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3章、你们都让开,这是我老公!别抢!
    不过今天尝了这么美好的味道,他想接下来他可以好好往这一方面研究了。

    毕竟是第一次谈恋爱,过去也没经验,不晓得恋爱之后该如何,但他与秦筝交往以来,似乎

    回头得去跟程少郡好好探讨一番,程少郡这家伙谈过好几场恋爱。

    每一场都闹得要死要活的,经验丰富得很,得去跟他问问男女朋友交往时该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不能让秦筝觉得跟他交往太没滋味了,或者觉得他不行,过于保守了。

    秦筝此时还觉得一张脸烧得慌,听得容昭熙这么说,也觉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男女朋友之间做这些事情倒是正常的,就是这么被人给撞见了,难免要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接吻倒是比她所想象的要美妙得多,连灵魂都要颤栗起来。

    秦筝捂着烧红的脸去看容昭熙,“谁是你女朋友了?咱们是要快分手的男女朋友!”

    容昭熙直接朝她翻白眼,“胡说什么,谁跟你是即将分手的男女朋友了?没看到纪晓晓的事情都已经解决了吗?她陷害我的事情你也都已经知晓,咱们之间还分什么手?以后不许再说这样的话!”

    说着又凑近想要去亲她,秦筝很快就后退避开,一巴掌阻隔在他的嘴上。

    “你少对我动手动脚还动嘴,容昭熙,没征求我的同意再亲我,信不信我直接揍你?”

    “反正也没少被你揍过,亲一口怎么了?又不是没有亲过!”

    他伸手去抓秦筝的手,想要看她红通通的脸,奈何秦筝捂着太过严实,“唉,你把手拿开,这样子多好看!”

    秦筝是把手松开了,但是却拂开了容昭熙的手。

    “让开,我要吃晚饭了!”

    她没再搭理容昭熙,打开了荣成正送来的保温盒,总共有两份,一份是容昭熙的,依旧是清淡的口味,连肉片都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而她的那一份则是特别丰盛,有红烧肉、油焖大虾、糖醋排骨,清蒸鱼块,还有一盅滋味鲜美的鸡汤,看得她食欲大增。

    嫁到容家其实也挺不错的,冲着这三餐美味,她倒是可以好好地考虑一番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艺术西区32号店面的价格已经谈了下来,按照市面价来谈,三层楼全部结算下来,总共的费用确实不低。

    简水澜这几年倒是有好些存款,加上画廊那边这几年赚来的钱,倒是足够支付这一笔费用。

    顾琉笙本来想买来给她的,但简水澜说什么都不用到他的钱。

    这一点让身为男人,身为她丈夫,身为她儿子的父亲的他,感到特别的挫败。

    他赚了那么多钱的主要目的就是给他们母子花,然而简水澜压根就不想动用他的钱。

    顾琉笙知道那一处店面一口气买下来,需要用到不少的钱,虽然对他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对于简水澜来说,几乎要了她所有的积蓄,与画廊这几年赚到的钱。

    可是简水澜不用他的钱,他也没有办法,给她的卡,一直到现在都没见她刷过一分钱,如此一来,他更是挫败与焦躁。

    顾琉笙觉得有些憋屈与委屈,直接在微博上发了一条求助:老婆不花我的钱,怎么办?

    然而评论区一大群都喊着老公,让他看到那些评论心生厌恶。

    顾太太:老公大大,别着急,我来帮你花!

    顾少夫人:老公多虑了,一会儿我去买买买!咱们也不买别的,给我买套别墅就可以了!什么?一套太少了?那没关系,老公给我买两套呗!

    顾总的女人:表白老公,晚上咱们一块儿去买买买,刚看上了香水、包包、化妆品

    顾总心爱的女人:宝贝甜心,不是不花你的钱,而是咱们要生一大群的猴子,咱们就把钱留着给猴子们吧!我要当你最最贤惠的女人!笔芯笔芯!

    顾总顾总我爱你:你们都让开,这是我老公!别抢!

    一下子他倒是成为了国民老公,顾琉笙看到那些各种山寨版本的“老婆”们。

    见评论区数量还在一直飙升,直接删除了这一条求助微博,觉得自己脑残了,才会发这一条求助微博。

    一群没脸没皮的,随便喊个不认识的人为老公,脑子装了豆渣不成?

    简水澜忙着这一处店面的事情,倒是没发现顾琉笙的纠结与挫败。

    钱倒是都给唐卿打过去了,虽然差不多要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。

    接下来还要进行改造与装修,也要花上不少钱,不过如果画廊创办起来,按照现在画廊的生意,倒是还能慢慢将钱赚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现在房价高,但一直都在增长,现在购买就算是放着不用,过几年也能涨不少价钱。

    约了唐卿下午见面,主要是签合约,至于办理的手续还需要几日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唐卿那边都能办理清楚,到时候她只要签字即可,倒是不麻烦。

    顾琉笙知道她下午要去见唐卿,很快就推掉了下午一个重要会议,死皮赖脸地要跟着。

    简水澜翻了个白眼,看到他将手机收起。

    “就是去签个合同,你做什么还要跟着?难不成还担心我与他有什么?”

    她与唐卿并无可能,这一点她很清楚,而且她对唐卿也没有男女之情,可顾琉笙似乎不这么认为。

    或者该说,任何一个男人出现在她的面前,他都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堂堂顾总,这么没自信?

    顾琉笙见她又是换衣服又是化妆的,心里有些不舒服,不过就是去签署合同罢了,需要这么装扮吗?

    平日里对着他不都是素颜朝天,本来就长得好看,还要化妆,这是想要做什么?

    简水澜并不清楚顾琉笙心里的弯弯绕绕,继续收拾自己,顾琉笙看到她这一副姿态,心中更是不痛快了。

    “他还没那么个能耐与你有什么,不过你都这么好看了,还化妆做什么?”

    这话说得真是有水准啊,简水澜心情特别愉悦。

    她就喜欢顾琉笙这一点,不吝啬赞美她。

    “你都死皮赖脸想要跟我一块儿去了,我能不给自己收拾收拾?太丑了,岂不是给你丢脸?”

    所以这是为他打扮?

    顾琉笙不悦的心情,突然间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“那也别打扮得太好看了,我知道你的美就足够了,没必要给别人看到!”

    特别到时候对面还有唐卿,其实这样的事情他找个人去签就可以了,没必要买一处店面还需要她亲自出马。

    简水澜画好了妆,其实也就是涂了点儿粉底液,眉毛稍微描绘了下,还涂了点儿淡淡的口红,让自己的气色看起来好点儿。

    至于头发,就这么披着,身上穿了毛衣与牛仔裤,外头套了一件深色大衣,看起来很简单,但给人很青春、很女人的感觉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着她随便穿穿就这么好看,有些惆怅了,老婆太美,他也忧心。

    简水澜很快将自己收拾好,看了一眼时间,还有一个小时,开车过去到那边,绰绰有余。

    顾琉笙见她美丽动人的样子,走了过去将她的头发揉乱。

    “头发乱糟糟也这么好看”

    简水澜看着镜子里一头乱发的自己,一双漂亮的杏眼都要喷出火来。

    “顾琉笙,你是不是几天没挨揍,哪儿又不舒服了?”

    她取过一旁的头梳将乱糟糟的头发梳理好。

    “看你这么漂亮,我觉得特别有危机感!”他哀怨地盯着她。

    简水澜冷哼了声,“也不知道是谁的桃花多,还招惹上一群神经病一样的女人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顾琉笙觉得这个话题不能再继续下去,“时间差不多了,咱们这边距离艺术西区还有点儿距离,走吧,早点儿签完,就能早点儿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这才拎起了包,“走吧,既然你非要跟着,我就不开车了!”

    “嗯,老公开车送你过去。”顾琉笙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,示意她给点儿福利。

    简水澜懒得理会他,率先就朝着玄关的方向走去,换上了高跟鞋。

    顾琉笙当然不会让自己遭遇到冷落,几大步追了上去,搂住了她的肩膀,直接吻住了她的红唇,但也只是一番浅尝辄止。

    “下回再不听话,可不是这么亲一口了事!”

    到了艺术西区那边约好的咖啡厅,进去之后发现唐卿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唐卿确实很早就到了,从与简水澜订下时间见面,他就开始期盼着这个时候的到来。

    所以早早地来到了咖啡馆,出门之前还换了好几身的衣服,最后挑选了一身深色的西装。

    他本来以为简水澜单独过来,没想到身边还拖着个男人!

    唐卿不动声色地轻蹙了下眉头,倒是将自己的情绪收敛得挺好,不过看到简水澜的模样,双眼不禁闪过一抹惊艳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来这个女人给自己稍微收拾了一番,看起来明媚动人。

    那眼里的一抹惊艳,顾琉笙自然没有错过,心里虽然不悦,恨不得将这个女人珍藏起来,但这个时候也不好显示自己太过小气,回头简水澜又要说他。

    他倒是大大方方地与唐卿打招呼,“没想到唐先生来得这般早啊!”

    唐卿浅笑,“不早,也是刚到而已,没想到这么一桩买卖,顾总也会过来!”

    简水澜见顾琉笙给她拉开了椅子,入座之后,冲着唐卿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介意我多带个人过来?”

    简水澜都这么说了,唐卿也不好再说什么,只是一笑。

    “当然不会!顾总请坐吧!”

    顾琉笙表面上平和,但心底却已经开始了腹诽,他能过来那是给唐卿多大的面子。

    顾琉笙入座之后,直接表明了今天的主题。

    “既然已经我妻子已经提前将钱给你打了过去,那么现在合约也该签下了!”

    唐卿点头,“那是自然,放心吧,我还不至于会卷了钱跑路的!”

    唐卿倒也不啰嗦,直接将合同取出递给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看后没有问题的话,那就签字,若是有哪儿不满意的,我再改改就是!有不明白的地方,可以直接提出来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接过合同,然而顾琉笙很快接过了她手里的合同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就好,你点杯咖啡吧!”

    简水澜看到顾琉笙接过合同开始看了起来,倒是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顾琉笙这方面接触的比她多了许多,合同由他过目,她更是放心,于是喊来了服务员,点了两杯咖啡。

    顾琉笙可谓一目十行,没一会儿就将合同全都看完,每一条倒是合理,没什么可说的。

    唐卿正想着找点儿话题跟简水澜说说的时候,顾琉笙已经将合同内容看完了,看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倒是没什么问题,可以签了!”

    简水澜也没想到他看得这么快,若是她也得逐字逐句地琢磨一番,不过顾琉笙既然说可以了,那一定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她正要从包里取出笔的时候,唐卿适时地递来一只钢笔。

    简水澜直接接过,“谢谢!”

    她很快在两份合同上尾页签字的地方,签上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合同一人一份,唐卿接过其中一份,看到自己名字下方简水澜清秀的签名时,多看了几眼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倒是很耐看的一手字,果然字如其人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候,服务员送来了他们点的两杯咖啡,顾琉笙见事情已经完成,倒是没有留在这边的打算,便看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事情也算是完成了,不如咱们回家?”

    在这边,他还真是一分钟都不想待着,见唐卿看他老婆的眼神,他就特别不爽。

    唐卿没想到自己盼了这么长时间,结果他们过来从头到尾十分钟不到,便有些郁闷了。

    不过唐卿倒是很快想起一事,“我突然就想起了之前救下简昕一事”

    顾琉笙听到这话的时候正色看他,“所以现在唐先生是打算跟我谈谈顾家掌权人的事情?”

    如果唐卿真要顾家掌权人的位置,他倒不是不能让出来,不过需要费点儿时间跟爷爷沟通好。

    除了他爷爷,还有顾家所有人,毕竟唐卿的身份挺尴尬的。

    但只要他爷爷答应了让唐卿继承顾家掌权人,其余人就算有意见,但也不能改变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