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2章、只要你高兴,你想怎么打我都可以!
    这边的可视对话机只能听到声音,乔崇山虽然见过顾琉笙的次数不多,但是他的声音还是认得出来。

    很快讨好一笑,就是声音都带着几分讨好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顾总,是我乔崇山啊,唉,咱们乔家的孩子不懂事,欺负了您的小公子,还有顾家的三夫人,特别是乔家的佣人有眼无珠,教唆孩子无理,还辱骂了顾家人。

    这不我清楚了这事情之后,赶紧带着她们过来负荆请罪了,还劳烦顾总能够开门,让我们上去给你们道歉赔礼,这事情真是我们乔家不厚道啊。”

    玄关处,顾琉笙站在门边,看到了屏幕里面乔崇山那张讨好的脸,冷冷地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原来乔总是为了这事情而来啊,不过我妻儿都在睡觉,怕没那么快醒来!”

    “这个”

    乔崇山没想到会如此,他看了一眼时间,这都快四点了,午睡也该够了吧!

    不过他可不想就这么空手回去,“那顾总,要不您开门让我们上去一趟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不想打扰到我妻儿睡觉,你们明天再过来吧!”很快顾琉笙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屏幕一下子就暗了下来,也安静一片,乔崇山的脸色很快就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亲自提着的礼,回头去看林妈与陆念念的时候,更是阴沉了几分。

    索性走到了林妈的面前,直接一脚踹了下去,他乔崇山可是这般被人拒绝过了?

    林妈被这么一踹整个人摔在了地上,后背又是一捆实实在在的荆棘,直接大片刺入了皮肤,顿时凄惨地嚎叫起来,乔崇山气不过又狠狠地踹了几脚。

    一旁的陆念念被吓到了,怕自己被打,顿时就放声大哭了起来,

    看到她,乔崇山更是烦躁了,但始终并没有动手打这个孩子,毕竟这个孩子他的女人可宝贝着。

    但是陆念念身后背着的那一小捆荆条,还是偶尔会刺到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虽然穿得与林妈比起来算是比较多了,但对于小女孩来说这样的天气里,还算是单薄了许多。

    云水溶见自己的女儿要给简水澜负荆请罪,她自然是不愿意的。

    但是乔崇山都这么说了,她没有办法再反驳,最后也只有答应。

    但还是将本来准备的荆条去了一大半,留下的几根还是稍微修剪的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子,陆念念还是被扎得后背疼一下就哭一次。

    乔崇山知道今天,并没有那么容易见到顾琉笙了,只怕明天来了,也不容易见着人。

    顾琉笙这是在给他摆谱呢,都下午四点了,怎么可能还在午睡!

    而他竟然被拒于门外,传出去,他乔崇山不是成为了笑话?

    无视于林妈躺在地上嗷嗷大叫,还有哭得凄惨的陆念念,乔崇山提着礼盒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果然第二天,乔崇山带着礼品与林妈还有陆念念过来这边,按了好久的门铃,都没有人回应。

    乔崇山并没有顾琉笙的联系方式,找了几个人询问,最后打到了他的办公室电话,不过一直没有人接听。

    乔崇山只好打到了助理办公室,然而被告知顾琉笙在开会。

    乔崇山的脸色比昨天的还要臭,回去的时候,又将林妈给踹了好几脚才罢休。

    这一次大概是乔崇山实在太凶了,陆念念被吓得脸色苍白,倒是不敢再哭了。

    回到了乔家,乔崇山摔了不少的东西,屋子里云水溶听到这些吵杂的声音时,立即一阵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昨天乔崇山回来的时候就已经发了好大一通脾气,她可是好不容易才将他哄好的。

    昨天陆念念回来之后就一直哭,后背上被扎了四五颗小点,她仔仔细细地给上了药,还哄了好久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她的女儿哪儿受过这样的委屈,而今天怕是

    简水澜,这是在给她摆谱呢!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多年了,这个女人还是不放过她!

    想到这里,云水溶一阵咬牙切齿,外头的声响更是厉害了,她犹豫着要不要出去。

    不出去的话,又担心乔崇山说她不关心他,出去的话,只怕要给殃及池鱼。

    一直到不知道什么都东西类似爆炸的声音响起,云水溶一颗心被吓得噗噗直跳。

    这一声响过后,倒是彻底地安静了下来,但不过几秒随即是陆念念的哭声响起,云水溶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生怕是陆念念被误伤,很快朝着外头跑去,客厅里,乔崇山摔了一地的东西。

    而她也找到了那声巨响的来源,见着角落里一只比水缸还要大的花瓶此时碎裂成渣。

    这一只大花瓶据说已经放在这边好几年了,是乔崇山所喜欢的花瓶之一,平日里打扫卫生佣人都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陆念念正在大哭,实在吵得很,她很快给佣人使了个眼色,让她将陆念念给带走。

    林妈脸色很难看,此时瘫坐在地上,后背还背着一大捆荆条,整个人被吓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她只是瞥了一眼林妈,随即朝着乔崇山走去,然而尚未靠近,就被乔崇山厌恶地甩在了地上,他冷眼看着摔在地上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这个蠢女人养的好女儿,否则我需要这样去看别人的脸色吗?陆晴天,你好样的!”

    乔崇山朝着她走去,本来想一脚将她踹开的。

    可是在接触到她可怜兮兮的眼神,还有即将溢出来的泪水,最终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云水溶抱住了他的腿,很快哭得梨花带雨。

    “崇山,我知道你生气,都是我的错,要不是因为我教女不严,你也不用这样受气,你打我吧,只要你高兴了,你想怎么打我都可以!我不要紧的,我只是好担心你气坏了身体。”

    她扬起了下巴看他,泪水一颗颗地滚落下来。

    乔崇山的脸色还是很难看,双眼带着愤怒,看着跪在地上抱着他大腿的女人,哭得梨花带雨,本来想一脚将她踹开的,最后还是忍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起来,跪在这里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云水溶抱着他的大腿哭着摇头,“那你答应我别生气了,这些事情都是因我而起,看到你这么生气,我都好害怕,也好担心你气坏了身体,崇山,咱们别生气了好不好?

    顾家给我们脸色看,只怕是想从我们乔家得到什么他们想要的,否则不过就是孩子之间的争吵,虽然错在我们乔家的佣人,但他们这样不见人,确实小气了许多,不如咱们先缓缓好不好?”

    其实云水溶这一番话,说到了乔崇山的心坎里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一次顾琉笙是想要趁机,从乔家这边得到一些好处,普通人家的胃口他倒是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但是顾琉笙的胃口,怕是不好填满,但这事情若是没了结,谁知道顾琉笙会不会暗地里给他下绊子。

    “缓缓”

    乔崇山忍不住冷笑,“你想怎么缓,你想缓到什么时候?缓到顾总主动出击吗?行了,你一个妇道人家,回去你房里待着吧!”

    乔崇山看着那一只被他打碎的大花瓶,更是心疼了。

    这一只花瓶可是古董啊,摆在这边好些年了,结果今天被他给亲手砸碎了。

    云水溶虽然被摔了下,不过并无大碍,此时听得乔崇山的语气,也知道今天这事情差不多就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回来发个脾气,晚上她在床上再好好地哄着他,绝对让他身心舒畅。

    至于与顾家的事情,她一个妇道人家,确实不好插手,而且乔崇山也不会让她插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这事情她还是希望赶紧过去。

    两天她真心疼自己的女儿这么点儿大,就每天背着荆条负荆请罪,而且外头这么冷,为了体现诚意,她身上的衣服还穿得单薄。

    要不是孩子的身体好,估计都要发烧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其实今天简水澜跟着简昕并没有出门,不过顾琉笙还真去上班了。

    他们孤儿寡母的,自然不好开门去见乔崇山,而且顾琉笙也给她说过了,此事她无需出面。

    所以门铃声响了十来分钟,她都跟着简昕躲在她的画室里教简昕画画。

    简水澜倒是偷偷从窗子朝着下面望去,看到了楼下停留了两辆黑色的车子,还有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想必那个男人就是乔崇山,后面还有两个人,一个是那个丝毫没有素质的佣人,另一个则是那胖乎乎坐在地上哭闹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很远,但是简水澜还是看清楚了她们两人背上背着的东西,看样子应该是荆条。

    负荆请罪,倒是挺有意思的,就是不知道这个想法是谁想出来的,这年头还真背了荆条。

    那佣人倒是实诚,背得那一捆确实不少,至于那女孩子背上的荆条挺少的。

    没想到云水溶还真舍得让自己这么小的女儿背上荆条,为了乔家,还真是拼了。

    简水澜只是看了他们一会儿,很快就挪开了视线,去看正在画画的简昕。

    简昕倒是挺喜欢水彩,现在能够自己调色,画出来的色彩斑斓并不死板,但很随性。

    他毕竟年纪小,完全还不知道该怎么画,可是色彩落在纸上,很漂亮,对于色彩还挺有感觉的。

    她看着简昕这一边落下一笔,那边落下一笔,逐渐将一张白纸慢慢填充,色彩或深或浅,倒是耐看得很。

    简昕感觉到简水澜的目光,朝着她望去。

    “妈妈,你看看我的画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很漂亮,比妈妈小时候画的都要好看了!”

    她这是真话,从小生活富裕,虽然没有得到父亲重视,但是母亲对她很好。

    平常关注她的学习,还培养她的兴趣。

    所以不到五岁的时候就开始接触绘画、音乐与舞蹈,虽然音乐还有舞蹈她学得也不错,不过她更喜欢绘画。

    得到简水澜的认可,简昕正是卖力地画了起来。

    简水澜无视外头的门铃声,又说,“你在画室里面乖乖画画,妈妈去给你榨一杯果汁,晚点儿也要开始准备晚饭了,你爸爸说了今天会议开完之后,会提前回家。”

    门铃声什么时候停下来的,简水澜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不过等她开始下厨的时候,又去看了一眼外头的情况,那两辆车子已经不见了,乔崇山与另外两人也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晚饭差不多准备好的时候,门铃声响起,简水澜担心是乔家的人去而复返。

    从窗子望了下去,倒是没有见着乔崇山的车子,不过也没直接去开门,倒是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见是华楚楚的,她很快接起。

    “水澜,你在家里吗?”

    “在!这门铃声该不会是三婶的?”

    华楚楚笑了声,“怎么?不会是与阿笙闹脾气了?是我还有你们三叔跟小源,你开下门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松了口气,还真担心是乔家的人不死心,又过来碰碰运气。

    她很快就放下了手里的蔬菜,朝着玄关处走去,打开了下面的门,又将外头的门也打开。

    没多久,就传来了小孩子清脆的声音,“小哥哥,小哥哥你在家吗?”

    一个小孩子跑了过来,简水澜在门边见着顾源,她蹲下身子直接将跑过来的顾源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小源来了,小昕在画室里画画,我去喊他出来跟你玩。”

    “大嫂嫂好!”

    顾源也很喜欢这个漂亮又温柔的大嫂嫂,直接在她的脸上印了一吻。

    顾安歌与华楚楚走了过来,华楚楚冲着简水澜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源吵着两天都没见着小昕了,今天说什么都不愿意待在老宅,只好带着他过来了。刚才门铃响了没开,真与阿笙吵架了?”

    简水澜无声一笑,“那倒不是,这两条乔家过来赔礼道歉,我都没开门。今天这门铃按了好久,他们也才离开不久,我以为是他们去而复返,所以没敢开门呢!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!”

    说到这事情,华楚楚想到那一天,脸色也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这乔家人的佣人,真是一点儿素质也没有!此事,我也没打算就这么轻易了结。”

    顾安歌也清楚那天华楚楚与两个小孩受了委屈,他牵着华楚楚的手,放柔了声音,“行了,咱们先进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