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0章、其实不受宠的人,分明是他顾琉笙
    有哥哥与父母疼宠,就跟小公主一样,可惜她并不珍惜,还将自己弄成这般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样可不关我的事,不过有南青岳在,估计上回的教训让她记忆深刻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只是简单地回答她的问题,但似乎并不想在这个话题上继续。

    几年不见苏燃,简水澜的兴趣却有些浓郁,笑问,“你说她放弃你了吗?”

    “咱们不说她行吗?”

    顾琉笙真担心自己说错了什么话,让她误会可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快要爬上去的时候,其实苏燃一直盯着你们看,你说她在看谁?”

    顾琉笙也知道简水澜这是打算继续这个话题了,无奈一笑。

    “她看谁也不关咱们的事啊,再说了那么多人,也许她就盯着苏焕看呢,毕竟苏焕可是她的兄长。”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苏燃并没有恋兄癖,再说有南青岳在她可没有那样的胆子,那个时候南青岳距离我们如此遥远,苏燃的身边还有个纪珩,也就是她的未婚妻,所以她就这么盯着远方的你们看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简水澜扬唇一笑,“女人的直觉告诉我,她对你怕是还没有死心!”

    “死心没死心那都是她苏燃的事情,跟我可没有关系,这事情从头到尾我可没有参与,小澜,咱们不谈她了好不好?”

    顾琉笙将最后一口蛋糕吃下,看向前方,“喏,那边的路有些窄,你注意开车,什么事情咱们等回去了再说。”

    然而后座的简昕听得聚精会神,此时也听明白了,小脸一皱。

    “妈妈,那个苏阿姨想要抢爸爸是不是?我讨厌她,我也讨厌她看我时候的眼神,和秦筝阿姨看我的时候都不一样!”

    不等简水澜表态,简昕又发话了,“爸爸,你可不能叫别的女人给抢走,不然妈妈是不会原谅你的,我也不会原谅你,我好不容易才有了爸爸,万一被人抢走,那我就太可怜了!”

    顾琉笙觉得一阵阵头疼,这儿子是不是也太不信任他了?

    他回头无奈一笑,“爸爸一辈子就跟在你和你妈妈的身边,谁都抢不走!”

    “那你可不许骗我,你要是骗我的话哼哼!”

    他威胁地哼了两声,没敢告诉他若是敢欺骗他的话,他就给木叔叔电话,让木叔叔来接他们母子回去淮城。

    在淮城,有木爷爷还有木叔叔疼着他们呢!

    前方道路有些窄,简水澜专心地开车,听到后面简昕的话,心里不禁一甜。

    面对儿子的威胁,顾琉笙有些无奈,他伸长了手臂,去拉简昕的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爸爸要是没有对你妈妈好,你一定会去找你木叔叔过来将你们带去淮城对不对?”

    儿子的心思,他怎么可能猜不透呢,这个应寒对他的威胁确实不小啊!

    简昕惊奇地问,“爸爸,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他真的就是这么想的,只是不敢说出来而已,没想到爸爸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顾琉笙也学着他“哼哼”了两声,“知子莫若父!”

    简昕的表情有那么两秒钟地发懵,最后问他,“爸爸,知子莫若父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顾琉笙便详细地给他解释了这一句话的意思还有出处,简水澜专心开车,前方的车灯已经越来越远,周边的环境很暗,就剩余他们落于后面的这一辆车。

    而且开的还不是她的那一辆车,是顾琉笙的劳斯莱斯,她只能小心翼翼,担心被刮到。

    顾琉笙也感觉到了她的小心翼翼,笑道,“行了,就当是开你的车,别这么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我那车子跟你的车子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她那车子刮到的话,维修也没多少钱,这车子要是哪儿刮了点儿,她都赔不起,虽然顾琉笙也不会让她赔偿,不过怕要是肉偿。

    “要不明天我给你换一辆新车,或者我带你去咱们的大车库里,你亲自挑一辆喜欢的!”

    她那一辆车连同各种手续费办下来十万块的车子,已经开了这么多年。

    虽然她离开的这四年,他经常亲自开着她的车子去给车子做保养,然而也这么多年了,是该换一辆更好的。

    “西江月圆的车库里,你不是还给我停放了一辆跟你同款的吗?这多少年了,我都没开过。”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的车子开起来很顺手,不像开好车,每次都需要小心翼翼的。

    在淮城的时候,应寒本来要给她准备一辆豪车,但最后她还是决定自己买一辆差不多价位的车子。

    “不喜欢它,咱们就换别的牌子、款式,总有一款是你喜欢的。”

    他顾琉笙的女人不能这么成天出门都开着这么便宜的车子,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的女人不受宠呢!

    其实不受宠的人,分明是他顾琉笙。

    简水澜没有说话,默默地开着车子,顾琉笙回头朝着简昕一阵挤眉弄眼。

    简昕看后秒懂,很快帮他说话,“妈妈,你换车子吧,跟爸爸一样的好威风呢!”

    想了想,简昕觉得该有个借口,于是又说,“而且我之前跟小丸子姐姐告别的时候,小丸子姐姐知道我要回来燕城这边读书,她跟我说我回到燕城这边读书,肯定安排我读最好的学校。

    学校的小朋友家里都特别有钱,肯定少不了攀比,我虽然都可以,但也不希望一过去学校,就被新同学看不起呢!”

    顾琉笙暗暗给简昕点赞,这孩子真是会找借口,比他能耐大了!

    简水澜一听到简昕这话,也觉得有那么点儿道理,简昕倒是没什么攀比心,但不代表别的同学们也不会有攀比心。

    万一看到她开的车子过于普通,就不与他做朋友那不是给孩子添堵?

    但也不能任着孩子来,若是往后也有了攀比心,头疼的还是她!

    “你要以自己的人格魅力去征服同学,就像在淮城读书的时候一样,你们班副班长就不是因为你爸爸有钱才跟你玩的,而是因为小昕诚实聪明,能与同学们玩一块儿。所以在燕城读书的时候也应该如此,不能因为别人家的孩子家里不够殷实就去欺负同学,知道吗?”

    简昕很快点头,“妈妈我知道的,我只是”

    简昕觉得自己不能毁了在妈妈的心目中乖巧听话的形象,所以只能无奈选择出卖。

    “爸爸给我的暗示,一定要说服妈妈换车!”

    顾琉笙:“”

    这谁家的熊儿子?

    他今天不想要啊!

    简水澜冷冷瞥了一眼顾琉笙,“你少教坏我的儿子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那一天,乔崇山在西江月圆受到了顾琉笙的威胁与耻辱之后,回到乔家生了好大的气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倒是没有动手打女人,只是头一次回去之后也没去见一直被他宠着的情妇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发了一出脾气,直接就回去了书房,一整晚都在书房里待着。

    倒是云水溶看到哭啼不停的陆念念心疼不已,特别是看到她脸上一边高高肿起,不用去问,也知道这是谁打的。

    可怜她的女儿还这么小,就受了这么大的委屈。

    云水溶满心不甘,又无法为她讨回公道,陆念念被打,也足够证明乔崇山没有得到一丝的好处。

    怕是还受了耻辱,否则也不会去动她的女儿,这个时候她更不敢主动去找乔崇山。

    在过去,乔崇山对陆念念的态度还是很不错的,甚至送了她去燕城最好的幼儿园就读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也因为陆念念的缘故得罪了顾家,害得乔崇山在顾家那边受到屈辱。

    她就担心因为这一点,让乔崇山对她们母女有了别的想法,毕竟现在她们母女只能依靠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她给陆念念上了药,看到陆念念哭闹不停,泪水好几次都将她脸上刚上的药都给冲刷下来,怎么哄都不肯停下来。

    气得云水溶禁不住也哭了起来,几次想动手,又看到孩子那一张肿得跟猪头一样的脸,最后只好歇了这个动手的念头。

    大概是陆念念哭得厉害,加上晚饭都没吃,哭着哭着倒也累了,一累就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云水溶也就没让佣人给陆念念洗澡,直接让她就这么睡了,疲惫不堪地离开了孩子的房间。

    自己也回了房,一晚上乔崇山都没有出现,她倒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刚哄过陆念念,她就疲惫不堪,再去哄一个大男人她今晚还不被他给折腾死?

    光是在床上折腾就算了,就担心乔崇山迁怒到她身上,又对她动手。

    只是连着三天她都没有见着乔崇山,云水溶就慌了,这还是她被乔崇山带回乔家之后,第一次除了乔崇山没去外地出差,这么多天没有见着人。

    云水溶知道乔崇山外头还有不少女人,甚至那些女人还有的给他生了儿女。

    年纪也有不乏比她小的,甚至美丽动人,据说还有几个是在校女大学生。

    只是在这么多的情妇当中,乔崇山也就只有将她带回来,证明在他一众情妇当中,自己的分量是最重的!

    可云水溶也担心,万一乔崇山因为这事情对她有了隔阂,到时候被外头的狐狸精给迷了去。

    那么她与陆念念往后的生活,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三天的期限很快就到了,乔崇山阴沉着一张脸,倒是想见识见识顾琉笙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的亲家不少,就算顾琉笙想要对付他,也该看在他这么多助力的份上。

    毕竟乔家走到如今,可不是那么容易说倒就倒的。

    想要吞掉他新到手的那一块地,痴人说梦吧!

    然而,第四天的时候,一个消息很快就传到了乔崇山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他大女儿的夫家本来与他有项目合作,这一份合作对他们两家来说是双赢,一开始都谈得好好的。

    如今李家竟然反悔,直接撤资,气得乔崇山直接喊了大女儿过来谈话。

    可惜这事情大女儿做不了主,只是偷偷地问乔崇山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这么一说,乔崇山也就明白了,摔了办公桌上的一只古董花瓶,这还不够,甩了大女儿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让她想办法将这钱给填上,李家的钱不少,他大女儿嫁过去这么多年了,虽然做不了主,但是私房钱却有不少。

    他虽然有钱,却不愿意吃这个亏。

    然而大女婿撤资一事这还只是开始,到了下午的时候,又传来了个消息。

    乔家接手的工程出现了偷工减料的事情,导致路段大面积塌陷,一辆轿车陷了进去,幸好没有人员伤亡。

    大批的记者赶过去采访调查,发现水泥里面的钢筋竟然出现了不少芦苇来代替。

    这事情被记者这么一宣扬,两个小时之后,直接上了微博热门,网友纷纷要乔家给个说法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才是乔崇山头疼的时候,如果再这么下去的话,只怕乔家都能毁在他的手里。

    一天之内就出了两起这样的大事,乔崇山的脸色极为难看,太阳穴也抽抽地疼着。

    第一时间,乔崇山已经想出了解决办法,但是需要时间,而且网友可不是那么好唬弄的。

    目前也就只有先找人将网络上的消息给压下,还有各个报社的。

    但是早上才出现撤资一事,下午又出现被媒体曝出豆腐渣工程,乔崇山相信这一切不可能那么巧合,定然是顾家在背后搞鬼。

    一想到顾琉笙觊觎的竟然是他目前手里最大的王牌,他自然是不甘心,就这么将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那一块地,拱手让给他。

    晚上回去了乔家,家里的佣人看到他都觉得一阵低气压,这几天乔崇山发了不少的脾气。

    就是家里的佣人看到他都大气不敢出,怕被殃及池鱼了。

    饭已经准备好,云水溶正打算和陆念念吃饭的时候,就见着乔崇山已经回来,见着他阴沉着一张脸,不由得一阵胆战心惊。

    她也没敢让乔崇山这个时候见着了陆念念,否则只怕陆念念要被他吓哭。

    这孩子也是个没眼色的,不知道看人眼色,完全没有得到她丝毫的遗传。

    在过去她被母亲带到云家的时候,三言两语就将云盛哄得高高兴兴,对她可要比对云盛对自己的亲生女儿还要好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