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0章、果然有些爱,是她这个母亲无法给予的
    她当真不想再看到这个女人了,要不是不想让乔崇山感觉她是个狠毒的女人,她都想杀了这个愚蠢的老女人了。

    云水溶看到桌上的花瓶,直接拿起朝着林妈砸了下去,这一个花瓶直接砸在林妈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疼得林妈立即大叫了一声,最后花瓶落在了地上,碎成一地。

    林妈被砸得很疼,很快捂住了胳膊,觉得被砸的地方肯定都淤青一片了,但是也不敢说什么。

    在听到自己要被赶出乔家的时候,更是傻眼了。

    她自然也清楚顾家在燕城的地位,虽然燕城也有不少顾姓的人家。

    但能够让乔家忌惮的顾家,也就燕城三大家为首的顾家而已。

    难道她昨天得罪的人是他们?

    林妈想想就觉得背后发冷,很快就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此时也顾不上疼痛,抱住了云水溶的腿,哭嚎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陆小姐,你可要帮帮我啊,得罪了顾家,我可就没有活路了啊,您就念在我这么尽心尽力地照顾着小姐,陆小姐,求求你帮帮我啊”

    林妈想起自己昨天骂了不少的脏话,特别是对着那个高个子美艳的女人,一点儿都不客气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也让她骂了,后来过来的那一对夫妻,她自然也没有放过。

    还教唆陆念念的事情,万一被陆念念给出卖了,别说她要滚出乔家,眼前的陆小姐怕是也不会放过她。

    而且没了乔家的庇护,顾家肯定也不会放过她的,她不过是个佣人,没有权势,怕是有苦头吃了。

    云水溶一下子就踢开了林妈,嫌弃地看了一眼自己刚换上的新裙子。

    这可是名牌贵得很,不是普通名媛可以穿上的,她可是宝贝得很。

    被林妈的手一碰,她都觉得被弄脏了。

    “帮你?”

    云水溶冷笑地抬手指着自己高高肿起的脸上,还有掌心上贴着的创可贴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因为你这个老奴才胡说八道,还带着念念惹上了顾家,我会让崇山打吗?崇山会怪我没有教育好孩子吗?

    崇山对我可好了,可是因为你,我差点儿都要被他赶出了乔家,你可知道顾家有多么不好惹,就是乔家都惹不起他们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了,还要崇山去给顾家低头,做一些赔礼道歉的事情,崇山向来高高在上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羞辱了?全都是因为你这个老奴才干的好事!”

    云水溶笑了起来,走到跪在地上的林妈面前,没走一步,两边膝盖上被瓷片扎过的伤口就会疼上一下。

    她皱起了眉头,居高临下地看着脸色难看,还哭哭啼啼的林妈。

    “林妈,你就等着崇山怎么教训你,等着顾家给你好看,我好好地将我女儿交给你照顾,是因为信任你,可是你将我女儿都教导成什么样子了?竟然会对我撒谎!”她女儿以前可听话了。

    林妈一下子就摊在了地上,她知道惹上顾家,给乔家带来这么大的麻烦,怕是不好处理。

    自己怕真的就是死路一条了,她嚎啕大哭起来,完全没有任何的形象,悔得都开始捶心肝了。

    “陆小姐,我没有教导小姐要说谎啊,我当时是真的只是想要好好地教训教训他们,谁让他们这么不将小姐放在眼里,我实在是气不过啊!

    陆小姐,你就看在我待在乔家这么多年的份上,看在念念小姐从来到乔家之后,都是我在带的时间居多,你就帮帮我啊,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,就是不要让乔家还有顾家对付我。

    我势单力薄的,实在是反抗不了,陆小姐,我求求你了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,只要你保住我!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怕了,离开了乔家,她就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回家之后,还会给自己的家人带来大麻烦,她完全不敢回去啊!

    看到林妈这么凄惨地哭嚎着,云水溶只觉得心中升腾起一股高高在上的感觉,她就喜欢被人这么求着,那会让她有一个高人一等的感慨。

    云水溶想着林妈既然说了要给她做牛做马,要她做什么事情她都愿意,那么留下林妈,将来说不定能够成为她的一大帮手。

    如果她去求乔崇山的话,乔崇山估计能看在她这么厚待下人的份上,觉得她善良贤惠,从而答应。

    并且自己在他的眼里,一定会落下一个好的印象。

    男人最喜欢的女人大概就是懂事、善良,还有简单,弯弯绕绕的女人,对于他们这些在商场上呼云唤雨的男人来说,相处起来只会觉得累。

    平常应酬的事情都让他们觉得累了,回到家里有个简单的女人,他们才能够完全地放松。

    至少,乔崇山就是这样子的,每次疲惫回来,都能与她轻松相处。

    而她在乔崇山的眼里,从来就是一个没有心计,很单纯、很简单、很善良,独自辛苦地抚养女儿的娇弱女人,乔崇山也就是看上了她这么一点。

    招惹上顾家的事情虽然棘手,但是乔崇山是个很大男人主义的男人。

    只要她到时候说些好话,表现得柔弱可怜一些,区区一个林妈,虽然是此事的罪魁祸首,但也是她表现的机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云水溶打量着林妈,林妈被她这么看着,心里生起了一丝希望。

    “陆小姐,求你帮帮我吧,乔家要是将我赶走了,我怕顾家不会放过我的家里,到时候我就无家可归了。”

    瞧她那可怜相,云水溶勾唇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林妈,你刚才所说的不论我吩咐你做什么,你都会答应是吗?”

    如果对她绝对忠诚,而且还有可利用之处,帮她一把,倒也不是不可以。

    林妈一听这话,立即就觉得有希望了,浑浊的眼睛一亮,也不哭嚎了。

    “陆小姐,你是说你愿意帮我了?”

    担心她后悔,林妈很快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陆小姐,只要你愿意帮我,别将我赶出乔家,我往后一定听你的话,绝对地忠诚你,也会很好地照顾连连小姐,陆小姐,求求你给我这个机会,只要你保住我,让我做什么我都可以,我不骗你的!”

    “不骗我?”

    云水溶冷笑,“你要是不骗我,不胡说八道那么许多,我能被崇山打吗?”

    林妈一下子就不知道说什么了,毕竟这事情昨天才发生过,她也不知道报应会来得这般快。

    但如果错过这个机会,她到时候就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!

    “陆小姐,之前是我不对,我给你道歉,但是只要你这一次救了我,我一定会好好地报答你,我这一次说话算话,要是到时候你觉得我骗了你,你再将我赶出乔家就是!”

    反正只要先保住了她,等以后顾家也差不多将这事情给忘记了,离开乔家之后,她还能回去呢!

    云水溶似在考虑林妈这话里的真实性,她看着掌心里的创可贴,现在还挺疼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的伤势多了,她处理起来也就容易许多。

    更疼的时候都遭遇过了,其实乔崇山那一巴掌也就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只是挺不服自己并不比简水澜差,为什么那些男人都对她一心一意,而她却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薛长轩对她不好,乔崇山对她还是能够下得去手,对她好的陆萧也失踪了。

    不过云水溶很快就想到了拿捏住林妈的人质,想到这里,她缓缓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去求崇山保住你,但如果你到时候没有按照我的话来说,你家里的人我一个都不会留,明白吗?我记得你有两个很可爱的孙子,还是一男一女,到时候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!”

    只要有权有势,到时候她想要除去那么几个人,悄无声息的,一点儿都不麻烦。

    林妈的脸色一变,想到自己可爱的两个孙子孙女,有些犹豫起来。

    可想到现在要是没有人保她,只怕她一大家子都得遭殃,更别提她那两个可爱的孙子孙女了。

    本来是想着先拖过这一段时日,到时候什么事情都没了,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抓住了她的弱点。

    林妈心里不好受,但此时也反抗不得,只能妥协。

    “只要陆小姐帮帮我,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的,我答应你,不论你吩咐我什么事情,我一定赴汤蹈火,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“赴汤蹈火,在所不惜”

    云水溶对这个成语特别满意,她轻轻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你起来吧,我尝试着帮你求求崇山,要是他答应了就没你什么事情了,不过你要记得今天的话!”

    林妈感恩戴德地谢她,“谢谢你陆小姐,你人可真好,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救命恩人了!”

    云水溶笑了起来,有了林妈这一颗棋子,往后她做什么事情都方便许多。

    特别是她手里捏着她重要的人,到时候就不用担心林妈会出卖她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一天简昕哪儿都没去,窝在家里跟在简水澜的身边。

    简水澜也乐得跟简昕在一起,教他弹钢琴,教他背书,教他数学,还陪着他玩游戏。

    一整天下来,两人都过得格外充实。

    简昕这几天白天都几乎是在顾家老宅跟顾源一块儿度过,回到西江月圆就特别粘着简水澜。

    顾琉笙因为今天忙着公司里的事情,早上早早地出门了。

    中午因为太忙也就没有回家吃饭,只是在公司里随便让宋微给他订了餐,稍微吃了一些,就又投入工作当中。

    回来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七点多了,简水澜今晚上亲自下厨,准备了一桌的食物,都是他们一家三口喜欢吃的。

    简水澜烧饭的时候,简昕倒是很懂事地自己待在客厅里玩。

    顾琉笙回来看到餐桌上那一桌的食物,还有坐在餐桌等待他的妻儿,勾唇一笑,觉得生活至此,特别美满。

    他换了鞋子,将公文包往沙发上一放,到了洗手间将双手清洗干净,又稍微洗了下脸,脱下了大衣挂好,这才朝着他们母子走去。

    朝着他们一人亲了一口,不同的是,他直接亲在了简水澜的唇上,简昕很快捂着眼睛还转过了头去。

    简水澜给他稍微整理了下有些歪掉的黑色衬衣领子,笑道,“吃饭吧,小昕都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往后我晚回来的话,你们就别等我了,早点儿吃饭,别饿着了。”

    简昕摇头,“不行,咱们是一家人,我跟妈妈要等爸爸回来一起吃饭!”

    简水澜给他盛了一碗汤,“也不差等这么点儿时间,快出吧,冬天菜很容易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顾琉笙喝了一口汤,之后又将简昕抱在怀里玩了一些时候,就又放他回到位置上。

    “爸爸明天不忙,明天在家里陪着你和你妈妈,有没有想要去哪儿,爸爸带你去玩!”

    简昕想了想,摇头,“就在家里吧,妈妈说明天要交我画画呢。”

    对于儿子的要求,顾琉笙一般都是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“行!明天爸爸就在家里陪着你们母子!”

    简昕欢天喜地地开始吃饭,偶尔问顾琉笙几个问题,顾琉笙倒是耐心地一一都回答了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着他们父子之间的互动,果然有些爱,是她这个母亲无法给予的。

    顾琉笙对简昕确实很好,就像应寒对待简昕一样,从来就没有表现出一丝丝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看到他们父子相处这么融洽,她自然也很高兴,想到这里,她动手给他们父子都了菜。

    “多吃点儿,这些菜大部分都是按着你们喜欢的口味来做的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看着碗里她夹的菜,冲着她一笑,其实他中午并没有吃多少。

    而且为了空出明天的时间,一整个下午都在忙碌,确实饿极了,看到简水澜给他夹菜,心情格外愉悦。

    “老婆,谢谢你!我中午忙着还真没吃上多少,这个时候回来能有热乎乎的饭菜吃,真的好高兴!”

    简水澜的脑回路却想到了另一层,索性将筷子往桌上一放,双手环胸地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在暗示我往后都想我烧菜?”

    所以是在嫌弃她之前不够贤惠了?

    简水澜一想,似乎还真有那么一回事,一天三餐,家里的卫生,包括洗衣、洗碗之类的日常琐事,还真都是顾琉笙一手承包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