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8章、你这么多孩子了,还需要我给你生孩子吗?
    “今天所听到的,全都给我当做没有听到,让我知道你们私下碎嘴,可别怪我心狠!”

    她可是被乔崇山带回乔家与他生活一起的唯一的女人,虽然只是情人的关系,但也算是这乔家目前的女主子了。

    佣人在她的面前,还是很听她的话。

    佣人很快恭敬地点头,“我知道了,陆小姐请放心,我什么都没有听到!”

    云水溶很满意佣人的态度,“那就赶紧跟上去看着小姐,别让她摔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陆小姐,我马上去看着小姐!”佣人很快就离开了餐厅。

    云水溶看着满桌的食物,慢悠悠地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夜里,乔崇山才回到乔家,云水溶见他回来,自然是开始卖力地伺候他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虽然老了,但是那一方面还算不错,不过与薛长轩相比,还是差远了。

    与薛长轩相比

    突然想起那个男人,云水溶嘲讽一笑,她如今沦为别人的情妇,还不是薛长轩与简水澜这两个贱人造成的。

    她得找个机会,将过去的仇都给报了!

    不过如今她的容貌已改,在燕城这个圈子里,倒是见过几次薛长轩,他倒是还如当初,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她的时候,已经完全认不出她来了。

    想起前不久去了一趟淮城,看到的那个女人,应该也没有认出她吧!

    将乔崇山伺候了个舒爽,看着他肥胖的身体,云水溶的心里都是嫌弃,不过眼里始终带着对他的爱慕与满足。

    她跟过两个男人,哪个不是长得那么好看,可是乔崇山在样貌上虽然比不上他们,但是财富上却是不容小觑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还是对她大方,只要她看上了什么珠宝,乔崇山一定会一掷千金,就为了博取她一笑,这一点满足了她的虚荣心。

    老了点儿又如何,她现在舒适的一切,可都是他给的。

    等她找到了陆萧,她就带着陆念念离开这里,永远地跟陆萧生活在一起。

    乔崇山看着在自己穿上千娇百媚的女人,特别满足,他这么多的女人当真,也就这个女人当真可以满足他的需求,而且每次都被她伺候得格外舒服。

    几次满足之后,云水溶抱着他的胳膊,娇滴滴地出声,“崇山,今天女儿被人给欺负了,还被推到在地,搞得脏兮兮地回来,据说对方仗势欺人,林妈都被他们给吓到了!”

    乔崇山看着满足之后,这个女人嫣红的脸庞,只觉得又有些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佳人皱眉的样子,乔崇山有些不忍心,粗厚的大手抚过她纤细柔软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是怎么回事?念念在乔家也没人会欺负她一个小孩子,平常出门更是有人跟着,怎么会被欺负了?”

    于是在林妈添油加醋将事情告知了云水溶之后,云水溶又将自己所知道的事情,再一次添油加醋了一番。

    一边观看着乔崇山的表情,当看到乔崇山震惊的样子时,她就知道这事情,乔崇山肯定会为她的女儿讨回一个公道。

    “崇山,你说念念也才这么点儿大,就这么受人欺负,回来的时候一直哭个不停,说是被摔疼了屁股,幸好没有大碍,否则我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!我可就这么一个女儿,前些年她跟在我的身边,吃了太多的苦。”

    乔崇山点头,“嗯,这些人确实欺人太甚,连我乔家的人都敢欺负委实可恶,我明天让人去查查那边的事情,一定给你一个交代,还有一定让他们给你道歉,回头你想怎么惩罚他们,都随你开心!”

    看到身边女人满意的脸色,乔崇山知道自己的决定让她欣赏,又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只有一个女儿了?你想生多少个,都可以,我乔家养得起!”

    云水溶听到这话的时候,双眼一亮,之前与乔崇山做这事情的时候,乔崇山都有做安全措施,或者是她事后服药。

    如今乔崇山这么说,就是想给她一个属于乔家的孩子。

    虽然不想背叛了陆萧,但是在没有陆萧的消息情况下,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实在是太辛苦了。

    如果她为了自己与女儿,给这个男人生下个孩子,陆萧要是回来知道了,也许不会生气。

    她一个女人,虽然也念到了大学,但是大学的时候她一门心思都绕着薛长轩在转,哪儿学得进去东西。

    毕业之后,她更是都没有去上班,当时就想着嫁给薛长轩,当了薛家的少夫人,她哪儿还需要辛辛苦苦地去上班赚钱。

    她有云家、有薛家,只要等着享福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让她去上班,别说自己适应不了那样的生活,怕是也没有公司会聘用她。

    更何况一般职员的工资太低了,那几千块钱压根无法维持她与女儿的日常花销。

    云水溶心下高兴,但还是问了他一句,“你的意思是想要我为你生一男半女?可是你都已经这么多的子女了,还需要我给你生孩子吗?”

    乔崇山的儿女不少,一个个嫁娶的都是豪门,为他带来了不少的好处,而且他的孙子孙子有的都比陆念念还大了。

    看到云水溶娇媚的容颜,乔崇山在她身上掐了一把,听得她情不自禁地轻吟出声,眼里染上几分炙热。

    “儿女越多越好,我就喜欢热闹,我那么多的孩子,遗憾的是没有一个是跟你生的,咱们生一个儿子,我乔崇山家大业大,将来也不会委屈了他。”

    所以母凭子贵?

    云水溶觉得现在乔崇山对她是很不错,但是谁会知道这样的好,能维持多长时间?

    如果她能为他身下一男半女,将来乔崇山一定会给他一些好处的。

    据说,跟过乔崇山的那些女人都混得挺不错的,特别是为他生下孩子的女人,最后都能得到别墅或是大笔的钱财,更别提那些女人喜爱的名牌或是首饰。

    她现在得给自己与孩子多要些好处,要是乔崇山腻味了她,自己与女儿的生活也还能过得不错。

    最好有个儿子傍身,将来说不定还能分得了乔家的财产,那么她的生活将会无忧。

    云水溶越笑越是妩媚,看着乔崇山的时候,眼里充满了深情与感激。

    “崇山,你对我真好,你要是愿意的话,我也愿意给你生个孩子,咱们一起抚养他长大。”

    乔崇山是没有薛长轩好看,也没有陆萧帅气温柔,但他有钱,舍得在她的身上花钱,给他生个孩子倒是可以。

    乔崇山很满意她的表现,直接翻身又压了上去,继续攻城略地。

    他的动作来得太突然,云水溶压根就没有防备,被他攻打得节节败退。

    这一晚上,两人似乎不知疲惫一般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隔天一早,乔崇山就让人去调查在游乐场欺负陆念念的人,只是事件尚未有结果的时候,乔家倒是来了个客人。

    而且这个人还不简单,在律师界名声极大,可是顾琉笙的金牌律师。

    乔崇山让人接待了这位律师,毕竟是顾琉笙的金牌律师,所以乔崇山匆匆忙忙就过来相见了。

    也不清楚自己这边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,竟然需要动用到顾琉笙的金牌律师。

    白淮,顾琉笙的金牌律师,他接手的案子,从来就没有败诉过。

    这事情若是闹起来,他乔家绝对不会得到任何的好处,甚至还要与顾家结仇。

    过去他想要压制苏家,虽然没有成功,但已经间接得罪了顾琉笙。

    顾琉笙与苏家的苏焕,两人犹如穿着同一条裤子长大的亲兄弟。

    这个人他能不得罪最好,毕竟现在乔家对抗顾家,无疑是以卵击石,完全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然而见到了这位金牌律师之后,乔崇山了解了详情,还有监控也看到了事情的经过,脸色有些难看。

    监控视频里的一切足以说明错在乔家,监控吵杂,虽然听不到他们交谈什么,但是乔崇山还是从林妈的态度看出了这本来就是林妈挑唆在先。

    本来就是几个孩子的事情,现在升级到了大人之间的,而且还是顾琉笙一家子。

    对于名模华楚楚,顾安扬的妻子,在这个圈子里,乔崇山并不陌生,他抚着额头,一脸的头疼与气愤。

    这个老奴才竟然背着他们做了这些,还如此教育孩子。

    事情本就是乔家有错在先,而且得罪的还是顾家,乔崇山倒是直接就将姿态放低了。

    “实不相瞒,这是我乔家的佣人,没想到竟然如此教导孩子,而且还无礼在先,此事我必定给你们一个交代,不知道下午顾总有没有时间,我去给他赔礼道歉。

    都是孩子的事情先引起的,希望顾总能够给我乔某人一个面子,当然了,对于顾家的三夫人,我也一定给她赔礼道歉!都是我乔家的佣人素质问题,我一定好好整治整治!”

    乔崇山本就是个狡猾的人,这一番话,倒是说得诚恳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说了都是孩子的事情闹起的,他们这些大人没必要如此没度量。

    心里面想着屋子里的女人,这个女人倒是差点就害他得罪了顾琉笙。

    有没有点儿眼色,顾琉笙岂是她能随口污蔑的,就是他乔崇山都得罪不起。

    不过他倒是挺觊觎顾家这样的地位,若是他乔崇山替代了燕城的顾琉笙,往后在燕城,岂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,过得比现在还要风光无数。

    白淮看起来很年轻,戴着一副金边眼镜,看起来有着优雅与从容,还有一股常人少有的自信。

    看到乔崇山将姿态放低,且将责任都推到小孩子的身上,只是勾起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说轻也不轻,说重也不算重,顾总的意思是让这起事情的当事人给小少爷道歉,还有顾三夫人那边也需要道歉,两个孩子还小,被你们家的佣人给恐吓到,现在看到生人都害怕呢!”

    乔崇山立即点头,“这是自然,回头我就安排他们去给顾小少爷与顾三夫人赔礼道歉,不知道白律师能不能帮忙问问他们什么时候有时间,我一定亲自带他们过去一趟,还有孩子的母亲,说实话,这孩子也不是我的骨肉,平日里由孩子的母亲教导着,出了这样的事情,我们大人也都有责任,白律师说是吧?”

    他说着看到乔家的管家过来,接过管家递来的盒子,直接在白淮面前打开,露出里面三条分量不轻的金条。

    乔崇山咧开了嘴,露出因常年吸烟而黑黄的牙齿,又说,“这些事情,还得麻烦白律师从中周转了,帮乔某人多说几句好话,我乔家也知道顾家在燕城的地位,并不想与他们顾家发生冲突,将来怕是还有不少的生意要合作呢!

    这些黄白之物,不成敬意,还劳烦白律师收下,若是往后白律师有什么困难,我乔崇山能够帮得到的,尽量开口,我乔某人绝对不会推辞。”

    白淮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那一盒子的金条,随即抬手推回。

    “这些东西就不需要了,我这个人向来公事公办,只要你们好好地按着顾总的意思来处理即可,顾总也不是个不通情达理的人。

    只不过这一次顾总特别生气,毕竟这小少爷可是他刚找到的宝贝,如今受了这么大的委屈,顾总心里不好受,若是乔家没有满足顾总的意思,那么该赔偿的,一样都不会少!”

    乔崇山也意识到了事件的严重性,顾总过去寻找了妻子多年,期间从不近女色,也从未放弃过寻找妻子。

    如今寻回了妻子,还意外有个儿子。

    这事情在燕城也不是新鲜事,他自然也听过,甚至清楚顾总有多少宝贝这个儿子了。

    白淮离开之后,乔崇山的脸色很是难看,完全没了在白淮面前的温和与讨好。

    他浑浊的眼里染上狠戾,直接将手里装着金条的盒子砸在了地上,盒子四分五裂开来,三根黄灿灿的金条也落在了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    白淮想到昨晚上浓情蜜意之后,云水溶给他说的话,如今与他在监控视频看到的场面,完全可以说是胡说八道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