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7章、顾琉笙忍不住一笑,这老婆是不是太聪明了?
    一句话让秦筝完全想起来自己现在正换了个新的号码,她还打算过几天将旧号码重新办理下,继续用原来的号码。

    毕竟用了这么多年,而且绑定了太多,再换也是麻烦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就想到,“他要是有心,我就是换号码也能联系到,况且他又不是不知道我住在这里,你说都这么长时间了,他走了就没有再过来!”

    知道秦筝说出这话,心里基本上是已经原谅了容昭熙,也相信容昭熙是清白的。

    “也许他知道了纪晓晓的事情,正忙得焦头烂耳呢!”

    简水澜喝了杯水,也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窝在沙发上,看向秦筝。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纪晓晓若是真的出事了,纪家当然不会认为是纪晓晓自己的事情,而是会将这一笔账算在容昭熙的身上,那么很有可能直接对付容家,而且啊,纪家要与苏家联姻了,容**oss又与苏焕交好,你说苏焕为难不?”

    这事情秦筝此时才想起,于是也有些紧张起来,万一纪晓晓当真出了事情,那么容家与纪家都要变成仇敌了,而且苏家会站在哪一边都不一定呢!

    这个时候顾琉笙端来了蛋糕,还有特别温过的牛奶,将食物都往餐桌上一放,看向窝在沙发上的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来吃蛋糕吧,我去喊小昕过来!”

    见顾琉笙完全就是家庭煮夫,秦筝羡慕地轻碰了下简水澜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,你家男人对你可真好!容昭熙对我要有这么多的耐心,我会跟他吵架?”

    对于目前的顾琉笙,简水澜还是挺满意的,笑道,“我觉得赵弦对你也挺有耐心的,你怎么就不选择赵弦,反倒选择了容昭熙呢?别告诉我,就因为赵弦的母亲啊!”

    若是没有感觉,对她再好,估计秦筝也接受不来,选了容昭熙,自然是对容昭熙更有男女之情吧!

    秦筝轻哼了声,没有回答她的问题,朝着餐厅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简昕已经洗干净了手,规规矩矩地坐在了餐椅上,看着顾琉笙将蛋糕切了一块放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再看到蛋糕上面那么多他喜欢吃的水果,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,这是你自己烤的蛋糕?”

    简直比妈妈从蛋糕店里买回来的还要好看呢!

    顾琉笙点头,“下午烤好的,你尝尝看,不好吃的话,爸爸下回再改进!”

    他尝了一口,满嘴的甜,“爸爸你真厉害!我跟妈妈最喜欢吃你烤的蛋糕了!”

    顾琉笙特别自豪,看向简水澜,将一块刚切好的蛋糕放到她面前,“小澜,你尝尝看!”

    简水澜没想到顾琉笙直接烤了个大蛋糕,而且一半是巧克力味,另一半则是抹茶的,上面也分别放了许多的水果,颜色搭配得很漂亮,看起来真比外头买的还要漂亮!

    看来顾琉笙在这一方面,还下足了功夫!

    简水澜看着面前那一块蛋糕,也有些馋,吃了一口之后,只觉得惊艳。

    “真好吃,甚至比蛋糕店里买的还要好吃呢!”

    而后她看向秦筝,“自己动手,味道真的很不错!”

    秦筝本来还以为这是顾琉笙外头买的,没想到是他自己买的。

    当即也不客气了,动手切了一块,很快就吃了一口,也不吝啬赞美,“顾总厉害了!”

    顾琉笙浅笑了下,让他们母子觉得好吃,他觉得特别受用!

    简水澜喝了一口牛奶,问他,“有果汁吗?”

    她觉得蛋糕跟果汁更配!

    “我去榨一壶过来,你先喝点儿热牛奶!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去榨吧!”

    简水澜很快就放下了手里的勺子,毕竟顾琉笙已经这么辛苦了,她觉得果汁还是她来动手比较适合!

    顾琉笙哪儿舍得让她动手,很快按住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留在这边陪着他们吃,我去去就来!”

    起身的时候,顾琉笙似是想起一事,看向秦筝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刚才接到承祯的电话,据说容昭熙住院了,城南医院,具体情况还未清楚!”

    扔下这话,他也不看秦筝的反应,就朝着厨房走去,能做的,大概也就这么一些了。

    秦筝一愣,吃下去原本甜美的糕点,突然就有些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好端端地,容昭熙怎么会进了医院?

    她想起昨晚上对容昭熙的轰炸,下手确实不轻,但今天见他不是还好端端的吗?

    怎么这么快就进了医院?

    简水澜也是一脸的茫然,今天见着容昭熙虽然受了点儿伤势,但不严重啊!

    而且见他耳朵上包着的纱布,也是去过医院处理过了,有什么大问题医院定然会告知。

    有必要到住院的地步吗?

    她看向秦筝,抓着她的手看了又看,“你这杀伤力挺不一般啊!”

    秦筝忐忑了下,“你也认为容昭熙住院是被我打的?”

    过去也是打过几次的,但也没哪一次到了需要住院的地步呢,想到昨天发酒疯的时候似乎对着他又踢又打的,该不会打到哪儿重要部位了?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秦筝真有些惶恐不安,她只是一时气不过,想要发泄而已。

    愣愣地盯着自己的手,自己下手当真没个轻重了?

    简水澜摇头,“那倒是不至于,容昭熙今天顶着一头一脸的伤,但都是皮肉伤,不算什么!我只是不明白容昭熙怎么就住院了,会不会是因为”

    那也只是自己一时间的猜测。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秦筝不明所以地问她,但还是不忘吃了一口蛋糕。

    “你想啊,咱们刚刚听闻纪晓晓留下遗书离家出走,到现在尚未找到人一事,那么容昭熙只怕也已经听说了此事,这会儿就听说容昭熙住进了医院,依我的猜测,我估计容昭熙想给自己摘个干净!”

    简水澜想到这一点的时候,不得不为自己点赞,又接着分析,“不管之前容昭熙与纪晓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,但是这事情受害者还是容昭熙,如今都住院了。

    纪晓晓进了容昭熙的公寓,怕是自己偷偷配的钥匙,这一方面容昭熙的证据是有的,此事还促成你们这一对情侣吵架,结果容昭熙入住医院,容昭熙这一步棋子下得还真不错!”

    如果她所猜测的没有错的话,也不得不为容昭熙点赞了,这么快就做出了回应。

    简昕在一旁边吃边听,倒是也听懂了一些,不过兴趣不大,于是抱着牛奶喝了好几口。

    想着今天还没有跟木叔叔通话,等吃饱了,睡前再给木叔叔打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顺便提醒下木叔叔,上回南宫叔叔答应要送给他的木马,都还没做出来送给他呢!

    秦筝沉默了下来,将简水澜的话仔仔细细地想了遍,没想到她还能想到这一点,不禁有些佩服。

    不过听得她的猜测,心里还是有些松了口气,看来容昭熙住院不过是个借口罢了。

    她就说嘛,自己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柔弱弱的小女人,怎么可能发个酒疯就将容昭熙给打到住院的地步。

    况且今天看他精神头还是挺不错的,还能冲着她发脾气呢!

    知道不是自己下了重手将人给打到住院的,秦筝也就放心了,看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有理,那货估计还觉得下这么一步棋,能够让我内疚,让我先向他低头呢!

    幸好有你在旁边,不然我真要上了他的当,这个容昭熙果然可恶得很!不管怎么说,纪晓晓的事情也是他自己招惹上的,没有无辜到哪儿去,他能有我无辜吗?”

    她秦筝才是最大的受害者呢!

    在厨房里榨果汁的顾琉笙,听到这话的时候忍不住一笑,这老婆是不是太聪明了?

    连容昭熙住院的事情都能猜测出来,不过此事倒不是容昭熙自己出的主意,而是容承祯给他出的主意。

    将容昭熙先送到医院,加上之前容昭熙的伤势,也足够证明他确实伤势不轻。

    他本来还想着帮容昭熙一把,将这事情透露给秦筝。

    说不定秦筝听到容昭熙住院会心软,就会去一趟医院看看容昭熙,两人很快冰释前嫌,没想到直接被自己的女人给识破了。

    顾琉笙勾唇一笑,又有些得意,他很快调好果汁,端着一整壶,又取了几只玻璃杯,离开了厨房,朝着餐厅走去,他给简水澜倒了一杯果汁,放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尝尝看,百香果、橙汁与苹果汁结合,味道酸中带甜,挺不错的!”

    简昕朝着他望去,“爸爸,我也要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给他倒了小半杯放到他的面前,“你一会儿就要睡,少吃点儿,果汁喝几口就好!”

    简水澜给秦筝倒了一杯果汁,“尝尝看,还挺不错的!”

    想到顾琉笙这么辛苦地忙碌,也给他倒了一杯,再切了一块抹茶的蛋糕放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也别忙了,快吃吧!”

    顾琉笙低低一笑,在她的身边坐下,尝了一口自己制作的蛋糕,觉得味道确实很不错。

    不会过于偏甜,水果还都是新鲜的,上面涂上了好几样口味的甜蜜的果酱,特别可口。

    吃了几口,顾琉笙看向秦筝,“昭熙住院,秦小姐不打算去探望一番吗?也不知道他伤势如何,不过昭熙年轻,想必有什么问题也能恢复得很快的吧!”

    毕竟是容承祯的弟弟,作为他哥哥最好的朋友之一,他也得为容昭熙说点儿话。

    秦筝之前听到容昭熙住院,确实紧张到了,但是经过简水澜的分析,也觉得甚有道理。

    此时倒是有了开玩笑的心思,她喝了一口简水澜给她倒的果汁,才说,“顾总也说了容昭熙还年轻,有什么问题也能恢复得快,我就不去医院凑这个热闹了,我与他还在吵架呢!”

    就算不为纪晓晓的事情,也得为容昭熙对她的态度,这个男人还口口声声地说喜欢她,可对她当真一点儿耐心都没有,哄不上几句话,自己倒是先发了脾气!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对面清俊贵气的男人,果然好男人都是别人家的老公!

    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,这个男人还真是一如当初,是不是男人当真老得慢?

    明明都年纪一大把了,可是这一副样子跟她们看起来倒是像同龄人了!

    简水澜清楚顾琉笙的心思,将口中的蛋糕咽下之后,才说,“这事情我可是站我姐妹这边,顾琉笙,你少插手此事!当然了,除了找到纪晓晓的事情,我知道容昭熙也许没有错,但是对于秦筝的态度,确实让人不爽,想要娶走我们秦筝,最起码也要有足够的耐心!”

    秦筝很快在一旁附和,“没错,我秦筝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女人!”

    说着,满足一笑。

    顾琉笙笑了笑,最终什么都没说,他也觉得容昭熙的耐性不够啊!

    不过回想当年,他也是挺糟糕的,如果知道自己后来会这么深爱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他从一开始就一定会好好地对待她,给她一场难忘的恋爱,然后再给她一场难忘的婚礼。

    婚礼么

    这都已经回到了燕城,是不是也该开始筹谋婚礼的事情了,不过前提还得让简水澜答应当他的新娘。

    上回没做什么准备,让她给唬弄了过去,下回可要好好想想!

    **

    容昭熙住院的消息倒是很快就传了出去,而且外头也传来了小道消息。

    大概就是说纪晓晓试图插足容昭熙与他女朋友的感情,害得容昭熙被他女朋友给暴力收拾了,如今正在医院治疗。

    而纪晓晓的手段被识破之后,恼羞成怒,留下了遗书离家出走,至今尚未有她的消息。

    纪家依旧派了不少人在寻找,纪夫人为了自己的女儿担惊受怕,生怕听到不好的消息,从纪晓晓出事之后,就开始以泪洗面。

    本来纪家也对容家有意见,但听说了这些事情,而且容昭熙还被打进了医院,再者容承祯亲自出面,如今也派了不少的人手再寻找纪晓晓的下落。

    纪家倒是不好再说容家什么,毕竟这事情确实是他们女儿做得不厚道。

    而且此事,他们也听闻了就是顾家也看在容家与苏家的面子上,也出了人手帮忙寻找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