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0章、她踮起脚尖,在他的干净的下巴印下一吻
    她想着就算自己入了股,画廊的一半归她,往后她好好打理画廊的事业,也不会辜负了简水澜的信任,还有白白占了这么大的便宜。

    简水澜一想到顾琉笙的臭脾气,虽然知道他不会有异议,但还是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行,我跟他说一声就是,不过这事情咱们就这么说定了!”

    秦筝这才满意了,她将最后一件毛衣塞到了箱子里,盖好之后拉上拉链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就先回去了,这几天多亏你让我住在这边陪着我、开导我,还有小昕也一直都在逗我开心,此时心里都轻松了许多,我也仔细想过了,要不要跟容昭熙继续下去,我会找个时间跟他谈谈!”

    既然容昭熙不愿意主动联系她,但这一份感情是不是要继续下去,她也说不准了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纪晓晓也尚未找到人,不知道她的情况如何,她也不想闹出人命来。

    看到她收拾好了东西,而且情绪也算挺正常的,简水澜也就没再继续挽留她。

    “行吧,总归有个人要先踏出这一步的,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,我都支持你,不过一定要遵从自己的心!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电话,还有该是去将旧卡重新办理下了。”

    秦筝离开之前还去了一趟客厅,看到正在玩积木的简昕,她走了过去,揉了下他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我要回去了,你们有空就去找我玩儿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简昕挪了下脸,避开了她的魔抓,摸了下被她揉过的脸。

    “秦筝阿姨不住在我们家了吗?”

    秦筝点头,“是啊,明天开始要上班了,你在家里要好好听妈妈的话,不可以自己单独出门知道吗?在这边很多地方你还不熟悉,去哪儿都要将你妈妈带上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秦筝阿姨有空再过来我们家,我们一家都欢迎你!”

    见着他礼貌认真的小模样,秦筝恨不得再去揉揉他白嫩嫩的小脸,不过也知道简昕对自己的那张脸保护得很,旁人别想轻易碰他。

    “嗯嗯,谢谢小昕这几天逗着我玩儿了,秦筝阿姨觉得心情都好了很多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没白瞎了我那么多的表情与感情。”

    要不是妈妈让他去逗秦筝阿姨开心,他才不要呢,他要跟着爸爸一样高冷!

    秦筝拖着行李箱走了,简水澜本来想去送她的,秦筝以她还要照顾简昕的理由拒绝了。

    回到好几天没有住人的公寓,秦筝觉得这一处她住了几年的家里,似乎冷清了许多。

    回来的路上,她顺便去将旧卡重新办理,但这个号码从办理回来到现在一直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看来真是该去找容昭熙好好谈谈了,不能继续走下去,那就分手吧!

    也许容昭熙真的不适合自己,而她也不怎么适合容昭熙。

    再次萌生出分手的念头之后,秦筝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轻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一份感情始终不够坚定,而她对容昭熙的喜爱也没有那么深刻。

    一个纪晓晓就足够让他们的感情,如此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轻叹了声,秦筝给自己上了个适合她的淡妆,又换了一身衣服,看起来整个人都精神了许多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她没有犹如以前为了让容昭熙看到她美好的一面,穿得又少又冷。

    这一次她外头直接披了一件杏色毛呢夹棉大衣,特别保暖,不过她本就长得瘦,这一件大衣穿在她的身上并不会让人觉得臃肿,相反觉得纤瘦与柔弱。

    打理好自己,秦筝才开着刮了些许的车子来到了城南医院。

    问清楚容昭熙住院的地方,她很快就到了vip住院部大楼,一路找到了容昭熙的病房,推门而入,病房里空荡荡的,并没有看到容昭熙的身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直在等着秦筝过来探望的容昭熙出现在西江月圆,正按响了简水澜他们家的门铃,想着自己都拉下脸来了,秦筝怎么也该给他点儿好脸色看吧!

    当简水澜看到可视对讲机的画面,出现的是容昭熙那张脸时,还真有些诧异,只不过很快嘲讽一笑,容昭熙这回可算是来晚了一步,秦筝今天才从这么离开,他倒是来了。

    如果早一天过来的话,估计秦筝原谅他的几率还能大上一些呢!

    她还是给容昭熙开了门,并且直接在门边等候,没过一会儿,就听到电梯“叮”地一声响。

    她知道是容昭熙上来了,果然过了几秒钟,就见着容昭熙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身上穿着的是医院里的衣服,不过外头套了一件厚厚的大衣,整个人看起来有几分没精神,但抵挡不住他的帅气。

    就算整个人病弱,也是一种病弱的美态,虽然她知道这一副病弱不过是容昭熙的伪装。

    她慵懒地靠在门边,一副没打算邀请他进去的姿态,目光带着几分嘲讽朝着容昭熙望去。

    “舍得从医院过来了?容昭熙啊,不是我说你,你就这么不将我们家秦筝放在眼里?”

    容昭熙上前,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,“嫂子说的哪儿话,我这几天不是在医院里待着,这一段时间一直没跟秦筝联系,就想着彼此都冷静几天,我看几天没打扰她,心里有气也都能消下去一些了,这不马上就过来了,秦筝在里面吧!”

    说着就要进去,然而简水澜直接拦住了他的去路,“秦筝今天就回去了,没在我这边,秦筝一天没原谅你,你就少来我这边!”

    “嫂子”

    见简水澜这样的架势,容昭熙还是想进去一探究竟,他才不相信秦筝不在这里,她们两人之间的感情,比他跟程少郡还要亲厚,完全可以说就像他大哥跟顾琉笙他们几个人的感情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知道秦筝在这里,我今天就是过来跟她道歉的,我承认那天我确实冲动了,态度也不好,这不现在一想明白就过来找她道歉了吗?”

    简水澜还是没有放人进去的打算,伸长了手臂拦住了去路。

    “秦筝真不在我这边,我没骗你的必要,不相信的话,你可以打她的旧号试试看!”

    秦筝一回去就换回了旧号码。

    “嫂子,我不是没有联系过秦筝,而是我不晓得她的新号码,本来想问你看看的,但是又想着你跟秦筝好,这事情你肯定站她那边!”

    虽然这么说,但容昭熙还真掏出了手机拨打了秦筝的旧号码,这一拨还真通了,只是对方似乎很快就掐断了。

    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容昭熙一下子有些不大明白,不过屋子里倒是没有传出秦筝的手机铃声,难道秦筝当真不在这里,而是回去了?

    他正想着要不要去秦筝的单身公寓里看看情况,就听得一旁的电梯“叮”地一声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顾琉笙拐过拐角朝着他们这边走来,容昭熙赶忙打了个招呼,“顾总好!”

    顾琉笙看到简水澜将手臂一横,明显地在拦客,朝着他们走去,见容昭熙身上只是单薄的医院病服,外头套了一件厚长外套,但单薄的裤子,还是让人觉得冷。

    穿这么过来还一脸的憔悴,该不会是过来想要博得秦筝的同情?

    走到简水澜身边的时候,长臂一伸将她搂在了怀里,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,很快脱下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出来外头怎么也不懂得多套件衣服在出来,这几天降温,挺冷的!”

    被迫喂了一口狗粮,但是容昭熙见顾琉笙出现,这人应该能够看在他大哥的份上,站在他这边,于是冲他露出讨好一笑,“顾总,我能进去找秦筝吗?”

    顾琉笙看向简水澜,这事情自然得先咨询老婆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秦筝都回去了,我跟他说了,可容昭熙就是不相信!”

    见她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,顾琉笙信了她的话,看向容昭熙。

    “我老婆说了秦筝已经回去了,那就是真的回去了,你怎么可以不相信她的话?自己的女人自己搞定,你可以走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顾琉笙也没喊容昭熙进门的打算,拉了简水澜的手就回到了屋里,直接将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容昭熙被阻隔在了外头,他张了张嘴,不过顾琉笙说了秦筝不在屋子里,那就一定真的回去了她的单身公寓里面,轻叹了声,他看着自己的穿着,两条腿是真的冻啊!

    顾琉笙一进去,就直接将简水澜堵在了门上,铺天盖地的吻,几乎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一番亲热之后,两人都有些呼吸不顺,简水澜喘息着,双手攀在他的脖颈上,一张小脸透露几分嫣红,双眼更是湿漉漉的,带着几分迷离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着眼前的女人,觉得身上犹如火烧了一般,特别烫人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时候小家伙也不知道在家里的哪个角落,让他看到了也不大好,最后只好隐忍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半天没见着人了,有没有想我?”

    简水澜窝在他的怀里,浑身软得厉害,“小昕挺想你的!”

    “调皮!想我直接说就是,怎么就喜欢扯上小昕呢!”

    他笑了起来,温热的大手轻轻地抚上她嫣红的小脸,又说,“你去陪小昕玩一会儿,我去厨房准备晚餐,想吃什么,报上菜名,要不这么冷的天,我们吃鱼片砂锅,再给小昕准备一锅粥,咱们也能吃一些,如何?”

    简水澜想到天冷时吃上热乎乎的鱼片砂锅,再来几瓶冰啤,简直是人间美味。

    可惜秦筝都回去了,否则还能陪她喝上几瓶呢,在家里而且还有小昕在,她自己也不方便喝太多!

    “那好吧,鱼片多放一些,记得将鱼骨头去干净,小昕也喜欢吃,应该也会吃上一些。一会儿我有个事情打算跟你谈谈,关于秦筝入股画廊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她的画廊,但秦筝说得没错,他们是夫妻,顾氏集团的事情她插手不上,但是自己的画廊还是需要跟顾琉笙说上一声。

    她是真的打算跟他好好地过日子了,只要顾琉笙别辜负了她。

    顾琉笙听到这事情,轻轻颔首,“也是应该的,这几年秦小姐在画廊上面花了不少精力!”

    见顾琉笙二话不说直接赞同,简水澜更是满意了。

    虽然顾琉笙家大业大,但是这么支持她,她还是觉得心里愉悦了不少,她踮起脚尖,在他的干净的下巴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你去忙吧,小昕在房间里玩积木,我去看看他,这孩子很喜欢你送给他的那一套积木呢!”

    顾琉笙想到可爱又像他的简昕,笑了下,“行,咱们先一起去看看他!”

    容昭熙开了车子直接朝着秦筝的公寓行驶,将车子在小区里停好,很快就下了车子。

    推开车门之后,冰冷的气息袭来,就算捂紧了身上的大衣,但是单薄的裤子还是抵御不了风寒,整个人都快要冻僵了。

    他很快将车门一关,朝着秦筝的公寓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按响了门铃,一直没有人回应,又去拨打秦筝的号码,竟然拨打不通了,这女人到底在搞什么鬼,没看到他都快被冷死了吗?

    是人不在屋子里,还是知道他容昭熙找上来了,所以不愿意理会?

    容昭熙又按了好几次的门铃,可秦筝都没半点儿反应,他呼了口气,只好去拍门板,可拍到掌心都有些麻木了,还是没出来给他开个门。

    有这么深的仇恨吗?早知道秦筝会如此,他就不这么扮可怜,穿得如此单薄来找她了!

    但既然人都来了,现在让他回去医院也不可能,两次闭门羹,让他更是坚定了要见秦筝一面的决心,就算先拉下脸又怎么了?

    此事,算起来还是他理亏。

    不想将秦筝让给别的野男人,他只有先博得对方的可怜!

    女人不都心软?他就不相信秦筝真这般铁石心肠!

    等了好些时候,每隔一会儿就按响一次门铃,可还是没人过来给他开门。

    给她打了几次手机,依旧无人接听的状态,气得容昭熙都想摔了自己的手机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的手机出了毛病?

    因为实在太冷了,他两条腿冻得都快没了知觉,容昭熙抖了好几下,死了心没再去按门铃,直接在门边蹲了下来,双手紧紧地抱住了自己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