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4章、你这死老太婆是不是活腻了?我妻子你也敢动?
    唐卿嗤笑了声,将合同合上放回了文件袋里。

    “我唐卿对于这种不费吹灰之力得来的,向来都不屑,顾家掌权人也许不少人很在意,包括咱们的母亲更希望让我得到它,可我并不稀罕!

    我唐卿想要的东西向来都喜欢依靠自己的能力得到,我今天跟你提起简昕的事情”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简水澜,最终还是将目光落在了顾琉笙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说我也算是简昕的救命恩人,想寻个空去见见,你们该不会拒绝我接近孩子吧!”

    不过若是他母亲知道他就这么轻易得到了顾家掌权人的身份,又这么轻易地放弃了这个身份,估计对他会极为失望吧!

    但他母亲所做的一切也让他极为失望,过去还只是白天出去见肖蔺,晚上晚些时候回来。

    现在被他知道了肖蔺的存在,她倒是明目张胆地直接去了肖蔺那里,夜里都不回来了!

    顾琉笙沉默了,自然清楚唐卿背后的深意,但是唐卿的要求并不过分,甚至合情合理,顾琉笙倒是没有太久的犹豫。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,唐先生什么时候想见小昕的话,可以告知我一声。”

    至于顾家的掌权人,若是唐卿要,他眉头都不会眨下,任何都不会比他的妻儿珍贵。

    唐卿喝了一口咖啡后点头,“这事情好说,回头我想见他了,自然会联系你们!”

    如此一来,又多了一个见她的借口了,唐卿垂眸一笑,又觉得自己似乎也挺可怜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顾琉笙的手机铃声突然响起,顾琉笙取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华楚楚,他轻蹙了下眉头,但还是很快接起。

    “三婶有事吗?”

    三婶

    华楚楚?

    简水澜听到这称呼的时候很快竖起了耳朵听着,但并没有听到华楚楚在电话里头说了些什么,只是看到顾琉笙的眉头很快皱起。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我现在就跟水澜过去!你先看着孩子们!”

    顾琉笙说完这句话很快就结束了点头,看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三婶打电话过来,说是小昕跟一个小女孩闹了别扭,那小女孩一直在哭闹哄不住,一口咬定是小昕把她推到的,三叔忙着没空过去,三婶只好给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简昕将小女孩给推到了?

    简水澜蹙了下眉头,简昕还不至于会无缘无故去推到一个女孩子,这事情估计有误会,不过具体情况如何,还是得过去问过简昕之后才知道。

    简水澜歉意地看向唐卿,“很抱歉,我儿子那边有些事情需要处理,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都已经说了是简昕那边的事情,唐卿也不好再留他们,他唯有点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我也不好再留着你们,至于其余手续的事情,等办理好了,我再联系你!”

    顾琉笙也向他告辞,“此事再说,我们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咖啡厅,唐卿很快蹙起眉头,其实他也挺想跟上去看看简昕那边的事情,但是自己又有什么资格跟上去?

    不过那小子倒是厉害了,这么小就会欺负女孩子!

    本来琢磨着下午喝杯咖啡,签字之后再约她在这边坐些时候,等晚上的时候再一起吃个饭。

    可现在却与他所计划好的南辕北辙,十分钟的时间,她就签好了字,简昕那边还出现了状况。

    而他们夫妻两人匆匆离开,他就这么被抛了下来,唐卿越想越不是滋味,却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半个小时之后,顾琉笙将车子开到了游乐场,将车子停好就带着简水澜朝着华楚楚所说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简水澜倒是不怎么担心,孩子就算打架也是正常的,特别像简昕这么点儿大的孩子,而且她一直教导孩子要和平相处,不能打架,简昕倒是都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去了学校,也从来没发生过跟小朋友打架的事情,今天这事情确实该要好好地了解一番。

    顾琉笙倒是有些紧张,生怕自己的宝贝儿子吃亏了,不过看到简水澜并不担心的样子,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担心咱们儿子会不会被揍了?”

    等回去他得好好计划一下,先教简昕一些简单的招数,自己的功夫不错,他的儿子应该能在这一方面继承他的一些天赋。

    “跟个小女生,难不成还得打起来?大概就是小女孩摔倒了哭闹不停,我的儿子我相信他,不会轻易动手,而且小昕也不是个任性或是无理取闹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简昕从小就在她的身边长大,她相信他,不过具体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,还是得过去了听两个孩子怎么说。

    但是根据华楚楚的话,那个小女孩应该没受伤才是,大概也就是受了委屈,哭闹不停。

    顾琉笙叹了口气,心里还是紧张得很。

    “我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,与他相认的时间也不长,我自然也是相信小昕,但就是担心他会不会受了委屈,三婶还带着小源,两个孩子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照看,回头要不还是将小昕接回家里,咱们自己看着就好!”

    两人朝着华楚楚他们所处的位置走去,简水澜听到顾琉笙这一番话,忍不住就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之间有点儿矛盾也是正常,我的儿子没那么脆弱,再说三婶一人带着两个孩子,也不能怪到她那边去,行了,什么事情等了解了情况再说!”

    没多久之后,两人就来到了华楚楚所说的地方,摩天轮附近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们并没有去坐摩天轮,只不过华楚楚带着两个孩子在这边看摩天轮。

    简昕想上去,但是顾源害怕,华楚楚自然不能够让简昕独自上去或是将顾源独自扔在下面,所以三人就在下头看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会儿就出了点儿事情,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,但是小女孩一直哭闹,华楚楚也没了办法。

    顾琉笙带着简水澜来到这边的时候,就看到一个小女孩坐在地上,哭得一脸鼻涕与眼泪,双腿还不停地蹬着。

    许是因为哭得太久的缘故,哭声都已经开始沙哑,旁边一个中年妇人在哄着小女孩,哄上几句,然后又去骂华楚楚他们,华楚楚的脸色并不好看。

    她一手牵着顾源,一手牵着简昕,一脸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简昕与顾源似乎也没遇上这样的事情,两人虽然还算淡定,但都有些怯怯的。

    华楚楚此时看到了顾琉笙与简水澜他们,犹如看到了救星一般。

    “阿笙,水澜,你们可算是来了,我这边都快头疼死了,小女孩一直哭,说是小昕推的,怎么哄也不肯停下来,可是小昕说他没推,小昕一直跟小源玩一块儿,小源也说没看到小昕推她!”

    那个中年妇人听到这话,立即就冷哼了声,一脸的不屑与刻薄。

    “呵,你头疼?你们这么欺负我们家小姐,如果让我们家主知道了,绝对让你们吃不完兜着走!什么人嘛,养出来的孩子就这么没有教养,我看是有人生没人养,两个孩子才都这么没素质!

    今天你们要是不给我们家小姐一个交代,回头看我们家主怎么收拾你们!”

    华楚楚的脸色更是难看了,紧紧地拉住了简昕与顾源的手,真想冲上去撕了对方的嘴。

    那个妇人这一番话也让顾琉笙与简水澜听到,两人都皱紧了眉头,此时都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这个妇人所言,就看得出来此人确实没素质,他们没必要跟这么个人去撕,降低自己的身份,而且一口一个小姐,只怕不过是有钱人家的佣人罢了。

    不过顾琉笙对于那一句“有人生没人养”却极为反感,这被骂的还是他的宝贝儿子。

    简昕看到他们,抿着唇从华楚楚的手里抽回了手,朝着简水澜跑了过去,委屈地扑到了她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相信我,我没有推她,那个姐姐跑过来要跟我玩,我和小源不跟她玩,她就坐在地上哭,还说是我推的她,妈妈,我没有推她的,那个老奶奶还一直骂叔祖母!”

    顾源也挣脱开了华楚楚的手,朝着顾琉笙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哥,小哥哥没有推她!小哥哥一直在跟我玩,是她跑过来要跟我们一块儿玩的,结果自己坐地上不肯起来!”

    顾琉笙轻轻点头,“我知道了,放心,去你妈妈那边,这事情大哥哥来解决。”

    既然小源的话与简昕的一致,那么现在就已经可以证明简昕确实没有推倒这个小女孩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小女孩大概五岁左右的样子,哭得一张脸脏兮兮的,还这么如泼妇一般地在地上蹬腿。

    顾琉笙忍不住就皱眉,相比简昕,他真是感谢简水澜将简昕教导得这般好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着怀里的儿子,看到他一脸的委屈,然而却很镇定的样子,心中也觉得欣慰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嗯,妈妈相信你没有推她,那小昕有没有哪儿受伤了?”

    简昕摇头,“没有,但是这个老奶奶一直骂叔祖母。”

    “嗯,放心,妈妈不会让你叔祖母受欺负的,也不会让小昕跟小源受了委屈。”

    说着,简水澜将怀抱里的孩子递给顾琉笙,自己朝着哭闹不停的小女孩子走去,正要凑近的时候,妇人突然就伸手推了一把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做什么?是不是打算对我们家小姐不利?没想到你们都是这样的人,我告诉你,要是碰伤了我们家小姐,绝对不会有你们好过!”

    简水澜学过一段时日的功夫,这么一推对她并没有多少威胁,然而顾琉笙哪儿见得了自己的妻子这么受人欺负?抱着孩子上前。

    “你这死老太婆是不是活腻了?我妻子你也敢动?”

    “你妻子?你又是个什么人?”妇人立即瞪向了顾琉笙。

    华楚楚冷笑,这个死老太婆当真是活腻了,连顾琉笙也不认识?

    不过现在顾琉笙跟简水澜过来,她倒是能够轻松下来,便牵着顾源的手在一旁观看。

    简水澜本来就不是盏省油的灯,顾琉笙更是不简单,她对付不了这么个泼妇,自然有人能对付。

    “我是个什么人,你还没有资格知道,但如果碰伤了我妻子分毫,只怕你活上几辈子都赔偿不了!”

    而后顾琉笙看向一旁哭闹不停的孩子,有这么个刁妇带着,孩子怎么可能会好?

    他又说,“这个孩子是不是摔伤了,送到医院检查一下吧,此事若是我儿子有错,这个责任我们自然不会推却,但如果不是我儿子推的,一个小孩子说谎我们倒是不至于去计较,但大人在一旁助威,到时候我会让我的律师跟你交涉。”

    妇人看他动不动就谈赔偿与律师,一下子就有些悚了。

    但是想到自己家的主子,在燕城那可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一时间又不怕了,这些年轻人向来就是自以为是!

    简水澜瞪了一眼那妇人,“你一口一个小姐地称呼着,想必也不过是大户人家的佣人罢了,没看到你们家小姐已经哭得沙哑,而且这么冷的天,你让一个小女孩坐在地上哭,就不担心她着凉了?难道你就是这么给你们家主人带孩子的?”

    妇人强势地呸了一声,“就是你们家孩子给欺负的,怎么着了?难道你们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简水澜也懒得理会这么个泼妇,直接朝着小女孩走去,声音都轻柔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你坐在地上不舒服,阿姨扶你起来好不好?而且这么哭都不好看了,小女生都喜欢漂漂亮亮的!”

    小女孩沙哑地又哭了几声,倒是将这话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让他跟我玩,我就起来!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他还是不想跟你玩呢?我们家孩子都很喜欢跟干干净净的小朋友玩的!”

    简水澜也没想到这个孩子突然就从地上抓了一把沙子扔向她,幸亏她躲得快,不然得被扔得一头一脸的沙子与灰尘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不起来,就是他将我推倒的,我疼,我疼啊”

    顾琉笙的脸色都难看了起来,特别是这个死孩子竟然还动起手来,这要是他孩子绝对先揍上一顿。

    谁家的小孩子怎么教养得如此不讨喜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