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6章、为了男人寻死觅活的样子,当真不好看
    “容二少,我知道你不喜欢她,但毕竟是同学一场,她对你又是一心一意,你那边可知道什么消息?现在已经出动好些人在寻找她了,就担心时间一长,真发生什么意外!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纪晓晓留下遗书出走了?

    他最烦这种要死不活,喜欢拿自己性命不当回事的人!

    “我这边能有什么消息?我只知道昨天早上她偷偷摸摸进了我的公寓,还在我浴室里洗澡,为了这事情,现在我女朋友不相信我,正要跟我分手呢!”

    自己想死就死远点儿,别扯上他,但是现在如果纪晓晓真的出事了,所有的矛头只会指向他,容昭熙想想就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妈的,他才是受害人好不好!

    没看到他现在还顶着一头一脸一身的伤吗?

    餐厅里只有两人,很安静,话筒里的声音虽然不大,但是坐在对面的容承祯多多少少也听到一些,知道了一个大概。

    那就是纪晓晓留下遗书之后,离家出走!

    这事情并不小,特别是牵扯到三家。

    若是纪晓晓当真会出了意外,此事要是没处理好,容家与纪家算是要成为仇人了!

    而且苏家与纪家结亲之后,苏家必定处于为难之中。

    容昭熙虽然无辜,但纪家的人不会这么想,之前因为纪晓晓的缘故,纪家长辈本是看中了容昭熙,但是因为容昭熙的不配合,纪家与容家就已经产生了一些隔阂。

    此时要是纪晓晓出事,纪家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容家。

    那边程少郡又静默了些时候,才出声,“容二少,该不会纪晓晓真为你寻死觅活?”

    容昭熙冷笑,“别人喜欢我,我还得去回应吗?你看看我从小到大多少个女孩子跟我表白,难道我要全部都收了?纪晓晓如何,又关我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但很快容昭熙也想到了纪晓晓要是出了事情,那么他可能就要给容家招来祸端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更是心烦意乱,直接掐断了对方的通话,并将手机扔在了桌上,只觉得一肚子的气,更是没了食欲。

    容承祯脸色有些泛冷,很快下了决定,“这事情你别管,我来找帮忙找人,你去医院吧!”

    “我去医院做什么?”容昭熙一脸的疑惑。

    容承祯道,“让姜院长给你开一纸病历,若是之后纪家拿着事情说事,你便声称什么都不知道,人在医院里躺着,也算是避开了此事。

    这事情你虽然没错,但对于纪家来说,纪晓晓也算是因为你而离家出走,若是人找到了还好,万一出了事情,纪家只会将所有的责任都堆到你的身上,去医院住几天吧,公司里的事情先放着,我会让人去接手!”

    见大哥什么都为他安排好,容昭熙差点儿就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大哥”

    “别的就别多说了,不管如何,最好是先找到纪晓晓再说!”

    容昭熙也就没有再吃,带了证件之后,很快就离开了容家,而且还是由司机送他离开。

    就剩余他一个人了,但是容昭熙也没闲着,很快打了个电话,安排下去寻找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纪晓晓留下遗书离家出走一事,简水澜是等到晚上才知道这事情的。

    晚上秦筝单独留在西江月圆,顾琉笙带着老婆儿子回到了顾家老宅聚餐。

    这一次顾老爷子看到他们比起上一次还要高兴,毕竟他们是一家三口永久回到燕城。

    这一高兴,顾老爷子就有些喝多了,脸色潮红地被顾安歌送回了房。

    顾源一看到简昕很高兴,全程一口一个小哥哥地喊着,听得简昕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饭后,两个小朋友就跑到顾源在这边的房间里玩了起来,两人都是一脸的兴奋。

    看到两个小家伙跑得那么快,华楚楚笑了下,眉眼里都是笑容,平日里的那一抹冷艳也柔和许多。

    “小昕一回来,小源倒是有伴儿了!在这边这个年纪的孩子还真没几个,平日里都是一些大人带着他玩。但毕竟都是小孩子,更能玩到一块儿,看看今晚上一个劲地兴奋着!”

    简水澜也笑道,“别说小源有了玩伴,有小源在,小昕也算是有了玩伴,在淮城的时候,除了邻居有个比他大点儿的小姐姐能够玩到一块儿,还是到了学校里面才有机会接触到那么多同龄的玩伴。

    不过小昕也皮了些,让小源这么喊他小哥哥的,倒是乱了辈分!”

    “无妨,都是小孩子,等到长大了倒是成了一段回忆。你们三叔晚婚,孩子都比侄子的孩子小。”

    说着华楚楚笑了起来,随即想起一事,看向简水澜,又说,“对了,我今天在外头听到一点儿消息,据说纪家的小女儿失踪了,好像还留下了遗书,怕是到现在都尚未找到呢,这事情你们听说过没有?

    都是这圈子里的人,我倒是突然想到纪家的小女儿一直追着容家的小少爷不放,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了,那容家的小少爷还是你的好朋友的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对于秦筝,华楚楚还是有些许的印象,毕竟当初她过来燕城,是因为与致远公司有了合作关系。

    一听到这事情,简水澜的脸色就有些难看起来,纪晓晓留下遗书,离家出走,生死不明?

    简水澜看向华楚楚,“三婶,这事情靠谱吗?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看电视新闻的顾琉笙,听到华楚楚的话也蹙眉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华楚楚点头,“我是从圈子里的人那边得到的消息,应当没有错,毕竟不会有人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,而且对方还是纪家,据说纪家昨夜里没找到人,今天还在找!”

    看到简水澜有几分着急,华楚楚又说,“此事是纪家的事情,跟我们顾家也不算有什么关系,难道你也认得那纪家的小女儿?”

    华楚楚想起自己的年纪,又想到简水澜的年纪,她们似乎差不多大,也许说不定真能玩到一块儿,只是这事情还真从没听她提起过。

    简水澜倒是不想管纪晓晓的事情,但是这纪晓晓留下遗书一事,只怕与容昭熙有关。

    与容昭熙有关的,就与秦筝有关,关于秦筝的事情,她无法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“知道这么个人,见面的时候,也大都是因为宴会才见过,印象不深,不过你也说了容昭熙是我好朋友的男朋友,此事便多少扯上一些关系。”

    而后看向顾琉笙,“此事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纪晓晓要是真的出了事,怕是由于昨天早上的事情想不开,这事情从头到尾她算是知道得较为清楚的一个。

    纪晓晓使了手段想要离间容昭熙与秦筝两人,结果容昭熙怕是对纪晓晓说了什么狠话,纪晓晓见使了伎俩不成,恼羞成怒,一时间想不开。

    但如果纪晓晓出了事情,怕秦筝也要惹上麻烦。

    容家与纪家估计要成为敌人,纪家也会将这些事情怪罪到秦筝身上。

    但其实,秦筝是最为无辜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明明她与容昭熙都是无辜的人,但纪家会因为纪晓晓的事情迁怒到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据说,苏家的苏燃还将成为纪家的媳妇,容家又与苏家交好,这还不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顾琉笙蹙了下眉头,但是很快就下了决定,“此事,你无需担心,我马上让人去找!”

    顾琉笙愿意帮忙,简水澜松了口气,不管怎么样还是不希望纪晓晓出了事情。

    但是这些人为了男人寻死觅活的样子,当真不好看,男人会喜欢这样的女人吗?

    华楚楚笑道,“这事情顾总愿意出面帮忙,看来也不会有什么事情了!不过听说纪晓晓平日里的性子还算开朗,怎么会如此想不开,她的家境不错,自身条件也好,真是想不明白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突然想起过去的往事,华楚楚的表情便有些讪讪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大概是为情所困吧!说起这事情,倒是想起当年苏燃似乎也做过类似的事情,大概就是”

    “三婶有些晚了,我们一家三口就先告辞了!回头麻烦你跟三叔说一声!”

    顾琉笙直接打算了华楚楚的话,当年的事情,过去都过去了,他不爱再提起,况且那些事情当真与他无关。

    苏燃要死不活,都是她自己作的,他顾琉笙可从头到尾没给过任何的表示。

    苏燃毕竟喜欢过他,他不想在简水澜的面前提起这些事情,这些都有可能让简水澜心里不痛快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之间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,任何的风险他都不想再承担了。

    华楚楚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了不该说出口的话,她正尴尬的时候,就传来了顾安歌的声音,“这还早着呢,怎么就这么快想要回去了?小源难得有个伴,让他们多玩一会儿!”

    华楚楚见顾安歌过来解了她的尴尬,随即勾唇一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,时间还早着呢!”

    而后看向简水澜,“刚才是我的不对,你别放在心上!”

    其实简水澜倒也不觉得怎么,“没事,不过家里还有客人,我们就先回去了,等过两天就让小昕过来这边,让爷爷还有你们帮忙带着,到时候也能跟小源玩到一起。”

    顾安歌走了过来,见华楚楚要起身,伸手将她拉了起来,也没松开手,就这么一直握着。

    “既然家里还有客人,我们就不留着你们了,这些天你们爷爷身体不大好,我们一家都留在这边,你们有空常回来看看老爷子,不过小昕一回来,估计老爷子的身体都能好了大半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九点不到的时间,他们一家三口就已经回到了家里。

    一回来,顾琉笙很快拨打了个电话,吩咐下去留意纪晓晓的踪迹。

    简水澜也没瞒着秦筝这事情,将纪晓晓留下遗书到现在都尚未找到人一事都与她说了。

    秦筝听后一阵沉默,这两天她哭了不少,流了许多的眼泪,此时双眼红肿,还是很明显可以看出哭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的她看起来情绪都挺正常的!

    听到纪晓晓留下遗书一事,秦筝倒是有些惊讶,心里倒是有些觉得容昭熙是被她给诬陷的。

    能让纪晓晓想不开的事情,大概就只有容昭熙了。

    也许陷害了容昭熙之后,纪晓晓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,所以一时间想不开吧!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么她确实不够信任容昭熙,但任谁见了那样的场面,能不怀疑吗?

    “这事情你也别太担心了,安心地在这里住下,顾琉笙已经让人去查纪晓晓的下落了,一定很快就会有消息的,而且纪晓晓也许在离开了纪家之后突然就想通了。”

    秦筝摇头,“我没什么事情,只是挺诧异纪晓晓的做法,你说她会不会以性命来威胁?要是容昭熙没有答应跟她在一起,她就想去死,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以性命威胁一事,当初她这边也不是没有遇见过,苏燃不也如此做过吗?

    “其实我也不明白她们的想法,为了一个男人寻死觅活的!”

    当初她绝望的时候,都没想过要结束自己的性命,相反的,只想着要远离一切是非,想要让自己过得更好。

    秦筝笑了,“我也想不明白呢!为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,实在没有必要,我还不明白她这么死缠烂打的意义在哪儿,要是一个我讨厌的男人这么对待我,只会让我觉得恶心!”

    随即又说,“那你说如果纪晓晓当真拿自己的性命来威胁容昭熙,容昭熙会答应她吗?”

    简水澜摇头,“我还真不晓得呢,你要是想知道的话,不如给他打个电话!不过我觉得要是不喜欢,不爱,还勉强在一起,到最后不止是害了对方,还害了自己!”

    秦筝哼了声,抱着她新买的手机整个人舒服地窝在沙发上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要跟他电话,容昭熙怎么就不给我电话呢!”

    想起许是自己误会了容昭熙,秦筝的心里多少还是舒服了些许,但是一想到容昭熙对她的态度,她就觉得心里又开始阴郁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都换了号码,还指望他能给你电话?傻不傻啊!”简水澜笑出了声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