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5章、先找个顺眼的女人领了证,回头再恋爱
    脸上的笑容逐渐消失,乔崇山觉得自己的诚意已经足够了,然而对方的要求过分了。

    无视一旁陆念念的哭闹,乔崇山看向顾琉笙的时候,眼里带着一股狠意。

    “顾总,小孩子的玩闹罢了,顾总想要城西那一块地,是不是有些狮子大开口,或者该说是仗势欺人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就是仗势欺人怎么了?难道只能你们乔家仗势欺人?”

    他懒散地问了一句,看到乔崇山脸色又是一变,又说,“乔总,想要更多的诚意道歉赔礼的话,就城西那一块地,我给你三天的时间好好考虑。

    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知道我顾琉笙如何仗势欺人!妻儿还在楼上,我就不奉陪了,还有希望乔总往后别来这边扰民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顾琉笙也不去看对方的表情如何精彩,转身就朝着雕花铁门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乔崇山的脸色极为难看,隔着雕花铁门看向顾琉笙一步步远去的挺拔身影。

    他知道这一次顾家不会轻易善罢甘休,只是没想到顾琉笙竟然会看上城西的那一块地。

    想要让他乔崇山吐出城西这一块地,想都别想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看看三天之后,顾琉笙会如何仗势欺人,当真以为自己在燕城无所不能,还是当他乔崇山如此好欺负?

    乔家联姻的亲家不少,大部分都是在燕城有头有脸的人物,联合起来,还怕了一个顾琉笙吗?

    陆念念还在哭哭啼啼,实在吵得很。

    乔崇山又是有气没地方撒,回头看到陆念念还在哭,直接朝着那一张胖乎乎的脸,一巴掌就狠狠地掌掴了下去。

    陆念念虽然比同龄的女孩子壮实许多,但毕竟不过是个六、七岁的小女孩儿,哪儿承受得了乔崇山这一巴掌。

    直接摔在了地上,后背的荆条刺入她细嫩的皮肤,加上这一巴掌让她疼得难以忍受,一时间哭声大起,比起刚才还要大声。

    林妈跪在地上看着这一幕,一声也不敢吭,怕乔崇山的怒火发到她这边来。

    乔崇山看着手上的赔礼狠狠地摔在了地上,里面的盒子摔裂开来,露出好几根金条,他回头就要朝着车子走去。

    看到那司机还愣在那里,直接又上前朝着司机踹了一脚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将东西捡起来!”

    真以为那些金条是巧克力吗?

    他虽然金条不少,但可不是这么扔着玩的。

    顾琉笙上楼之后,面容轻松,三个大人朝着他这边看了过来,顾安歌率先问他,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提了城西那一块地,给了乔崇山三天的时间考虑,听后他脸色都黑了,怕是不容易吐出。”

    想到乔崇山那一副表情,顾琉笙忍不住勾唇一笑,又说,“不过此事之后,倒是不会轻易再过来这边按门铃扰民了!”

    顾安歌却有些担心,“那乔崇山向来自视甚高,咱们一开口就要城西那一块地,怕是心里不痛快,乔家不可怕,但是乔崇山好几个儿女都是为了巩固乔家在燕城的地位,以联姻为主,牵牵扯扯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物。”

    顾家好些个适婚男子,当初也被乔家人看上。

    只不过顾家到了这个地步,已经不需要再联姻了,更何况他们也看不上乔家那些人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既然他乔家敢这么欺负咱们顾家的人,得让他脱一层皮才行。三叔放心吧,这事情我知道该如何处理,三天之后我会先让人给乔家找点儿事做,让他清楚我绝非说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自然也清楚乔崇山是个狠辣的人,不过这事情他会安排下去。

    明处的他不放在心上,暗处的

    比如薛予凝这样的,那才防不胜防。

    想起薛予凝的事情,难免就想到肖蔺那边的事情,几年前他给肖蔺摆了一道,本以为是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肖蔺如此狡猾,竟然狡兔三窟,如今两人又勾搭一起。

    将近十点的时候,顾安歌携家带口地离开了西江月圆,简昕坚持要自己洗澡。

    前几次简昕也是自己洗过,简水澜看他洗得还算干净,而且洗过之后还会用干毛巾将自己短而浓密的头发擦干,做得还不错。

    所以给他调好了水温,也就随了他去。

    调过水温出来之后,看到顾琉笙坐在沙发上,整个人看起来很沉默一副遇上事情的样子。

    简水澜想着他们之前与顾安歌谈话,便问,“你在担心乔家那边的事情?”

    本来想劝他城西那边的地,不如不要了,省得惹恼乔崇山又惹上了麻烦。

    但是既然已经说出口,若是再不要的话,估计乔家那边真要以为顾家好欺负,也就没有提起这事情。

    听到简水澜关心的询问,顾琉笙回过神来,伸手拉住了她的手,缓缓一笑。

    “那倒不是,乔家那边的事情没什么好担心的,我是在想薛予凝的事情!”

    对于简水澜他并没有什么秘密,便将关于肖蔺的事情给她说了一遍,“当初我以为肖蔺倒了,她会与肖蔺没有来往,没想到这个肖蔺狡猾得很,现在还有好几处产业在燕城混得风生水起,并且外地也有不少。”

    肖蔺

    这个名字她并不陌生,他与顾琉笙会有牵扯上,与这个人也脱不了干系,不过这么多年,她倒是从未见过这个人。

    但能在顾琉笙手低下逃过一劫,并且隐瞒这么长久,怕此人不会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薛予凝当真不缺男人啊!

    一个丈夫可以背叛,还出轨小叔,如今还与肖蔺勾搭上。

    就算不为顾琉笙着想,如今与唐卿住在一起,就没想过唐卿的感受?

    突然就觉得唐卿也不过是个可怜蛋,薛予凝与顾琉笙这么多年的母子情谊,她都能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,对自己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起了杀心。

    那对一个在外头养大的唐卿,又会有几分的真心?

    唐卿向来神通广大,只怕对这事情也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简水澜在顾琉笙的身边入座,“她倒是风流得很,幸好你没随了她,否则我可不要你!”

    闻言,顾琉笙忍不住一笑,心情都似乎放松了几分,握着她柔软纤细的柔荑。

    “大概是随了我的父亲,我父亲是个很好的人,一心扑在事业上,也许对我母亲冷淡了一些,但是他的性子向来如此,可惜他走得早,你没能认识他,不然我父亲也一定犹如爷爷一样喜欢你!”

    简水澜倒是有见过顾安和的照片,顾家的基因很好,顾安和容貌俊美,跟顾安歌倒是有三分的相似。

    顾琉笙又有三分的相貌遗传于他,看起来是性子清清淡淡的一个人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自从他们从淮城回来之后,一大群人倒是很少这么齐全地聚过。

    因为是提前组织的集体活动,所以这一次就是远在青川的南青岳也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琉笙发起的聚会,苏焕自然会到,更别提南青岳也过来了,他自然推了几个会议空出一天时间。

    这几天在医院里忙得焦头烂额的姜紫瑜,也给自己放了一天假,过来放松下。

    过年期间医院只会更忙,而他身兼多职,很多时间都几乎忙不开。

    容承祯的公司已经开始放假,他那边的事情也算是暂时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不过这几天倒是忙着一个合作项目,还是比较忙的,但也是抽了一天的空闲下来参与。

    至于刚病好的容昭熙当然也过来参加,许是那一次跟秦筝闹出了矛盾,加上后来高烧一场,这次过来,整个人都清瘦了下来,脸上还有一股刚病好的苍白。

    秦筝一到场就马上过来烧烤摊上帮忙烧烤,看着那几个光芒耀眼的男人,暗暗流着口水,轻撞了下正在翻着一堆烤翅的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止有口服,还有眼福啊,这一个个可真是万里挑一,还有那个南先生看起来好像很冷的样子啊!”

    能一口气认识这么多好看又厉害的男人,还能与他们一块儿烧烤,当真是

    想想都觉得超级幸福!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起来,看向另一边与苏焕一起烧烤的男人,南青岳确实看起来让人挺有压力的。

    平日里不言苟笑,不过面对苏焕的时候,倒是偶尔会流露出一丝浅笑。

    她想起顾琉笙过去似乎也是这样,或者现在也该说还是那样,面对陌生人的时候总是一副冷淡的姿态。

    但是对她与简昕,却有足够的耐心,而且笑起来简直像个小太阳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容昭熙也挺不错的,在他们这一堆里面,丝毫不逊色,每天对着这样的男神,是不是恨不得将他给吃干抹净?”

    而后一想,简水澜促狭一笑,又说,“你们发生到哪儿了?”

    秦筝悻悻地回了头,摆弄烤肠,有些不好意思回答这个问题,毕竟

    简水澜轻撞了下她的手臂,“咱们之间还不好意思说这个?老实交代!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哎呀,吃干抹净的事情还真没有,又没结婚怎么可能”

    她也是个比较保守的女人,没有结婚怎么可以发生那些事情,况且容昭熙似乎也没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两人说着悄悄话,容昭熙走了过来,“嫂子跟秦筝说什么悄悄话了?”

    简水澜瞥了他一眼,“女人之间的悄悄话,哪儿是你能听的?一边儿去!”

    秦筝与他也还没回到刚开始恋爱的甜蜜,这几天容昭熙虽然对她死缠烂打,但毕竟之前发生过纪晓晓的事情,虽然知道容昭熙无辜,但还是必须端高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臭流氓,没听到是女人之间的悄悄话吗?你一个大男人还想一起讨论?”秦筝瞪他。

    被秦筝这么一瞪,容昭熙也不恼,还抬手揉了下她的长发。

    “行吧,你们聊,我来帮忙烤肉,那几个含着金汤匙出来的少爷,怎么可能会烧烤?”

    想了想又觉得这一句话太过绝对,又说,“当然了,像顾总这样上得了厅堂、下得了厨房的男人,烧烤对他来说绝对轻而易举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不想挨打,就少说几句话!”

    姜紫瑜很快就出声抗议,他也是会下厨的。

    顾琉笙正带着简昕,听到他们这边的话,不明所以地看了过来,他拎着一袋子汽水往桌上一放。

    而后将简昕抱在了怀里,问他们,“聊什么这么愉悦?”

    苏焕拿着叉子串蔬菜,边笑道,“昭熙正夸你是上得了厅堂、下得了厨房的男人呢!”

    “难道不是吗?”顾琉笙反问,想了想又说,“我的厨艺,你们也是尝过的!”

    南青岳看向身边的苏焕,“你这是在暗示我也该学着顾总一样下得了厨房?”

    苏焕轻柔一笑,“你要是愿意的话,我自然支持到底!”

    南青岳微微扯唇,那一抹极浅淡的笑意化了几分他的冷漠。

    “听不得你夸别人,行,回头我也去学学。”

    一旦是他想要学的,就没有学不成的,甚至可以做到完美的程度。

    容承祯孤家寡人地在一旁喝汽水,看向同样不想动手的姜紫瑜,叹了口气,“也就咱们两人是孤家寡人了,看看他们,琉笙更是过分了,携家带口的连同儿子都带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就是他看着长大的容昭熙,如今都有了女朋友,两家的长辈还在谋划着将婚事给定下来。

    姜紫瑜将汽水瓶子与他的轻碰,笑道,“你要是羡慕嫉妒恨的话,那就去找一个,我听说年三十,你要是没找到女朋友回去,都没法子跟一大家子吃年夜饭了!”

    虽然他家里人也逼着,但起码不会让他连个年夜饭都没得吃,不过今年的年夜饭倒是让容承祯给约了。

    容承祯轻叹,“这不是没遇上适合的,不过我想着要遇上一个适合的那得多大的运气,不如我也去学学顾总,先找个看着顺眼的女人领了证,回头再恋爱。”

    想了想又觉得荒唐,否认了这个念头,“算了,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如同琉笙这样好运气,遇上一个适合又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姜紫瑜听到这话看向容承祯的时候,眼里多了几分认真,“真想成家了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