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5章、他总不能随随便便抓一个女人来结婚?
    容昭熙嗤笑了声,“我再给你解释一遍,最后一遍,你要是不相信的话那就作罢!

    这钥匙一定是纪晓晓自己配的钥匙,跟我没有关系,还有你没看到她全程偷偷摸摸的吗?这分明就是做贼心虚,怎么就成为我给她钥匙了?不可理喻!”

    他这一次也来了脾气,自己拿到这一份视频的时候,还满怀期待秦筝看到这真相之后会相信他的话,与他和好如初。

    谁知道怎么就成为他给了纪晓晓钥匙了?

    越想越气,容昭熙冷笑了声,最后什么都没说,起身绕过她的身子直接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秦筝见他就这么走了?

    她气得想要扔东西,抓起了桌上的一只花瓶正要砸下去的时候,猛然想起这里不是她的地方,最后还是乖乖地将花瓶放了回去,直接捂着脸痛哭出声。

    他就不能多点儿耐心吗?

    看到纪晓晓拿着钥匙开门,能不联想到别的吗?

    她就不该听他的解释,不该看他那些所谓的证据!

    顾琉笙进了厨房就没有再出来过,洗完碗筷,就开始准备制作蛋糕的材料,人在厨房,倒是将外头的动静都听了个全。

    见最后容昭熙发脾气离开,嗤笑了声,对待喜欢的女人这么没耐心,将来还得受不少罪呢,果然还是太年轻,都是第一次谈恋爱,明显没他做得好!

    都哄到这个地步了,怎么就不再坚持下好好地解释,还敢发脾气!

    不过想到简水澜离开的那四年,顾琉笙又深深地反省了一遍。

    最起码容昭熙与秦筝还算是小打小闹,而他当初可是差点儿失去了他们母子,幸好最后又遇见了。

    秦筝在外头哭,他作为她好朋友的老公也不适合这个时候出去,索性当做不清楚外头的事情,关上了厨房的门,在里面忙着烘烤蛋糕的活儿。

    简水澜在画室里,其实她进去的时候没有将房门完全关上,因为这边的隔音效果太好,所以还留下了一条门缝。

    外头发生的一切,她虽然看不到,但是全都听清楚了。

    旁观者清,容昭熙提供的证据虽然没有亲眼目睹,但是很明显他是被陷害的。

    不过秦筝的怀疑也没有错,那一把钥匙谁也不能看出是纪晓晓怎么得来的,确实是该怀疑,就是容昭熙的态度后面不够端正,对秦筝不够有耐心。

    此事本就是他先引起的,秦筝是个受害者,他没有耐心解释,最后还发了脾气!

    此时听到外头秦筝的哭声,简水澜再也坐不住,她起身朝着外头走去,拉开了房门,看到秦筝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捂着脸大哭,她轻叹了声走去。

    “行了,别哭了,都是第一次谈恋爱,他不懂得体贴你也是情有可原,但其实感情这事情还是需要双方信任的!”

    秦筝没有理会她,捂着脸继续哭,泪水顺着指缝流淌,滴落在袖子上。

    简水澜见她哭得伤心,又说,“我在画室里大部分都听到了,容昭熙说白了也是被纪晓晓陷害的,至于监控视频我虽然没有看,但从你们争吵的问题上也能清楚一二。

    你虽然怀疑没有错,但是容昭熙既然将这些证据都给你看,证明他问心无愧。至于钥匙是怎么来的,只怕是纪晓晓钻了空子得到容昭熙的钥匙,重新去配了一把,不会是容昭熙给她的!”

    对于容昭熙的为人她还算是清楚的,如果容昭熙不好的话,顾琉笙也不会隐瞒着她让秦筝与之交往。

    更何况,那还是容承祯教育出来的,容承祯的脾性有些时候与顾琉笙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秦筝松开了捂着脸的双手,掌心里湿漉漉的都是泪水,眼睫毛上也沾染上,一双眼睛经过这么一哭,比之前还要红,眼皮都发肿得更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他对我一点儿耐心都没有,说发脾气就发脾气,这事情还不能让我怀疑一下吗?”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起来,抽了好几张的纸巾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看看你都哭成什么样子了,赶紧将眼泪擦擦,为了一个冲你发脾气的男人哭得眼睛就跟金鱼眼一样,值得吗?”

    见秦筝接过了纸巾擦脸,简水澜又说,“这样吧,这几天你陪我住在这边,凡是容昭熙过来,我让他们都别给开门,这一次一定要让他好好后悔,好好地反省!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秦筝却犹豫了,“我一会儿就回去了,这几天都不想联系他了!”

    若是都未婚之前,她住在这边几天也没什么,但是他们现在是一家三口,她秦筝住在这边就有些说不过去了!

    他们夫妻之间有些时候恩爱点儿,还得忌讳着她的存在呢!

    简水澜却不放心秦筝独自一人住着,只怕越想越是压抑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就这么决定,你就在这边住几天,再说明天顾琉笙就要去公司上班了,你留在这边还能陪着我跟小昕,热闹一些!”

    “真的不会影响到你们?”秦筝还是有些犹豫。

    “能影响什么?”

    简水澜不解,“就这么说定了,这几天你就住在这里,至于容昭熙那货,就让他先得意几天吧,等之后想明白了,也就知道今天的他有多么过分了!”

    秦筝想着回家也只有自己一个人,在这边虽然有些不是很方便,但与简水澜她向来也不客气,便没有再拒绝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这几天我先住在你这边,不过你要答应我,不许让容昭熙过来!”

    昨天都说好了,不让容昭熙过来的,可最后还是过来了!

    简水澜这才满意了,“去将脸洗干净了,看看你都哭成什么样子,没出息!”

    秦筝点头,情绪倒是稳定了许多,她胡乱地擦了一把自己的脸,朝着客房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当天容昭熙闷闷不乐地回到了家里,晚饭的时候,容父与容母到外头吃,家里就剩余兄弟两人。

    容承祯这些时日一直都住在家里,不过大多数早出晚归,今天难得在家里。

    家里的佣人将晚饭都准备好,容昭熙到餐厅的时候,容承祯已经端坐在那边了。

    他走了过去在容承祯的对面入座,看到那一桌的饭菜,却没多少胃口。

    容承祯看到他这一副尊容的时候,眼里流露出一丝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怎么这一副狼狈样?”

    容昭熙撇了唇,“还不是那个女人发酒疯又抓又咬的,你看看我这一副样子还能见人?”

    “大概就是不想让你出去见人,才这么对付你的!”

    容承祯拿起了筷子,夹了菜放到碗里,又说,“你们之间处理得如何了?秦筝可是相信你是清白的?”

    想起自己费尽心思地解释,可到最后秦筝还是不相信,容昭熙冷笑。

    “那个女人简直不可理喻,我都与她解释清楚了,然而她的想象力太过丰富,我能如何?”

    见他这一副模样,容承祯大概也清楚两人之间的关系还僵硬着呢!

    “不管秦筝是不是不可理喻,你作为男人还是该要耐心一些,此事不管如何,秦筝总归是受了不小的委屈,还有你别小看秦筝,她跟三弟妹联手起来,绝对让你欲哭无泪!”

    容承祯吃了一口菜,而后拿起一旁的瓷碗盛了一碗汤喝了几口,将碗往桌上一放。

    容昭熙再次撇唇,其实他离开西江月圆之后就有些后悔了,可是又拉不下面子回去。

    毕竟秦筝那是一点儿都不相信他,当时也在气头上,说的话估计也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索性彼此冷静几天,等她那边情绪稳定些许之后,他再去找她解释就是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再说吧,说到底还不是纪晓晓陷害我在先,我也是个受害人呢!”

    说起那个女人,容昭熙也是一肚子的火气,这么多年了,被那个女人缠得不行。

    过去的纪晓晓虽然只是纠缠不休,没想到如今倒是能耐了,还会使这些下三滥的手段。

    容承祯看到他那一副委屈的样子,不禁一笑,倒是给他夹了菜。

    “行了,快点儿吃吧,不过这一段关系你可要好好处理,别等到哪一天挽回不来,看你找谁哭!

    据我所知,追秦筝的人除了你之外,之前那个赵弦可是一直都没有对她死心,赵夫人的事情我也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但是说真的昭熙,赵弦大你几岁,又是副教授的身份,处理事情起来比你要沉稳许多,而且他有耐心,这一点他比你强。所以一旦你与秦筝之间有了分裂,便是给了他机会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容昭熙虽然在同龄人面前还算是成熟,但那赵弦他也是见过几次面的,是个强烈的竞争对手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的时候,容昭熙的脸色就更是不好了,他倒是没忘记还有赵弦这么大的威胁。

    昨天秦筝进了警察局,是让赵弦给捞出来的,也不知道秦筝对他的印象会不会加分?

    “哥,这事情我自己会看着办,我虽然与秦筝吵架,但是不会因此分手的,这事情你们就放心吧!”

    他给自己盛了碗热汤,喝了一口,又说,“还有,哥,你也别一直教训我,妈都说了年前没有带女朋友回来,你就甭想回家过年了!妈那脾气你也是知道的,到时候你又过不了一个好年。

    我看啊,这距离过年也没剩余多少天了,而你还是单身来着,让他们念叨的机会太大了!你看看顾总跟你一样大的岁数,这孩子都多少岁了!”

    他再不济,起码现在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!

    容承祯想起这事情,胃口都有些不好了,他这年纪确实不小了,但一直没遇上适合的人又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总不能随随便便抓一个女人来结婚?

    事关自己的一辈子,容承祯从来不会委屈了自己,包括婚姻。

    等不到最好的最适合自己的,那么不要也罢,绝对不会去做将就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事情,他倒是有些羡慕顾琉笙,遇上一个真正喜欢到骨子里的女人,与之生活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再说吧,大不了今年过年我单独在外过就是了!”

    不在容家过年,还是有伴儿的,比如说同样还单身着的姜紫瑜,姜紫瑜这几年也被催得厉害,估计也没想着在家里过年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这是逃避!不过说真的,你的年纪当真不小了,老爸当年你这把年纪的时候,你都多大了,要不”

    他眼珠子一转,之后眼里多了几分笑意。

    “妈那边认识的名媛多得去了,让妈将那些名媛喊过来,让你挑选一个呗!”

    “你当是买菜?”容承祯嗤笑了声,见他张嘴还要说,直接夹了一块鸡腿塞了进去。

    容昭熙将鸡腿取了出来,咬了一口慢慢地吃着,倒是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而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响起,直觉告诉他,绝对不可能是秦筝打来的!

    果然一看来电显示,是程少郡打来的电话,他将啃了几口的鸡腿往碟子上一放,又擦拭了下手才接听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给我电话,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程少郡,他的同学,平日里喜欢吊儿郎当,现在声音却严肃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容二少,不好了!”

    难得听见程少郡这样的声音,容昭熙眉头一蹙。

    “我哪儿不好了?你大爷我好得很呢!”

    “这事情是真的不好了,昨晚上纪晓晓就不见了,也不知道去了哪儿,据说都找一天了!”

    又是纪晓晓!

    容昭熙直接就挂了对方的通话,纪晓晓不见了关他什么事情?

    难不成连程少郡都觉得这事情与他有关?

    真以为是他金屋藏娇了?

    然而才将手机往桌上一放,打算继续吃的时候,程少郡又来电了,容昭熙打算掐断的时候,容承祯就出声了,“他这么锲而不舍地找你,自然是有要事!”

    在容承祯的压迫下,容昭熙不情不愿地接起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情一次性说完!”

    程少郡静默了些时候,他是想说完的,可还不是他先结束的通话?

    “我听说纪晓晓昨晚上很晚才回的家,之后人就出去了一直没有回去,纪夫人在她的房间里找到了一纸遗书,大致上就是说她活着没意思了,到现在都还没找到人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