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5章、你再无理取闹下去,信不信我揍你?
    不过孩子本来就是一块尚未雕琢的璞玉,身边有这么个妇人带着。

    如今会有这样的举动,也不足为奇。

    “那你告诉阿姨,你哪儿疼?好不好?”这是遇到了小碰瓷的?

    “都疼,都好疼,你让他跟我玩,我就不疼了他将我推到的,就要拉我起来!”

    小女孩边哭边说,刚才扬起的灰尘有些吹到了她的脸上,粘着脸上的泪水,此时更是脏兮兮的。

    有些路过的游客,看到这边如此情况,都会投来一眼,不过周边倒是没有太多人围观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她其实并没有受伤,不过继续这么哭下去的话,孩子怕是要受不了。

    然而顾琉笙可没这么好的脾气,抱着简昕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再无理取闹下去,信不信我揍你?”哭哭哭,难道不知道自己这样很烦人吗?

    顾琉笙的话唬得小女孩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,她眨着泛着泪水哭得红肿的双眼看他,眼睛一亮,倒是不哭了。

    抬起小手指向简昕,带着命令的口气,“你下来,我要你抱!”

    顾琉笙倒是大开眼界了,这谁家的丫头这么不讨喜,竟然还想给他抱了。

    也不看看自己那蠢样,长得又不可爱,也不讨喜,还脏兮兮的,他嫌弃。

    丑胖丑胖的,这孩子是怎么养出来的?就不能够给孩子少吃点儿吗?

    简昕紧紧地抱住了顾琉笙的脖子,“爸爸,你不要抱她,我要你只抱我和小源!”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才有个爸爸,才不要爸爸抱别人家的孩子,小源喊他小哥哥,抱他倒是可以。

    顾琉笙点头,“嗯,爸爸就只抱你和小源,别人家的孩子都不抱的!”

    能这么被儿子宝贝着,顾琉笙觉得通体舒畅。

    小女孩见顾琉笙不肯抱她,立即就又哭了起来,这一回直接躺在了地上滚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妇人看到自家小姐哭得这般可怜,很快有了意见。

    “你这年轻人怎么这样?我们家小姐要让你抱还是给你面子,多少人想要抱我们家小姐,还得看我们家小姐的脸色呢!”

    所以就将孩子养成这般蠢样?

    一旁带着冷眼观看的华楚楚看着那佣人的样子,也不知道谁家这么倒霉请了这样的佣人,幸好他们夫妻忙着的时候,都会让江姨帮忙带孩子。

    江姨在顾家许多年,就是顾琉笙小时候也是江姨帮忙照看长大的,平日里他们对顾源也有教导,否则儿子要是成为这一副样子,还不知道得多头疼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到小女孩在地上滚着哭,而妇人还这一副样子,也没上前将孩子抱起。

    不过别人家的孩子他们都不心疼,她还心疼个什么?

    这事情本来就不是简昕的问题,而是被这个不讲理的小女孩给缠上,所以此事他们只能主动出击。

    别等到最后还传出他们顾家仗势欺人的事情,谁知道这个妇人如此素质,回去之后会如何添油加醋。

    本来不是他们的错,也能将所有的错都往他们身上推。

    简水澜也没理会地上继续哭嚎的小女孩,走到顾琉笙的身边,低声与他讨论了几句,顾琉笙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明白该怎么做了!”

    说完顾琉笙看向那个妇人,“你这佣人一口咬定是我们儿子推的你们家的小姐,不过我儿子也说了,是你们家小姐自己坐在地上哭。

    这事情调查起来也不难,这游乐场有好几处的摄像头,事实到底是什么,我会让人查清楚的,但如果是你们污蔑了我儿子,回头我会让律师来处理此事,该如何清算就如何清算!”

    顾琉笙也懒得与这些人继续沟通下去,完全沟通不了,一个只会哭,一个蛮不讲理。

    他看向华楚楚与顾源,“咱们走!”

    他想要暴力解决,不过场面不适合孩子看。

    妇人看到他们竟然要走,而自家小姐还没得到满足,滚地上哭,怎么能让小姐受这样的委屈?

    回去他们家主子还不得剥了她的皮。

    “唉,你们不能走啊,事情可不能就这样算了!”

    看到事情没完他们就这么想走了,妇人直接喊了起来,“哎呀,这年头欺负老人和孩子啊,将我们家孩子推倒了还要殴打老人家啊,这世上还有没有天理了?大家都来评评理啊!”

    华楚楚嘲讽一笑,“真是倒霉,出门还遇上了这般极品的人!”

    对于极品的简水澜也不是没见过,只是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理会就是了,不过是个佣人,也做不了主,回头咱们先出击,将事情调查清楚,该怎么处理就先让律师出面,别让人觉得咱们顾家仗势欺人就好,不过那家的主人倒是眼瞎,请了这么个佣人,不是要将孩子养废的节奏?”

    “也是,这么个小女孩现在就被养成这样,长大真可能被养废了!”华楚楚深表同意。

    妇人纵然哭嚎,但是路过的人也只是看上一眼,倒是没有说什么。

    华楚楚抱着顾源,歉意地看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很抱歉,带着孩子出来玩,还发生这样不愉快的事情,幸好孩子们都没有受伤。不过小昕很勇敢,那个妇人出来骂我的时候,小昕很男子汉地站了出来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笑道,“三婶别放心上,孩子闹点儿别扭也是正常的。”

    而后她看向被顾琉笙抱在怀里安静的简昕,问他,“小昕,告诉妈妈,为什么不跟那小朋友玩?”

    简昕双手紧紧地抱着顾琉笙的脖颈,小脸趴在他的肩头,看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妈妈,那个姐姐不爱干净,而且还那么霸道,我不喜欢,女生就要跟丸子姐姐一样,爱干净,爱漂亮,不会欺负人,那个老奶奶我也不喜欢,会骂人,说我有人生没人养,还说叔祖母是坏女人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的脸色一下子就臭了,这个无礼的妇人,下回他会让她清楚得罪他顾琉笙宝贝儿子的下场如何。

    刚才有两个孩子在场,他不好给他们留下不好的榜样,但是这事情查清楚之后,绝对不会轻易放过!

    华楚楚道,“倒是听得那妇人一口一个小姐地喊着,并不清楚那女孩是哪家的女儿,不过应该是仗着在燕城有点儿势力,就如此不将人放在眼里,简直是仗势欺人!”

    “回头等着事情调查清楚了,咱们也就仗势欺人一次。”顾琉笙建议。

    华楚楚点头,“好!这事情有你出面,我倒是安心了。”

    发生了这么不愉快的事情,他们也没了心思再玩,到了停车场,华楚楚便道,“我车子停在另一边,我们就先回去了,你们回去老宅吗?”

    顾琉笙看向简水澜,很快摇头,“晚上我安排了烛光晚餐,你回去跟我爷爷说一句小昕留在家里,等明天早上再送过去,今晚我们就不过去了!”

    本来想着跟简水澜共度两人世界,但现在简昕遇上了这事情,他也不想让他单独留在顾家老宅,还是留在父母身边适合。

    而且现在简昕这么紧紧抱着他的脖子,明显是很不想离开父母的,顾琉笙也狠不下心来拒绝。

    华楚楚浅笑,“阿笙倒是好浪漫,不过烛光晚餐还是应该两人过,不如今晚将小昕留在我们那边?跟小源一块儿玩就好。”

    回头她也要暗示顾安歌给她来一场烛光晚餐,他们结婚这么多年,顾安歌对她确实很好,但就是浪漫不够,好像很久没有一起吃过烛光晚餐了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小昕挺想留在我们夫妻身边的,今天也辛苦你带了两孩子出来玩,我们送你过去吧!”

    于是一家三口将华楚楚与顾源送到了华楚楚停车的地方,看着她将车子开走,这才回到了他们刚才停车的地方。

    车上,简水澜抱着简昕坐在后面,顾琉笙开车。

    看到简昕不开心的样子,简水澜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好像很不开心的样子?还在意那个老奶奶的话吗?那个老奶奶做得不对,不应该这么骂人的,让小孩子学了去不好。

    而且那个小朋友都坐在地上哭了这么许久,老奶奶也没有将她扶起来,告诉她这么做不对,反而任她哭着,所以老奶奶很多做法与想法都是不对的,小昕不必要放在心上,好不好?”

    简昕点头,“妈妈,我知道了,我就是想丸子姐姐了,还有副班长,丸子姐姐和副班长都不会这样子,我也喜欢跟他们玩,玩具都能分享。那个老奶奶是个坏人!”

    顾琉笙扬唇一笑,“回头,爸爸帮你出气!嗯,爸爸还教你功夫,往后就不会受欺负了!”

    果然一番话让简昕双眼都亮了起来,“爸爸,你真好,我一定好好学,跟你一样厉害!”

    小女孩本来就哭得脸上都是鼻涕眼泪,此时又倒在地上翻滚,一身粉色的衣服都滚得都是灰尘,就是脸上也都脏兮兮的,本来绑得挺好看的头发,此时也都乱糟糟一团。

    妇人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,这个孩子脾气可大得很,今天没有满足她,估计她也都哄不下来,她蹲在了小女孩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小姐啊,不哭了,咱们先回去好不好?他们都走了,咱们哭也没有用,咱们回家告诉你妈妈,让你妈妈给我们出气好不好?”

    虽然他们离开的时候一口一个律师,就算监控当真录下了刚才的一幕,那又如何?他们主人也不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所以妇人也没放在心上,打算带着小姐回去好好添油加醋地说上一番。

    “不好不好,你这么没用,你走开!”

    小女孩一点儿都不接受,躺在地上直接抬腿踢了她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没用的老家伙,回去之后我一定要让我妈妈教训你,这么点儿事情都做不好!我要那个叔叔抱抱,还要跟那个弟弟一起玩,你去给我将他们找来,不然我不回去了!”

    毕竟只是个小女孩子,就算是踢了一脚也不会太疼,妇人却有些害怕被小姐告状,回头将她辞退了,可是找不到这么好的工作。

    于是心里也有些着急起来,不过想到小姐喜欢喝饮料,她很快从带过来的背包里取出一瓶可乐。

    “小姐不是最爱喝可乐吗?平日里你妈妈都不爱给你喝饮料的,咱们偷偷喝上一瓶好不好?你想要吃什么,我都带你去吃!”

    这孩子这两年长胖了不少,所以饮料与甜食都被限制了,不过有了这些东西才好哄呢。

    胖就胖,又不是她孙女,她只要将小姐伺候高兴了就成。

    一听到可乐,小女孩倒是安静了点儿,很快从地上坐起,看着她的背包。

    “我要喝一瓶!”

    妇人见孩子有吃的就好哄,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行,喝两瓶都可以,回头喝完了再给你买!”

    说着从背包里取出一瓶可乐,拧开了瓶盖就递给她。

    幸好自己聪明,知道小姐喜欢吃甜食,所以单独带着小姐出门的时候,都会给她准备一些可乐或是饼****生气了或是哭了,吃上一些倒是能够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小女孩接过已经拧开的可乐,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,脸上还挂着鼻涕与泪水,这么喝下去的时候,也将鼻涕也吃了下去。

    有路人路过的时候,说上几句不好听的,妇人都骂了回去。

    看到小姐安静下来,妇人又取出一盒饼干给她吃,也不管她都吃到嘴里的鼻涕。

    “小姐啊,咱们回去之后,你就告诉你妈妈说是那个男孩子将你推到的,所以你才摔得身上脏兮兮的,知道吗?有你妈妈在,一定会给你出今天这一口气的!”

    “那妈妈会让那个弟弟跟我一起玩吗?我还要那个好看的叔叔抱抱!”

    那个好看的叔叔可比她爸爸都要好看许多,还有那个弟弟,也长得好漂亮,比妈妈送给她的洋娃娃要好看。

    “会的,只要你跟你妈妈这么告状,他们都会跟你玩的。来,多吃点儿,要告诉你妈妈,今天林妈也让他们给欺负了!”

    哼,敢这么欺负人,回头让他们这些年轻看看什么才是欺负!

    在燕城,还没有多少人敢惹他们家主子,今天这事情可不能就这么了结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