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799章、顾琉笙,她怎么又惹上了这一尊瘟神?
    这个孩子本来就不讨喜,现在还给他惹上这样的麻烦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云水溶伺候他卖力,年轻又漂亮,满足了他几个方面的需求,他也不至于会答应让那个孩子进乔家生活。

    招惹谁不好,偏偏这么没眼见地招惹上了连他都招惹不起的人。

    乔崇山直接到了云水溶的屋子,看到她正在吃早饭,大步过去,直接将她手里的碗甩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啪”地一声响,瓷碗摔在地上成了碎片,碗里的粥也洒得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一旁的陆念念本来吃得好好的,突然被乔崇山这么一吓,立即就放声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云水溶被吓了一跳,也顾不上粥洒到了她身上崭新漂亮的裙子上,看到乔崇山突然面无可憎地盯着她,心里有些发毛,不知道自己哪儿得罪了他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乔崇山这样的表情,证明他确实是真的生气了。

    云水溶更是小心翼翼,毕竟她们母女现在还得依仗着她。

    只是没想到的是,她正要开口询问的时候,乔崇山突然就一巴掌甩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的力气很大,掌心粗厚,她被这么一甩,整张脸顿时疼得要麻木起来,本来坐在椅子上,被他这么一打,整个人直接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陆念念本来就被吓得大哭,此时看到这样的场面更是哭得厉害,乔崇山看着陆念念哭吵得脑仁都疼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向佣人,“将她带出去!”

    佣人很快将哭闹的陆念念给带走,陆念念本来就害怕生气的乔崇山,此时倒是没有逗留在这里。

    佣人来拉她的手,哭着跟着出去了。

    云水溶也怕吓到了孩子,此时孩子被带了出去,她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忍着疼得麻木的脸看向乔崇山,捂着脸问他,“崇山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乔崇山冷哼,“我怎么了?也不看看你们做的事情,现在可是把我给坑惨了!”

    云水溶不解,她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顾不上脸上的疼,还有刚才摔在地上时,掌心似乎扎到了碎瓷碗块,此时也是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她看着一脸怒容的乔崇山,这还是乔崇山第一次这么动手打她。

    果然啊,男人都是一样的,昨晚上还沉浸在她的身子上,给着各种承诺。

    可一个晚上过去了,竟然出手打她,难免的,云水溶有些心寒。

    更是笃定了自己,一定要从乔崇山身上得到各种好处,最起码她的存款要多起来,才能让她有安全感。

    “崇山,我不明白我做了什么事情让你这么地不高兴,有什么事情你好好跟我说”

    她一脸的委屈,将自己脆弱的一面展露在她的面前。

    她将疼得厉害的左手伸起来一看,果然掌心插着一小块沾染血迹的碎瓷片,鲜血从伤口的地方一直蔓延到小指,滴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乔崇山看到她这么一副样子也有些不忍心,毕竟这个女人跟他这一两年的时间,也还算听话懂事。

    若不是如此,他也不可能将她带回乔家,甚至还给与他没有血缘相关的陆念念这么好的生活。

    此事说不定也有些误会才是,想了想乔崇山问她,“你知道你这一次惹上了什么人吗?昨晚上还跟我哭诉念念被人给欺负了,要是普通人那就算了,我给你们出这个气,可是这事情

    早上白律师都找上来了,看了监控才明白你说的有多离谱,陆晴天,你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,惹上了顾家啊!

    林妈还有念念辱骂顾家的三夫人不说,还欺负顾家的两个小祖宗,甚至连顾总与顾少夫人都给欺负上了。

    你们倒是有能耐啊,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,顾家是你能惹的?看陆念念都让你养出个什么样子来了,那简直就是个泼妇!”

    想起接下来他还要拉下脸去给他们赔礼道歉,乔崇山只觉得恼恨得很。

    他乔崇山什么时候这么给人低头过,可现在竟然要他去给顾家低头认错。

    要不是这个愚蠢的女人,他需要如此吗?

    云水溶发懵,几乎都忘记了身上的疼痛,任手上的鲜血直流,目光有些怔怔。

    她多少年没有与顾家有过牵连了,她能落到如此地步,前几年的东躲西藏,甚至陆萧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这些怕是顾家也都有过参与,全部都是为了那个名为简水澜的女人。

    看来昨天的事情并不简单啊,而她傻傻地听信了林妈的话,现在

    只是让她大惊的还是顾琉笙这个人物,她怎么又惹上了这一尊瘟神。

    要是被他知道了自己是云水溶的话,那么之前逃逸一事,只怕乔崇山都保不住她啊!

    她可不想去坐牢,而且她还是逃犯,罪加一等,只怕这大半辈子都要关在里面了。

    她还这么年轻,还有个年幼的女儿,甚至都还没有找到陆萧,她不能就这么进去了。

    她的母亲蒋芹芹当时进去没多久就被执死刑,万一她进去了,简水澜不肯放过她。

    顾家再施加一些压力,只怕她也要走上蒋芹芹那一条路了!

    她还没活够,没找到陆萧,没让陆萧知道自己为他生下了个女儿,她不要死!

    此时云水溶也顾不上地上还有尚未清扫的碎瓷片,与洒得到处都是的粥,很快就跪在了乔崇山的面前,爬到了他的面前,一脸是泪地抱住了乔崇山的双腿。

    “崇山,这事情我完全是从林妈那边得知的,我完全不知道如此,林妈一口一个自己被欺负了,还说念念被推倒了,孩子一回来就喊疼,我也没有多想就相信了林妈的话,想要让你帮我出一口气。

    我也没想到会招惹上顾家,如果我知道这事情跟顾家有关,我一定先好好教训林妈的!那孩子还这么小,什么都不懂,一定是林妈挑唆的!

    崇山,你别生气啊,你要是不肯要我了,我可怎么办?我万一我还怀了你的孩子呢崇山,我给你道歉,你别生气,别吓我”

    看到云水溶这一副样子,脸上肿了起来,手上也都是血,跪在地上狼狈的样子。

    乔崇山又想到昨晚上,他们两人没有做任何的安全措施,且他们恩爱缠绵了许久,说不定这女人的肚子里还真有了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加上云水溶从跟了他之后的表现,一直都很安分懂事。

    平日里基本上都是待在家里的,就算是去外头,那也都是去一些珠宝店或是名牌的服装店。

    他外头有应酬的时候,这个女人都很少跟他出门的,在家里充当贤妻良母的角色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了,还真是他那么多女人当中最为安分守己的,他就是看中了她这一份安分守己的样子。

    所以尽管外头他还有不少女人,但是只有她被带回了乔家。

    见乔崇山的脸色稍微有些松动,云水溶又说,“崇山,我对你的心意,难道你还不清楚吗?这些年来我跟在你的身边,也知道你外头还有别的女人,我虽然心里面难过,可是我有闹过你一次吗?

    我默默地承担着孤单与寂寞的滋味,更是告诉自己你是个这么厉害的男人,外头有些花花草草也是难免的,在乔家里面,我一个没有名分的女人,更是不敢闹事,你对我们母女这么好,我一定要好好地做一个听话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看到乔崇山的脸色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,云水溶忍着膝盖尖锐的疼。

    脸色苍白地又说,“我真的不知道会惹上顾家,我听到林妈那么说,我就相信了她的话,也怪我糊涂,没有仔细去想,崇山,你原谅我好不好?

    我明天就亲自带着孩子去给顾家道歉,林妈的事情,就辞退了她吧,这样的祸害留在乔家,也只会给我们招惹上麻烦,念念过去都很懂事的,一定是林妈指使她这么做的。”

    乔崇山见她哭得可怜,他刚才发了脾气打了她,一点儿都没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此时对于一个柔弱的女人,难免还是心慈手软了些。

    而且想到万一这个女人当真怀了他的孩子,将孩子打坏了可怎么办?

    乔崇山重重叹了口气,“这事情你就别插手了,顾家那边的事情我来摆平,他顾家虽然厉害,但我乔家也不是那么好动的,你只需要好好地待在乔家,往后别给我惹上这么大的麻烦就好!”

    他的几个儿子女儿都挺争气,联姻下来,为他带来了不少的势力,在燕城,并不是那么好动他的。

    过去打压苏家,想要挤上燕城三大家,虽然反遭苏家与青川的南家的抗击,出了些事情。

    但修生养息之后,乔家也逐渐恢复。

    云水溶听到这话,松了口气,紧紧地抱住了他的大腿,将脸埋在他的腰间。

    “崇山,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是有我的,我往后一定好好地教导女儿,不会再给你惹上麻烦了,崇山,谢谢你,如果不是你,我们母女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!”

    但乔崇山这话足够给她安全感,能不亲自去面对顾家那是再好不过的事情,她可不想被他们知道了自己的身份。

    想要为过去的自己报仇,她可以用陆晴天的身份,只要找准了机会出手就好,而且还不会让他们对她有防备之心。

    至于云水溶这个身份,她不想再用了,也没有办法再用。

    看到她年轻的脸庞,还有一边肿起来的脸颊,乔崇山出声,“行了,去处理一下吧!”

    乔崇山也没有多停留,想着该怎么解决与顾家的事情,若是钱就能解决的事情,倒是不算事情。

    这一次惹上顾家,顾家怕是用钱都摆脱不了的。

    乔崇山离开之后,云水溶擦干净脸上的泪水,看着满地上的狼藉,很快吩咐佣人将这边清扫干净。

    她自己也回到房间洗了个热水澡,换了一身衣服,才开始处理身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她想起过往自己讨好薛长轩,但后来也时常被他打,伤势不比现在轻。

    现在遇上乔崇山,这个男人过去对她百般讨好,可是发生了事情,她还是只有挨打的份。

    凭什么她从来只有被挨打的份?

    好不容易遇上一个珍惜自己的男人,他却消失无踪?

    云水溶埋怨命运不公,为什么简水澜可以得到幸福,就算离开多年,顾琉笙痴情不改寻找了她那么多年。

    如今又带着她回到了顾家生活,享受着荣华富贵,而她只能给人当情妇!

    处理好伤势之后,云水溶让人喊来了林妈。

    看到林妈的时候,她抬起没有受伤的手,一巴掌朝着林妈肥胖的脸上掌掴了下去。

    这一记耳光的声音特别清脆,林妈自己也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给打蒙了,她捂着脸看云水溶。

    “陆小姐”

    这一看才发现对方的脸上肿得老高,甚至是变形,巴掌印记特别清晰,嘴角上甚至还有血迹。

    林妈心里一咯噔,想着自己似乎没做错什么事情,还是陆念念那个小丫头出了事儿?

    云水溶看着那张老脸冷笑,“你这个老奴才竟然敢欺骗我,惹上顾家,你就想着你会怎么死吧!要不是你昨天回来添油加醋地胡说八道,崇山会这么打我,都是你这个该死的奴才!”

    云水溶想到乔崇山的怒气都发在她的身上,就气得不行。

    要不是她委屈柔弱地求他原谅,估计乔崇山都能将他们母女赶出乔家了,还不是这个老奴才给坑害的!

    她当年想了多少法子,才让乔崇山这一条大鱼上钩,如今她可不想就这么快放了!

    林妈被她打蒙了好些时候才反应过来,原来是为了昨天的事情,难道说昨天她惹上了不能惹的人?

    林妈想想就觉得害怕,如果没有乔家护着,她怎么死的都不会明白!

    还没等林妈出声,云水溶忍着嘴上与脸上的疼意,又说,“让你照顾小姐,你看看你是怎么教导她的,竟然还教她学会了对我这个妈妈撒谎,谁知道你私下还对小姐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你这个老奴才,惹上了顾家的事情你就想着自己要怎么摆平吧,你现在马上给我收拾好东西,滚出乔家!我们乔家可用不起你这样歹毒心思的女人,还不快给我滚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