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0章、如果你愿意的话,咱们可以结婚
    “然后你就跟众人说你在外头还有一个儿子?只怕顾家与薛家都丢不起这个脸吧!

    母亲,这生日宴会的事情就算了,况且我也不想让世人知道我唐卿是私生子,还是你与自己的小叔生下来的,对我来说当真一点儿好处都没有,对你同样如此!”

    唐卿很快就拒绝了。

    小时候他确实很想要过一次堂堂正正的生日,也羡慕过顾琉笙,有父母疼爱,有爷爷疼爱。

    而他只能跟着唐嫂生活在一起,但是现在他长大了,那些过去稀罕的,现在不稀罕了。

    对于薛予凝的道歉,唐卿并不放在心上,听听就算了。

    从她法国回来到现在,已经给他道歉过多少次了,但也不过是表面上的示弱,他这个母亲最看中的还是自己的荣华富贵。

    薛予凝沉默了,公布唐卿的身份,她还真没有什么勇气。

    这一件事情公布出去,她才是被人戳脊梁骨的,确实对她也没有任何的好处,薛予凝抿着唇,有些不甘心。

    唐卿也没有再理会她,安静地吃着唐嫂给他准备的热乎乎的长寿面,而后从口袋里摸出一只打火机把玩着。

    想起今天下午与简水澜的相处,很期盼明天再联系她的时候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的心情又愉悦了许多,爱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,奈何遇见的时候不对。

    他边吃边取出手机,本来想打开那一张他们唯一的合照。

    可想到对面坐着他的母亲,不想给简水澜惹上麻烦,只好又将手机放了回去,除了现在什么时候想看都可以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隔日,雨停了,艳阳高照,倒是回温了不少。

    雅间里,茶香袅袅,肖蔺依旧在里面品茶,敲门声突然响起,随即被推开。

    进来的是精心打扮过的薛予凝,肖蔺看到她的时候,眼里流露出欣赏,岁月对这个女人真是厚爱!

    明明大了他好几岁的女人,可是看起来还是让人觉得比他都要年轻几岁。

    薛予凝在进来之后很快就将门给关上了,见到肖蔺看她的目光中带着欣赏与惊艳,更是满足了她的虚荣心。

    她就喜欢从他的眼里看到这样的目光,那完全是对她的赞美。

    不需要语言,只要一记眼神那就足够了,也正因此,她才能这么长久地与他走下去。

    待薛予凝走近,肖蔺自然地握住了她的手,这手也保养得极好,犹如少女一般。

    真好看!不知道的都要以为你是顾总与唐卿的姐姐了。肖蔺并不吝啬赞美她。

    女人都喜欢被人赞美,薛予凝自然也不例外,她垂眸一笑,在肖蔺的身边坐下,整个人缠了上去,趴在他的胸口处。

    “就你会说话,我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,哪儿比得上那些水嫩嫩的小姑娘。她虽然保养好,但到底年纪大了,自然是比不得外头年纪小的姑娘。”

    肖蔺却不这么认为,轻捏着她精致的尖下巴,笑看着在他面前婉柔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那些小姑娘哪儿能跟你相比?我觉得你可比她们好看了许多,在我眼里谁都比不上你!”

    薛予凝笑了起来,感觉到肖蔺的手在她的身上不规矩,低低一笑,很快阻止了他的大手。

    “别别在这里,这门也没关,万一被人推了进来看到了也不好。”

    肖蔺明白了她的意思,很快将她横抱起身,朝着里面的内室走去。

    一进去里头肖蔺就迫不及待起来,薛予凝这些时日出门的次数减少,毕竟不好当着唐卿的面太过放肆,此时也渴望得很,很快与肖蔺滚做一团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屋子里的气温升高,只剩余冲撞的声音。

    事后,薛予凝感受着身上残留的美妙的余韵,整个人柔软无力地靠在肖蔺的胸口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就算到了这样的年纪,身材依旧保持得特别好,让她觉得喜欢,不像一般的男人到了中年身上肌肉松弛,一身肥肉,让人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而肖蔺每天都有锻炼,如今这身体就跟年轻的男人一样,身上的肌理依旧有弹性,让人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此时出了点儿汗,却没有让人讨厌的汗味,反倒特别迷人。

    在肖蔺的面前,薛予凝从不掩藏自己的野心。

    “肖蔺,如果可以,我真想跟你生活在一起,不过我还是很想要回到顾家,顾夫人这个身份一直让我放不开手。”

    她在燕城要风得风这么多年,向来都是被人羡慕与尊敬的,如今成天窝在唐卿的别墅里,也不知道多少正等着看她笑话呢。

    但如果回到了顾夫人的身份,一个个还不得看她的眼色。

    肖蔺刚彻底淋漓尽致了一把,整个人特别舒服,搂着怀里的女人,在她身上的柔软处爱不释手,听到她这么说,肖蔺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凝儿,如果你愿意的话,咱们可以结婚,如今我到手的已经不少了,足够我们两人很好地生活。

    再说了,你若是再婚,顾家也不能拿你怎么样,毕竟顾安和已经过世了这么多年,那些知道你再婚的也不会嚼你舌根,你的两个儿子,往后你也可以少操心他们一些!”

    与肖蔺结婚

    薛予凝还是很心动的,只是她若是与肖蔺结婚了,那么此生她怕就再也回不到顾家了。

    肖蔺可以给她不错的生活,可她更喜欢顾夫人这样的头衔。

    薛予凝摇头一笑,“别,跟你结婚了我还怎么回去顾家?我现在就是等着老爷子赶紧翘辫子了,这样一来阿笙看在我是他母亲的份上,说不定真会妥协,阿笙向来重亲情,他不会真对我赶尽杀绝的!”

    薛予凝越想越觉得这样的可能性很大,如今顾家老宅里,顾琉笙最看重的就是顾老爷子。

    若是顾老爷子不在了,她就是除了顾老爷子以外顾琉笙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肖蔺被她拒绝,倒也没有生气,只是手里稍微用了点儿力气,得来薛予凝的一声娇呼,“做什么呢,这样子会疼的,我在跟你说正经事呢!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也在跟你做正经事?罢了,这些事情就暂时先不谈了,咱们再好好温存一番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天没有要她,今天她出来一趟不容易,说什么也该好好地满足一番。

    肖蔺很快又开垦起来,薛予凝有些承受不住,看着身上的男人问他,“你上回不是说了要好好地给我出口气吗?这简水澜都又回到了燕城,你怎么都还没有出手?还想留着她过年?”

    薛予凝一想到往年这个时候都在忙着过年的事情,各种收礼,各种宴会参加,可是这几年冷清了太多。

    在法国的时候一点儿过年的气氛都没有,回到了燕城跟着唐卿这边,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对于唐卿来说,哪儿有什么过年的气氛,这几天别墅里冷冷清清的,拜访的人都没有。

    肖蔺边撞击着边喘着气出声,“这事情我已经安排人去做了,不急于一时,这事情我一定做得天衣无缝,绝对不会怀疑到我们的头上来!”

    薛予凝听到这话这才满意了,双手抱着他结实的后背,让两人贴靠更近。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我就安心了,这个女人必须除掉,否则阿笙怕是也不可能让我回到顾家,再说就算我回去了,简水澜也不会给我好脸色看,所以这事情你一定要处理好!呃,你慢点儿”

    肖蔺又狠狠地撞击了几下,看着她在身下绽放,哪儿慢得下来。

    又一番温存下来,肖蔺可以说非常满意,倒是薛予凝浑身一点儿力气都提不上来。

    好久没有这么畅快淋漓了,“今晚我不想回去了,肖蔺,我去你那边可好?”

    回去之后,唐卿也没给她好脸色看,还有一个唐嫂她看着厌烦,倒是肖蔺那边她还挺喜欢去的。

    不过一直以来都只能是偷偷摸摸的,今晚就算留在那边也需要注意许多。

    肖蔺求之不得,“好,今晚再好好疼爱你一番!”

    薛予凝娇羞一笑,“不过咱们还是尽量别让人发现了,晚点儿你先走吧,我还是该要乔装打扮一番再过去,唐卿应该也是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,对此都有些不大高兴!”

    “孩子都长大了,你也别太操心他们,省得他们还得怨你!”

    薛予凝点头,在他的怀里笑得温婉。

    “行,我都听你的!但是简水澜这事情你可别拖得太晚了,我一想到她就觉得特别糟心,阿笙对她鬼迷心窍,唐卿也是如此,我想给他介绍几个不错的姑娘,唐卿都不愿意,也不知道这两兄弟是怎么了!”

    “放心吧,简水澜一个小丫头而已,只不过是有顾总护着,对付她的事,我都安排好了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又在医院里待了一天,容昭熙终于退烧。

    不过大病初愈,整个人经过这么三天的折腾,倒是消瘦了一大圈,看起来一副病恹恹的样子,加上好几天没刮胡子,看起来就跟大叔一样。

    秦筝特别嫌弃他现在的样子,她喜欢的是美少男啊,才不喜欢这么邋遢的男人呢!

    不过想想她现在也不怎么喜欢容昭熙呢,对他目前还处于冷战时期,只是看到他生病可怜,这才过来照顾他的。

    秦筝想着既然容昭熙已经退烧,剩余的只要好好休养,就没什么大问题了,而她今天也差不多该离开医院了。

    画廊那边还有不少事情,等着她去忙着呢!

    所以当容昭熙好了之后,容昭熙也就开始洗脸刮胡子。

    等到忙完这一张脸之后,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当初小鲜肉的状态,摸了摸自己清理干净的脸,容昭熙特别满意自己的姿色。

    恰好是秦筝所喜欢的那一款啊!

    不过看到自己还有几分虚弱的样子,这几天得好好休养,将自己的气色也养起来,正好现在纪晓晓尚未找到,他还能在医院里多休息几天。

    干干净净地回到了病房里,看到秦筝正在玩手机,他朝着秦筝走去。

    “呐,看看我如何?”

    秦筝不耐烦地抬头,不过在看到容昭熙那一副干净清爽的样子,还是忍不住有些恍惚了下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只是将脸上的一些胡须刮干净,一张脸就恢复了当初的清爽,甚至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看起来还是虚弱了些许,整整烧了三天,怕是元气大伤。

    对于秦筝眼里的惊艳,容昭熙特别受用,他就喜欢秦筝这么看他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不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秦筝没好气,很快就挪开了目光,继续投入手机里游戏当中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跟之前一样了,你看我现在洗得干干净净的,不就是你喜欢的样子吗?既然喜欢就多看几眼呗,我不介意!”

    见她又将目光挪回了手机屏幕上,容昭熙直接抢过她的手机。

    看到她玩得竟然是连连看,不禁翻了个白眼,这个脑残的游戏,会比他有意思吗?

    他想着回头一定想法子卸载了她手机里的游戏,跟他争宠的一样都不能留下。

    “幼稚!”

    秦筝抢回了手机,“既然你都退烧了,我看你精神也挺不错的,那我也该走了!”

    “不是”

    容昭熙傻眼了,怎么他才退烧,她就要走了?那他怎么办?

    “秦筝,你没看到我还这么虚弱吗?你看看我的脸色,是不是苍白的?”

    秦筝仔细一看,随即点头。

    “确实苍白,好好养几天就成了,你妈妈每天给你送来的伙食不错,吃上几天绝对活蹦乱跳,我也该走了,这个时候走,正好下午还能去一趟画廊看看。”

    见秦筝当真收拾起东西,容昭熙立即阻止。

    “等等,你看我还这么虚,没个人照顾能行吗?你快去喊医生过来给我检查看看,我觉得还有点儿发热,头也疼,难受得很呢!”

    容昭熙扶着额头,一脸痛苦地朝着病床走去,一头就栽了下去,直接趴在病床上装死。

    秦筝看着这一幕有些无语,这个男人怎么就如此幼稚?

    他是虚了一些,好好住院两天样样也就差不多了,现在竟然还装死!

    此时病房的门刚好被推开,进来的是前两天秦筝见过的护士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