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09章、希望应寒找一个好女孩结婚
    还不忘注意后方一些的苏焕,见他此时也是大汗淋漓,笑了笑,给了他一记赞赏的目光。

    苏焕要去抓前方凸起来的一块石头,正好看到了南青岳那一记饱含鼓励与赞赏的目光,也冲他一笑,手脚并用地在南青岳爬过的地方一路往上。

    不远处的容承祯正好捕捉到这一幕笑着出声,“行啊,都这个时候了,还不忘眉来眼去。”

    姜紫瑜也笑了,看着落后于他的两人,很快冲着下方出声,“你们两个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容承祯嗤笑了声,“你少看不起人了!”

    说着加快了速度,不顾刚才已经有些脱力。

    一只五指修长的手紧紧地攀上了一块干净的岩石上,此时本是白皙的手染上了泥土与灰尘,还有一些草根树木的汁液。

    那一只手有力地抓紧了之后,顾琉笙右脚先踩了上去,随即整个人轻松利落地一跃而上,站在山的顶端朝着下头望去,一览众山小。

    随后跟上的是南青岳,他在顾琉笙登上来之后,也很快尾随而上。

    两人的呼吸都比平时粗重了许多,头上也有汗珠,顺着耳边一直到下巴滴落而下。

    南青岳赞赏地看向顾琉笙,过去尚未比试过拳脚功夫,但是今日这一次的攀爬,他输得心服口服。

    其实他输给顾琉笙的并非一个短暂的先后,因为本来就距离顾琉笙近,他一路遥遥领先,需要避开的顾琉笙已经在前一路探索。

    他们后面的人自然清楚哪儿爬不上去,率先绕过,然而还是让顾琉笙爬在前头,足以证明此人的体力与耐力还有速度都是一流。

    随后上来的姜紫瑜,他一爬上来就坐在地上喘着气儿。

    “成天在医院里忙得脚不沾地,倒是锻炼出来体力了,不过还是不及你们二人啊!”

    他朝着下方望去,容承祯与苏焕两人不相上下,再往下就是他们刚才一路攀爬上来的,留下了一串的痕迹。

    不过在这地方观景,倒是美不胜收,下方的帐篷都已经变得很小,连同帐篷外的几个人影也看得不是很清楚了。

    姜紫瑜冲着他们挥了挥手,也不管他们能否看得到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儿,容承祯与苏焕也不约而同上来,倒是分不出胜负。

    容承祯直接倒在了地上喘着粗气,苏焕也没好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南青岳走到他的身边坐下,直接用袖子给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苏焕也没客气,抓起他的手,直接用他的袖子去擦脖子上留下的汗水。

    随即问道,“我们一会儿怎么下去?”

    这是爬上来了,可是下山并不容易。

    南青岳笑道,“自然还是从这边下去,若是去找山路来走的话,要比这边花费更多的时间,或者你要是不想从这里下去的话,我让人开直升飞机过来,正好也有些累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倒地不想起来的容承祯,听到这话立即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想去踹苏焕一脚的,可是想到南青岳就在一旁看着,估计这一脚踹了上去,还不知道这个男人该如何记恨他呢。

    于是彻底地放弃了这个想法,“爬得上来,肯定就能下去,你这是被南总给宠坏了!”

    这么点儿高度,还要直升飞机过来接人,传出去还不得成为笑话?

    苏焕也是一笑,一脚朝着容承祯的肩膀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那你找个宠你的人啊!”

    “”

    容承祯一阵无语,他哪儿敢找一个宠他的人,回头他母亲还不削了他!

    姜紫瑜笑了起来,也直接躺在了地上,不去管这地板又硬又冷。

    顾琉笙站在高山之上朝着下方望去,这个时候烈日让视线更好。

    他看向帐篷的方向,几个小点就在那里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视力比一般人要好上许多,虽然已经看不到对方的面容,但是遥遥相对,他还是感觉到了简水澜的视线是在他这边的。

    顾琉笙取出手机,很快拨打了简水澜的号码,很快就听到了她雀跃的声音,“第一名?”

    “是啊!今天咱们不需要收拾那些东西了,看着他们收拾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顾琉笙露出一笑,眉目之间都染上了一层柔色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真让人担心,攀爬这么高的山,也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,有个万一可怎么办?一会儿你们怎么下来呢?”

    此时就在帐篷外的简水澜,一脸的担忧。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们还是爬下去,不会有意外的,别担心,就是要费点儿时间,你在下面好看小昕就成。我站在这边给你拍一些照片,一会儿给你看,站在这边看景色,很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也要跟爸爸说话。”

    简昕踮着脚尖去拉她的手,撒娇地摇着。

    “好!小昕要跟你讲话,你们下来的时候要注意安全,别大意了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说完这话就将手机给了简昕,目光落在远处的高山上,其实只能看到几个点,移动的时候还清晰一些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好厉害啊,爬了那么高的山,而且还是第一名!”

    得到儿子的认可,顾琉笙特别高兴。

    “嗯,爸爸肯定要给小昕长脸的,你在那边要听妈妈的话,不可以乱跑,知道吗?还有,记得帮爸爸照顾你妈妈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我会的,爸爸,你们下来要注意安全。”简昕不忘吩咐。

    父子两人聊了好些时候,顾琉笙才恋恋不舍地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五个人也休息了好些时候,体力差不多是恢复了,商量着下去的事情。

    顾琉笙拍了几张风景照片,最后五个人还难得地留下了合影。

    姜紫瑜看着合影,还算满意,很快就发到了他们几个人的群里,这才纷纷又开始下山。

    下山的路也不好走,甚至是往下看,有些地方犹如悬崖峭壁一般,让人晕眩,而他们五人也确实在没有任何防护的情况下,一步步攀着下了山。

    等到五个人都下山之后,天已经黑了,带过来的食材有限,加上中途又多了两个人,所以晚饭只能回到市区再吃。

    不过容昭熙倒是自觉,知道他们回来怕是天该要黑了,便先将部分东西都先收拾好,放回到了几辆车子的后备箱。

    纪珩见此,也上前帮忙,还将车灯都打开,所处的位置倒是亮堂堂的,倒是帐篷先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等到他们过来之后,容昭熙就开始发牢骚。

    “你们可真不够意思啊,爬山也不喊我一声,是想着我爬不上去吗?”

    害秦筝笑话他,怕是十米都爬不了。

    容承祯满头大汗走了过来,一拳头打在容昭熙的胸口,力道倒是不重。

    “跟我们爬山,你就不想跟秦筝约会吗?我们可是在给你制造机会啊,你这臭小子!”

    容昭熙一想也是,之前带着秦筝去看桃花,两人玩得还挺开心的。

    秦筝喜欢拍照,他还给秦筝拍了好些人比花娇的照片,小妞看到照片一高兴,立即发朋友圈还有微博。

    纪珩笑道,“真是让我长见识了,没想到你们竟然能征服这样的高山!”

    他虽然也喜欢运动,但是压根跟他们这样子的没法子比。

    站在纪珩身边的苏燃很快看了一眼顾琉笙,见他满头大汗的样子,特别男人味,也很吸引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几年不见,他比过去还要吸引人。

    苏燃甚至羡慕一旁给他递毛巾擦汗的女人,可最终什么都没说,沉默地垂下了脸,看着地面,她实在怕了南青岳。

    简水澜见他们都下来了,拿出了中午剩余的果汁给他们喝,一个下午都在爬山。

    下山也花费了不少的力气,流了许多汗,此时他们也都渴,没几下就将剩余的果汁全都喝完。

    姜紫瑜觉得还不解渴,又开了一瓶矿泉水灌了半瓶下去,才说,“天都黑了,咱们回去吧?”

    简水澜提议,“今晚上要不去我家吃饭?直接点餐,省得回去还要再烧菜也麻烦。”

    而且这么多人,她跟顾琉笙加上秦筝,怕也来不及烧这么多人的饭菜。

    一直垂着脸的苏燃双眼一亮,偷偷地看了一眼对面的苏焕。

    然而却触到南青岳的目光,清晰地看到了南青岳眼里的那一抹嘲讽,吓得很快又低下了脸,再不敢乱看,心里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苏焕很快就拒绝了,“不用了,你们夫妻两人还要忙碌,而且家里也没个佣人,凡事都得自己动手,我们各回各家就好,等什么时候大家再抽出时间一起聚聚。”

    这么多人过去,吃饱喝足后他们也就离开了,留下一屋子狼藉还不是他们夫妻要动手清洁。

    过去不算什么,可现在家里头添了孩子,早早就要休息,他们这么多人过去难免要吵到孩子的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表示赞同苏焕的话,顾琉笙一想也是。

    “行吧,改天再聚,东西再收拾下就走。”

    虽然喝了不少的果汁,但这个时候还真有些饿了,从这边回到市区,还要一个多小时车程。

    几个男人将帐篷收起,检查了下东西有没有落下,就各自上了车,朝着来时的路开往。

    简水澜见顾琉笙爬了这么长时间,将简昕放在安全座椅上,这才从一旁的盒子里取出一块蛋糕递给他。

    “饿了吧,先吃一些垫垫肚子,这是之前我跟秦筝吃剩的,也就这么一块了,你一会儿吃完了,再打个电话叫餐直接送到我们家里,咱们等回家了再吃饭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也确实饿了,看到那抹茶蛋糕,目光一柔。

    “还是老婆会疼人,要是他们见着了,可不知该多么羡慕我了。”

    他吃了一口蛋糕,觉得特别美味。

    简水澜笑了下,“我来开车,你陪着小昕坐在后面。”

    简昕很快就拒绝了,他就喜欢看到爸爸跟妈妈在一起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陪妈妈坐在前面,我一个人坐在后面就可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顾琉笙笑得特别开怀。

    “行,爸爸陪你妈妈坐前面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掐了一把简昕的小脸问他,“今天小昕高兴吗?”

    “高兴!我第一次跟爸爸妈妈还有这么多人出来烧烤,不过如果木叔叔也在那就更好了!”

    等回去之后,睡前就给木叔叔打个电话,他今天都好想木叔叔的。

    听到简昕提起应寒的时候,正坐进了驾驶座的简水澜不禁露出一笑,顾琉笙这是存心找不痛快?

    不过确实好些时候没有见着应寒了,虽然也经常联系,但毕竟跟应寒相处那么多年。

    这一次回到燕城,双城之间的距离,加上她回归家庭,只怕往后相见的次数与时间都会减少许多。

    她也真心希望自己的离开,应寒对她的心思能够逐渐消失,好好找一个好女孩结婚。

    毕竟,应寒的年纪也不小了,到了该成婚的年纪了。

    她希望她所在乎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幸福,秦筝如此,应寒也如此。

    顾琉笙果然下一瞬间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,但毕竟自己儿子想念那个陪伴他好些年的男人,而非自己的女人在想念他。

    又觉得自己有些小肚鸡肠了,揉了揉简昕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你木叔叔平日里也很忙的,他有许多的事情需要处理,不过等他忙完手里的事情,就会过来看你的!”

    当然了,他更希望应寒永远别来燕城了,可是想到楼上就是他的房子,又懊悔当初怎么没有先知的能力。

    否则他绝对不会将房子卖给应寒,这么大的威胁放在旁边,始终无法高枕无忧。

    坐回了副驾驶座上,看到前方的车灯已经越来越远,顾琉笙吃了一口蛋糕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

    车子缓缓地走在山路上,毕竟周边黑黝黝一片,简水澜也不敢开得太快。

    一路上都开得很稳,也仔细看着前方路况,一直到过了一些坑坑洼洼的地方之后,道路逐渐平稳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还是山路,但比起之前那一段路要平稳了许多,简水澜出声,“没想到苏燃这样害怕南总,倒是让人大开眼界,不过整个人确实比过去安静了许多,也少了过去的娇气。”

    她始终记得与苏燃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那时候的苏燃可是燕城里数一数二的名媛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