得到秦筝发自内心的赞美,他拽紧手机,想着等她吃饱了一定让她看看监控视频。

    这些足以证明他的清白,一切都是纪晓晓陷害他,说到底他也是个受害人。

    不过相比之下,秦筝更是受害人,要不是昨天她运气好,若是撞上了

    他不会原谅自己,也不会放过纪晓晓!

    所有的缘故,都是那个女人引起的!

    “秦小姐谬赞了!”

    顾琉笙说着便坐了下来,开始动手剥虾,剥完之后都放在一只白色陶瓷碟子里,推到了简水澜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儿,你太瘦了!”

    简水澜对着顾琉笙甜美一笑,“你厨艺真好,晚点儿要是有空再给我烤几个蛋糕?我晚上想吃蛋糕,总觉得外头的蛋糕还没有你烤得好吃,不是奶油多了,就是甜味浓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完全是对他的赞美,顾琉笙心情特别好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!想要吃什么口味的?”

    简水澜夹了一只剥好壳的虾蘸了酱,边吃边想。

    “我跟秦筝就抹茶味道的两个,巧克力味道的也两个,小昕给他一个巧克力蛋糕,你想要吃几个自己烤!”

    顾琉笙一一应下,一旁的秦筝没想到还有她的份,立即眉开眼笑,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的容昭熙,觉得自己好像是被冷落了,连忙也开口,“顾总,我”

    “这边不欢迎你!”秦筝很快拒绝了他住在这里。

    容昭熙笑了下,“我等你吃饱了再说!”

    女人饥饿的情况下脾气不怎么好,特别是秦筝,认识她这么多年来,他可是深刻体会到的。

    秦筝懒得理会他,顾琉笙见简水澜没有表态,自己也就没去理会容昭熙,他可不想为了容昭熙跟自己的女人过不去。

    想起一事,便说,“年底了,这几天公司里的事情会比较忙,我明天开始会回去公司上班,你一个人要是觉得带孩子辛苦,要不我去上班的时候,就将小昕送到老宅。

    那边有爷爷与江姨帮忙照看,而且还有小源能与他一块儿玩,小源平日里一个人,很少有玩伴,正好两人可以作伴一块儿玩!你也能轻松一些,有点儿时间做自己的事情!”

    简水澜一想,这法子倒是不错。

    一来,老宅那边有小源可以当玩伴。

    二来,小昕也能与爷爷他们多熟悉一些,培养祖孙的感情。

    三来有江姨与佣人帮忙照看,她自己也可以腾点儿时间忙碌,已经好些时候没有画画了,而且画廊那边的事情也不能一直交给秦筝忙碌。

    目前画廊的生意不错,她打算扩大或是再开一间连锁,这些事情倒是可以与秦筝谈论下,秦筝在画廊打理了这么多年,要说经营的经验比她还要丰富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等小昕再这边多熟悉两天,白天的时候就将他送到爷爷那边,由他们照看我也放心!”

    她随即看向秦筝,“过两天你那边有空吗?我打算跟你回去画廊看看,谈谈画廊那边的情况,如果条件允许的话,我打算扩大画廊或是再开一家连锁店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听到这话,露出一笑,哪儿需要条件允许,只要她想,开多少家画廊,资金由他来出都可以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小女人向来喜欢依靠自己,只怕自己给他开画廊,她还不乐意呢!

    秦筝一听这话,立即点头,也将视线从美食上面挪开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我之前还真仔细考虑过了,回头我给你个详细的计划书,若是开分店的话,我连地址都选好了,可若是扩大的话,往上的楼层还是不错的,但就是这个不大好谈下来。

    楼上是家餐饮,前两年开张的,生意还不错,平日里咱们的员工吃饭,也经常直接到楼上吃!什么时候谈都可以,我这边都有时间!”

    简水澜很满意,对于秦筝的工作能力还是特别认可的,而且这是她的画廊,想必秦筝都当成自己的画廊来看待的,她很快给她夹了一块鸡腿。

    “那这事情就说定了,我刚回来这边,还得带着小昕多熟悉两天,等我确定下时间就跟你说!”

    两人皆是一副想要大干一场的架势,看得一旁的两个男人都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怎么就没想着依靠他们呢?

    饭后,顾琉笙收拾了碗筷,简水澜想着不管怎么着,也该给容昭熙一次机会,既然容昭熙信誓旦旦地说了自己是被陷害的,那么他所拿出的证据定然足够分量。

    于是也不打算打扰他们,便道,“吃饱喝足,我回画室了,秦筝有什么事情给我敲门!”

    秦筝知道她的想法,虽然不想跟容昭熙独处,但已经这么说了,她也不好拒绝,只好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去忙吧!”

    简水澜一走,屋子里就只剩余容昭熙与秦筝,气氛一下子就静默了下来。

    秦筝懒得理会他,直接找了一只玻璃杯子给自己倒了一杯热水,慢慢地喝着。

    容昭熙见自己的机会来了,朝着秦筝走了过去,直接在她的身边入座,见她很快朝着一旁挪去,他也很快挪了过去,拉住了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秦筝,监控已经拷贝过来,你看看就清楚了,我没有欺骗你。不过昨天车子刮到还被带去了警察局,怎么没有告诉我一声?昨天有没有哪儿受伤了?”

    毕竟他才是她的男朋友,怎么可以让别人将她从警局里捞出来?

    秦筝甩着胳膊,“关你什么事情了?容昭熙,你烦不烦?赶紧滚走!”

    监控她当真不想看,不想看到纪晓晓那张脸,那个女人算是跟她正式结下仇了!

    她秦筝可不是个好欺负的人!

    容昭熙见她一口一个滚,心里还是有些郁闷的,不过想起这事情她才是真正的受害人,也就熄了自己的脾气。

    他没有松开手,单手解锁指纹之后,将监控视频打开给她看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今天从小区物业那边拿来的监控,另外还有一份是我安装在玄关处的监控,一份是走廊的监控,你可以看看,对比下时间。我没有说谎,所有的一切,都在里面呢!”

    秦筝本来不想看的,但是见着容昭熙热切的目光,再看到他脸上被她抓出来的痕迹。

    经过一晚上虽然有涂了药,但是有些地方还是有点儿红肿起来,特别是耳朵上的绷带特别惹眼。

    那是她昨晚上气不过也咬上去的,除此之外,他身上应当还有不少的伤势。

    昨晚上她动手的全程,容昭熙除了一开始护着脸之外,倒是没有任何的反手。

    看到他受伤的份上,秦筝最后还是勉为其难地接过了手机点开了监控视频。

    高级住宅区里面的监控画面自然是清晰的,没一会儿就看到画面上显示电梯门口打开,出来的是容昭熙。

    那时候容昭熙应该是要出来接她,所以很快就走了。

    倒是容昭熙走后没多久,纪晓晓出现在电梯口,按了下上升按键,电梯门很快打开。

    纪晓晓上去了电梯,再之后就是容昭熙带着她进了电梯里的场面。

    另外一份监控画面的时间也对得上,容昭熙离开之后,纪晓晓拿了事先备好的钥匙打开了门。

    也许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,纪晓晓很慌张,钥匙还掉落地上两次,费了点儿时间才将门打开。

    开了门之后,她整个人似乎松了口气,很快拔了钥匙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最后一份监控视频,则是玄关处的,纪晓晓进来之后,鬼鬼祟祟地张望着,站在玄关处犹豫了一会儿的时间。

    走到一扇门的门口,打开一看,再没有犹豫就进去了。

    而那卫生间就在玄关的附近,所以监控之下,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这几个视频很清楚地表明了,纪晓晓是今天早晨自己过去的,绝对不是他容昭熙带过去的。

    而且还是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,自己偷偷摸摸过去的,一进去就朝着浴室的方向。

    容昭熙一脸的得意,“看吧,看吧,就说我是清白的,你还不肯相信我!”

    然而秦筝看到这些时候,脸色比刚才更差了,直接将手机扔到容昭熙的身上,要不是容昭熙接得稳当,这一部手机又该四分五裂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给她的钥匙,她怎么会有钥匙?还敢说不是你金屋藏娇?容昭熙,你就是在说谎,你该遭天打雷劈!”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容昭熙是被她给骂懵的,怎么成为他给了纪晓晓钥匙了?

    他捧着手机,一脸的莫名其妙,“你这个女人怎么抓重点的?”

    秦筝更气了,一把就将他的手给甩开,起身站在他的面前冷冷地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重点就是,纪晓晓的钥匙是你给的吧?所以你现在是拿这视频来跟我炫耀的?”

    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脑回路?

    怎么能够如此联想?

    容昭熙抓了抓头发,“我去!秦筝你大爷的,你能不能正常一些?”

    “我大爷我才你大爷的!容昭熙,你赶紧给我滚出去,这里不欢迎你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