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8章、你这样将来容易跟顾琉笙一样成为妻奴
    倒是顾琉笙那边得到了消息,纪晓晓目前已经不在了燕城,而是租了一艘游轮出海,也没说去哪儿。

    不过轮船上除了船长等人,还有一些服务员。

    但是游轮的航线不明,也不知道他们会去哪儿,而且距离纪晓晓不见也有些时候了。

    为此,纪家人都在心里为纪晓晓捏了一把汗,得到纪晓晓可能出海的消息,他们纪家也派了好几艘的快艇出海寻找。

    但他们更担心纪晓晓本来就存了不想活的心思,万一一个冲动跳了下去,他们就是想找人,也犹如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因为纪晓晓与容昭熙的事情,秦筝也被牵连到,加上他们这个圈子里也传得厉害,这几天秦筝索性哪儿也没去,一直窝在西江月圆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简水澜自然也不可能让秦筝单独回去独处,就生怕有个万一,所以她与小昕一直都在家里陪着秦筝。

    而顾琉笙已经恢复了上班,这么长时日虽然也在家里办公,但毕竟太长时间没去公司,堆积了不少的事情,这几天顾琉笙在公司里也一直忙碌不停。

    不过尽管忙碌,他还是准备上下班,早上早早起来给他们准备早餐。

    不过中午与晚上回去的时候,简水澜与秦筝两人都会将食物准备好,他所吃到的都是热乎乎的食物,对于这样的生活,顾琉笙还是很满足的。

    除了

    家里多了个秦筝,有些事情确实不怎么方便。

    不过想着他去上班的时候,秦筝也能帮忙带着小昕,给简水澜分担一些事情,陪着他们母子,他倒是没吭过一声。

    而且秦筝这人还算有点儿觉悟,他们夫妻亲热的时候,她都会自然地回避。

    而容昭熙就没那么好过了,自从住院之后,他就一直盼着秦筝听到他住院的消息,能够先低个头过来看看他,可是等了这么几天了,秦筝倒是连个电话都没打过来。

    他如今新号、旧号都用着,就是担心秦筝找不到他,而他昨天没忍住,鼓起勇气给秦筝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然而她的旧号还是不能用,这么多天了也不知道去将旧号重新办理下?

    而秦筝是不是办了新号码,他还真不知道,几次想去问简水澜,又拉不下这张脸。

    唉,这病房里各种鲜花水果都堆了不少,就是没有一份是秦筝送来的,再说他对简水澜的态度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每次见面都是一口一个嫂子地喊着,怎么就不来探望他?

    难得姜紫瑜闲着,便过来会会一直赖在他这边vip病房不肯走的容昭熙。

    在医院的时候,姜紫瑜一身白大褂,一路走来的时候,不少医生护士看到他都与他打过招呼,特别是一众女医生与护士看到他的时候,双眼都冒出了光芒。

    姜紫瑜一路表情淡漠地来到了容昭熙的病房前,轻敲了下房门,随即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看到躺在病床上装死的男人,他将房门关上,勾唇一笑,修长的身子直接依靠在门上,见容昭熙倒是很快睁开了双眼,姜紫瑜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这么没精打采的?让你大哥知道,还以为本来没什么事情,让我这医院里给你治出大病来了!还是心上人没过来探望,失落了?”

    容昭熙慵懒地瞥了他一眼,他这么快睁开眼睛,还不是期待着过来的人会是秦筝吗?

    懒懒地坐起了身,还不忘将被子往身上拉了又拉,才出声,“没谈过恋爱的人不知道啊!”

    所以这是在嘲讽他年纪一大把还没谈过恋爱?

    姜紫瑜嗤笑了声,“我记得你大哥也没谈过恋爱啊,你敢不敢跟你大哥嘲讽几句?”

    他就不相信容承祯不会收拾了这个臭小子!

    “有何不敢的?我住院前一刻还跟他提起过这事情呢,姜院长,你们这医院是不是位置过于偏僻了?”

    否则秦筝怎么会没过来呢,一定是这地方偏僻得那傻女人都找不到!

    姜紫瑜再次嗤笑,“市中心,周边地区也就我这家医院最为显眼了,而且占地面积大,外头好几个站点,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找得到的地方,容二少这是脑子躺糊涂了?”

    而后看到一旁鲜花水果堆了半屋子,据说这几天容昭熙的心上人没过来,容昭熙的心情不好到连他这边安排给他的美女小护士,都感觉到了他的怨念。

    不过容昭熙因为纪晓晓的事情,被女朋友暴打住院的事情,在这医院也不算是个秘密了,毕竟纪晓晓的事情算是闹开了。

    容昭熙更是郁闷了,他也知道这个地方位置处于繁华之地,燕南医院在燕城这边更是比旁的医院要出名许多。

    秦筝哪儿会不知道这个地方,过去她还来过这边好几次呢!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她就是存心不想过来这里的,就算是知道了他住院的消息,都不心疼他。

    见容昭熙闷闷不乐的样子,姜紫瑜又说,“容二少这是嫌弃我给你安排的小护士不够温柔可人?要是有意见的话,我再让人给你安排下,说说喜欢什么口味的,绝对都够得上!”

    容昭熙白了他一眼,随即想起这小护士当真是个问题,还真提出了要求。

    “要不你给我换个男护士吧!”

    秦筝的心眼那般小,要是过来看到个小护士对着他脸红,估计还要跟他闹开,想想自己被揍的时候,就觉得耳朵还是一阵阵生疼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怕你的心上人?将来还不得跟琉笙一样成为妻奴?”

    姜紫瑜笑了起来,明显整个人的心情都好了许多,他将背挺直了,没再靠着门板,漫不经心地踏着步伐朝着容昭熙这边走来,直接在一旁的沙发上入座。

    见茶几上还有洗好的水果,直接拿了一颗苹果吃了起来,刚咬一口,就想起对方还是个病人,于是抓了一颗朝着容昭熙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他扔苹果的时候一点儿都没提前打声招呼,要不是容昭熙眼疾手快,估计得被砸了脸。

    容昭熙接过苹果之后吃了一口,看向姜紫瑜。

    “我大哥有跟你说过我什么时候出院吗?”

    “纪家的女儿都为了你要死不活了,据说现在还出海,生死未卜,谁知道她会不会一个过得不舒心,想着跳下去呢,这么冷的天气,跳下去就算船上有人想救,怕也救不上来!”

    姜紫瑜见着容昭熙的脸色有些差,又说,“你这个时候还是窝在医院里避避邪!”

    有人会到医院里辟邪吗?

    容昭熙烦躁地抓了抓头发,“你说怎么有这么烦人的女人?从小被她这么缠着不说,这么多年了我也权当是历劫了,可他妈最后还给我下了这么大一绊子,我女朋友为了这事情跟我闹开了,纪晓晓竟然还想着去死,不整死我,她不甘心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当做你优秀,能让一个女人为你要死要活的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前些天听说这边有个小护士,也对着你要死要活的?”容昭熙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姜紫瑜一下子也露出了跟吃了蟑螂一样的表情,就是手里的苹果也吃不下了。

    他将剩余一半的苹果扔到了垃圾桶里,又抽了张纸巾擦了擦手。

    “为了一己私利能够闹得要死不活的女人,确实很让人厌恶,喜欢不起来,这一刻,我还真理解你!”

    他记得与那个小护士在医院里有几面之缘,长得还算清秀的,但以他的眼光来定义,还真谈不上漂亮。

    从他进了医院之后,在这医院里对他脸红的护士确实不少,然而那些人都还算理智,对他大概属于欣赏与偷偷爱慕。

    还真是第一个敢用性命威胁他的小护士,不过他姜紫瑜很讨厌这一类型的。

    最后那小护士是被救下来了,但也被医院给辞退了,他姜紫瑜从来就不是个能被人威胁的人!

    容昭熙这才觉得自己找到了知音,看向姜紫瑜的时候,眼里都一闪一闪地带着光芒与热切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,我就喜欢像秦筝那样的小女人,不管自己受了什么委屈,从来想的都不是寻死觅活与自己过不去。

    她第一想的可能会是逃避,等缓过这劲儿,就是先将我猛揍一顿,然后她就畅快了,你说这样的女人,是不是比那些喜欢寻死觅活的女人,有意思多了?”

    唯一不大好的就是秦筝的心肠似乎对他硬了一些,他都住院这么多天了,也不知道过来探望一番!

    姜紫瑜也觉得有理,他想起简水澜与秦筝是挺要好的姐妹,两人的性格似乎都比较相近,但绝对不会是如此偏执之人,会为了一个男人寻死觅活的。

    “所以呀,有些时候她拉不下脸来找你,你还是尝试着去联系,作为一个男人,总不能连这么点儿肚量都没有?”

    容昭熙还真有些拉不下脸,整个人就有些蔫了,吃了一口苹果,一脸的怨念。

    姜紫瑜来这边也就是过来看看他的情况,毕竟如此躲避在他的地儿装病人,看了一眼腕表,他很快起身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接着装死吧,我一会儿有台手术就先走了!”

    容昭熙冲着他挥手,整个人无力地躺了回去,又往苹果咬了一大口,将剩余的果壳精准地扔到了茶几旁的垃圾桶里,目光呆滞地盯着天花板。

    想着要不要给简水澜打个电话,问问秦筝的情况,几天不见,除了有些怨念,还有些想念。

    交往都快一个月了,哪一天不是好几个电话地轰炸着,突然这么静默下来,他真不习惯!

    正当容昭熙犹豫不决的时候,病房的门被敲响,容昭熙整个人弹跳起来,瞬间都精神了。

    该不会是秦筝过来了吧!

    毕竟他这地儿除了人过来探病之外,医生、护士偶尔过来也是装装样子,而且来的次数挺少,基本上就是早晚过来测量血压之类的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除了刚才是姜紫瑜,那么会不会是秦筝来了呢?

    他整天窝在这里,身上穿的还是病号的衣服,头发也没打理,三天没刮胡子了,也不知道现在看起来是不是邋遢得很。

    他可是记得秦筝一直都喜欢的是花美男、小白脸的形象,当初答应他的追求,还不是看在他长得好看的份上。

    而且这么多年了,秦筝的网名可是一直都没改,还是应寒手里的小风筝,对于应寒那小白脸,一直都忠心耿耿,看中的就是应寒那张脸!

    他正要起来去卫生间打理一番的时候,突然想到自己此时是个病人,哪儿有光鲜的病人?

    秦筝看了之后能心疼吗?

    索性自己这么不修边幅的样子,说不定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憔悴了几分呢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的时候,容昭熙整个人虚弱地倒回了床上,一副弥留之际的样子。

    房门很快就被推开,容昭熙侧过脸朝着房门望去,看到的是一张让他很有危机感的脸面,顿时整个人就又蔫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说好的秦筝,怎么还是没来,而且来的还是他的死对头!

    容昭熙重重地闭上眼,觉得人生处处充满绝望。

    他想自己再不给秦筝打个电话,估计那个没良心的老女人,都要忘记他容昭熙是何方神圣了!

    赵弦进门的时候,看到容昭熙憔悴而失落的眼神,不禁露出一笑,心情似乎好了那么一点儿。

    他提着漂亮的果篮进去,见到一旁堆放了不少的鲜花果篮,他将自己带来的果篮往还空着的茶几上一放,略带愉悦地看向容昭熙。

    “这么失落的样子,是不是秦筝从没来过这边探望你?”

    那个女人倔强得很,容昭熙发生这样的事情,秦筝受了不小的委屈,而且她还不是个能够轻易拉下脸的人,怕是不会这么快就原谅容昭熙。

    他甚至想着若是一直不肯原谅容昭熙那最好不过了,如此一来自己才有机会,不是吗?

    他看着躺在床上装死的男人,耳朵上还包着纱布,脸上几个淡得都快看不见的痕迹,估计真是被秦筝给教训过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情况倒是没有到达需要住院的地步,看来容昭熙住院这一事,与他所猜测的差不多。

    就说秦筝那么温柔的一个女人,怎么可能将男人打到住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