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8章、一整个下午她都跟唐卿待在一起?
    她也没想到会这么顺利,还以为唐卿不会如她所愿。

    唐卿倒也痛快,“好!明天我再跟你联系,就这么确定了!”

    既然她愿意给钱,那么他就收着,她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外头突然传来噼里啪啦的声响,简水澜朝着外头望去,竟然突然下起了大雨。

    唐卿也朝着窗户那边望去,看到豆大的雨滴拍打玻璃的声音,唇角禁不住勾起一抹浅浅的消痕。

    大概是看他这么多年没有过生日了,连老天都怜悯他吧!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站在不远处的简水澜,如果每一年的生日都有她陪着,大概不会那么孤独。

    “突然下了这么大的雨,要不要等到雨停了再走?”唐卿建议。

    简水澜想起自己也没带伞,眉头不禁皱起,如果是事情尚未办好倒是没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一处店面已经看好了,也确定要拿下,可与唐卿单独在这边等雨停似乎不是好办法。

    唐卿却一脸悠闲的样子,他恨不得这一场雨就这么一直下,不要停了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了一眼时间,这个时候还早,不过既然这边谈妥了,她也没有留下来的必要。

    只是这突如其来的一场雨,刚才天色虽然有些暗沉,但是也没有下雨的迹象。

    车子里有伞,但这一处与她停车的地方还真有些远了,要是跑到那边,只怕浑身都得湿透。

    简水澜默不作声地下了楼,店门是开着的,不过因为外头有屋檐遮着,倒是没有下到里面来。

    但寒风很大,一吹进来,那些寒气都是刺骨的冷。

    唐卿将玻璃门关上,挡住了外头的寒风。

    “看起来这一场雨没那么快停了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想了想,看向唐卿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,今天就麻烦你过来一趟了,明天要是方便你再联系我,多少钱我会给你打过去,剩余的手续,需要我的,你给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唐卿点头,“好!”

    这便多了可以再联系她的借口了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一楼的地方,唐卿看了一眼屋子里,因为之前的转租,屋子里面东西几乎都搬走了,不过倒是剩余几张廉价的塑料凳子还放在这边。

    他走了过去搬了两张过来,将其中一张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坐着等吧,等雨下得小点儿再走,这天气冷,要是淋雨了容易生病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倒是没有与他客气,接过凳子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着外头的大雨,一时间,原本热闹的街上,此时完全冷清了下来,几乎不见路人,偶尔一个两个跑过去,也是淋成落汤鸡。

    大概等了二十分钟的时间,期间与唐卿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,外头的雨势还真一点儿也没小下来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着时间,本来还打算早点儿回去老宅的,毕竟从这边开车回去老宅也需要花上一些时间的,这个时候如果走到自己停车的地方,估计真要淋成落汤鸡了。

    外头阴沉沉的,她看着外头的路灯亮了起来,映出大雨的趋势。

    唐卿看到简水澜不时地看一眼手机上的时间,问她,“有急事吗?”

    简水澜摇头,“没什么,只是小昕在顾家老宅,想早点儿回去。”

    唐卿虽然不想这么快与她分开,可是见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,很快就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边等一会儿,我去开车过来!”

    没等简水澜反应,唐卿就已经打开了玻璃门冲进了雨幕,她起身想要喊住他,然而打开玻璃门的时候,唐卿已经跑远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需要如此吗?

    她将玻璃门关上,重新坐了回去,搓着自己的双手,觉得屋子里空荡荡的,那一丝丝的冷意钻了进来,手脚都冰冷了起来。

    十分钟不到的时间,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了店面的外头,驾驶座的车门打开。

    唐卿高大的身影映入了眼帘,他撑着一把黑色的大伞走了过来,将玻璃门打开。

    “过来吧,我送你!”

    简水澜看到他虽然撑着雨伞,但是头发湿漉漉的,身上的毛衣倒是干着,但是外套已经不知道放哪儿去了,裤子与鞋子更是还在滴着水。

    这一刻,看到唐卿这一副样子,简水澜还是有些感动的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为了她,唐卿也不会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冲进大雨里。

    简水澜走到了伞下,唐卿单手将店门关好,这才带着她走到了另一边并拉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外头的雨势很大,简水澜也没矫情,直接坐在了副驾驶座位上,并且系上了安全带。

    唐卿回到了驾驶座上,一进来就收了伞,并将车门一关。

    车子里开了暖气,倒是很快就暖和了起来,毕竟他穿得单薄,加上这一淋雨,手都有些冻僵。

    唐卿看着身边端坐着的女人,见她身上干干净净的,没有被雨水打湿,唇角微微一勾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着玻璃被雨水打得噼里啪啦的水花四溅,又见身边的唐卿头发还滴着水,毛衣的领口被雨水打湿,想着便从一旁的纸巾盒抽了几张纸递到他面前。

    “擦擦吧!我车子就停在西区刚入口的地方,你送我到那边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唐卿看着她递来的纸巾,目光却停留在她的手上,白皙如玉,手指匀称,很漂亮的手。

    接过纸巾,他将脸上与脖子上的水渍擦拭干净。

    长臂一伸,从后面取过一条干净的毛巾,将头发上的雨水也稍微擦拭了下,才出声,“这么大的雨,我送你回去吧,就你那开车技术,我还得担心你能不能安全开回顾家,这一场雨下了好些时候了,只怕路上不少积水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嗤笑,“我开车技术很好的!”

    她向来遵守交通规则,而且车速平稳。

    “技术是不错,但雨势这么大,我不放心,万一出了什么事情,顾家岂不是还要怪到我这边来?

    我可不想给自己惹上这么大的麻烦,我送你回去吧,至于你的车子就等有空了再过来开走,或是信得过我的话,将车钥匙给我,我让人给你开回去!”

    虽说想跟她再相处一会儿,但是这么大的雨让她自己开车回去,他当真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着雨势,似乎比刚才还要大,这么大的雨,别说路面积水,视线都很不好,确实不怎么好开车,她倒是没有再坚持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你开慢点儿,我的车子等明天再过来开走。”

    唐卿这才满意了,他将毛巾往后面一扔,并从车门边的凹槽,取出一只杯子递给她。

    “刚才顺路买的,要求烫的,你捂着喝几口,去去寒气,三分糖,不会很甜。”

    看她刚在咖啡馆里喝了一大杯奶茶,还吃了不少的甜点,这个时候再喝甜的估计腻味,所以他只要求三分甜。

    简水澜直接拒绝了,“不用了,我又没有淋到雨,还是你喝吧!”

    “这么关心我?”

    唐卿笑着打趣了一句,还是将奶茶塞到她的手里,碰到了她的手,发现她的手冷冰冰的,竟然比他的还要凉。

    简水澜没有回答他,只是看着被塞在手里的奶茶,热乎乎的,握在掌心里确实很舒服。

    唐卿发动了车子,平稳地行驶,比平日里的车速缓了许多。

    简水澜握着手里热乎乎的奶茶,瞥了一眼驾驶座上认真开车的男人,突然发现,今天这个男人也没有那么讨厌。

    大概是因为他救过简昕的缘故,所以对他都有些改观了。

    “唐卿,谢谢你!”

    这一句感谢,她发自真心。

    唐卿勾唇一笑,“以后别看到我就跟看到仇人一样,我唐卿并不愿意当你的仇人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什么都没说,只是喝了一口奶茶,有些烫嘴,但是这样的天气里很适合喝。

    三分糖,不算甜,还能喝到一股茶的味道,一点儿都不腻味。

    车子里的暖气,加上手里的热奶茶,整个人都暖和了起来,手脚也没刚才那么冰冷。

    车子开了十来分钟,简水澜的手机突然来了信息,她打开一看,是顾琉笙发来的。

    顾琉笙:雨势很大,还在那边吗?找个地方避雨,我这边会议差不多要结束了,一会儿我去接你,你别开车,不安全。

    早知道如此就不上唐卿的车了,不过现在已经开了好些时候了。

    简水澜也不隐瞒他,如实交代:唐卿下午过来,店面已经谈妥,现在他正送我回去顾家老宅,你就不用过来了!

    正在开会的顾琉笙看到这一条信息的时候,就没了继续开会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看到外头下了那么大的雨,想着提前结束会议去接她,没想到一整个下午她都跟唐卿待在一起?

    现在还由唐卿送她回去,这么一想,心里更不是滋味,眉头皱了下,他直接跟宋微低声交代了几句,就起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宋微扬眉,这顾总有了老婆、孩子之后,更不喜欢来公司了。

    离开了会议室,顾琉笙看着外头的雨势,想着这个时候去简水澜那边也不适合,索性想着先回去顾家老宅,等他回去顾家老宅,唐卿也差不多送她到那边了。

    于是很快给简水澜发了信息,这一次却是直接用语音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到顾琉笙竟然直接发语音,估计是已经离开了会议室,她打开了语音:我现在回顾家老宅,有什么事情给我电话,让唐卿开车慢些。

    这一条信息,唐卿也听到了,瞥了一眼身边的简水澜,嘲讽一笑。

    “顾总还真是这一条信息怕是在告诫我什么吧!”

    可不是简单地要他开车慢些。

    简水澜回了一句:好!再过二十分钟差不多就到了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之后,车子缓缓停在了顾家老宅的门口,而另一个黑色的车子也差不多在同一个时间里,也在顾家老宅门口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很快一个西装革履的男子推开了车门下了车,手里撑着一把深色的大伞朝着这边走来。

    唐卿看到对方,瞥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顾总还真是将你看得紧,就这么担心被我撬走了?”

    简水澜看到顾琉笙这么快出现在这里,从顾氏集团到这边也需要好些时候,这么大的雨势,他到底开得多快?

    知道让他们开慢一些,那他自己呢?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!等你将店面的价格估算好了再联系!”

    简水澜见顾琉笙撑着伞过来,也推开了车门,正好顾琉笙走到了车门边见她下来,就将伞移到了她的头上,而后直接搂过她的身子,在她的脸上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也怪我没早点儿发现下雨,等看到的时候,也不知道下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会议室里门窗一关,隔音效果太好,完全听不到外头的雨声,若不是抬头一看窗子外,还不知道下了这么大的雨。

    而后,顾琉笙看向驾驶座上的男人,“多谢唐先生送我老婆回来,这么大的雨,开慢些!”

    他的态度并没有唐卿所想象的恶劣,甚至好言让他开慢些,倒是与他想象有所出入。

    “不客气,再见!”

    他也没有多停留,很快就开走了。

    看到一旁的凹槽里放着她喝剩余的奶茶,唐卿直接直接取过喝了一口,三分糖,果然滋味挺不错的,放了半个小时,奶茶不至于烫嘴,但温度正好。

    他看着手里的珍珠奶茶,抿着一笑,觉得这一个下午过得挺让他开心的。

    简水澜见顾琉笙脸色一切都好,不过想到这个男人小肚鸡肠又容易吃醋,觉得还是应该解释一下。

    “那个店面拿下来了,整个下午基本上都在谈这些事情!”

    顾琉笙见她解释,忍不住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看起来像那么容易吃醋的人?雨太大了,咱们进去!”

    简水澜白了他一眼,“你要是不吃醋,会这么快就过来吗?只怕会议又是开到一半就跑了吧,再说从你公司回到这边也需要一些时候,结果你人这么快就回来了,你是用飞的吗?

    也不看看这样的天气路况本来就不好,而且视线也差,你就不担心出了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承认我是吃醋了,一看到你跟他在一块儿,我就没忍住,只想着过来见你,会议尚未结束,剩余的都交给了宋秘书,我便过来了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