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2章、她害我们如此,你可不能对她心慈手软
    最好弄死简水澜,她也算是将过去的仇恨给报了。

    他的妻儿

    乔崇山的眼里流露出一股狠辣,特别是听到云水溶所说的让顾总从他的垮下钻过去。

    让燕城最为尊贵的男人从他的垮下钻过去,光是想想都觉得兴奋。

    特别是前几天还让顾琉笙如此羞辱,这一次他要要让见识下轻狂的滋味!

    看到乔崇山眼里那一股狠辣,云水溶知道,她的计策乔崇山差不多是同意了。

    “崇山,你觉得我的主意怎么样?那少夫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你也知道我过去曾是云家的小姐,与简水澜也算是姐妹相称多年。

    可是她为了荣华富贵,做出了多少不堪的事情,还害得我们如此,你可不能对她心慈手软,只要将她抓了过来,还怕顾总不妥协?”

    乔崇山的心情大好,也确实找到了彻底解决的方案,他握住了云水溶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这主意不错,回头此事若成了,我给你在燕城买一套别墅,写在你的名下!”

    云水溶立即眉开眼笑,“崇山,你对我可真好!”

    写在她名下的别墅,要知道这燕城可是寸土寸金,一套别墅那可要多少钱。

    到时候她再从乔崇山这边得到一些金钱,加上她现在得到了不少的首饰。

    就算有一天乔崇山腻味她了,那也不怕,她能与女儿过上很好的生活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的女人当中,也就你最得我开心,我不对你好,还能去对她们好吗?”

    乔崇山笑了起来,倒是给云水溶的碗里夹了菜。

    “行了,咱们吃饭,明天我再安排下去。”

    既然顾琉笙对他不仁,那就别怪他不义,这些可都是顾家逼迫他的!

    云水溶看到乔崇山难得给她夹菜,心里有些高兴,乔崇山可是很少这么对她的!

    不过这个计策还真多亏了给她电话的那个人,若不是他,他们也不可能这么快想到对策。

    而且她还可以趁此机会除掉简水澜为自己报仇,也让顾琉笙尝尝失去挚爱的痛苦。

    说不定到时候还能从顾琉笙那边,得知一些关于陆萧的下落。

    之前看监控视频,简水澜的儿子长得还挺不错的,竟然跟顾琉笙有好几分的相似。

    她一想到简水澜的儿子长得那么好,而自己的女儿胖成那样子,就觉得满心的不痛快。

    那个小男孩要是有朝一日落在她的手里,她一定不会让他好过!

    也让简水澜尝尝自己孩子被人欺负,又无可奈何的滋味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办公室里,宋微一直都在等电话,然而等了一天,接了不少的电话,却没有一个是关于乔家的。

    宋微打开了网络,铺天盖地都是关于乔家豆腐渣工程的事情。

    尽管乔崇山也派人处理此事,然而压根就没有办法将这事情压下来。

    第四天过去了,等到了第五天的时候,还是没有乔家的来电,宋微不得不感叹,这乔崇山倒是沉得住气。

    还是他昨天出手太轻,并没有让乔崇山放在眼里?

    乔崇山没有找上来,倒是办公室的门被顾琉笙给推开了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向正坐在办公桌前的宋微,也没有进去,只是倚靠在门板上问他,“今天乔崇山可有来电话?”

    宋微也正为这事情不解呢,要说他昨天所做的事情,已经足够乔崇山妥协了,可是没想到一直等到现在。

    乔崇山那边丝毫都没有消息,他冲着顾琉笙一耸肩。

    “尚未有任何消息,我也等了一天,这个时候我猜想乔崇山不是为了此事忙得焦头烂耳,要么就是已经找到解决的方案,但是据我所知,今天乔家那边的股票因为昨天的事情,已经掉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,毕竟给乔家这么一击,乔崇山不可能到现在还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如今,乔崇山还如此淡定,解决的方案

    怕就是走一些旁门走道了。

    顾琉笙在心里仔细地一分析,脸色突然有些难看起来,很快看向宋微。

    “你找人盯着乔崇山,看看他想要做什么。还有,通知警方当年在逃犯云水溶,已经改名换姓甚至整容,就藏在乔家,也就是乔崇山窝藏逃犯!”

    云水溶这个威胁,他前几天就想着要处理掉了。

    只是不想打草惊蛇,毕竟乔崇山那边也有一些关系,但是现在只能先提前处理了。

    顾琉笙吩咐完这事情也没再迟疑,转身就走,边给简水澜电话,那边一直没有接听。

    顾琉笙蹙着眉头,心里有许多不好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就担心乔崇山没有找上他,然而因为昨天的事情被逼得狗急跳墙,会去找他的弱点反击。

    而他的弱点有两个,一个是简水澜,另一个是简昕。

    他朝着电梯的方向大步走去,很快又重新拨打了简水澜的号码,这一次倒是响了几声后就有人接听,他忍不住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小澜,你在家里吗?怎么刚才给你电话一直没接听?”

    “没有呢,我带小昕出来外头玩,刚才带他下车买水,手机落在车上了,这才刚上车就听到铃声了,我打算带他去商场逛逛,顺便买点儿年货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小澜,你听我说,你跟小昕在车上将车门关好,哪儿都别去,告诉我你那边的地址,我马上去接你们母子。”

    虽然简水澜会点儿拳脚功夫,但如果遇上事情别说她一个人对付不了太多人,她还要保护简昕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让你这么慌张?我在快要到大长乐商场的路上,就是这边有一棵大榕树我这边不能停车太久,我将车子开往榕树下,那边可以停车。”

    她打开了转向灯,回头看了一眼简昕,还看了一眼周边的环境,倒是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。

    顾琉笙见电梯打开,他很快进去,将电梯一关,很快摁下了停车场的楼层。

    “你记得跟简昕在车里就好,千万别下车,我担心乔崇山的人会找上你们,这事情倒是我大意了,将乔崇山逼迫得太紧,估计他会狗急跳墙专门找我的弱点对付,而我的弱点就是你们母子。”

    虽然只是他的猜测,但顾琉笙还是紧张得不行,就担心真如他所想一般。

    简水澜听到这话忍不住一笑,又觉得心里有些暖,这是不是代表她与简昕是他最重要的人?

    “你是太过紧张了,你忘记了我们回来燕城的时候,朗月也跟了过来暗中保护小昕吗?你别担心了,我这边跟小昕不会有事情的,再说我现在的身手也能应付一二。”

    电梯一路往下,一直到“叮”地一声停下,顾琉笙大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听到简水澜说起还有朗月的时候,这才想起自己过于担心,倒是忘记朗月也跟着来到燕城了。

    但有朗月在,他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你在车子里等我,我在停车场了,很快就到你那边。”

    结束通话之后,简水澜将手机往一旁的凹槽放了进去,心里想着乔崇山难不成还盯上她跟简昕不成?

    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担忧,若只是盯上她还好,她就担心他们盯上简昕。

    她只是打了转向灯,并没有将车子朝着榕树下那边开去,回头看向简昕。

    “小昕,这几天要跟在爸爸或是妈妈的身边,任何不认识的人向你示好,都不能跟着对方走,知道吗?”

    坐在儿童安全座椅上的简昕将秀气的眉头一皱,“妈妈,是不是又有危险靠近啦?”

    “谈不上危险,上回不是在游乐场那边,跟那个小女孩子闹了个不愉快吗?妈妈担心那边的人会对你不利,这事情来龙去脉说来话长,但你还小没办法保护自己,所以遇上危险的时候,一定要及时喊朗月阿姨出来,她一直都在暗中保护着你。”

    过去的恩怨没必要让他知道太多,但是这事情涉及到云水溶,她就担心云水溶会想报复他们。

    云水溶的女儿三次负荆请罪,只怕也受了不少的苦,就担心云水溶会将这一笔账记在他们母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甚至还有过去的账尚未清算完,云水溶为了自己,说不定会对他们不利。

    简昕很快点头,“妈妈放心吧,我会好好跟在妈妈身边的,就算去太爷爷那里也一定不会乱跑,都会带着小源跟在太爷爷身边的。”

    跟简昕提醒过,简水澜这才缓缓将车子开往榕树下停车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看着周边,似乎也没看出什么异常,也有可能是顾琉笙那边太过紧张了。

    二十分钟的时间,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在她后面的空位停下,顾琉笙很快开了车门下来。

    走到了白色车子旁轻敲玻璃,看到是他,简昕很快就出声,“妈妈,爸爸来接我们了!”

    简水澜将车门打开,看向顾琉笙,眼里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开了多快的车?”

    顾琉笙直接将她从驾驶座拉了出来,往自己的怀里拽,紧紧抱住。

    “想你们母子了!”

    他也不顾这边是公共场合,直接在她的红唇上印下一吻。

    “不是要去商场吗?我带你们去,你的车子就先放在这边,一会儿会有人过来将车子开回咱们西江月圆。”

    既然都说了怕乔家那边的人会对他们母子出手,简水澜也不想让自己与简昕置于危险当中,很快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正想着若是年货买多了,怕是我跟小昕两人带不回去。不过你工作上的事情怎么办?”

    她知道顾琉笙公司里也差不多该放假了,这几天会比平日里还要忙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都比不得你们来得重要!”

    顾琉笙将她松开,开了后面的车门,将简昕从儿童安全座椅上解开抱了出来,在简昕的小脸上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想不想爸爸?”

    “想了!”

    简昕也凑了过去在他的脸上亲了响亮的一口,“爸爸要跟我们一块儿逛街吗?”

    “嗯,爸爸陪你们去买年货,小昕看看有没有喜欢的,爸爸都买给你!”

    简水澜将车门关上,笑道,“你可别宠坏了他,小昕玩具很多了,没必要一直买。”

    “妈妈说的是,爷爷已经给我买了好多的玩具,爸爸也给我买了许多,已经够了。”

    他现在玩具可多了,而且老宅那边也存放了好多他的玩具,大件小件的都有。

    顾源有的,他也都有一份,而且那么多的叔叔们也给他买了好多的玩具。

    顾琉笙却觉得自己的儿子值得更多、更好的,他是真的恨不得将所有的好东西都给他。

    不过在买玩具之前还得经过简水澜的同意,他也不想在这事情上跟简水澜有分歧。

    “行,那要是小昕喜欢什么,你妈妈同意的话,就告诉爸爸,爸爸都买给你!”

    他一手抱着简昕,一手牵着简水澜的手朝着自己的车子走去,刚才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此时身边是他们母子相陪,一颗心才真的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上了他的车,因为多了个孩子的缘故,顾琉笙也在自己的车子里装了儿童安全座椅,简昕坐在后面。

    简水澜本来也想坐在后边的,但想到刚才在电话里顾琉笙的紧张,她坐在了副驾驶座上,系上安全带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也别太紧张了,我自己也会注意安全的,不过现在还真是你母亲还不知什么时候对付我,目前还多了一个乔家,我就是担心云水溶化名陆晴天,她女儿三次负荆请罪,估计她还得对我怀恨在心。

    一开始,我还想着若是她能识相一些,看在她有个女儿的份上,过去的恩怨可以就这么算了,就是不知道乔家这一次会如何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将车子开往大长乐商场的方向,沉吟了下才说,“只怕云水溶当真要对你怀恨在心,她对我们还算了解,估计会给乔崇山提建议从我的身边下手,否则以乔崇山的性子,他现在定然已经对我低头,就算不肯拿出城西那一块地,也必定会想别的法子补上。

    可是到现在乔崇山还是没有丝毫的表态,我猜想他已经有了解决的方案,而捷径就是从我最在乎的人身上下手,你与小昕是我的软肋,这一点他们一定想得到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