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79章、在你们交往期间,我没勾引秦筝
    容昭熙沉重地睁开了双眼,觉得好生讽刺啊,情敌都来探望他了,女朋友还是不肯来!

    他一反之前的虚弱,很快坐起了身,抓了几下棕色的短发,看向赵弦,“你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人肯定是来看他笑话的,要嘛就是来看看秦筝是不是打算跟他分手,他好渔翁得利!

    赵弦朝着一旁的沙发走去,看向眼底有着明显不耐烦的容昭熙,他勾唇加深了脸上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一段时日里似乎过得不如何?秦筝果然如我所料,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你!”

    容昭熙嗤笑了声,“你想太多了赵弦,秦臻不过是跟我小打小闹,发点儿脾气罢了,你放心,我们两人再如何有危机,她也绝对不会跟我说分手,你就死了这一条心思吧!”

    “是么?”

    赵弦却是一副不相信的语气,又说,“要是她真信任你,那一天也不会是我去将警察局将她带出来了,你看看她出了事儿,都不敢找你,你这男朋友似乎不怎么合格?”

    所以赵弦是来找他打架的吗?

    “你是为了你母亲与你女朋友过来找我说事的吗?”

    容昭熙挑明了事来问,别以为他现在是个伤患,就好欺负,要知道他这个伤患可是个假的!

    赵弦蹙了下眉头,“很抱歉,我还没有女朋友!”

    他知道容昭熙所说的女朋友是吴琳琳!

    见到赵弦蹙眉,容昭熙还挺有成就感的,总算是扳回了一局。

    “可我怎么听说吴琳琳对外声称是你的女朋友,将来你们是要结婚的,而且你母亲对她特别满意啊,你母亲也都跟秦筝说了,将来吴琳琳才是你的正牌妻子,所以,还请赵老师放过我们家秦筝吧!”

    这两个蠢女人出现得真是时候,否则秦筝还不傻不拉几地被眼前这个人给拐跑?

    赵弦的眉头蹙得更紧了几分,态度也更是坚决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了吴琳琳不是我的女朋友,我母亲看中的女人,不代表是我看中的!不过这事情跟你说了也没用,你只要明白我对秦筝势在必得就行了。

    虽然你们二人目前正在交往当中,但是我相信秦筝最后会发现自己的选择,并非是最好、最适合她的,等她那时候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,你们之间也就结束了,我所要做的就是等待!”

    他都等了这么多年了,不介意多等一段时日。

    秦筝还年轻,且有些意气用事,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不会轻易回头,他给秦筝这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而他这边,最大的阻力就是他的母亲,不过最终还是他赵弦要娶妻,不是他母亲要娶妻。

    至于吴琳琳,对他来说从来就不是阻力,一直以来对他来说吴琳琳就是个邻居家的姐姐,但是没有丝毫的男女之情。

    过去没有,未来也不会有。

    吴琳琳在对待秦筝的事情,确实过分了。

    除了当面针对秦筝之外,还在他的母亲面前乱嚼舌根,造成她母亲对秦筝诸多误会,导致现在她们的关系形如水火。

    容昭熙嗤笑,这人真以为他愿意等,秦筝就会要他吗?

    也不看看他自己都等了多少年了,秦筝除了将他当成朋友之外,也不曾有别过别的心思。

    所以,他的想法不过是异想天开,或者该说一厢情愿罢了!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你现在就像个三儿吗?这么觊觎我们的感情,赵弦,你就是这么当人民教师的?”

    他未来的岳父岳母怎么会看上这个人呢?当初给秦筝介绍赵弦,不是存心给他添堵?

    如果他早几年出现在秦筝的父母面前,估计后来就没赵弦什么事情了。

    “当人民教师跟我的感情无关,你别拿我的职业说事,还有你这个三儿的用词有些凌厉了,在你们交往期间,我没勾引秦筝,与她保持着朋友的关系”

    “就算你勾引秦筝,我家秦筝的眼睛也亮得很!”容昭熙直接打断了他的话。

    赵弦也不生气,今天过来的目的也不是与他争吵,他换了个姿势,优雅地翘着腿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过来只是想跟你说一声,既然秦筝选择了你,你就好好地待她,别让她受了那么多的委屈!”

    想起那一天秦筝受了委屈,坐在地上哭得像个孩子,赵弦只觉得一阵阵心疼。

    “那一天她被带到了警察局,是我将她带出来的,你这个做男朋友的是怎么对待她的,连进了警察局还担惊受怕的,可最终她宁可待在里面也不肯找你,你不觉得自己挺失败的吗?”

    容昭熙听到后面的话,脸色绷紧,也有些苍白,他自然清楚那一天的事情。

    赵弦也没打算在这边待上太久,很快就起身了。

    “话到这边就好,否则就是给了我机会!我这个人很珍惜机会的,若是由我得到她,绝对不会让她受到这些委屈!”

    “是么?你母亲羞辱她的时候,那些对秦筝来说就不委屈吗?”容昭熙嘲讽地开口反驳。

    “往后再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!”

    这一句话他说得缓慢而笃定,似乎是在告诫自己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秦筝对容昭熙算是死心了,多日不见,一通电话也没有,看来已经将她忘记了吧!

    来这边住了几天,秦筝也不好一直打扰他们一家三口。

    有些时候他们回去老宅,都要惦记着家里还有个人,都是早早地就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秦筝知道简水澜对她很好,她们之间的感情也一如当初。

    可就因为这样,她不能放任自己索取太多,她开始收拾东西,打算今天就回去自己的公寓里。

    在这边住了几天,她的情绪也差不多调整过来了,画廊好几天没去,也该去看看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几天倒是有些收获,与简水澜详细谈论了再开一家连锁的打算。

    地址也差不多定下来了,就等着简水澜亲自去那边看看再考察一番,也是在燕城市内,不过位置挺适合的。

    简水澜跟着简昕玩了一会儿的积木,就让简昕自己玩着。

    见秦筝一直窝在她的房间里,倒了一杯果汁给简昕喝下,这才起身朝着秦筝居住的客房走去,看到她在收拾东西,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打算回去公寓自己住吗?你这么快就要抛弃我们了?”

    秦筝正在收拾衣服,决定在这边住下的时候,她回去公寓里收拾了几件衣服过来替换。

    此时决定要回自己的小窝里居住,自然也要将这些东西都带走。

    但是听到简水澜后面那一句话时,秦筝还是忍不住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谁敢抛弃你呀!顾总还不得将我给撕了,不过我在你这边住了这么多天了,现在整个人的情绪都好得差不多了,也就没有继续在这边住下的理由了,再说画廊好多天没去,我也该去那边看看了,我打算明天开始恢复上班。”

    秦筝将手里的大衣收回箱子里,又说,“不过我可得先说好了,你可是画廊的老板,这几年我帮你打理着画廊,现在你既然已经决定回来这边做,就别什么事情都扔给1我,毕竟是你的事业,你也该好好来接手了!

    这几天容**oss给我打了个电话,虽然没有提及到容昭熙的事情,但是也跟我提起你已经回来的事情,如果我还想回去致远公司的话,随时都可以,你可别忘记了当初我可是停薪留职!”

    简水澜眉头一皱,随即摇头,“你可别答应容**oss回去啊,你要是走了,画廊可就剩余我一个人了,再说了这几天咱们不是都说好了还要再开一家连锁吗?

    我一个人还要带着孩子,哪儿忙得过来,你都在画廊干了这么多年,画廊的事情比我都还要熟悉,而且我看过了,画廊的生意确实很不错,这些可都是你跟画廊里那几位老员工的功劳!”

    简水澜觉得这个话的力度不够将秦筝留下,想了下又说,“致远公司虽然不错,但是你回去按照你之前的专业,也就是个秘书的职位,虽然还是容**oss的秘书,但是他手里头那么多的秘书,只怕勾心斗角是少不了的!”

    她朝着秦筝走来,见她的表情有些松动,露出一笑,又说,“你这么多年所做的都是一些跟画廊有关的工作,更多的还是管理这一方面,我这边也需要你,你哪儿能够为了一个男人就将我抛弃了,而且我打算将画廊的一半给你,这么多年若是没有你,也不会有画廊的今天!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,她是真心的,秦筝于画廊来说,付出了太多,特别是当初她从一个秘书的职业转行来到她的画廊,担起所有的责任,而且还将画廊打理得这么出色,这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。

    单是这一份情谊,她算起来就真的亏欠了秦筝太多。

    将画廊的一半给她,那是什么概念?

    秦筝有些懵逼了,“水澜,我当初硬着头皮给你接手了画廊,可是从来没有贪恋过你画廊的任何东西,再说我给自己开的工资挺高的,比起在致远公司里的工资还要高上许多。

    而且我还每年除了给员工涨工资,也不忘给自己也涨点儿工资,甚至年终奖什么的我也没少拿,你现在要将画廊的一半给我,是几个意思?”

    那画廊的一半价值可不少,她秦筝虽然当初接手了画廊的管理,但是她发誓从未起贪念的。

    见到秦筝吃惊兼懵逼的样子,简水澜笑道,“我认识你这么多年,何尝不晓得你是个什么样的人,再说我只是想将你加入画廊的股东,这画廊不管怎么说给你一半也确实该是你应得的,而且我还想着将来咱们两人齐心协力打造好画廊!”

    她在一旁的床边坐下,才又说,“这都是为了画廊考虑,将来画廊不止一家连锁,只要资金足够,还会有很多家,我一个人也忙不过来。

    更何况你也晓得我更喜欢画画,管理方面我当真比不上你多年来的经验,这几年来我除了照顾小昕,都在学习画画,还有开了几场画展。

    我给你时间考虑,我觉得你这不是平白无故地占我便宜,在画廊你付出的心血比我的多,就算是将画廊都给你,也值得!”

    秦筝还是犹豫,觉得这个便宜自己未免也占得太大了,她还真没有这么大的野心呢!

    “其实你让我留下来帮你也不是不行,没必要将画廊的一半给我,入股什么的要不还是算了吧?我不回去致远公司就是了,我马上去给容**oss辞了如何?”

    这画廊本就是简水澜的,她这些年来没白干,自己领的工资在燕城足够她生活得挺好的!

    她对于画廊的经营虽然是花了不少的心血,但是画廊的生意如此火爆,也有一部分是因为顾琉笙的缘故,毕竟这画廊是他妻子的产业,他也不可能完全置之不理。

    听到秦筝愿意留下来,简水澜松了口气,脸上也有些愉悦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就这么说定了,往后你也是画廊的股东之一,咱们两人一人一半,一起将画廊经营起来,以后这也是你的产业了,所以咱们多开几家连锁,赚她个盆满钵满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是”

    秦筝还是犹豫,“这画廊还是你的,我留下来帮你就是了,没必要如此!再说,这虽然是你的画廊,但你现在不比从前,你可是顾家的少夫人!”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起来,“他产业那么多,才不会将我这画廊放在眼里呢,当初画廊的地方虽然是他免费给提供的,当初创建的时候他也出了不少力,不过我才是画廊的老板,那地方我说了算,至于咱们画廊一人一半的手续,咱们找个时候将手续办了,就这么说定!”

    有秦筝这帮手在,还愁着画廊的生意不好吗?

    这些年来全靠秦筝一人撑着,画廊的生意红红火火。

    “这”

    秦筝还是觉得不妥,“此事你还是跟顾总商量一番,不管怎么说你们是夫妻,你这么一声不吭地让我入了股,顾总知道了,肯定要不高兴的,你们可是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的,可别因为我的事情,又出现了什么矛盾才好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