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1章、让顾琉笙也尝尝失去挚爱的滋味
    该讨好的时候就讨好,该笑的时候就笑,该哭的时候也要哭得让大人心疼。

    可是她的女儿一开始倒是也会讨好人,可是遇上事情就一味地知道哭。

    哭得让人心烦都不知道要停下来,还要她去哄个半天,有些时候都能看出乔崇山并不是那么满意了。

    担心乔崇山看到陆念念心情不好,云水溶很快让佣人将陆念念先带回去房里。

    然而陆念念却是个没眼色的,一下子就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让我回去房间?妈妈,我要吃饭!”

    眼看乔崇山洗过脸之后就会过来,云水溶心里也有些着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小声点,你乔爸爸回来了,看到你这一副样子万一又对你动手了。

    乖,听妈妈的话,回房间去,晚点儿,我让人给你送好吃的去你房里,你可要乖乖听话啊,别惹你乔爸爸生气!”

    陆念念虽然不高兴要回去房间吃饭,但是一听到乔爸爸脸色就变了。

    毕竟三天前才挨过一巴掌,到现在她脸上都还疼着,照镜子都能看到上头的淤青。

    这一次倒是不需要云水溶哄着,很快就跳下了椅子跟着佣人离开了。

    云水溶松了口气,看到陆念念离开了大概一分钟的时间,乔崇山就过来了。

    她很快笑脸相迎,也不管他的脸色多臭,上前就抱住了热情地他的胳膊。

    “崇山,你可回来了,正好是吃晚饭的时候,我吩咐了厨房晚上烧的都是你爱吃的菜,快过来尝尝!”

    乔崇山却是一把将她推开,力道还不小,云水溶虽然没有摔倒,但也后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子。

    她的脸色有些不好,但还是没敢露出不高兴的样子,唇角很快又扬起了一丝的笑意,却是笑得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“崇山,今天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?”

    乔崇山想到今天的事情脸色更是难看,而且一切因由,还都是因为这个女人带回来的女儿。

    看向云水溶若不是看在她伺候好的份上,还真恨不得将她们母女给撕了。

    “陆晴天,得罪顾家的事情怕是没那么容易处理好,要不是你那个好女儿我会如此?”

    果然还是因为这事情!

    云水溶脸上勉强的笑容逐渐消失,她想了想还是上前,拉住了乔崇山的手。

    “崇山,我知道我们母女给你惹了麻烦,但林妈我已经教训过她了,女儿也已经让她意识到自己的错误,你打也打过了骂也骂过了,我这不惩罚念念晚饭都别吃了。

    可她毕竟也只是个孩子,虽说是念念与林妈有错在先,但一个只是孩子,另一个不过是个佣人罢了,顾家就这么揪着不放,也确实过于小气了!”

    云水溶这几天都在想顾家怎么就揪着这事情不放,怕是里头还有简水澜在一边煽风点火吧。

    顾家怎么说也是燕城三大家之首,还不至于如此,绝对是简水澜的缘故。

    或者是

    简水澜已经知道她与陆念念的身份了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不由得一惊。

    万一简水澜真已经知道她与陆念念的身份,那么接下来是不是打算将她送回去监狱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云水溶的脸色更是难看,她才不要一辈子都待在里面!

    若真如此,她得想个法子,先下手为强。

    否则只怕要着了简水澜的道!

    她很快想起一个人,当初能够让她重新以陆晴天这个身份进入上流社会,由此认识了乔崇山。

    虽然不明白他安排自己接近乔崇山的目的为何,但说不定能够帮她一把。

    否则,自己若是被送进了监狱,她这颗棋子可就算是废了。

    乔崇山的脸色也难看至极,想到被顾琉笙那一番羞辱,还有他竟然看中了他手里最大的王牌。

    加上今天出了两起大事,撤资一事就算了,现在还被媒体轰炸,可谓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看到乔崇山冷哼了一声,但还是在餐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云水溶一边琢磨着该如何下手为强,另一边已经又笑脸迎上,给他盛饭,又按照他喜爱的口味给他夹菜。

    “崇山,我知道你很厉害的,那些事情肯定都能够摆平,不过现在是吃饭时间,咱们先将晚饭吃了,好不好?我可舍不得你饿坏了。”

    她垂眸又轻喃了一句,让乔崇山刚好听到,“三天没见你了,我很想你”

    果然下一瞬,乔崇山的脸色没有那么臭,甚至抬手在她身上轻捏了一把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乔崇山也顾不上吃饭,直接将云水溶抱起,朝着他们的卧室里走去。

    云水溶见自己果然又轻易地抚平了对方的怒气,加上知道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,在他的怀里娇笑着。

    双手攀上了他的脖子,将自己的红唇送了上去。

    一番翻云覆雨之后,乔崇山身体上得到了极大的满足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对他的吸引力果然不小,成熟而有魅力,甚至技术特别好,比起他外头那些女人,不是过于青涩就是过于羞怯,哪儿有她伺候得好。

    这么一番满足之后,乔崇山的心情也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云水溶忍着身体上的疲惫,又缠了上来,抱住了他肥嘟嘟的腰,将脸埋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崇山,饿了吧,我去让厨房才重新将菜热上一番好不好?”

    感觉到这一次乔崇山的热情与莽撞,她知道这几天并没有被外头的小妖精给吸干了,看来这三天时间乔崇山都在忙公司的事情。

    乔崇山点头,“行,你去吩咐,我去洗个澡,一会儿你也洗个澡,咱们一起吃饭!”

    知道这是彻底将他哄高兴了,云水溶在他的怀里点头,扬起带着满足的红润脸颊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去洗澡!”

    等到乔崇山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,云水溶将衣服一件件穿上,这才离开。

    吩咐了厨房的人,又去浴室里冲洗了一遍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她将浴室往肩上一搭,看到来电显示的时候,双眼顿时一亮,很快接起。

    “你好嗯好的我明白怎么做了,真是谢谢你了,这几天就为了这事情烦着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,幸好有你的提醒,倒是解了我的燃眉之急好,我明白了!谢谢你!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之后,云水溶勾唇一笑,她正愁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呢,没想到那个人就献计了。

    真是太好了,这一次她可以为乔崇山解决掉这些难事,还能解决自己所担心的事情。

    云水溶很快将自己擦拭干净,换上了一条浅黄色的连衣裙,她的皮肤还算白,穿上这么嫩的颜色,倒是显得有些减龄。

    尽管这么晚了要陪乔崇山吃饭,但还是不忘给自己画了妆容。

    风情万种地来到了乔崇山的身边,乔崇山看到她精心打扮过的样子,眼里有一分惊艳。

    这一抹惊艳自然让云水溶给捕捉到,心下有些雀跃,看来乔崇山还是迷恋她挺厉害的。

    刚才在床上,她可是花费了不少的心思来满足他,还用了不少的新姿势。

    过去在陆萧那边学到的招式,全都拿过来满足这个男人了。

    两人吃到一半,云水溶给他夹了一块肉,笑道,“崇山,这几天你这么生气,是不是因为念念与林妈的事情得罪了顾家,顾家不同意咱们赔礼道歉,那是否他们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,她才不会去傻傻地提这事情,她刚才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这个男人给哄好了。

    但如果此事帮乔崇山解决掉,那么乔崇山一定会更喜欢她,甚至接受陆念念。

    本来吃得好好的,乔崇山心里头的火气也消了一些,此时被她这么一提起,乔崇山直接将筷子往桌上一拍,脸上的横肉一跳一跳的。

    “陆晴天,你是不是见不得我痛快!”

    好不容易才消了点儿火气,此时就这么又被她提起,乔崇山觉得心里头恼火得很。

    这一次云水溶倒是有了准备,所以乔崇山发脾气拍桌子倒是没有吓着她。

    相反地,她从容一笑,握上了乔崇山那粗厚的大手。

    “说的哪儿话呢?我只是刚才突然想起一事,你在顾家那边寻得不痛快,定然是他们对你有所图谋,你跟我说说他们到底想从要咱们乔家得到什么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云水溶嫣然一笑,又说,“崇山,你能让我入住乔家,想必我的过去你也调查过一些,我一直没有跟你坦白我的过去,是因为我知道你一定知道我的过去,否则也不会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入住乔家的,你说我所说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乔崇山本来是挺生气这个女人提起那些让他烦躁的事情,但对于她的过去,他自然清楚。

    如她所言,如果不是知道她的过去,他自然不可能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住进乔家。

    她过去是云家的人,后来也出了不少的事情,但他看中的不过就是她这个人。

    剩余的那些事情他并没去计较,就算知道她曾是在逃犯,那又如何?

    只要是他乔崇山想保住的人,就算是顾家也别想动!

    “然后呢?你到底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乔崇山沉着脸问她,最好能说出一些有用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先告诉我,顾琉笙想从咱们这边得到什么?”

    一定是乔崇山舍不得的东西,否则乔崇山也不会这么生气,不过顾琉笙想要什么没有,只怕他想要的对乔崇山来说是狮子大开口。

    乔崇山虽然不喜欢女人参与他的事业,只要乖乖在家里扮好他的女人这个角色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不过陆晴天过去是云家的女儿,说不定真能为他想到什么法子,说说也是无妨。

    于是就将顾琉笙看中他在城西的那一块地,包括今天发生的事情都给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云水溶听后,脸色微变,城西那一块地她也是清楚的。

    毕竟过去乔崇山为了得到这一块地,花了不少时间与金钱。

    这一块地乔崇山看得很重,没想到顾琉笙竟然也看上了这一块地。

    过去顾家对这一块地似乎没有任何想法,可如今突然想要这一块地,可是过去就有阴谋?

    想着利用这一次乔家得罪他们,所以想不费一分钱就得到城西那一块地?

    否则不过就是小孩子的打闹,就这般狮子大开口了?

    而且今天也难怪乔崇山这般生气了,大女婿倒戈,承包的工程还被爆出豆腐渣工程。

    换谁身上都不会痛快,更别提乔崇山之前还被威胁,三天后要交出城西那一块地了。

    云水溶给乔崇山倒了一杯红酒,将杯子送到他的唇边。

    “这事情我倒是有自己的想法,不过我要是说得不好,你也别生气,毕竟我也就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妇道人家。”

    乔崇山之前心里还憋屈得很,没想到将这些话都说了出来,倒是没那么憋屈了。

    于是脸色倒是好看了几分,有些想知道这个女人能有什么法子。

    他就着她递来的杯子,喝了一口红酒。

    “不妨说说看你的想法,我答应你不生气就是。”

    得到他的保证,云水溶勾唇一笑,显得心情很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顾总不是才刚找到妻子吗?他的妻子就是简水澜,我当初那么惨,还有云家落寞,可都是这个女人的功劳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云水溶笑得更是绚烂了,“崇山啊,你不想要将那一块地拱手让人,我倒是有个法子,顾总最珍贵的怕就是他刚找到的妻儿,如果他的妻儿在你的手里,你觉得顾总还会敢跟你要一块地吗?

    到时候你想要顾家什么东西,顾总还不是得乖乖给你?你过去在他那边受到的屈辱,一样样都可以跟他要回来,到时候让他学狗叫,或是从你垮下爬过去,怕也不会是难事!”

    说着,云水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,晃了晃手里的红酒,看向乔崇山。

    “崇山,你觉得我的主意怎么样?顾总既然狮子大开口,如今还这么绝情地做出这样的事情来,将你置于何地,你又何必跟他客气?

    只要他的妻儿在你的手里,那顾总也就像只被拔了爪牙的老虎,到时候还不是随便你怎么样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