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4章、这一场婚礼,三叔压根就没求婚?
    等顾安歌进来之后,顾琉笙就将书房的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书房里有套真皮沙发,顾安歌观看了一眼他的书房,在一旁的沙发上入座,看向坐在对面的顾琉笙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还将门给关上了,不会是公司里最近出了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顾琉笙摇头一笑,“那倒是不关公司里的事情,就是想问问三叔当初是怎么哄得三婶跟你结婚的?”

    当初那一场婚礼虽然不算特别盛大,但是参与的人特别多,那不过他并没有参加三叔的婚礼。

    想到妻子消失无踪,自己孑身一人,想想都觉得可怜,那些热闹的场面更是不适合他了。

    过去简水澜还在他身边的时候,想着那个女人爱热闹,所以部分宴会他还是会带着简水澜参加的,或是是云家那边需要她参加的宴会,他也会跟在她的身边守护。

    顾安歌听到这话,就清楚顾琉笙的心思,他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几年顾安歌的相貌倒是没什么改变,不过就是眼尾的地方添加了几条细纹,但是笑起来的时候,那几条细纹给他增添了不少男子的魅力。

    “我与你三婶一开始的情况,你也是清楚的,当初你爷爷还想着让楚楚给你当媳妇儿呢,再说那个时候我还真没有结婚的念头。

    不过后来也算是在你有意的撮合之下,觉得双方都还算适合,至于结婚,除了我这年纪确实大了,楚楚的年纪也不小,自然而然就谈到了婚姻,可以说是水到渠成吧!”

    他们夫妻之间也是在有了感情之后才结婚的,并非婚后才开始培养感情,看来顾琉笙问他这些事情,是有打算跟简水澜举行婚礼了。

    但说起当初,华楚楚确实极为爱慕顾琉笙,那么多年的感情,可最后还是被无情拒绝了。

    也或者那个时候,他看到了华楚楚一腔的爱恋,明明知道顾琉笙不爱她,还是犹如飞蛾扑火。

    甚至是默默地等待,那个时候他确实有些心疼这个他看着长大的小姑娘。

    水到渠成

    他跟简水澜的婚姻哪儿是水到渠成,一开始就是各求所需,签下了婚姻协议,后来才有了感情。

    一开始他确实没打算给她一场婚礼,但是后来想给了,只是嫁衣尚未制作出来的时候,她就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一直到现在,几次谈起婚礼,她都选择了拖延。

    “那三叔是怎么求婚的?”

    顾安歌似乎并不浪漫,怕是求婚也不受女孩子喜欢吧!

    求婚

    顾安歌愣了下,还真仔仔细细地回想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算是求婚,我们水到渠成,觉得是该要结婚了,加上你爷爷一直催,所以双双拿了户口簿去登记,再后来就是选好了日子,举行婚礼。”

    他们属于婚前发生了关系,他顾安歌肯定是要负责的。

    说起这个求婚,顾安歌还真觉得自己有些亏欠那女人了,他向来不懂得浪漫,说结婚就结婚。

    华楚楚也没有一句怨言,倒是最近提起几次要一起吃一顿烛光晚餐。

    看来他得暗地里安排一些惊喜给她,否则现在都由女人提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所以说,这一场婚礼,三叔压根就没求婚?”

    那华楚楚倒是好哄骗,一下子就被三叔给追到手了,但顾琉笙又一想,三叔就算没有求婚,但那一场婚礼也不算委屈了华楚楚。

    “水到渠成的事情,都知道是要结婚的,而且你也知道三叔并不是浪漫的性子,大概你三婶也是清楚的,倒是没有跟我计较这么许多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安歌笑道,“怎么,水澜没打算跟你举行婚礼?”

    听刚才简水澜的语气,似乎没打算要举行婚礼的打算。

    顾琉笙也是一笑,“前不久求过一次,但是没有松口,一直都在拖延,想必之前的事情,还在她的心里留下了一些阴影,过去那些事情也是我没有处理好,才会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女人的心思你倒是可以去问问你三婶,问你三叔还真不了解。或者让你三婶跟水澜套套话,你爷爷年纪大了,就爱凑热闹,想着他还在的时候看到你们将婚礼举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会的!”

    顾琉笙承诺,“回头,我再好好琢磨琢磨!”

    顾琉笙与顾安歌在书房里谈论的时候,两个孩子跑去了画室里画画。

    客厅里剩余简水澜与华楚楚,突然门铃声响起,简水澜并没有立即过去,而后朝着窗子的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朝着下头一望,看到了两辆黑色的车子,看来乔崇山并没有死心,还逮住了这个饭后的时间过来。

    华楚楚见她听到门铃声就犹如惊弓之鸟,忍不住问她,“难道又是乔家的人来了?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言,还真是他们,你过来看,那个佣人与女孩子还背着荆条,这两天都是如此,也不知道这些当家长的人是怎么想的,佣人也就罢了,还让孩子如此。”

    但云水溶既然都不心疼,她也没必要去给她心疼她的孩子,一个为了权势富贵的女人,真如她母亲蒋芹芹。

    现在云水溶的女儿就像云水溶小时候,那时候蒋芹芹就经常告诫云水溶要隐忍,要去讨好她现在的父亲。

    所以在云盛面前,云水溶是乖巧而讨喜的孩子,自然得云盛的喜欢。

    只不过云盛那些喜欢,也不过是为了将来要利用云水溶罢了,哪儿会有什么真心。

    云盛的真心,大概就是一开始对蒋芹芹有些真心罢了,然而,到了后来不也撕破脸面?

    十六楼的高度,挺远的,但华楚楚的视力不错,还是可以看到下面停了一辆车子,还有一个妇人与小孩,身上确实都背着东西。

    那个妇人的看得比较清楚,黑压压的一捆背在身后,不难猜出是荆条,看来确实如简水澜所言,他们是想要负荆请罪。

    两人看了几眼,门铃声还在继续,这个时候顾琉笙走了出来,听到外头的门铃声一直响,却没人去开门。

    大概也清楚什么事情,本来想让他们无需理会,让乔崇山继续按的,但实在太吵,于是看向简水澜与华楚楚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屋子里待着,我下楼去会会他们!”

    顾安歌走了出来,看向顾琉笙,“要我陪你下楼吗?”

    顾琉笙披上了外头,边说,“不用了,你陪着他们在搂上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很快出了门,顾安歌见简水澜担心的样子,笑道,“不过就是会会他们,无需担心!这个乔崇山可真是吵,一会儿来一趟,是想证明他的诚心诚意吗?”

    顾琉笙朝着外头走去,看到乔崇山身边的一个男人还在不停地按门铃,乔崇山则是一脸的不耐烦,顾琉笙嗤笑了声,朝着他们走去。

    “乔总,这是在扰民啊!”

    乔崇山满心都是怨恨,目光只盯着门上的对讲机,倒是没有感觉到有人靠近。

    此时冷不丁地听到顾琉笙的声音,转头去看,见是西装革履挺拔矜贵的男人,一眼就认出了对方身份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乔崇山第一次见顾琉笙,过去也见过数次,特别是过去乔家与顾家也有过项目合作,只是时间不长。

    加上合作期间大都是由他的秘书全权负责,所以见过的次数并不多。

    一看到顾琉笙,乔崇山很快掩藏了刚才的不耐烦,甚至变脸一样,很快换上了讨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以乔崇山有些发胖的身材,加上他本就是肥肉肉的脸庞,这么一笑,倒是整个人看起来友善了许多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是忠厚老实类型的,但顾琉笙知道这不过是他的假象罢了。

    这个人这么一笑,倒是将眼里的野心与不耐烦都给掩藏了。

    “哎呀,顾总可算是找到您了,我就说这个点顾总您应该是在家里的,我昨天过来恰好是你们午后休息的时候,真抱歉给吵到了顾总的妻儿。

    今天傍晚之后也来了一趟,不过顾总一家子想必都不在家里,这不,我挑着饭后的时间,还真给遇上了!”

    其实能够堵上他们,还是多亏了自己回去之后,发了一通脾气,索性安排了个人过来这边盯着。

    一看到顾总一家子有一个过来的,马上给他消息。

    没想到安排盯梢的那人竟然盯住了顾琉笙回来,他立即匆匆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顾琉笙冷眼看着乔崇山,见他笑眯眯的样子,却觉得一阵阵反感。

    尚未出声的时候,乔崇山很快又说,“顾总啊,咱们都是生意人,以和为贵,这事情确实是我们乔家管教不严引起的,在此我慎重给顾总您道歉,还希望顾总大人不记小人过,往后咱们两家还能够有生意来往!”

    他很快朝着林妈与陆念念看了过去,神色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还愣在那里做什么?还不快过来认错道歉!”

    林妈心里虽然害怕,但还是背着重重的一捆荆条,忍着后背时时刻刻被刺到的疼痛,朝着他们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清俊挺拔的男人时,还有见着乔家的家主都对他如此讨好,恨自己眼瞎。

    当初怎么就没看出这个人如此矜贵,还以为乔家在燕城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但也是她的运气不好,多少人想遇上顾琉笙,结果偏让她给遇上了,甚至还口出狂言。

    林妈此时也顾不得后背上被荆条扎疼,很快走到顾琉笙的面前,直接就先跪了下去,随即大哭求饶。

    “顾总啊,实在是我有眼无珠,顶撞了你们一家子,是我错了,求顾总您大人大量,放过我吧!”

    林妈哭哭啼啼地求饶,而后直接一巴掌一巴掌地朝着自己的脸上甩。

    顾琉笙安静地看着这一幕,见她衣着单薄还背着这么一大捆的荆条。

    目光缓缓地扫过不远处一直盯着他看的小女孩,身后也是背着荆条,不过只是一小捆,没几根儿做做样子罢了。

    陆念念看着对面那么好看的叔叔,又见林妈哭哭啼啼的,眉头就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才不要在这么好看的叔叔面前,这样哭哭啼啼呢,真是丑死了!

    而且后背的荆条又扎得她好疼,背这一捆一定好丑的。

    她想取下来,又见着乔崇山的目光很快扫了过来,就不敢动弹了,怯生生地喊了声,“乔爸爸”

    乔崇山可没给她好脸色看,“还不快滚过来给你顾叔叔道歉,愣在那里看戏吗?”

    陆念念被他吓了一跳,忐忑地朝着他们走去,看向了顾琉笙。

    乔崇山见她一声不吭,冷哼了声,“还不给你顾叔叔道歉,快跪下来,都这么大了还如此没有眼色,你妈怎么教导的?”

    陆念念本来就害怕,又想着自己要像林妈那样跪着,还打自己巴掌,立即就害怕得哭了出来,气得乔崇山一脚想要往她身上踹。

    顾琉笙倒是适时地出声了,“这一副场面就省了!既然乔总也说了都是生意人,那么咱们就来谈谈如何解决吧!毕竟我顾琉笙的妻儿,不是那么好让人欺负的。

    我三叔知道自己的妻儿,被人如此欺负、辱骂,若是乔总没有拿出一些诚意,怕此事不会太容易解决了。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乔崇山也是有过心理准备的,知道就算见着了人,他带来的赔礼与道歉,顾家不会这么容易接受。

    免不得还要他出点儿血,就是不知道对方是不是会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不过说到这个点上,乔崇山很快就堆起了笑容,将手里的礼盒袋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顾总说的是,这边是小小赔礼不成敬意,还希望顾总先收下,咱们再找个地方好好谈谈!”

    在这个地方谈,万一被人瞧见了,岂不是让他丢了不小的面子?

    顾琉笙并没有接过赔礼,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乔崇山。

    “妻儿在家,不方便出来太久,不过我倒是记得不久前似乎是乔家得到了城西那一块地?”

    城西那一块地

    乔崇山觉得自己要笑不出来了!

    顾琉笙这意思是

    他想要城西那一块地?

    那可是他花了大价钱拿下的,甚至人情这一块上面也花了不少的钱。

    总的来说,他乔崇山还想依靠这一块地,在燕城站得更稳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