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8章、她的眼里燃起一丝歹毒,如果那个人摔了下来
    几个人倒是没有意见,将身上的外套都脱了下来,放在帐篷里,毕竟攀爬这项运动穿得太厚实过于炎热,而且这外套还碍事。

    于是跟简水澜打了个招呼,就朝着前方的山脚走去。

    简水澜坐回了帐篷里朝着外头望去,见他们几个挺拔的身姿,倒是有些好奇谁能得第一。

    不过攀爬到山顶并不容易,看着似乎挺好爬的样子,但是走近了才会发现其实也挺陡峭的。

    只怕有些地方下脚的地儿都没有,草木大多数枯萎,想要借力上去也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这一群人也真是的,说攀爬就上,什么工具都没带上,最起码要一副手套。

    五人来到山脚下,各分开了一些距离,站成一条直线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,这才出声,“都准备好了吗?我喊开始。”

    “准备好了!”

    此时其余四人也都做好了准备,简洁有力地回答。

    “开始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五个人犹如猎豹一样同一时间敏捷地冲了出去,谁也不肯落后。

    一直跑到了山脚下,攀爬的时候一开始并不陡峭,甚至不需要用手去抓住岩石或是周边的杂草。

    五人的速度都极为迅速,这个时候他们几人几乎持续一致,看不出输赢。

    如果说简水澜一开始还有些担心他们,但这个时候看到他们如同猎豹一样的敏捷,倒是有些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同时又对他们几人有了新的认识,这样的山头,爬上去并非易事。

    就算走台阶上去,也要走好些时候,甚至爬得辛苦,然而他们几人攀爬的时候压根不知疲惫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着他们几人矫健的身姿,在陡峭的山壁之间,竟然还能健步如飞。

    不禁想着,他们四人包括她并不算特别熟悉的南青岳,自幼都是养尊处优,可是他们几人别说会些功夫。

    就是顾琉笙的在这一方面还特别出色,应寒曾说顾琉笙能有今日的功夫自幼一定下了一番苦工。

    这么一相比,她反倒觉得自己才是养尊处优的那一个。

    距离虽然有些远,但简水澜的视力很不错,目光紧紧地盯着中间那一道犹如豹子敏捷往上攀爬的身影。

    如果说一开始五个人是持平的,几分钟之后,已经呈现出输赢。

    顾琉笙与南青岳两人领先一些,还尚未分出输赢,而苏焕、姜紫瑜还有容承祯三人稍微落后他们二人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三人的速度并不慢,只能说前面那两人的速度实在太快了。

    越是往上,越要注意安全,除了陡峭之外,还要注意脚下的安全。

    有可能脚下的泥石松动,或是那些可以让他们借力的枯草树木并不结实,稍微一个不慎,都可能从高处摔落。

    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,他们已经攀爬了好高的距离,一个个看起来犹如吊在中间,而且身影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她看得也有些心惊胆战,不过胜负差不多可以分出。

    五人之间,顾琉笙领先,南青岳紧随其后,相差不多。

    姜紫瑜也不甘落后,而容承祯还有苏焕二人相差不远,不过几人之间相比起来,差的并不会太远。

    越到上面,越是陡峭,若是往一旁攀爬还要费去不少的时间,顾琉笙直接手脚并用,动作还算利索。

    攀爬上一处陡峭的地方,紧紧抓住上头的一段树根,看着脚下距离他并不远的南青岳,顾琉笙轻巧一笑,带着几分赞赏。

    “南总很不错啊!”

    南青岳抬头一看一直追随的身影,也露出一笑。

    “顾总果然让人佩服!”

    一路遥遥领先,似乎不知疲惫的样子,从刚才攀爬到现在,需要不少的体力。

    就是他攀爬了这么长时间,而且还是山间,风很大,然而都觉得自己的后背已经湿透。

    顾琉笙继续往上,不忘笑道,“彼此彼此!”

    南青岳顺着一旁的视线望去,苏焕此时偏落于后面,倒是与容承祯不相上下,不过速度并不慢。

    以他们几人来看,苏焕已经很好了,此时苏焕正抬头望来,两人的视线胶着一起。

    但谁也没有放慢了速度,彼此相视一笑,给予对方力量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简水澜看到他们几人的身影越来越小了,已经逐渐接近山顶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体力与耐力还有速度,简直不容小觑,都这么长时间了,速度与刚才相比并没有慢多少,不过越接近上面,她在帐篷里看得越发心惊胆战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要尿尿!”身后传来了简昕的略带着急的声音。

    简水澜回头去看,简昕已经醒来正捂着裤裆的地方一脸的着急。

    大概是第一次在野外午睡,一下子醒来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厕所,而且他脱下来的外套还被几个大人的大衣覆盖着。

    “妈妈,快,要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他可不想这么大了还尿床,会被笑死的。

    简水澜很快起身朝着他走去,将他刚才脱下来的外套给他披上。

    鞋子都来不及给他穿,就抱着他到了外头,地上都是尘土,简昕穿着袜子不好碰到地上。

    简水澜只好又抱着他折回去将鞋子迅速给他套上,才让他自己方便。

    这个臭小子,现在上厕所都不爱她在旁边,还声称自己都长大了。

    在外头找不到厕所方便的时候,也得大人转过脸,不许偷看。

    一阵舒爽畅快之后,简昕松了口气,还好没有尿到裤子上。

    他将裤子穿整齐了,回头才发现周边就剩余他与妈妈,爸爸、伯伯、叔叔还有阿姨们都不知道去了哪儿,于是去看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妈妈,爸爸他们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看到好几辆车子都在,幸好没有扔下他和妈妈。

    简水澜拉上了他的小手,朝着一旁的桌子走去,从里面取了一瓶矿泉水给他洗干净了双手,才抬手指向了不远处的山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你爸爸还有几位伯伯叔叔都在那边爬山呢!”

    简昕的视力很好,一下子就看到了快要接近山顶的地方,有几个影子在动,他双眼一亮抬手指向那一座大山。

    “妈妈,他们好厉害啊,不过爸爸是哪个啊?”

    毕竟距离太远了,他还真没办法从身影分出来哪个是他的爸爸。

    “最上面那个!”

    其实简水澜也看不到那么远的地方,但是可以通过衣服的颜色来判断。

    那一件深色的毛衣,还是她买给顾琉笙的,许是觉得大衣碍事,上去前他们都脱了。

    “爸爸好厉害啊!竟然爬得那么高,还是最快的!”简昕一张小脸上写满了自豪。

    简水澜也觉得自豪,只不过攀爬到山顶还是太过危险了,毕竟有些地方过于陡峭,一个不小心摔下来

    她简直不敢去想,不过看到他们矫健的身姿,倒是没之前那么忐忑了。

    将近两个小时的时间,秦筝那一组还有苏燃那一组都已经回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空荡荡的周边毫无人影,只有帐篷里简水澜抱着简昕坐在帐篷口朝着外头望着。

    秦筝一下子就甩开了容昭熙的手,朝着帐篷这边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先是掐了一把简昕细嫩的小脸,才一脸的兴奋出声,“下面开了好多好多的桃花,云雾缭绕的,可像仙境了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秦筝这才发现不对劲,环绕了下四周,这边除了简水澜母子之外,不见其他人。

    “他们呢?”秦筝问她,一张脸还都是兴奋。

    简水澜看到秦筝说起下面的美景,笑了笑,伸手指向对面的山峰。

    “都去爬山了!”

    秦筝回头一看,一开始还没看到什么,可是见着对面那一座大山快要到顶边的地方隐约可见几个小点,立即惊诧。

    “我去这是什么操作?他们怎么都挂那边去了?”

    简昕白了她一眼,“秦筝阿姨不会说话,爸爸还有叔叔伯伯他们都去爬山了,才不是挂在上面呢!妈妈说了爸爸是中间那个,不对是最上面的那个!我爸爸厉害不?”

    秦筝惊悚了,这些人还真以为自己的蜘蛛侠了吗?

    怕是有几百米的高度啊,而且看起来陡峭崎岖,他们是怎么攀爬到上面的?

    也没有吊个钢索,万一掉下来可怎么办?

    秦筝给他们捏了一把汗,眼里都是震惊。

    容昭熙也看到了,忙走了过来,“他们做什么都爬上去了?”

    一开始简水澜的震惊并没有比秦筝小,此时听得容昭熙这么问,笑了下,便说,“比赛啊!”

    一听到是比赛,容昭熙一脸的怨愤,这些人

    怎么比赛就不喊一声呢?

    这是**裸地看不起他吗?

    不就是一座山的高度,他也是可以的!

    秦筝撇了撇嘴,“就你也想爬上去,我看你连个十米都爬不上去吧!”

    容昭熙要是被旁人给嘲笑了,倒也不会觉得多丢脸,可是被自己喜欢的女人这样嫌弃,心里就特别不舒服。

    特别还是这么嫌弃他十米都爬不上去,容昭熙看了一眼自己身上的打扮。

    因为知道是来这边聚会烧烤,所以穿得很休闲,当即直接脱下了外套。

    “我爬给你看!”

    这么看不起人,十米都爬不上去?

    怎么说他也是他大哥带大的孩子,他大哥学过的,他也学过。

    更何况他年轻力壮的,还爬不上这一座高山吗?

    秦筝一看容昭熙这一副不服输的样子,很快拉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得了,万一你摔了下来,摔进了医院,回头你妈还有你大哥又要我去医院你照顾你,你就少给我添乱子了!”

    一路走来的纪珩与苏燃此时也听到了他们大部分的谈话,看向那一座大山上几个隐约可见的身影时,眼里也都是诧异。

    看到容昭熙也要过去,又担心秦筝一个女人拉不住,很快就拉住了容昭熙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行了,毕竟太过危险了,万一摔了,我妹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又觉得不妥,赶紧换了台词,“我也只是担心你,昭熙,别太冲动了,那边确实挺危险的!”

    这可不是开玩笑,对面那一座大山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攀爬上去的,就算是他纪珩有学过几招防身的。

    但是想要攀爬这么一座大山,还真不可能完成。

    苏燃看向几个缓缓移动的点,大概是远远望着那一道背影的时间过于长了。

    此时明明只有那么几个模糊的影子在移动,可她还是一眼就看出了爬得最高的那个人是顾琉笙。

    她默默地看了一眼身边的男人,冲着他一笑,心里却想着就算家里人给安排的纪珩再优秀,那也抵不过顾琉笙的一根发丝。

    可是她若是不答应

    南青岳不会放过她!

    想到这里,苏燃的眼里燃起一丝歹毒,如果那个人摔了下来

    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之后,怕是就不会有人这样威胁她,让她害怕了,让她这么憋屈且心惊胆战地过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苏燃看向那边的目光,简水澜正好瞥了过去,捕捉到这一丝异常的目光时,眉头轻蹙了下。

    不明白苏燃这是恨上了谁,不过如今她这么惧怕南青岳,应该不会再如过去那般傻才是。

    容昭熙还想着去爬山,证明自己,不想让秦筝这样子看不起,但手腕死死被她抓着,又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在担心我受伤了?”

    其实也不一定要去爬山的,就是想让秦筝的眼里有他。

    秦筝白了他一眼,“我怕你给我们添乱,别忘记了我跟你一块儿来的。”

    她可不想回去的时候还带着一个伤患,回头又得一段时日在医院里照顾他。

    山风呼啸,气温比下面的还要冷,然而他们几个走在悬崖峭壁间的人因为时间一长,浑身的汗水也都出来了,倒是不觉得冷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着山顶距离他并没有多远,不过上头一大块被风化地光滑的岩石,突兀地出现在他头顶上,完全找不到可以让他踩脚或是借力的地方。

    顾琉笙观看了下周边,右边倒是有下脚的地方,于是小心翼翼地朝着一旁挪了过去。

    后面距离他不远的南青岳看到顾琉笙朝着一旁攀爬,知道那边的岩石一定不好上去。

    有个人在前方探险,他提前朝着一旁的方向挪去,尽量找方便下脚的地方攀爬着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