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1章、再敢提分手的事情,分分钟让她跪地求饶?
    觉得改天得给秦筝换一处地方住,或是将她拐回自己的公寓里,这走廊的风是不是太过刺骨了?

    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走廊的灯光也已经亮起,他窝在门边,打算守株待兔。

    秦筝如果在屋子里,总有出来的时候,若是在外头的话,那么一定会回来的!

    不过还是庆幸自己出来的时候套了一件大衣,让他没有被完全冻僵。

    秦筝在医院里没找着容昭熙,问了护士,也没人知道他去哪儿。

    本来想打个电话给他,约他出来见一面,好好地说个清楚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关机了,她尝试了几下,都开机不了,估计没电了。

    医院里没找着人,秦筝也懒得继续等,没多久就离开了医院,此时正是晚饭的时候,她自己开着车来到了一条美食街,直接来到了一家火锅店。

    一口气点了好些东西,本来想点几瓶啤酒的,想到自己开车出来,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若是之前她还敢喝点儿酒开车,可是自从差点儿撞伤了赵夫人与吴琳琳,她就有些不敢了。

    前几天的事故,让她现在还有点儿阴影,就是开车的车速都比平时慢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么冷的天,很适合吃火锅,加上屋子里暖意浓浓,秦筝直接将大衣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将食物烫熟了之后,一口一口地吃了起来,胃里的东西慢慢多了起来,整个人的心情都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去他的容昭熙,没有他,日子依旧过得这么潇洒!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有了男朋友,她就直接将赵弦喊过来喝酒了!

    可是现在喊赵弦过来似乎有些不大合适,她想着,整个人就有些惆怅了。

    秦筝专挑肉吃,觉得吃得差不多了,又去烫娃娃菜,还往里头放了好些辣酱。

    一顿吃下来,整个人都暖和得差点儿就冒汗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之后,秦筝买了单,又到了隔壁的甜品屋要了一杯热乎乎的奶茶,还有两块口味不同的蛋糕,直接打包带走。

    打算回去之后,等胃里的食物消化一些,还能继续再吃。

    回到公寓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,她拎着还热乎乎的奶茶与蛋糕走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远远地就看到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堵在了她的门边,秦筝眉头一皱,没看其清楚那一团是个什么东西,等到走近了之后,才发现是一个将自己抱成一团的男人。

    而且那一头棕色的头发还挺眼熟的,秦筝嗤笑了声,抬脚踢了下对方的臀部。

    容昭熙被冻得不行,索性将自己抱成了一团御寒,也不知道自己蹲了多久,反正期间还按了好几次的门铃,并且给秦筝电话,然而都一直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此时臀部被人这么一踹,他整个人朝着前方栽了下去,膝盖直接跪在了冰凉的地上,容昭熙疼得一阵龇牙咧嘴。

    本来双腿被冻着,加上蹲了许久,又酸又麻,此时被人这么一踹,他哪儿受得住。

    正想着是哪个兔崽子这么没眼见地踹他,他抱着疼得钻心的膝盖朝着对方望去,看到秦筝正居高临下地盯着他看,顿时什么脾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酸疼的膝盖,脸色青白地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小祖宗,能不能先开门给我暖暖啊?”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都快要冻僵了,此时两条腿酸麻得厉害,加上膝盖的伤势,容昭熙真觉得自己活了这么多个年头,从来没有一次如此狼狈过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几次被秦筝殴外。

    秦筝就这么盯着那个犹如小丑的人,嗤笑了声。

    之前对容昭熙有气,特别是自己到了医院找他竟然没见着个人影的时候,对他的火气与失望也差点就达到了极端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他这么冷的天气里穿着医院里单薄的病服,外头只是套了一条大衣,看起来厚,但是那两条腿就好比冬日里穿着丝袜的姑娘,此时整个人对容昭熙的感情反倒复杂起来。

    这货出门了,就不知道该要穿得暖和一些吗?

    本来就是个假的病患,别到时候成真病患了!

    原来他不在医院里,是跑到这里来了,那么容昭熙是不是在这里待上很长时间了?

    看到秦筝只是盯着他看,容昭熙被她看得心里有些发毛。

    但是实在冷得很,他想跳都跳不起来,两条腿麻得犹如万千蚂蚁在里面焦躁地爬来爬去,他忍着难受出声,“你这是什么表情,还不开门让我进去,是打算冷死我吗?

    我早早就来你这边守株待兔了,一等就等了好几个小时,我要是冻病了,你不心疼吗?说说去了哪儿,这么晚才回来!”

    秦筝看到他这一副模样都觉得冷,虽然不爽容昭熙,但看在他衣着单薄蹲在在这里等的份上,还是将手里热乎乎的奶茶朝着他扔了过去,转身就摸出钥匙去开门。

    容昭熙见一个东西朝着自己砸了过来,眼疾手快地接住,捂在手里热乎乎的,定睛一看,竟然是一杯热奶茶。

    他当即一颗心都柔软了起来,很快取出一旁的吸管扎了进去,大口大口地喝了好几口,觉得那一股暖意一下子就温暖了他的胃部,驱散了些许的寒冷。

    秦筝开了门,她本是不想让容昭熙进来的,但是看到他身着如此单薄,再不进去万一被冻死了,那么她可是要摊上一条人命的。

    见容昭熙抱着奶茶跛着脚走了进来,倒是没有说什么,直接将门关上,屋子里虽然小,但一点儿人气都没有。

    特别是这么冷的天气,屋子里冰冷一片,带着刺骨的冷意,这几天都是阴天,温度又低,加上好几天没住人,屋子里还有一股淡淡的说不上来的味道,有些与霉味相似。

    她很快将暖气打开,就见着容昭熙抱着奶茶朝着沙发跑去,整个人窝在上面,身上还盖着一条薄毯子,将自己裹成了一团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腿麻的缘故,那两条盘在一起的双腿有些奇怪,而他的表情更是丰富。

    看到这样的容昭熙,秦筝觉得这个男人怎么没长大似的?

    她嫌弃地将包包往一旁的沙发扔去,又将手里的蛋糕往茶几上一放,走回到玄关处换了一双柔软的棉鞋子,这才走到了容昭熙的对面沙发上入座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还一副龇牙咧嘴的样子,秦筝翻了个白眼,想到将自己晚上要喝的奶茶给他,就觉得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来这边找我做什么?咱们之间不是都已经结束了吗?”

    结束

    容昭熙差点被一口奶茶给呛着,而后迅速地将剩余的几口喝完,将空奶茶杯子直接往一旁的垃圾桶扔去,这才看向秦筝。

    “咱们之间哪儿来的结束?我可没同意!”

    容昭熙身上披着毛毯,起身朝着秦筝的那一块沙发跳了过去,就窝在了她的身边。

    冰冷的手握住了她的温暖的小手,这一刻就不想再放开了!

    平日里见这个女人的手都冷冰冰的,今天怎么温暖得如此厉害?

    容昭熙有些不是滋味地想着,离开他这几天,难道她过得很滋润?

    想起刚才死活给她电话一直按着门铃都没回应的事情,容昭熙又问,“怎么给你打电话打不通呢?不是已经办理回了旧卡?我还想着你今晚上要是没让我进来,我一定等到明天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冻死在外头吧,别来找我偿命就好!”

    秦筝嫌弃地甩开了他的手,“说话归说话,再动手动脚的,我一定将你扔出去!容昭熙,别以为你在外头冻上那么一些时候,我就会原谅你,还有咱们之间的关系向来都是我说了算,我要是想分手,你能有什么办法?”

    这死丫头还想着分手的事情?

    他们之间并没有到达分手的必要啊!

    他看着被甩开的手,倒是没有再动手动脚,而是拉着毯子将自己重新盖好。

    但是膝盖的地方当真疼得厉害,加上双腿还是阵阵酸麻,他想着膝盖必定摔得不轻。

    于是将毯子一拉开,轻而易举地直接将宽大的纯棉裤腿往上卷起,露出两条挺拔笔直的腿。

    这一看,果然看到了膝盖上两片的淤青特别显眼,就说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怎么一见着她就要受伤?

    看到是他的时候就不能喊他一声,而是突如其来的一脚,也不怕让他直接摔在地上磕破了脑门。

    秦筝也看到了膝盖那两片淤青,没想到自己那么一脚,竟然让他磕出这么严重的伤。

    容昭熙直接将自己的两条腿往她的面前一抬,“看清楚了吗?你得为我负责!”

    再敢提分手的事情,信不信他分分钟让她跪地求饶?

    虽然伤势不轻,但秦筝觉得这也是他自作自受,要是一开始没有纪晓晓的事情,他们两人之间还甜甜蜜蜜的,哪儿会发生这么多的破事!

    秦筝直接一脚将他的腿踹开,“你要是不这么缩成一团蹲在我家门口,我会这么一脚踹过去吗?容昭熙,我没有报警抓你,而是踹你一脚,算是对你很客气了!”

    明知道是他,还踹他,也就是这一脚秦筝是故意的!

    容昭熙被气得不行,不过想到自己今天过来的目的,倒是自己就先熄了火,在屋子里待了些时候,随着暖气制暖,加上客厅的面积不大,屋子里倒是很快就暖和了起来。

    容昭熙觉得整个人都舒坦了许多,就是蹲了那么长时间麻木的双腿,此时都有了好转。

    温度升高,他虽然穿得单薄,但是外头套了一件大衣,此时倒是不需要再捂着毛毯,随手就将身上的毛毯扯开。

    刚才一杯热奶茶下肚,此时也不觉得冷了。

    “我这还不是想着你可能在里面不肯见我,才会一直守在外头,你可知道今天气温几度吗?就外头那样的天气怕是都快要零下了,我穿这么少蹲在那边,容易吗?”

    他将自己两条裤腿放了下来,与秦筝一起我在这一块并不算大的沙发上,看向秦筝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,怎么一直没有接听?之前我并不知道你换回了原来的号码,是我去了一趟西江月圆找你,嫂子说你不在,还说你换了旧号码,但是我一直尝试联系你,都联系不上人!”

    秦筝想着自己去医院找他,结果扑空了,没想到两人这是错过了。

    心里虽然这么想,但她还是懒洋洋地开口,“大概是没电了吧!”

    能怪她吗?

    分明是手机没电的,他怎么能够去责备秦筝?

    “既然是没电,那就算了,也怪我没有事先跟你联系好,不过这么晚了,你之前都去哪儿了?外头这么冷,就算没有住在西江月圆,一个人居住在这边也该早点儿回来!”

    秦筝从包里摸出了手机,起身朝着插排的地方走去,将数据线与自己手机插上充电,顺手开了机,一条条的短信就过来了,她稍微一看,几乎都是容昭熙打来的未接听的电话。

    容昭熙见她当真是没电了,又说,“这几天也足够咱们冷静了,我想着那天我的态度确实挺恶劣的,不该直接就走人,本来这事情你最是无辜,为此还发生了些事故,进了警察局,加上我对你的态度不好,秦筝,你责备我也是应该的!

    但是我不希望咱们就这么分手了!先不说两家人都希望我们结婚的事情,就说咱们之间的感情,你要是不喜欢我,当初也不会同意我的追求了,否则赵弦优秀,但是他追了你这么多年,你不是也没答应过?”

    所以,容昭熙是过来想与她好好谈谈的?正好她今天过去医院找他,也是想与他好好谈谈的。

    只不过所谈的内容似乎不大一样,她想谈的是他们的感情该何去何从,最好是分手!

    而容昭熙想谈的却是还想着继续在一起,但他们现在这样还能继续吗?

    秦筝沉默了下来,但还是回到了刚才的位置上坐好,目光带着几分的怨念。

    在容昭熙迫切的目光中,才缓慢地出声,“是分手,还是继续在一起,我觉得还得再考虑下!反正纪晓晓的事情尚未解决,那就等这事情过去了再说,如何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