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5章、冥冥之中,咱们似乎总有不完的牵扯
    “顾琉笙,你无聊不,咱们从分开到现在也才一个多小时!”她直接翻了个白眼看天。

    “可是分开一个小时我就想你了,要不你在那里等我,我现在去找你!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无聊,你要是敢过来,我现在就回家!”

    “正好咱们回家好好亲热,再说小昕也不在家里,咱们可以尽情地”

    简水澜知道接下来都是一些下流的话,赶紧打断了他。

    “神经病!赶紧上你的班,我今天就是过来看看地方,看看能不能将价格谈下来,我想连同地皮也买下来!”

    “老公买来送给你,好不好?”他是真的很想送她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稀罕,我自己能够赚钱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不用稀罕,我的就是你的,你的也是我的。我再忙一个小时也差不多了,你在那边先忙,我晚点儿到了还能一起在那边吃个饭。老婆,记得想我,我爱你!”

    通话已经结束,简水澜却觉得心里有些暖,不禁勾起一笑。

    她朝着前方走去,没过一会儿就看到了秦筝推荐的地方,只是没想到她找到了地址之后,这家店面竟然关闭了,倒是留下了转租的消息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了一眼周围环境,这地方若是改成画廊,倒是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这一条街上并没有高楼大厦,店面也都是三层楼为主。

    根据秦筝所提供的消息,这一处店面除了一楼有在经营,楼上两层尚未出租,三层的地方也足够她开一个画廊了。

    简水澜直接打通了转租的手机号码,接听的是个年轻的女士的声音,简水澜直接说明了想要买下来的意思,对方犹豫了下,倒是给她报了一串手机号码。

    对方只是想要转租,简水澜若是想买下来,还得跟对方详细谈谈,她很快又打了这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然而对方却不能做主,还得去详细咨询一番,等有结果了会给她电话。

    简水澜想着今天怕是没有办法谈成了,看着周围的环境,倒是可以在这边玩上一会儿。

    正好顾琉笙晚些时候会过来这边,她正好去找个吃饭的地方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时间,距离中午还有些时候呢,顾琉笙忙完之后,开车过来也要半个多小时的时间。

    而且那时候也快到下班的时间,估计路上还得遇上堵车。

    “水澜?”

    正当她想着要去哪儿的时候,身后一道熟悉而久违的声音响起,似乎还带着几分不确定。

    简水澜回头去看,没想到会在这边遇见。

    多少年没见过面了,对方倒是没有什么改变,她刚才来到这条街上的时候还想起他呢!

    简水澜停留在原地,正想着要上前的时候,对方就已经朝着她这边大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封泽看着多年不见的人,起初他还不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人真是她,此时站得近了,才发现原来自己没有喊错人,他笑着看着多年没有了音讯的学生。

    “刚才还以为自己喊错了人!”

    简水澜冲着对方笑了起来,“封老师,好巧啊!没想到会在这里碰见您!”

    封泽也是一笑,“一转眼就这么多年不见了,这几年去了哪儿,可还好?”

    去了淮城生活,前几天才回来,往后应该会继续在燕城生活了。她看着依旧英俊帅气的封泽又说,“这么多年没见,封老师还如当年,当真是一点儿也没变!

    刚才一来到这边,我还想着当初老师您带着我们来这边涂鸦的情景,拍了当初涂鸦的那一面墙壁,没想到才没一会儿就遇上了您,封老师是来这里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封泽似乎想起了过去的事情,“正如你所言,这一次我在这边也是带了几个优秀的学生过来这边写生,难得遇见你,我知道周边有一家咖啡馆还不如,要不一起去喝一杯?”

    简水澜见自己来这边也没什么事情,对方应该不会这么快联系她,而且距离顾琉笙来这边还有些时候,便答应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封老师不忙的话,那就一起坐一会儿吧!”

    封泽点头,带着简水澜来到了不远处的一家咖啡馆,两人点了咖啡,简水澜又点了一些甜点。

    想起这么多年过去,也不知道封泽是不是还单身,便问他,“封老师现在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封泽一愣,没想到她会问起自己的感情生活,但还是很快摇头。

    “还没呢,这么多年一直没见着喜欢的女孩,还单着,倒是之前听说你结婚了,还是顾家的少夫人,后来怎么突然就离开了燕城?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封泽喝了一口咖啡又说,“这几年倒是没有你的消息,画廊那边的合作还在,不过接替你的是秦筝同学,这几年都与秦筝有业务来往,你这边的消息,还是过去从她那边得来的,当初你一走,秦筝那小姑娘都伤心得很,跟我说起这事情的时候,还哭得好惨!”

    他倒是记得读书时她们两人是同一个宿舍的,感情都很不错。

    没想到当初简水澜不辞而别,秦筝倒是将她的画廊给扛了下来,倒是个有情义的姑娘。

    简水澜尴尬一笑,“这些事情说来话长,当时只是来得及将画廊托付给秦筝,去哪儿都没跟她讲起,多谢封老师这些年来一直都在支持我们的事业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又是一笑,“只是没想到当初封老师在学校里也是众星拱月的人物,怎么到现在还没有结婚!”

    毕竟封泽大她们好几岁,年纪也跟顾琉笙差不多,没想到这么多年了还没有结婚。

    “感情这事情还得靠着缘分,强求不来。今天怎么会来这里?”

    简水澜将想开画廊连锁的事情与他大概说了个情况,“这边的地方是秦筝选的,我过来看了下,也觉得挺不错的,所以打算来这边看看能不能盘个地方,正好这几年画廊那边有挣了一些钱,就想着拿来投资。

    醉桃源那边的生意一直都挺不错的,接下来如果封老师这边有作品,或是学生有不错的作品都可以签给我们,新画廊一开,需要不少的作品。我听秦筝说之前她还在画廊这边给您办了一场画展,很受大家的欢迎!”

    这个画展还是秦筝想出来的,封泽作画的水平很高,当时展览一出,很快就售罄了。

    “这些还得依靠了秦筝同学,不过这一次我带的学生里面还真有几个绘画很有天赋的,回头我拿几幅他们的作品给你看看,有些还挺不错的,这几年,你还在坚持画画吗?”

    简水澜倒是没有隐瞒,直接将她是木映暖的事情与他说了。

    封泽还是认得木映暖这个人的,当初看到她的作品觉得挺熟悉的,有几分简水澜的风格在里头。

    木映暖很神秘,没想到会是他的学生,而且她的绘画比起前几年进步了许多。

    封泽的眼里对她有一抹赞赏,“原来木映暖就是你,当初就觉得你们两人的风格很像!”

    两人聊了好些话题,一直到简水澜的手机铃声响起,封泽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简水澜一看来电显示,眉头微微一蹙,这人这个时候给她电话,是想做什么?

    虽然没有存唐卿的号码,但是后面的尾数她还是记得的,她才回来燕城没多久,怕是唐卿也都知晓了她回来的事情。

    本来不想接的,可想到上回简昕被沈蓉蓉绑架的事情,还是唐卿出手将简昕救了回来。

    说到底,她还欠了唐卿一个天大的人情,犹豫了下,还是很快接起。

    简水澜的神色,都让对面的封泽看在眼里,但他什么都没说,只是喝着咖啡安静地听着。

    “唐先生给我电话是有什么事情吗?”简水澜直接问清来意。

    那边唐卿似乎笑了下,“唐先生这么生疏,你是怎么喊出口的,我们怎么说也认识了这么多年,我记得你之前还称呼我唐卿来着,是不是太长时间没有见面,让你对我生疏了?

    水澜,我听说你对艺术西区32号的店面很有兴趣,真不巧,艺术西区那一片区都是我的,你若是想要的话,我倒是可以送给你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沉默了,没想到自己看中的地方,竟然还是唐卿的地方!

    见简水澜突然就没了声音,唐卿又说,“是不是觉得特别巧合?冥冥之中,咱们似乎总有不完的牵扯,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!”

    “唐先生想多了,哪儿会有不完的牵扯?不过是一些巧合罢了!”

    她看了一眼对面的封泽,又说,“我现在有事情,至于店面的事情,我等晚些再跟你联系,如何?”

    唐卿也不啰嗦,“好,我等你电话,别让我等你太久了!”

    将手机往桌上一搁,封泽问她,“是不是遇上什么麻烦了?”

    简水澜扬起笑容,“没什么,只是想在这里盘个店面,没想到会遇上熟人。”

    封泽从她刚才的几句话也听出了并没有她所说的那么简单,但既然对方不说,他也不好再问太多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时间,封泽道,“过来有些时候了,我一会儿还得去看看学生写生的事情,中午要不要一块儿吃个饭?我也就在这附近,或者你要是有兴趣倒是可以跟我去看看你的学弟学妹,正好去给他们指点一番,如何?”

    简水澜还是有些心动的,然而这个时候手机铃声又响起,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是顾琉笙。

    她朝着封泽歉意一笑,很快接起,“我到艺术西区了,你在哪儿呢?”

    简水澜将她所处的咖啡馆报了出来,顾琉笙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那你在咖啡馆等我,我看到了!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之后,简水澜歉意地看向封泽。

    “封老师,我丈夫一会儿就过来了,中午跟他约好了,不如改天封老师有空的话,我请你吃饭!”

    都已经这么说了,封泽自然不好再说什么,很快点头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既然如此,我就先走了,回头再继续联系!你可别再无缘无故失踪了,当初还让我担心了好些时候,现在看到你好好的就行,有空就常回去你的母校看看,过去的时候,可以先联系下我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知道封泽是在担心她,在学校的时候,封泽也帮她许多,于是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封老师,谢谢你!要是有回母校的话,一定提前跟你联系。”

    封泽正打算离开的时候,顾琉笙就已经过来了,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里面的简水澜。

    而她的对面还有个人,而且还是个男人,重点还是个年轻而且长得不错的男人!

    他想着对方的身份,但还是将表情都隐藏得很好,毕竟不清楚状况,这醋也不能太明显。

    他走了过去,站在简水澜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老婆,这是谁呢?不打算介绍一下?”

    简水澜还不清楚顾琉笙的性子?

    此时表情如此淡定,只怕心里已经惊涛骇浪,她看向封泽。

    “封老师,这是我丈夫,顾琉笙。”

    又看向顾琉笙,“琉笙,这是我的大学老师,封泽封老师,过去在学校的时候,一直都很受封老师的照顾,今天来这边,没想到这么巧遇上了!”

    顾琉笙看向封泽,露出得体的笑容,很快朝着封泽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小澜的大学老师,封老师,你好!很感谢封老师在小澜读书期间,对她的照顾。”

    都毕业这么多年了,这还联系着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该不会是看上他老婆的姿色?

    虽然顾琉笙表现得还算客气,但是封泽还是明显感觉到了对方的敌意。

    顾琉笙,燕城大名鼎鼎顾氏集团的总裁,他早有耳闻。

    封泽很快起身,伸出了手握住了顾琉笙的手,“顾总客气了!”

    两人的手也不过是轻轻一握,很快就松开了。

    封泽也没有在这边停留太久,等到封泽离开之后,顾琉笙在简水澜的身边入座,抬手轻捏了下她的小脸,问她,“你那个封老师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简水澜对顾琉笙这个问题有些莫名其妙,但还是老实地回答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呢!突然这么问,可是有什么好的人选要给他介绍?”

    说起这事情,简水澜还真来了几分兴致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