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2章、她想死,难道还要我去陪着她一块儿死吗?
    纪晓晓的事情她当真不想参与,但是已经发生了,她只能接受,不过这些事情是不是该容昭熙去处理?

    秦筝这么想的时候,又说,“当然了,这事情我就不参与了,你们解决了再说!纪晓晓是条活生生的性命,我也不想她因为我跟你交往的缘故而想不开,但是原谅她是不可能的!”

    容昭熙呼吸一窒,他本来还想着一起面对,不过秦筝也说的是,这事情她本无辜,是被他给牵扯进来的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男人没有护她周全,还想着与她一起面对,不禁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“好,除了不跟我提分手一事,这事情我一定会解决好的,但我希望这一段时日咱们还能和好如初!”

    和好如初

    秦筝听到最后几个字忍不住嗤笑,“这事情要是没解决,你觉得咱们有可能和好如初吗?容昭熙,你能不能动动你的脑子?

    我们交往才多少天,这一次吵架的天数到目前为止,都占据了咱们交往的四分之一了,你觉得接下来这一段时日,还能够和好如初?”

    容昭熙沉默了,秦筝的这一笔账,算起来还真那么回事!

    他们虽然认识多年,但是论到交往方便,确实前前后后凑齐了也就一个月又几天的时间,而其中又有一个星期属于吵架与冷战,可要继续冷战下去,他又觉得受不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还是将纪晓晓先找到,可这么多天了,一直都没有纪晓晓的消息。

    自从顾琉笙的人查到了纪晓晓出海的情况,之后也不知道她是跳海了,还是继续在海上航行。

    反正纪家也出动不少人去寻找,加上他大哥也找了人出海寻找,但一直没有消息。

    他委屈地盯着秦筝看,见她一脸冷淡,觉得更是委屈了,他也不想发生这些事情的,再说纪晓晓的事情向来都不是他主动招惹的,怎么现在就将所有的账本都算他头上?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他也是个受害者啊,想到这里,容昭熙更是委屈了,盯着秦筝,伸出了手,用修长的手指去戳了戳她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等找到纪晓晓之后,事情差不多就解决了,纪晓晓这人我从来没主动找她、见她,就算是读书同一所学校、同一个班级的时候,也是如此的!不过,我给你保证,此次之后,我绝对不会再让我们因为她的事情而吵架了!”

    “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,她要是用性命威胁你跟她在一起,你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性命是她的,她想死,难道还要我去陪着她一块儿死吗?秦筝,就算她用性命威胁我,那也没用,小爷可不是那么容易能被威胁的人,况且我大哥、我爸妈也不可能任我让人威胁啊!你见过我被人威胁的样子吗?”

    容昭熙一想又觉得不对,“也就你威胁过我啊!”

    秦筝一听这话,心里倒是舒坦了几分,容昭熙的性子确实大不受人威胁的!

    她冷哼了声,见容昭熙又是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,那手指头还一直戳着她的胳膊,嫌弃地一手拍开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别一副小狗的样子,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养宠物了?”

    容昭熙没脸没皮地笑了起来,双手勤快地去捶着她的肩头,“小祖宗,别生气了好不好?你看我在寒风刺骨中等你四个多小时的份上,给我煮一碗面好不好?我晚上都没吃呢!这几天在医院里虽然吃喝都有人送来,但是没你在身边没多少胃口,你看看我是不是瘦了?”

    秦筝去看他,见他双颊似乎消瘦了那么点儿,而且看起来还挺憔悴的样子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个美少年,现在胡子都多少天没刮了,唇边都长出了好些,还真有些像大叔。

    一头棕色的头发过去都打理得很好,现在多了几分杂乱,整个人看起来还真有点儿邋遢。

    秦筝嫌弃地看着他,要是容昭熙用这副尊容追求她,才不答应呢!

    “我让你进来避寒,就已经很不错了,还想我给你煮面条吃,你哪儿来的脸面这么大?”

    秦筝抬手一指厨房的方向,“厨房就在那里,想吃什么自己动手,要不就给我滚出去!”

    不过她几天没有回来这边住,冰箱里好些东西怕是都坏了,但是天气冷,估计勉强也能吃。

    容昭熙虽然喝了一杯奶茶,但确实还饿得厉害,他虽然不想动手,但秦筝怕也指望不上。

    不过煮个面条的时间,再加上吃个面条的时间,也算是能够在这边多窝上一些时候了!

    这么冷的天,他还真不想回去医院,还不如在这边待着,如果秦筝愿意的话!

    容昭熙很快就下了沙发,朝着厨房的方向走去,进了厨房不忘问上一嘴。

    “你来一碗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!”

    秦筝看着桌上的两块蛋糕,她做什么放弃这么好吃的食物,去吃一个才学了几天厨艺的人下的面条,能吃吗?

    她打算一会儿再泡一杯咖啡,就着两个蛋糕,也挺美味!

    容昭熙倒是没说什么,很快就在厨房里找材料,东西倒是不少,冰箱里的青菜虽然都冻着,但是那叶子看起来不怎么新鲜。

    想到秦筝好几天都没有回来住,那些青菜应该都不新鲜了,顺手将几样青菜拎了出来,直接扔到了垃圾桶里。

    对于下厨,简单的煮一碗面条还不是问题,很快找齐了材料,开始忙碌起来。

    秦筝也没去理会厨房里的人,直接回房,打算洗个澡,顺便将脸上的妆容给去掉。

    白瞎了她下午画的妆,此时想想,见容昭熙哪儿需要化妆啊,他就是个睁眼瞎!

    秦筝很快洗了个热水澡,因为屋子里开了暖气,她只是穿了一套纯棉的睡衣,外头随便套了一件大衣,特别舒服,也特别保暖。

    出来客厅的时候,就看到容昭熙端了一碗面条放在餐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碗面条给你,里面我可是放了两个荷包蛋,而且还有你爱吃的肉丸子,尝尝看味道如何!”

    说着容昭熙又回到厨房里,端了一碗面条出来,上面倒是只有一个荷包蛋。

    面条热腾腾的,看起来还有几分诱人的样子,秦筝本来不打算吃的,可是看到容昭熙还给她准备了一份,就有些抵挡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看了看桌上的两块蛋糕,想着面条与蛋糕并不冲突!

    她打算先吃一碗面再泡一杯咖啡,然后将这两块蛋糕顺便吃了!

    容昭熙喝了一口汤,觉得味道尚可,又吃了一口面条。

    虽然比不得酒店里的厨师,但是一般面馆里的厨师还是能够比得上的,他沾沾自喜一笑。

    看向一旁没有过来,只是盯着那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看的秦筝,又说,“你家里这面条还挺好吃的,去哪儿买的?我看放冰箱里冻着,一小袋一小袋的包装,就放了两小袋子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废话,那可是我在菜市场买的,那都是那位大妈亲自擀面,别的地方可买不到!”

    秦筝想着现在也是容昭熙求她的份上,于是也不矫情,走到了容昭熙的对面坐好,看着那一碗面条,也不算好看,但是热乎乎的样子让人挺馋嘴的。

    见秦筝坐了下来,还没动筷子,容昭熙将筷子拿到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呐,快吃吧!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你呀,我吃了你煮的面条可不是原谅你,别想多了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东西还都是你家里的,我要是想要以一碗面条让你原谅,怎么说也得从我家里带面条过来啊,实在不成,也该出去买,否则也太没诚意了!”

    秦筝冷哼,“我是那种一碗面条就能哄高兴的女人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了,我们秦筝可是最金贵了,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买,往最贵、最好的挑!”

    秦筝听到这话,又觉得一肚子的气,“所以,在你心中,我就是那么物质的女人?”

    容昭熙,“当然不是,我们家秦筝怎么可能会是物质的女人?”

    这女人可真不好哄,他记得以往的秦筝不是这样的啊,怎么现在交往起来就变了?

    不过一想到秦筝可能只是对他一人如此,心里又觉得开心,他在她的信里面一定不一样!

    秦筝这才稍微有些满意了,她接过容昭熙递来的筷子,先将其中一个荷包蛋吃了。

    荷包蛋煎得有些老了,不过看在她的荷包蛋比他多一个的份上,也就没什么意见了。

    容昭熙是真的饿了,见秦筝开始吃也就没再吭声,哧溜哧溜地吃着面条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就解决了一大碗,之后问她,“锅里还有一些,你还要吃吗?”

    如果要的话,他可以让给她!

    秦筝摇头,“你给解决了!”

    她一会儿还有两块蛋糕等着她去解决呢!

    容昭熙一听这话,立即眉开眼笑,他可真没吃饱。

    于是端着碗回到了厨房,将剩余的面条都倒到了碗里,还有将近一碗的量。

    吃饱之后,整个人温暖了许多,容昭熙舒坦地往椅背上一靠,看了一眼时间,都快11点了。

    他见秦筝也吃完了面条,主动地收拾了碗筷,清洗干净之后,擦着双手出来。

    秦筝见他收拾干净了,眉眼带着几分不耐烦。

    “奶茶也给你喝了,面条也让你吃了,都11点了,是不是也该滚蛋了?”

    容昭熙讨好地笑,指了指沙发。

    “秦筝,晚上我留在这边吧,就睡这里!”

    “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秦筝立即拒绝,“咱们可是就要分手的,你睡这里适合吗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合适了?男朋友来你这边留宿一晚,况且你看我穿得这么少,就这么走到外头还不被冷死,你可知道现在几度吗?都快零下了!”

    容昭熙撇了下唇,“再说了,我又不睡你房间,就睡着沙发还不成吗?这么点儿沙发,他一个1米85的个子睡上去还挺委屈的!”

    “快分手,或者该说已经分手的男朋友,你觉得我有必要留他吗?”

    秦筝见他确实穿得少,直接将一旁的毛毯子扔到他的身上,“不是觉得冷吗?这一条给你披着,赶紧滚!”

    容昭熙取下毯子,有些没好气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就是担心我留下来吃你一块蛋糕吧!你这个吃货,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而后一改态度,哈巴狗一样的粘了上去,直接给她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“秦筝,你最好了,今晚就收留收留我吧,医院我是真的不想住了,大不了,明天早上我起来给你准备早餐好不好?我都听你的话,你别赶我走啊!”

    他也是豁得出去的男人,开始干嚎。

    秦筝还真没见过这么没脸没皮的男人,而这货还是她的男朋友,她当初的眼光都哪儿去了?

    一开始的容昭熙,似乎也不是这么没脸没皮啊!怎么现在变成这一副德行了?还撒娇?

    她想要推开容昭熙,奈何容昭熙抱得太紧,用力挣脱了几下都没甩开,气得踩了他好几脚。

    然而她穿的是柔软的棉拖鞋,压根就没有杀伤力,容昭熙似乎没感觉到疼一样。

    “你给我放手,我让你滚蛋就滚蛋,你觉得咱们这样的关系适合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生活啊!我就是想着留下来一晚上,你看都这么晚了”

    刚说完这话的时候容昭熙突然就安静了下来,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声音,很快就松开了秦筝走开。

    秦筝一脸的莫名其妙,看着容昭熙去打开了窗户,然后一股冷风灌了进来,就是暖气都抵御不住。

    然后听到了容昭熙放飞自我的笑声,“哈哈哈哈!秦筝,你看,老天爷都在帮我,下了这么大的雨啊!你说我还怎么回去?”

    容昭熙很快将窗子关上,回头笑得一脸得意。

    秦筝白了他一眼,不过怎么突然就下雨了?

    今天天气预报没说有雨啊!

    但是听到风雨拍打窗子的声音,似乎下得不小呢!

    容昭熙很快又走到了她的身边,索性蹲了下来,抱住了她的大腿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,今晚上我就住在你这边了,你要是敢赶我走的话,我就去跟你妈妈告状,我虽然是让你受了委屈,可追根到底我也是个受害人,你妈妈还是个明事理的长辈,绝对站我这边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