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3章、她这么弱小,怎么拖得动这个男人?
    秦筝一脚将他踹开,一声不吭地回到了房间,顺手将门反锁。

    容昭熙更是得意了,听到外头的风雨声,觉得这声响极为美妙。

    看到桌上还有两块尚未动过的蛋糕,他走过去敲响房门。

    “秦筝,别忘记了你还有两块蛋糕没吃,要不要我给你泡一杯咖啡啊?这么晚了,要不我给你热一杯牛奶好了!”

    秦筝很快又开了房门,怒目瞪他。

    “别动我的蛋糕,我想喝什么自己可以动手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一晚,容昭熙如愿以偿地留了下来,睡的是沙发。

    身上除了那一条毛毯子,还有一床薄被,加上开着暖气,倒是睡得特别舒服。

    只不过听到秦筝的时候,他整个人浑浑噩噩的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“早餐呢?你说好的准备的早餐哪儿去了?”秦筝看着那睡得跟头猪似的男人就恼火。

    她今天要去画廊上班啊,已经翘班这么多天了,再不去,她对得起简水澜对她的信任吗?

    而那个昨晚上说好要给她准备早餐的男人,此时窝在沙发上正睡得香甜。

    容昭熙听到秦筝的声音很快就醒来了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揉了揉眼睛,而后看到正大发雷霆的秦筝,想要起身,却觉得整个人身体沉重得很,脑袋也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他无力地看着将一个抱枕往他身上砸的女人,虚弱地出声,“秦筝我累”

    秦筝冷哼,“昨晚上说得好好的,今天早上就找理由,你果然不可靠!”

    她回到房间里拎了包包出来,二话不说换了鞋子就出门,她打算直接出去吃,这个男人就不能去指望他!

    门关上的那一瞬间又觉得不对,怎么就将一个男人给留在家里了?

    可现在再去跟容昭熙沟通,她早上就别想去吃早餐了,最后气呼呼地踩着高跟鞋离开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被训得有些发懵的容昭熙,他是真的难受,浑身的骨头酸疼,脑袋也抽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嗓子里更是一阵阵发痒发干,这么想着的时候,忍不住就咳了起来。

    容昭熙想起身去倒一杯温水缓和,奈何全身有气无力,最后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屋子里很安静,而他也难受得紧,很快又浑浑噩噩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筝因为好几天没有去上班,所以中午的时候请画廊里的员工出去大吃了一顿,晚上也是吃过了才回家,还不忘拎着一盒盒的夜宵,打算等睡前再热一遍吃点儿。

    开了门,屋子里漆黑一片,她很快开了灯。

    她这地方不大,开了门里面的情况立即看得清清楚楚,站在门口的位置就看到了沙发上还躺着个人。

    秦筝翻了个白眼,这货怎么还在?

    也忒能睡了吧!

    这都一整天过去了,容昭熙怎么还窝在她的家里,该不会一整天都没出门?

    还是这货就想赖在她这边不走,连医院都不回去接着装病了?

    秦筝很快入了屋子,走到容昭熙的身边刚要让他赶紧滚回去的时候,却看到他的脸色似乎有些不对劲,竟然一张脸红扑扑的,呼吸比平日里粗重,嘴唇上还干裂了。

    秦筝很快抬手去摸他的额头,这一摸却被吓了一跳,这温度都能烫手了!

    所以容昭熙他是病了?

    她想起早晨她上班之前容昭熙还说累来着,难道从那个时候就开始生病了?

    而她还以为那是他懒的借口,昨天那么冷他衣着单薄,在外头守株待兔四个多小时,估计是那个时候染上了风寒。

    而今天不会是一整天都躺这边滴水不沾吧?

    秦筝去推他的身子,“容昭熙,容昭熙容昭熙,你醒醒呀!”

    喊了几声容昭熙才勉强睁开了双眼,看到是秦筝的时候,迷迷糊糊又闭上了眼。

    秦筝见他嘴唇干裂,想着是不是该先喂他一点儿水喝,刚要去倒水的时候,又想到容昭熙现在这样的状态是不是应该送去医院?

    否认再烧下去的话,不知道会不会烧成傻子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她这么弱小,怎么拖得动这个男人?

    每次打容昭熙,还都是在他还算配合的情况下,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,别说背他了,就是扶着走都是个问题!

    秦筝下意识地就要去找简水澜,可是想到这个时候他们一家三口可能就在吃饭,也有可能回去顾家老宅,很快就取消了这样的念头。

    简水澜过来也搬不动容昭熙,还要出动顾琉笙,他们家里还有小昕,这个时间点了,也不好让他们一家三口都过来。

    秦筝很快就想到了容承祯,毕竟容承祯是容昭熙的亲大哥,她很快拨打了容昭熙的号码,那边倒是很快就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容**oss,你快过来我这边一趟,容昭熙发烧了,昏迷不醒呢!”

    容承祯眉头蹙了下,“怎么就发烧了?他不是好好地待在医院里吗?”

    秦筝简单地将昨天容昭熙来找她的事情几句话带过,说到最后声音里都带了几分哽咽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一个人也搬不动他,你能过来一趟送他去医院吗?我担心这么烧下去,万一烧成傻子可怎么办啊?”

    她虽然这几天挺讨厌容昭熙的,但是也没有看着他出事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你在那边先喂他一些水,我马上过去,不用着急,昭熙烧不成傻子的!”

    结束了通话,秦筝去倒了一杯温水过来,喊了好几声的容昭熙才将他喊醒了。

    “你喝点儿水再睡,一会儿你大哥就会过来送你去医院了!”

    她吃力地将浑身无力的容昭熙搀扶了些许,另一手端来了一杯温水小心地喂他喝。

    容昭熙本就烧得口干舌燥,他几次想要爬起来喝水,但无奈身子太虚,完全支撑不起他爬起来,整个人更是浑浑噩噩忽冷忽热地难受。

    此时一喝到温水,便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秦筝看到他喝了一杯还意犹未尽的样子,又去倒满了一杯,喂他喝下。

    容昭熙喝足够了水,没一会儿又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秦筝摸了下他的额头,依旧如刚才的一般烫手,心里不禁有些后悔,要是早上自己不那么生气地离开,而是多留下来一会儿,容昭熙也不至于这般惨。

    一整天没吃,还生了病,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烧的,这么想着就觉得有些心疼。

    看到他本是白皙清秀的脸此时烧得通红,整个人辛苦地窝在这一张小小的沙发上,秦筝坐在一旁看着他,有些后悔没对他好一点儿。

    此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给他退烧,退烧的药家里也有,但也不敢随便给他用,万一吃成了傻子,那可怎么办?

    她觉得还是送往医院,交由医生来处理比较靠谱。

    容承祯还是清楚秦筝居住的单身公寓里,秦筝给他电话的时候,他还在公司里加班,得知容昭熙发烧,很快就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,开了车子迅速地往这边赶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,门铃声就响起。

    秦筝此时才像是找到了主心骨一样,听到门铃声的时候,知道一定是容承祯来了。

    很快起身去给他开了门,见着果然是容承祯,她一双眼睛立即就红了起来,表情也都变得委屈极了。

    “容**oss,你可算是过来了,容昭熙都烧糊涂了,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烧起来的,早上我去上班的时候听到他喊累,我还以为这是他懒惰的借口,没有理他就走了,没想到他真的容**oss,你快送他去医院吧!”

    容承祯看到秦筝慌张又委屈的样子,安慰一笑,“无需太过担心,昭熙不会有事的!”

    他走了进去,看到容昭熙那么大个子,结果修长的双腿为了配合沙发的长度弯曲着,一看就睡得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一张脸确实烧得红通通的,气息比平日里重,嘴唇干裂,看来烧了有些时候了。

    容承祯倒是觉得自己的弟弟还真是长进了,这都住进了女朋友的家,虽然睡的是沙发。

    他走了过去,摸了下他的额头,确实烫得惊人,轻轻拍了几下容昭熙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昭熙!”

    这一次容昭熙倒是醒得很快,只是双眼无力地耷拉着,半睁着眼看清楚了是容承祯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虚弱出声,“大哥你怎么会过来呢?我们家秦筝呢”

    一听到她的名字,秦筝站在一旁看着,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办!

    容承祯问他,“还能走路吗?我送你去医院看看,你烧成这样都吓到秦筝了!”

    “哥、我累提不上力气”

    目光在客厅里巡视了下,看到了委屈站在容承祯身后的秦筝,容昭熙勉强勾起一笑,却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,我没什么事情”

    容承祯看到他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,也知道他现在怕是走不了路。

    掀开了他的被子,想着将他背起,才看到他身上还穿着医院的病服,很单薄的样子,一旁倒是有他的一件大衣。

    昨晚上下了一场雨,今天的气温比昨天还要地上几度,这么穿出去估计得加重病情。

    不过昨天的气温也低得很,容昭熙倒是有种,穿得这般单薄是来扮可怜求同情吗?

    他看向秦筝,“你这边除了这一件外套还有昭熙能穿的衣服吗?”

    秦筝摇头,“没有!这是他第一次过来这边过夜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他这么虚弱,竟然还发烧了。

    秦筝到底还是走了过来,将里面盖得暖和的毛毯子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要不披着毯子吧!”

    容承祯一看也只能这样了,于是伺候着容承祯穿上了大衣,又用毛毯子将他披上,便将昏昏沉沉的容昭熙往背上一背。

    秦筝见此,很快拎着包包也出了门。

    人毕竟是在她这边病倒的,又是她名义上的男朋友,秦筝觉得自己也该跟着去一趟看看情况,再说容昭熙确实病得不轻,她不盯着,也不怎么放心。

    依旧是送到燕南医院,昨天生龙活虎地离开医院,一晚未归,结果回来是被背着回来的。

    过来之前,容承祯边开车边跟姜紫瑜联系上,让他安排了人过来,姜紫瑜今天倒是难得没什么事情忙着,也就跟着过来容昭熙的病房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很快医生就给测量出温度,40.8度,已经属于高烧,差点儿就要属于超高烧了。

    医生立即做出了降温方案,并且开始实施,秦筝等人看着医生在容昭熙身上忙碌。

    又是推针,又是挂点滴,还开了好些药,让他们一会儿喂容昭熙吃下,今晚上也必须有人守着。

    容承祯自然是看向了秦筝,“今晚上就麻烦你照看昭熙了,公司里还有点儿事情需要处理,等明天看看昭熙有没有退烧,要是没退烧我再让我母亲过来照顾他一晚。”

    秦筝点头,“也是我早上没有注意,才让他烧成这样的,我留下来照看也是应该。”

    据说41度以上属于超高烧,可就要有危险了,目前容昭熙只要退烧了再好好休养倒是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容承祯笑了下,“你也无需自责,这事情本就是昭熙没有处理好,还让你受了委屈,不过昭熙也算无辜。纪晓晓还在寻找,等她人找到了,此事也差不多就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时间,又说,“时间不早了,今晚上就麻烦你留在这边了,我先回公司了,有事情打我电话!”

    一旁看热闹的姜紫瑜笑了声,“女朋友留下来照顾男朋友也是应该的,等到退烧之后就没什么大问题了,这么晚了,我也该回去吃饭了!”

    而后他看向容承祯,“要不要一起吃个饭?”

    容承祯摇头,“改天吧!今天公司里还有事情,回头我请客!”

    姜紫瑜倒是没坚持,“行,现在也就剩余咱们两个单身,有空常约出来!”

    至于那两个人,一个成为妻奴,一个有人宠着,日子过得舒坦,早就将他们两人不知道忘到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容承祯点头,“除夕那天仗义一些,一块儿出来如何?”

    他母亲可是说了年前没有找到女朋友就别想着回去了,除夕那天估计又要被念叨,索性也就不回去过年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