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4章、当初不是网传顾总离婚了吗?我家顾总啊……
    姜紫瑜求之不得,“行,家里那些长辈也念叨得厉害,除夕咱们一起过好了!”

    秦筝看着他们两人一人一句聊着走了出去,而她单独被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搬了一张凳子在床边坐下,看着病床上打点滴的男人,脸色还是泛红着。

    她轻叹了声,想着今晚上怕是回去不了,索性在这边窝在一晚。

    真是欠了他的,好好的在医院里不待着,去她那边吹冷风做什么?

    这一晚医生护士来了好几趟,给容昭熙做各种检查,并且测量了好几次的体温,是有点儿降温,但还是属于高烧范围。

    秦筝倒是趁着容昭熙醒来了那么一会儿的时候,喂他吃了药,期间容昭熙乖乖地配合吃药,目光一直不离她的脸,直到撑不住了又沉沉昏睡过去。

    秦筝这一晚并没怎么睡觉,导致隔天一早,眼底有些青黑。

    果然不是年轻的时候了,一晚上睡眠不足,就开始有黑眼圈,不过幸好一晚上过去,容昭熙的体温倒是又降低了一些,但还是属于发烧的状态。

    大概是沉睡太久,隔天一早,医生过来给他检查的时候,容昭熙倒是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也或者该说他是被饿醒的,虽然打了点滴,但是昨天一整天都没吃东西,早就饥肠辘辘。

    秦筝本想去买点儿食物,没想到大清早就看到容夫人过来了,手里还提了不少的东西。

    看到她的时候,秦筝微微一愣,随即喊了一句,“容伯母,你来了!”

    容夫人温婉一笑,见秦筝眼底的青黑,关心地问她,“昨晚上为了照顾那小子,没睡吧?”

    秦筝摇头,“没什么,容姨是带了早餐过来吗?”

    容夫人点头,“嗯,给你们带了早餐过来,你这是正要下楼买饭?”

    “那正好,容昭熙刚醒来,刚还喊着饿呢!”她让开了些,让容夫人进来。

    容夫人握住了秦筝的手,带着她朝里面走。

    “不管那个臭小子,我给你带了你喜欢吃的早餐,昭熙说你喜欢吃海鲜面,我今天早上特地让厨子煮了你喜欢吃的海鲜面,还有几样早点也都带了,挑挑拣拣总是有你喜欢吃的!”

    说着带着秦筝来到了一旁的桌上,将食物都往桌上一放,将一份热腾腾的海鲜面推到她的面前,还有筷子都给她拿好了。

    “快趁热吃!”

    而后又将几样早点都取了出来,最后才是一份白粥,还有几样青菜的配菜,容夫人又说,“等你吃饱了,你再盛点儿白粥给他吃,我看呀他就是活该,你也别太累着自己了,累了就休息,这边也有地方休息的,这几天就麻烦你帮忙照看着那臭小子了!”

    不等秦筝出声,容夫人又说,“秦筝啊,我今天要去一趟白夫人那边,三缺一,我就先过去了,这些夫人们啊,大清早没什么事情就喜欢打牌,我先回去陪你伯父吃些早点,一会儿就过去白夫人那边了,有什么事情再给我们电话,你自己注意休息!”

    全程似乎没有秦筝可以开口的地方,她就这么拿着筷子听着容夫人说完,然后正想说话的时候,容夫人表示要走了,秦筝只好又将容夫人送到了门口。

    “容伯母,您慢走!”

    容夫人满意地看着秦筝,笑着说,“好!要注意自己的身体,里面的沙发也可以躺躺,觉得沙发不舒服就睡昭熙旁边,两个人暖和一些,我看那病床也挺大的。

    行了,我得先回去陪你伯父吃个早饭了,辛苦你了!午餐你也别忙着到楼下买,我会让人送来!”

    容夫人带着早饭过来,连看容昭熙一眼都没有,说了几句之后,匆匆忙忙又走了。

    秦筝看着容夫人离开的背影,抓了抓头发,你儿子烧成那一副傻样了,你不看他一眼吗?

    回到病房里,看着已经醒来的容昭熙。

    “刚刚你妈来了也不看你一眼啊!”

    容昭熙笑了下,“那已经快成你妈了!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觉得这话说得挺不错,一语双关。

    秦筝倒是没有多想,她还诧异着容夫人过来这边,竟然没看一眼自己的亲生儿子。

    她看到容昭熙已经醒来,“你妈妈带了白粥给你吃,我去给你盛一碗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不是说了让你吃饱了,再管我吗?你先去吃吧!”

    反正也饿了这么长时间,不介意再饿一会儿,不过见秦筝昨晚上留下来照顾他,容昭熙还是觉得这一次生病,很及时啊!

    要是平常,秦筝才不管他,可是这个时候容昭熙都尚未完全退烧,她哪儿敢让他饿着。

    于是从保温杯里盛了一碗出来,还将几样清淡的菜都打开,虽然看似清淡,但是好几样放在一起,也挺丰富的。

    她看着还在打点滴的容昭熙,走了过去,看到容昭熙已经熟练地将桌子摆放好,便将食物往他面前的小餐桌一放。

    “吃吧,看起来伙食挺不错的!”

    容昭熙虽然饿,却没什么胃口,特别还是如此清淡的食物,见秦筝要走,容昭熙很快拉住了她的手,秦筝正要挣开,看到他那一只手还打着点滴,只好站在一旁回头看他。

    容昭熙还很疲惫,整个人无精打采的样子,脑袋里还晕乎乎的,甚至有些疼。

    “你将食物都端来这边吃吧,我想跟你面对面一块儿吃!”

    看到秦筝唇角一动,他知道秦筝肯定要说出拒绝的话来,立即一副小狗讨好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好不好”

    秦筝是想拒绝的,但是想到容昭熙高烧未退,想了想,也就没有拒绝了。

    她轻点了下头,见容昭熙松开她的手,这才将自己的好几样食物都端了上去,将一块小餐桌都摆放得满满当当的。

    属于秦筝的早餐特别丰盛,特别是容昭熙的相比。

    容昭熙看得很不是滋味,筷子一抬,就要去夹秦筝面前的汤包,却让秦筝一下子用筷子阻止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容伯母给我准备的早饭,你的都在你面前呢,病人还是吃点儿清淡的!”

    容昭熙也不生气,吸了吸鼻子,问她,“所以,你这是在关心我?”

    不关心的话,她会过来守着他一整个晚上吗?

    秦筝白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,夹了一只汤包咬破了点儿皮,将里面的汤汁都吸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才将汤包直接塞到了口中,觉得海鲜味道的汤包滋味还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容昭熙笑了下,“我知道你在关心我,昨天早上我不是没想给你准备早饭,而是睡过头了,那时候真的很累,怎么都爬不起来,脑袋也疼得厉害,等我病好了,就给你准备早饭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就你那厨艺我还不一定愿意吃呢!”容昭熙准备的早饭,她也都有阴影了。

    第一次就出现了家里的浴室多了个纪晓晓在里面洗澡,昨天是第二次,结果他病倒了!

    所以也就不期待了,到最后苦的还不是她自己!

    **

    秦筝离开了西江月圆之后,简水澜就将简昕送到了顾家老宅,让他跟着顾源一起玩。

    不过晚上还是有接回家,如此一来,他们夫妻两人倒是每天都会回去老宅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这几天心情都很不错,特别是看到他们一家三口每天都往老宅跑。

    简水澜本来想抽个空,跟秦筝一块儿去看看秦筝看中的地方,但秦筝说了这几天留在医院照看容昭熙,抽不出时间来,便决定自己过去。

    她本来以为秦筝与容昭熙还会再闹一阵子,没想到容昭熙一下子就病倒了。

    秦筝还能去照看他,明显心里还是担心容昭熙的,不然容家那么多人,哪儿需要秦筝过去照看。

    不过具体的位置她还是清楚的,所以便开了车子自己过去。

    她开的车子还是之前自己购买的那一辆国产的,这么几年过去,车子被保养得很好,如今一开,还如当初,特别顺手。

    而车库里,如今放置的车子除了她这一辆之外,还有两辆,一辆是顾琉笙的,一辆是当初顾琉笙想要送给她的车子,但一直没开,只是放在里头。

    顾琉笙倒是个专情的人,这几年来,一直都是开着当初的车子。

    不过据说他的车子不少,但似乎一直热衷于这一辆,回来之后,看起来好像一切都没有变,还是当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只是他们之间,多了一个简昕,想起简昕,简水澜不禁一笑。

    秦筝看中的地方也在市里头,并不算远,但却不是在市中心,不过那一带也挺繁华,是一处艺术街,整条街道看起来都带着一股文艺气息,这一条街道过去她也喜欢过来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面墙壁上的涂鸦,她也有参与,这么多年了,一直都被保存下来,甚至好些游客过来也会站在这边拍上一张照片,可以说是这一条街道的标志性的建筑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这是当初封老师带着她,还有几个绘画不错的同学过来一起涂鸦,她还得到了一些酬劳。

    一转眼,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甚至都已经结婚生子了。

    走到充满文艺气息的街道上,简水澜忍不住拍了几张照片,还有那一片她参与涂鸦的墙壁,想了想,将几张照片都发到了许久未上的微博上。

    她的微博之前删除了许多,现在已经没剩余多少。

    不过粉丝数量一直都在增加,甚至都已经有几百万的粉丝数了。

    简水澜靠在她参与涂鸦的那一片墙壁上,想了想,编辑了一段文字:走在这一条街,满满都是年少时的回忆,时光果然太匆匆。

    这一条微博一发上去,没想到就收到了不少的消息,有评论的也有转发的,还有点赞。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评论,不少人对她的称呼还是顾少夫人,当然也有一些冷嘲热讽的评论。

    我曾经是第一名啊:消失多年的顾少夫人竟然出现了!这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日常调戏顾总:所以这是复合了?当初不是网传顾总离婚了吗?我家顾总啊

    快点赞可爱的我:那个地方我去过,特别文艺啊,好想再去一趟!

    下雨天不开心的猪:突然出现,该不会又来勾引顾总,看上的一定是顾家的钱!

    请叫我女神经病:没有自拍,差评!

    应寒男神何时归来:少夫人是应寒男神的朋友,请您告知我们应寒何时归来,或者悄悄给我们透露一点儿他的消息好不好?这么多年没他的丝毫消息,我们都想念他了!

    我的爱已售罄:我用一包辣条赌顾总十分钟之内到达现场转发!

    发上五分钟不到,竟然就有好几百条的评论,简水澜没想到自己的微博还如此受关注,毕竟这么多年没用了,也很少登陆。

    突然手机里传来来消息的声音,简水澜打开一看,是顾琉笙给她私信:我转发了。

    她笑了下,打开了顾琉笙的微博,果然十分钟内,顾琉笙真的过来转来了:老婆,回忆里可有我?

    简水澜直接给他回了一条评论:年少时,我还不认识你!

    两人之间的互动,一下子就吸引了不少的人,其中那个用一包辣条赌顾总十分钟过来转发的网友,直接就在两人的评论区里面炸开了,而且顾琉笙竟然破天荒地给那位网友点了赞。

    于是底下的评论一群人都在求顾总点赞,求完之后,又到她的评论区求顾少夫人点赞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一条微博而已,一下子炸开如此厉害,简水澜也只是一笑,收起了手机。

    她要去的地方也就在这一条街道上,简水澜打算今天去看看地方,那地儿她是知道的,顺便看看能不能谈下来,最好是可以连同地皮都给买下来,往后也无需支付每年的月租。

    这几年画廊经营得不错,来这里买一处地方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不过看这边的发展,价格也一定不会便宜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铃声突然响起,简水澜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是顾琉笙的。

    她很快接起,话筒里就传来他略带磁性的嗓音,“你说年少时不认识我,真是可惜了,我好想从小就认识你,最好让你在我的眼皮底下成长,小澜,我想你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