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1章、老婆,你会不会是怀孕了?
    这么一想,她还真够不上贤妻良母这个词语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顾琉笙也没想到简水澜能够想到这一点,连忙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别胡思乱想,往后的饭菜还是由我来烧,我的话并没有任何的暗示性,只是今天回来这么晚有热乎乎的饭菜吃,还有你们母子等着,我真的特别高兴。”

    知道他也不敢有这样的心思,简水澜这才满意了,继续给简昕夹菜。

    那边简昕听着大人的对话,格格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跟爸爸妈妈吃饭真好,爸爸,以后你都要陪着我和妈妈吃饭,中午你没有回来吃饭,妈妈都有些没胃口了,就喝了一碗汤。”

    他才不会说下午的时候,妈妈太饿了,还偷偷吃了三块蛋糕,一盒饼干,一颗苹果,喝了一大杯的果汁。

    顾琉笙一愣,目光认真地看向简水澜,“就喝了一碗汤?”

    因为他不在所以没有胃口?

    简水澜才不承认习惯了跟他一块儿吃饭,少了一个人就没多少胃口,哼了声,“我减肥!”

    减肥

    他可看不出她哪儿需要减的,而且平日里食欲那么好,突然没了胃口

    这个突然没了胃口如果不是因为少了他的缘故,那就是

    想到这里,顾琉笙双眼一亮,“老婆,你会不会是怀孕了?”

    他可没忘记他们之间经常做些儿童不宜的事情,甚至他有些时候也没做安全措施,他的妻子这般年轻,说不定还真的怀上了!

    比顾琉笙双眼更亮的是简昕,他很快将勺子放回了碗里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要有弟弟、妹妹了?”

    简水澜直接黑线条了,这父子两人凑什么热闹。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,我大姨妈才走了几天!”

    “大姨妈妈妈,我怎么从没有见过你的大姨妈,妈妈的大姨妈我要称呼她什么?”

    简水澜白了简昕一眼,但还是耐心地解释,“这是大人的话题,你小朋友不可以参与的。妈妈可没有大姨妈,你外婆是独生女,没有姐妹的,小昕好好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简昕安静了下来,继续吃饭,却竖着耳朵听他们谈话。

    顾琉笙一想到这个问题也觉得是,她的大姨妈确实才走了不到一个星期,心里难免有些失落,又觉得其实也不着急。

    简昕现在还小,要是这么快有了孩子,到时候两个孩子,他难免会将一半的宠爱给了另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与简昕相处不到一年的时间,虽然父子之间的感情已经很深厚了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不想因为另外一个孩子的缘故,让简昕缺少了父爱,或是让简昕疏远他。

    “咱们不着急,小昕也才这么点儿大,等他再长大一些,其实更能照顾弟弟或妹妹。”

    简昕想说其实他现在也一定可以照顾好弟弟妹妹了,但是大人的话题,他小孩子还是默默吃饭好了。

    反正爸爸说过一定会给他生个弟弟、妹妹的,他相信他!

    简水澜白了他一眼,想起昨天的事情,问他,“对了,昨天在游乐场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顾家出面,她想乔家可不敢惹上顾家,所以乔家那边会很快出面的。

    就是不知道云水溶想到自己的女儿与佣人招惹上的顾家,会有何感想了。

    她想到那个胖乎乎的女孩子,说真的,云水溶长得不算好看,但其实也不算差。

    那个她看上的陆萧,也长得还算不错,可怎么生出来的孩子,似乎跟父母没有多少相似。

    还是因为长胖了,五官都变形了?

    她看着默默吃饭的简昕,漂亮的五官与顾琉笙如出一辙,看来不能让简昕走上肥胖这一条路,那简直能让一个人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不过接下来顾琉笙打算带着简昕与顾源学习功夫,加上平日里注意饮食,身体只会结实,不会发胖才是。

    不过平日里还是得注意饮食,油腻的食物与甜食,可不能像她这般没节制地吃。

    顾琉笙想起今天早上白淮到他办公室报告这事情,直接就跟简水澜说了,“我已经让我的律师找上了他们,也说了让他们赔礼道歉,他们会过来赔礼道歉,不过我并不打算让他们轻易将这事情了结。”

    这么欺负他们顾家的人,特别是还吓到了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虽然只是小孩子引起的事情,但那胖姑娘实在太不讨喜,还有那佣人也该为她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。

    至于乔崇山

    乔家倒是块肥肉,既然乔家的人敢这么欺负他的儿子,那么这一次肯定要好好地让乔崇山吃不消了,让他清楚他顾家在燕城当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。

    不论是顾家的人,还是顾家的产业,都不是他乔崇山能够去碰的。

    乔崇山的野心,他并非不清楚,别说想要挤入燕城三大家了,三大家之首才是他真正的目标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有朝一日,乔崇山当真挤入燕城三大家之一,那么他想要对付的必定是顾家。

    道歉只要靠着嘴巴说说即可,但是赔礼,这一份礼,就要看看他顾家想要什么了!

    顾琉笙早上想着这一份礼的时候,已经想到了一份,想必这一次能够让乔崇山心疼许久。

    至于已经改名为陆晴天的云水溶,必定也会因为此事而遭遇到乔崇山的愤怒,那么云水溶会落得何下场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当初她三番两次想要扳倒简水澜,甚至还想要行凶,这样危险的人,既然已经被揪了出来,他就不可能在燕城,给简水澜留下这么大的隐患。

    所以只能等乔崇山厌倦了这个女人,等云水溶没有了靠山,再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他向来不是个心善的男人,不会因为一个她有了女儿就对她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以简水澜还有云水溶之间,过去的那么多的恩恩怨怨,他对云水溶仁慈,怕就是对简水澜残忍了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现在家庭美满,他不会傻傻地去包庇另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简水澜知道顾琉笙是个腹黑的男人,“你想从乔崇山那边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顾琉笙见她想到这一点,也不隐瞒。

    “前不久乔家得到了城西那边的一块地,我觉得那一块挺不错的,虽然之前没想要,但既然乔家得罪了咱们,那得让他们出点儿血才行!”

    “城西那边之前算偏僻,但现在正在开发,据说将来也是一块商业区,如果让乔崇山吐出来,怕是能要他老命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简水澜扬起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整治乔家肯定有你的主意,不过如果云水溶没再犯傻,有些事情过去就算了,如今我有了小昕,才知道孩子的珍贵,也知道孩子是需要父母的陪伴。

    但是云水溶已经有了女儿,虽然没有教养好,但毕竟孩子还小,所以我觉得为了孩子,有些事情再去计较,反倒不好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并没有回答,既然人都已经出现了,他怎么可能去可怜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所以只是对着简水澜一笑,很快转移了话题。

    “明天我会在家里待上一天,但是后天又要忙起来了,大概再忙个两天的时间,我这边的工作可以交由给宋微,之后就算是给自己放年假了。

    过些天就要过年了,你们母子有没有想要去哪儿玩,我带你们去,咱们一家三口还没有去郊游呢!”

    简水澜这边倒是没什么可忙的,目前就是画廊那边的事情,不过那边上了轨道,还有秦筝,倒是没她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也就是给唐卿买下来的那三层店面,得好好想想怎么布局,她想先亲自设计。

    到时候再由设计公司参与,将里面的格局改成画廊的,但动工一事,也要等到年后才能开始了。

    目前还真没什么事情可以忙碌的,平常画画,她也不会太逼迫自己。

    不过郊游

    简水澜倒是想到回来之后,他们一大群人没有好好聚聚了,于是建议,“接下来秦筝那边也会放年假,根据过往,画廊是一直放到年后初九或是初十开始上班,之后小昕也要开学了,不过你们这些大老板可就没多少时间了。

    要不你跟大伙说说,要是都有空咱们一块儿郊游,如何?回来之后,大家都一直没有聚会过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一想,倒是觉得不错,“行吧,我问问看他们什么时候有空,这几天抽一天大家一起聚聚。否则过年期间,医院的病人增加,到时候姜院长肯定是没空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们几个大老板虽然忙碌,但是还能抽空给自己放个假,姜院长虽然是院长身份,但还是燕南医院的主刀医生,平日里都忙得很,更别提过年那几天了。

    快吃饱的简昕问他们,“爸爸妈妈,那我可以也参加吗?我都好久没有看到那些叔叔了!”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,我想今年小昕的红包会有不少。到时候爸爸给你开张卡,将你每年的压岁钱都存进去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最起码他的三个好朋友得要表示表示,且那三人出手阔绰,加上顾家这么多的长辈。

    在顾家简昕算起来就是辈分最低的,可以说每人都该给简昕压岁钱。

    简昕双眼一亮,“真的?爸爸你太好了,每年木爷爷与木叔叔给我的压岁钱,我都交给了妈妈保管!”

    他想着今年认识了这么多的长辈,收到的压岁钱一定不少,就跟上回回到顾家老宅,他拆礼物就拆到手疼。

    而且前几天顾源还跟他说,过年太爷爷给的红包都特别大。

    简水澜觉得给简昕办张卡也不错,过去简昕的压岁钱确实都放在她这边,毕竟木庭与应寒出手阔绰,都是厚厚的一个红包。

    这么点儿孩子,对钱也没有概念,所以都放在她这里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西江月圆,乔崇山其实挺看不起住在这边人,虽然是豪宅,但每套房子面积可不算大。

    像他住习惯了大别墅,西江月圆这边对他来说,那不过是个笼子罢了。

    大别墅里什么设施都有,还有佣人居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而这边也就是两厅三室的格局,他觉得住在这样的地方,转个身都不方便,屋子里的空气又怎么会好。

    让他不明白的是堂堂顾家集团的顾总,竟然居住在这样犹如鸟笼的地方,还带着他的妻儿。

    他可是清楚顾琉笙有好几处别墅的,甚至等将来顾老爷子走了之后,那一处古老的别墅,也肯定是归于顾琉笙这个顾家的掌权人手里的。

    那么大的地方不住,一家子偏要凑在这里。

    他想着今天就算带着两个犯错的人过来负荆请罪,怕是顾琉笙也不会轻易原谅,只怕还要他乔崇山出点儿血才肯罢休。

    一般的钱怕是打发不了,顾琉笙的胃口怕是不小啊!

    乔崇山下了车之后,后面还有一辆黑色的车子车门被打开,下来两个女人,一老一幼。

    相同的是那两个人的背上,各背着一捆荆条。

    这么冷的天气里,林妈穿得单薄,后背是一捆沉重的荆条。

    她刚才坐在车上,车子一动,她后背的荆条上尖锐的刺儿就会扎破衣服,直接扎在她的皮肤上,疼得一阵阵冒冷汗,然而一下车被风一吹,冻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虽然冰冷刺疼特别难受,但是林妈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陆小姐答应将她保住,只要过来负荆请罪,等到顾家那边放过她们,自然还可以回到乔家,就算回不到乔家,她也会尽量保住她。

    但是陆念念本来就是个孩子,细皮嫩肉的,背着那一捆做做样子的荆条,但还是偶尔会被扎上皮肤,疼得她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哭了好一阵子都不愿意背着荆条,最后在乔崇山的威胁之下,倒是倒是勉勉强强地安静了下来,一双因为肥胖而成为一条缝的眼睛通红一片。

    她可不愿意被赶出乔家,住这么大的别墅是她的梦想,才不要跟着妈妈住破房子。

    不过一下子就被这冷风吹得受不了,陆念念忍不住又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接受到乔崇山冰冷的目光,她硬生生地只剩余抽泣与流泪,后背上已经是星星点点的血迹了。

    司机很快过去按响了门铃,倒是很快传来了低沉而磁性的声音,“哪位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