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89章、我想回去顾家,给你争取一切
    顾琉笙搂着简水澜,尽量将伞往她那边移去,伞面很大,但他靠着外头的胳膊还是被风雨打湿,倒是简水澜被他护得很好。

    回到了屋子里,顾琉笙就将雨伞收起,递给佣人。

    两人尚未进去就听到了简昕与顾源的声音,还夹杂着儿童车子的声音,看来在这边两个孩子都玩得欢快。

    走到客厅,就见着两个孩子开着儿童车子在里面比车速,简昕比顾源年长了一岁,平时也喜欢玩车子,所以开得很溜,顾源跟在身后,就有些跟不上了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坐在一旁的沙发,乐呵呵地看着他们,看到他们夫妻回来,很快出声,“回来啦!唉,你们若是早将小昕带回来,我前段时日里也不至于会生病啊!”

    每天看着孙子与重孙子这么乐呵着,他能生病吗?

    顾琉笙笑了声,“难道小昕他们还有抵御风寒的作用?爷爷前段时日分明就是感冒了!”

    转弯的时候,简昕看到了他们,很快就停好了车子,打开了车门跑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爸爸、妈妈!”

    他很快朝着顾琉笙的方向跑了过去,顾琉笙见此也配合地弯下了身子,将跑过来的简昕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在太爷爷这边,有乖吗?”

    简昕点头,“我很乖的,你问太爷爷!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很快配合,“小昕可乖了,要不晚上也将他留下来,你们夫妻都留下!”

    简水澜看到外头这么大的雨倒是没有拒绝,“那好吧,今晚上咱们就留下来陪爷爷吃饭!”

    随后停车的顾源也很快开了车门下来,也喊了声,“大哥哥、大嫂嫂!”

    他看到顾琉笙抱着简昕,便朝着简水澜那边跑去,“大嫂嫂!”

    简水澜也将顾源抱起,“小昕有没有欺负咱们小源啊?”

    顾源老实地点头,“没有!小哥哥对我可好了,陪我玩游戏,还跟我比赛呢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唐卿开着车子回到他居住的别墅时,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。

    雨势倒是比起刚才要小上一些,唐卿见自己浑身基本上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下车的时候,也就没有再带雨伞,直接抱着已经湿透的外套,走在了雨中。

    雨水打在脸上,带着一股彻骨的冰凉,但是他却淋得很畅快。

    屋子里开着十足的暖气,薛予凝舒服地靠在沙发上坐着,手里正拿着两个手镯对比。

    一会儿戴上这个,一会儿又戴上那个,始终觉得两个看着都不错,就是缺了点儿韵味。

    可是这两只镯子都是她最近新买的,之前的东西再好看,但也戴腻味了,想换换新的。

    明天还想着要去见肖蔺,她怎么也得该将自己好好地打扮打扮。

    肖蔺是个特别注重细节的男人,在这些细节上她更不能错过。

    她再如何好看,始终抵挡不住岁月,再说肖蔺可是比她年少了好几岁呢!

    正在对比两只镯子哪只好看的时候,听到脚步声,她抬眼望去,见着唐卿浑身湿漉漉的样子,头发上还滴着水。

    一步一个脚印,还留下一滩的水,手里抱着一件被雨打湿的外套,然而整个人看起来心情却很不错的样子,薛予凝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怎么弄得湿漉漉的?出门没戴雨伞吗?回头记得在车子里放一把雨伞,看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不会照顾自己!”

    所以这是在关心他吗?

    唐卿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,难得朝着薛予凝露出一抹浅笑,就是语气都比平日里轻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妈,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

    一声“妈”喊得很自然,薛予凝微微一愣,唐卿可是很少喊她一声妈的,更多的时候是喊她一声“母亲”。

    她也知道唐卿一直都埋怨她与顾安扬,过去顾安扬还算经常来看他,而她为了以防被发现,有些时候甚至几个年头才会过来看他一眼。

    难得地,薛予凝也冲着他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日子这么高兴?我想想啊,对了,也快要过年了,回头咱们得让唐嫂多买点儿年货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薛予凝轻叹了声又说,“这几年过年都冷冷清清的,倒是怀念起在顾家老宅的时候,每一年都是热热闹闹的,你说我什么时候才能够回去顾家老宅呢?在这边过脸,也就咱们母子两人,你爸爸他又”

    唐卿听到这话的时候,只是嘲讽一笑,没有再理会薛予凝,自己的母亲都能忘记他的生日并不要紧,每一年不都是这样吗?

    不过看到手里的打火机,随即恢复了原本的好心情,他玩着打火机,想着今年有些不一样了,简水澜可是送给他这么一个礼物,于他而言,特别珍贵。

    唐卿很快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,唐嫂给薛予凝温了一杯牛奶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唐卿浑身湿漉漉的,地板上都滴了好些水,很快将牛奶放到了桌上,朝着唐卿走去,接过他手里湿漉漉的外套。

    “少爷,外头下了这么大的雨,你要是没有带雨伞的话,停车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,我给你送过去,你看看下这么大的雨,还硬是淋雨回来,万一生病了可怎么办?”

    面对唐嫂的念念叨叨,唐卿倒是一笑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不过是淋了点儿雨罢了!”

    “说的什么话,要是感冒了可怎么办?我最近看新闻可是不少人都感冒了,你别仗着年轻身体好就不当回事,赶紧上楼冲个热水澡去去寒气,我去给你煮一碗姜水,一会儿下楼喝。”

    唐嫂看他浑身湿漉漉的样子,轻叹了一声,这么大的人都不懂得照顾自己,还不赶紧找个老婆,最起码能照顾他,想着今天的日子,唐嫂回头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少爷,今天可是你的生日,我给你订了蛋糕,一会儿会送过来,晚上再给你煮碗长寿面?”

    正爬着楼梯的唐卿点头,“都好,辛苦唐嫂了!”

    每年也就唐嫂能够记得他的生日了!

    薛予凝就这么看着他们两人的互动,脸色不是很好,看来唐卿跟个佣人都比对她这个母亲要好上太多。

    这些时日她住在这边,可是将唐卿的举动看得清清楚楚,唐卿对唐嫂甚至可以说得上尊重,而她呢?

    对她除了埋怨与不爱搭理,还有什么?

    薛予凝越想越觉得不痛快,连带对着唐嫂也觉得有些不顺眼了。

    虽说一直都是唐嫂照顾着唐卿,但唐嫂有如今这样的生活还不是她给予的!

    虽然心里不痛快,但薛予凝倒是没有说出口,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唐嫂。

    不过是个佣人罢了,还真拿自己当主子了?

    穿得那么体面,不清楚的还以为她是这边的主子了!

    薛予凝也没了心思再对比镯子,直接将镯子放回了首饰盒子里。

    不过没想到今天是唐卿的生日,她倒是将这事情给忘记了,也没提前给他准备个礼物。

    似乎这么多年了,她从没有为他准备过一次生日礼物,想起自己在顾家的时候,同样是儿子,每年都为顾琉笙准备盛大的生日宴会,但是顾琉笙从未参加过生日宴会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外头传来的门铃几乎要被大雨的声音给淹没,但是唐嫂还是听到了,她走过去开了门。

    见是送蛋糕的,笑着接过了蛋糕,看到蛋糕被保护得很好,特别满意。

    唐卿洗了个热水澡出来,整个人舒爽了许多,虽然只有唐嫂一人记得他的生日,但今天的唐卿心情还是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很奇妙的一个下午,与自己喜欢的女人相处这么长时间,而且还得到了她送的生日礼物。

    虽然简水澜并不清楚今天是他的生日,可他还是觉得特别满足。

    家里开着暖气,唐卿穿得单薄,西裤与黑色的衬衫,将他映衬得清瘦了几分,但是身姿挺拔高大。

    他来到楼下的餐厅,餐桌上摆放了一个精美的大蛋糕,除了唐嫂准备的晚饭,许是因为今天是他的生日,所以晚饭比平日里都要丰盛许多。

    在他的位置前还摆放了一碗热腾腾的长寿面,看起来很可口的样子。

    入座之后,唐嫂端来了一碗姜茶,直接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刚才淋了雨,加上今天的气温低,干净喝一杯姜茶去去寒气,可别感冒了!”

    唐卿接过姜茶,几大口喝完,顿时觉得身上的寒气都消散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谢谢唐嫂!”

    “都是应该做的,你这个孩子就喜欢跟我客气!”

    唐嫂笑了起来,“我给你准备了长寿面,赶紧吃吧!”

    而后看向还坐在沙发上,脸色似乎有些不好的薛予凝。

    “夫人,吃饭了!”

    唐嫂没有逗留,很快就离开了餐厅,过去就她与少爷两人,经常一块儿吃饭。

    唐卿倒是没有因为她是佣人而对她生疏,不过夫人既然已经回来了,她就该守着尊卑。

    薛予凝走了过来,淡淡地瞥了一眼唐嫂离开的身影,随即在唐卿的对面入座,她看了一眼蛋糕。

    “倒是忘记今天是你的生日了,这么多年来我竟然都没有给你过生日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个母亲当成你这般,也是挺厉害的!”

    唐卿抬眼看她,眼里都是嘲讽。

    对于唐卿眼里的嘲讽,薛予凝却只是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来,我对你确实不够关心,但是唐卿你也该清楚我那几年的立场,顾家那样的环境,我不敢让他们知道你的存在。

    你看看他们知道了你的存在之后,我连顾家都回不去了,我还想着回去顾家,给你争取一切,毕竟你也是顾安扬的骨肉,阿笙有的,你也应该有,而不是连回去的资格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你错了,你想要争取的不过是顾夫人这样的身份,别将所有的贪婪都以我为借口。母亲,吃饭吧,听你说话我只有烦躁,安安静静地吃一餐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是真的烦躁,要不是今天心情不错,加上唐嫂为他准备了这么多,不好拂了她的心意,他真想到外头吃。

    薛予凝脸色很不好看,刚拿起的筷子很快“啪”地一下扔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能耐了,这么跟我说话,可是唐嫂教你的?唐卿,别忘记了我才是你的母亲,是将你辛辛苦苦生下的母亲,唐嫂那不过是个佣人罢了!你能有今日,还不是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在养着你!”

    唐卿并没有受她的影响,“唐嫂对你来说的确是个佣人,可却是她这个佣人将我抚养长大,小时候确实是你与父亲的钱在支撑我,我也不否认后来我的事业,你是拿了一部分钱出来,不过别忘记了,父亲那边也给了一笔钱!

    要不要我给你算笔账?当年我创业的时候,你拿给我二十万,我体谅你在那边不好动太多的钱,但是那一笔钱我一直都存着,要不要还给你?”

    说到底,当年他自己创业的时候,父母给他的钱,他都一直存着,并没有去动用。

    需要的第一笔资金,还是依靠他自己打工挣来的,他唐卿能有今日,依靠的也只有他自己比旁人更加努力。

    不过任谁知道他是薛予凝与顾安扬的儿子,也都只会认为他能有今日,都是依靠了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顾安扬当年给的钱,与薛予凝给的,确实多了不少。

    薛予凝身为顾家夫人,给他的钱如今想想都觉得可笑。

    薛予凝听他竟然算起了账本,脸色更是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翅膀长硬了,想要跟我分得这么清楚了?唐卿,这就是你跟我说话的态度?我可是你的母亲,除了顾安扬之外你最亲近的人!”

    她深呼吸了口气,说到底,自己还是需要唐卿的,就算是在气头上也不好直接发火,将来要是回不去顾家,唐卿的事业虽然不如顾家,但是在燕城依然不容小觑,她稍微调整了下情绪。

    “罢了,今天也是我的不对,我跟你道歉,不过就是看到你对唐嫂那么好,我有些吃味而已,我才是你的母亲,看到你与一个佣人如此亲近,却对我这个母亲冷漠至此,心中不痛快!

    这些年来我倒是真的忽略你了,就是生日都没有给你准备上一次,等明年妈妈给你准备一场生日宴会,好不好?一定比过去我给阿笙准备的生日宴会盛大,好不好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