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6章、你想烫死我,好再找个女朋友吗?
    容承祯摇头,“也没,就是家里催得厉害,你也知道我妈,啰嗦起来普通人当真受不了,特别是我爸还是个妻奴,我妈说什么,他就赞同什么!不过幸好还有你陪着,不然真就有些可怜了。

    一出来看着一伙人秀恩爱,咱们被迫吃狗粮,姜院长有何感想?”

    姜紫瑜瞧见这一群人的互动,认真地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一口狗粮噎得很!”

    这一次他们选择了在半山腰上烧烤,周边景色怡人,荒无人烟,不过东西他们都带足了。

    好几辆豪车里面的后备箱里,都将这一次聚会的东西带齐,甚至一旁还搭起了一个大帐篷。

    毕竟还有个小孩儿,怕山上的风太大,将孩子给吹坏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天倒是风和日丽,化去了几分寒冷,特别是沐浴在阳光下,身上都特别暖和。

    本来由简水澜与秦筝负责烧烤,容昭熙虽然不大会,但起码还懂得翻肉串撒,也在架子旁忙得不亦乐乎。

    这些天他都闷在医院里,好不容易昨晚上才出院,今天就出来放风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烧烤有了顾琉笙加入,速度快了许多。

    姜紫瑜与容承祯两人手残党负责照看简昕,苏焕与南青岳则是负责穿串儿,两人带着一次性手套,倒是串得欢乐。

    容昭熙从秦筝那边多少知道了点儿乔家与顾家的事情,知道顾家不可能白白受了欺负,问了身边烧烤的男人。

    “乔家那边的事情,不知道顾总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顾琉笙侧脸看了一眼数日不见,清瘦一些的容昭熙,倒是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城西那一块地。”

    他们的谈论声不小,苏焕就在边上自然也听到了,听到顾琉笙提起城西那一块地,笑道,“城西那一块地对你来说不算什么,对乔崇山来说,却成了心头至宝,怕是你要这一块地,简直犹如要了他的命,据说他为了得到这一块地,花了大价钱。”

    前几年,乔崇山想方设法要将苏家挤出燕城三大家之一,而替代之,所以对于这个时时刻刻觊觎他苏家的人。

    苏焕还是时常关注乔家的动静,只不过当初南青岳帮忙对付乔家,没想到乔家这么快又恢复了。

    “嗯,就是看中是他的心头至宝,我才打算要,否则你觉得我会要他那么一些金条不成?”

    乔崇山送礼最喜欢送金条,而他对那几根金条还真没什么兴趣。

    一旁穿着肉串的南青霈,想起乔家的时候也是一点儿好感也没有。

    “城西那一块地倒是不错,不过乔崇山拿下的价格还是太高了,要我说那一块地不值得那个价,但顾总若是拿走,白白得了一块地,将来绝对能够大赚一笔,乔崇山看你这么发大财,估计能吐血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笑了起来,将一支烤好的鸡翅放到一旁,等凉了些许之后,才递给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你尝尝看味道,一会儿小昕别给他吃太多的烧烤,我早上煲了粥,晚点儿让他再吃一碗。”

    容昭熙有样学样,自己过去没谈过恋爱,这一方面压根就没丝毫经验,加上最近与秦筝的感情没有之前亲密。

    想了想,也拿了一只烤翅递给秦筝,“喏,你尝尝看!”

    秦筝没有接过,嗤笑了声,“这么烫就递给我,是想烫死我,好再找一个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容昭熙,“”

    他默默地将烤翅放在一旁干净的盘子里放凉,有些憋屈。

    一旁的几人听到他们的对话,都有些忍俊不禁,顾琉笙笑了笑,看了一眼盘子里的烤翅没有提醒,默默地继续翻摆。

    偶尔看一眼旁边吃得津津有味的女人,眉目都柔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两分钟不到的时间,容昭熙觉得虽然艳阳高照,但这边气温还是比较低的,烤翅应该已经凉了,于是重新递给秦筝。

    “你尝尝看,现在一定不会烫嘴了。”

    秦筝这一次倒是接过了,然而在她咬下了第一口的时候,立即就将那一口吐了出来,一拳头捶向了一旁的容昭熙。

    “没有烤熟你就给我吃,没看到里面还是血淋淋的吗?”

    容昭熙,“”

    他探了过去,发现秦筝咬下的那一口确实还带着一些血丝,不过外头看起来还真像熟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我我也不知道熟了没有,这不让你尝尝吗?”

    说着,又将她手里的烤翅取了过来,放在铁架子上继续翻烤。

    这一次,所有人都不禁笑了起来,特别是看到容昭熙那憋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容承祯喝着汽水,看自己的弟弟被女朋友如此嫌弃的样子,不禁也是一笑,看向了对面正玩着简昕小手的姜紫瑜。

    “算了,这女人当真不好伺候,我觉得单身还是挺舒服的。”

    让他这么低声下气地去哄一个女人,当真有些困难了,他向来高高在上习惯了。

    姜紫瑜把玩着简昕小小的手,觉得这孩子的手真是漂亮,五指纤细修长,长大之后,肯定跟他父亲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又看看那张小脸,将来绝对能够祸害一方女人。

    此时听得容承祯这么说,“你这大概是吃不到葡萄喊葡萄酸的想法吧,你没看到琉笙过去哄简水澜,那一副甘之如饴的表情吗?还有昭熙也不见得心里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他让简昕坐在他的大腿上,整个人舒服地躺在躺椅,问简昕,“你有见过你爸爸妈妈吵架吗?”

    简昕老实地摇头,“妈妈脾气好,爸爸脾气也好,爸爸才舍不得跟妈妈吵架呢!”

    容承祯不以为然,“谁会当着这么小的孩子面前吵架了!不过现在琉笙在三弟妹的面前就跟忠犬一样,估计也吵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他看向那架子旁忙碌的小夫妻,又看看另一边那两对,也就他与姜紫瑜在这边帮忙看孩子了。

    在顾琉笙的监督下,倒是将好几样食物都烤好。

    简水澜去取出了今天准备的水果摆放了桌上,一直没有动手的姜紫瑜与容承祯,见桌子不够,这一回倒是都只觉地将桌子搭好。

    毕竟地上不算平坦,所以另一边的桌脚还去旁边捡了石头来垫上,还拿了几只轻便的凳子出来。

    简昕坐了上去,看着满桌子都是他过去没吃过的,不禁流着口水,苏焕见他馋得厉害,取了一只烤好的鸡腿给他。

    “有些烫,要注意了知道吗?”

    简昕点头,“谢谢苏叔叔,我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苏焕的手机突然响起,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很快接起,聊了几句话就挂了手机,先是看向了南青岳。

    “我母亲让苏燃带着纪珩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南青岳倒是没什么意见,毕竟苏燃现在可没胆子在他面前闹腾。

    上回将她教训了一番之后,倒是乖巧了许多,最起码对苏焕恭恭敬敬的,不像过去那样蛮横无理。

    不过毕竟过去跟顾琉笙他们闹得不怎么光彩,苏焕还是得先过问他们的意见。

    毕竟这一场聚会还是他们夫妻发起的,本来就是几个好兄弟携家带口地出来聚会。

    他那个妹妹从小迷恋顾琉笙,但却与他们走不到一起,于是看向正在对面给大家倒果汁的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水澜,我妹妹还有纪珩要过来呢,如果你们不喜欢她过来的话,我这边可以拒绝她。”

    他母亲的意思,大概就是让纪珩过来这边露个脸,与他们熟悉一下。

    毕竟顾家、容家还有姜家在燕城,都是人人巴结的名门贵族,而苏燃选择了跟纪家联姻,纪珩过来这边说不定能拉一些合作项目。

    他倒是没什么意见,自从确定纪珩是苏燃的未婚夫之后,苏家也将一些项目给了纪家。

    甚至南青岳对纪家也有一些帮助,不过苏焕也清楚南青岳这么做,多半是看在他的面子上。

    简水澜倒是没觉得什么不可以的,过去是与苏燃闹得不太愉快,但是这么多年之后,过去的事情此时想想倒也不算什么了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一个爱而不得的女人,用自己的性命来威胁不爱自己的男人,最后落得一败涂地。

    况且对方还是苏焕的妹妹,得给苏焕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于是欣然答应,“当然可以了,难得这么多人聚在一起,我也好多年没见过苏燃了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看了一眼桌上的食材又说,“食材都带够了,一会儿还有两个人过来,咱们再烤一些。”

    见她没有生气的样子,苏焕这才放心了,知道简水澜并非嘴上说说,而后冲着南青岳一笑。

    很快就给苏燃发了一条短信,还发送了这边的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秦筝轻撞了下简水澜的胳膊,放轻了声音,“当真没事儿?”

    她过去可是知道那个苏燃做了什么事情,寻死觅活的,倒是真不讨喜。

    简水澜也放轻了声音,“当然没有事儿,都过去那么多年的事情了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其实并不想苏燃过来的,毕竟他们这些人凑在一起,那个女人过来做什么?

    但简水澜已经答应苏焕,他也不好再拒绝,不过只要苏燃规矩一些,倒是没什么。

    他瞥了一眼默默吃着烤肠的南青岳,有南青岳在,估计苏燃也不敢闹腾。

    过去的事情,他自然清楚,苏燃可是被南青岳教训得够呛,还去精神科医院治疗了好长时间。

    有南青岳在,还有纪珩在,想必苏燃也该识相一些。

    一群人吃吃喝喝,倒是在他们过来之前,将刚才烤好的食物吃得没剩余多少。

    顾琉笙作为这边厨艺最好的男人,自然主动又开始动手起来。

    容昭熙毕竟想着讨好秦筝,也挽起袖子在一旁帮忙,倒是在场的两个女人都敞开了肚皮吃,而且还专挑肉吃。

    简昕吃了一个烤鸡腿、一个烤翅,还有一串烤黄瓜,就乖乖地端着顾琉笙给他盛好的粥,慢悠悠地吃着。

    他还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聚餐,倒是觉得特别新奇,而且一群大人围绕他转,还会给他喝点儿汽水,心情妙不可言。

    就是少了顾源,不过回去后可以跟顾源炫耀一番。

    半个多小时之后,纪珩与苏燃的车子行驶过来,在那几辆豪车的旁边停稳下来。

    纪珩先下了车子,朝着副驾驶走去,将车门打开,抬手扶着上头,让苏燃下来。

    几年后的苏燃,倒是有些变化,脸上的妆容淡了几分,头发也剪短,看起来俏丽甜美。

    但是看人的时候带着几分怯生生,这一点跟过去有些不大一样。

    倒是纪珩挺大方的,拉着苏燃的走朝着他们这一群人走了过来,很快就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毕竟秦筝之前并不认识他们,还有简水澜对于纪珩的印象不深,所以一群人给他们介绍。

    顾琉笙抱着简昕,也向他们介绍了自己的儿子,但也只是看向纪珩,并没有看向苏燃。

    不过简昕还是甜甜地喊了一声,“纪叔叔好,苏阿姨好,我是小昕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年之后,今天也是苏燃再见顾琉笙的时候,看到那张自己自幼心仪的脸庞,心里一阵阵复杂,特别是看到他怀里与他如此相似的男孩子。

    苏燃并没有出声,只是冲着大家轻轻点头算是打过招呼,之后就一直站在纪珩的身边。

    听着纪珩与他们聊天,目光瞥向那个冷峻高大的男人的时候,艳阳下声声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对于南青岳,她始终带着一股恐惧,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,那简直就是她的噩梦。

    简水澜将之前烤好的食物摆放上桌,招呼他们吃。

    “纪先生还有苏小姐别客气,都是我们自己烤的,尝尝味道,难得出来这边烧烤,你们要是想尝试动手的话,也别客气。”

    苏焕见苏燃一直沉默着,虽然过去的苏燃对他就像跟仇人一样,但是精神病痊愈之后,整个人都不大爱说话。

    难免有些心疼她的沉默,亲自动手取了一只烤肠给她。

    “燃燃,尝尝!”

    苏燃犹豫了下,其实她并不爱烧烤这样的东西,但是既然已经过来,便也沉默地接过,可是并没有吃,依旧怯生生地坐在纪珩的身边。

    刚才还敢朝着顾琉笙看几眼,但是被南青岳瞥了一眼之后,她就不敢了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