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3章、每个女人都幻想有一场盛大而温馨的婚礼
    而后看向简水澜,“阿笙还没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他说今天会早点儿回来,这个时候估计在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而后将顾源放了下来,“小昕在画室里画画,你去找他,门没有关上,你推进去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顾源过去不曾来到这边,不过自从简昕回来之后,之前倒是过来一次,也知道画室在哪儿。

    下了地之后,就朝着画室的方向跑去,边跑边喊,“小哥哥,小哥哥,小源来找你玩了!”

    三个大人见此不禁一笑,简水澜让他们进来之后,关上了门,又说,“晚上留在这边吃饭吧,我都已经开始准备了,要是不够的话,我再叫餐。”

    顾安歌也不客气,“行,今晚就在这边吃饭了,要不也不用这么辛苦下厨,喊几个菜过来就好,否则让阿笙知道我们来了还辛苦你亲自下厨,还不知道要怎么跟我们急呢!”

    华楚楚也笑,“是啊,我这边倒是有几家外卖的电话,烧得不错,我来叫餐!”

    说完很快就拿起了电话,一口气点了好几样的外卖。

    顾源推开了画室的门,看到了里面正坐在凳子上对着画板作画的简昕,小跑着来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看到画板上那一张白色的纸张上面都是斑斓的色彩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你好厉害啊,我爸爸说大嫂嫂画画可厉害了,还让我以后要跟着大嫂嫂学习呢!”

    简昕看到顾源过来也很高兴,他将画笔放好,看向顾源。

    “你来我家了,我妈妈让我跟她学画画。小源,你要是想学的话,就过来跟我一起学,我妈妈画画可厉害了,她还开了一家画廊呢!我妈妈可还开过好几场的画展,我木叔叔说我妈妈是名气很大的画家。”

    顾源更是羡慕了,不过听说可以过来跟简昕一起学习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好,我跟我爸爸妈妈说要过来跟你一起学画,他们一定会答应的。”

    画画有伴儿,简昕还是很高兴的,而且还是个比他小,又喊他一声小哥哥的小源,于是简昕又说,“小源,我爸爸说过几天要教我功夫,还说要教你呢,你要不要过来跟我一块儿学?像那天那个坏人骂我们,如果我们学会了功夫,就可以保护好你妈妈了!”

    还有他之前被人绑架,要是跟爸爸或是木叔叔一样厉害,就不会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一听说要学功夫,顾源也显得很兴奋。

    “好啊,大哥哥可厉害了,我妈妈说大哥哥能一个人对付几十个人呢,就是我爸爸都打不过他的,要是跟着大哥哥学,一定会很厉害的!”

    听到自己的爸爸被人这样赞美,简昕觉得这个爸爸果然很厉害!

    顾琉笙回来的时候,听到家里有不少的声音,除了大人的谈话声,还有小孩子嬉闹的声音。

    进屋子里就看到了顾安歌与华楚楚都来了,还有简水澜三人正坐在沙发上聊天。

    而客厅里,简昕与顾源两人坐在儿童车子里,整绕着客厅里转,一屋子闹哄哄的都是声音。

    还真是热闹,自从有了孩子之后,他好喜欢这样的热闹。

    比起过去自己被扔在这里的四年,顾琉笙觉得找到他们母子的近乎一年时间,他才又重新活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正要打招呼的时候,简昕与顾源已经看到了他,并且纷纷将停下了车子。

    简昕打开了车门,很快下车朝着顾琉笙跑去,顾源见此,也打开车门冲着顾琉笙跑去。

    一个喊着“爸爸”,一个喊着“大哥哥”。

    顾琉笙眉开眼笑地蹲下了身子,将左右两个小男孩抱了起来,一手一个,抱了满怀。

    三个坐在沙发上的大人见此,也是一笑,顾安歌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自从你们母子回来之后,阿笙都爱笑了许多,过去几年可沉默了,虽然平日里也宠着小源那臭小子,但从来没带小源过来这边住过,如今见你们一家三口这般和乐,我跟你们爷爷也算是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笑,对于顾琉笙过去的那几年,倒是没什么想法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有错在先,又岂会让她带着孩子离开这么多年,而且当初离开,是存了不回来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不过简水澜什么也没说,这个时候再谈起过去,改变不了任何。

    将两个孩子放了下来,顾琉笙朝着他们走去,看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这个时候了,三叔与三婶就留在这边吃晚饭吧!”而后看向简水澜,“这么多人准备晚饭有些辛苦,我叫人送餐过来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笑道,“三婶已经叫餐了,一会儿就能送来,厨房里我也准备了几样家常菜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门铃声响起,简水澜下午被乔崇山那些人一闹,简直怕了这个门铃声,看向顾琉笙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送餐的,你去看看吧!今天下午乔崇山又来了,按了好久的门铃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听到乔崇山的名字时,脸色有些不好看。

    “回头他要是再过来,你给我电话。”

    他朝着玄关去开了门,没多久送餐的就上来了,因为华楚楚叫餐不少,两个外卖小哥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一盘盘摆到了餐桌上,简水澜取出手机买单,又送走了两个外卖小哥,才去厨房将自己准备的几样家常菜给端了过来。

    华楚楚看到简水澜竟然还准备了几样菜,拿起筷子先尝了一口,满口赞叹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你厨艺竟然这般好,之前江姨跟我提起过,我倒是第一次品尝呢!”

    简水澜笑道,“也就一般,琉笙的厨艺那才不错,现在都将小昕的胃给养刁了。”

    简昕很快拍了马屁,“爸爸和妈妈烧的菜,我都爱吃!”

    爸爸的厨艺比木叔叔要好呢!

    顾源很快也出声,“我也爱吃大哥哥和大嫂嫂烧的菜!”

    顾安歌轻拍了下顾源的脑门,“你都还没吃过他们烧的菜呢,不过今天有福可以吃到你大嫂嫂烧的菜了!”

    顾安歌将顾源抱到了自己的旁边,已经摆放好的儿童椅上。

    他身高比简昕还要矮上一些,在客厅吃饭,还需要儿童椅才够得着,倒是简昕现在都不爱坐儿童椅了。

    他就跟个小大人一样,坐在简水澜与顾琉笙的中间。

    另一边顾源坐在顾安歌与华楚楚的中间,与简昕正好是面对面坐着。

    几个大人给小孩子盛好了饭菜,监督他们吃饭,偶尔给夹个菜。

    顾源从小被一堆大人给宠着,吃饭经常需要人哄着才肯吃。

    不过跟简昕一起的时候,吃饭倒是很自觉,不需要旁人哄着,就拿着勺子认真地吃着。

    顾安歌看到顾源那姿态,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臭小子平常可不愿意好好吃饭的,在小昕面前倒是自觉得很,回头得经常让顾源过来这边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简昕很快点头,“我也很喜欢跟小源一块儿玩的!”

    比他小,还会喊他哥哥,不容易像女孩子那样爱哭,玩的玩具跟他差不多。

    顾源也很快接话,“我也喜欢跟小哥哥一起玩!”

    听到顾源的称呼,简水澜忍不住笑,不过简昕还真不愿意喊顾源一声叔叔。

    吃饭的时候,顾安歌问顾琉笙,“乔家的事情,你打算如何处理?这几天我们都住在老宅,据说乔家也托人送了礼过来,不过我们夫妻不在,江姨并没有收下礼,乔家的事情,我得先过来探探你的口风再定下结论。”

    这事情顾安歌也听华楚楚气愤地说起,他光棍了半辈子,这才娶了老婆,生了儿子,没道理让自己的老婆儿子受这么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且对方还是乔家,他自然得让乔家明白他们顾家不是那么好欺负的。

    顾琉笙给简水澜夹了一筷子菜,才说,“前不久乔家得到了城西那边的一块地,之前虽然没与他们抢这一块地,不过现在倒是有了想要那块地的想法了,三叔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城西那一块地”

    顾安歌笑了下,还真有些惊讶,“没想到你竟然看上了那一块地,若是让乔崇山知道,怕是能吐血了,我倒是知道乔崇山之前为了得到这一块地,下了不少的功夫,也花了不少的钱,他如今拿下这一块地,怕是还指望着这一块地翻身。”

    听到顾安歌这么说,华楚楚嫣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我这一次被那个佣人骂得还算有价值,那一块地,将来可是能够给咱们顾家带来不少的利润!”

    顾安歌摇头,握住华楚楚的手。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,乔家管教不严,这一次得让他们付出代价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想着乔家要是知道他们的想法,之后对顾家不满,难免对他们起了不满,便说,“要不之前跟你那个律师说的要让当事人,给我们道歉的事情就算了。

    小昕跟小源都还小,我就担心乔崇山知道你们想要城西那一块地,怕也不会轻易吐出,到时候对两个孩子怀恨在心,我想想就害怕,不如这些事情你们两人决定就好。”

    虽然是孩子的事情引起的,看到底还是乔家对佣人管教不严而起。

    她一想到上回简昕被沈蓉蓉绑架一事,就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顾琉笙也想起了简昕被绑架一事,想着简水澜的担忧并无道理,于是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这事情就我来解决,就不用让孩子们出场了,乔崇山此人确实心狠手辣,之前是我没有考虑到。”

    华楚楚摸了摸顾源的脑袋,“行吧,我觉得水澜这方面考虑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虽然孩子平日里都有人看着,出门也是如此,但必须以防万一。

    此事也算是暂且揭过,华楚楚看着对面的一家三口,又说,“对了,你们可是领证之后,都没有举行婚礼,小昕都这么大了,是不是也该考虑下了?之前你们爷爷还提起这事情呢!”

    顾琉笙看向简水澜,眉目里带着期望,简水澜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孩子都这么大了,举行婚礼不是让人笑话?再说也不过是一场婚礼罢了,领证这么多年,不也过得好好的?”

    那眉目之间的期望,一下子被人泼了冷水,顾琉笙的眼里闪过一抹失落。

    华楚楚并不这么认为,“每个女人都幻想有一场盛大而温馨的婚礼,孩子这么大了,正好可以当个花童,到时候咱们家的小源也还能凑个花童当当。

    之前我跟你们三叔结婚的时候,我也参考过好几个结婚的地点,你们要是有举行婚礼的想法,我倒是可以供你参考参考。”

    华楚楚给顾源夹了菜,又说,“再说咱们顾家在燕城可是有头有脸的人家,阿笙又是顾家的掌权人,他虽然不爱热闹,但也不好没有婚礼。”

    顾安歌自然也认可妻子的话,“我倒是觉得你们三婶这话不错,这婚礼是该举行!”

    而后看向顾琉笙,“阿笙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每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能够为心爱的男人穿上婚纱,水澜都嫁给你这么多年了,你也没给她一场婚礼。

    要不三叔回去找人给挑选个好日子,你们将婚礼举行了,你们爷爷就想着你们赶紧将婚礼举行了,好让大家认识顾家少夫人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自然不敢说是简水澜不愿意给他一场婚礼,笑了下。

    “三叔三婶说的是,回头我跟小澜研究研究,要有不懂的地方就咨询你们。”

    再拖下去,他可就真的不年轻了,婚纱照拍出来,万一成了老头子,自己看着岂不是膈应?

    不过回头真要重新琢磨下怎么求婚,这事情顾安歌应当有经验,不如一会儿找他谈论谈论。

    简水澜见话都说到这个点上了,也是一笑,“我们会考虑看看的!”

    知道他们是将话给听进去了,顾安歌觉得自己也能与老爷子交代了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向顾安歌,“三叔,你今天来了,正好我找你有事,饭后跟我到书房一趟。”

    顾安歌以为顾琉笙找他是要谈工作上的事情,倒是很快答应了,“好!”

    饭后,顾琉笙将桌子都收拾干净,让两个小孩子自己玩着,简水澜留在客厅里跟华楚楚聊天喝茶,顾安歌跟着顾琉笙来到了他的书房里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