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4章、今晚一定要好好打扮,绝对让他惊艳
    顾安扬自从出了事情坐上轮椅之后,独自住在自己的别墅里,身边有佣人伺候着。

    这几年来从未踏入顾家老宅,而他整日里闷闷不乐,已经少了过去的风光。

    二夫人更是从离婚之后,除了必要回来的时候才会来一次老宅,基本上也不过来了。

    顾安歌沉吟了下,“大嫂的事情就算了,上回闹得不愉快,爸因为这事情身体不舒服了好几天,二哥的话,我寻个时间去问上一句,我想二哥也没脸回来。

    况且他现在意志消沉,定然也不愿意大家看到他现在的样子,至于二嫂,你再去问她一句,我想她应该是会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华楚楚点头,“那我明白了,二嫂的事情我会去跟她说,我找你也差不多就是为了这些事情,你去忙吧,我去看看小源。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顾安歌突然拉住了她的手,面对她疑惑的目光,从容一笑。

    “把晚上的时间空出来,小源就放在爸这边,有江姨帮忙照看,对了,你记得将自己打扮好看!”

    “有宴会吗?”华楚楚不明所以地问他。

    “一直欠你个烛光晚餐,我安排了今天晚上,你记得!”

    华楚楚微愣,没想到过去她提起好久没有一起吃过烛光晚餐了,他倒是都记得。

    顾安歌看到她这一副样子,笑了笑,上前一步,将她扯到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不懂得浪漫,你多担当一些,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,你可以跟我提出来,我会改进。”

    毕竟两人的年纪相差不小,他过去也不曾去讨过女人的欢心,婚后,华楚楚偶尔抱怨几句他不解风情,但始终宽容他。

    而他一直忙于公司里的事情,加上又有了孩子,对于小娇妻难免有些忽略了。

    华楚楚扯唇笑了开来,眼里都是笑意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我觉得你这样子就已经很好!”

    她靠在他的胸口,好一会儿抬起脸,在他的唇上印下一吻,“今晚我一定打扮好看!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不打扮也好看!”

    他这是真话,华楚楚本就生得美艳。

    华楚楚对于他的赞美满意一笑,但今晚一定要好好打扮,绝对让他惊艳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年前,燕城还发生了一件事情,乔局长上位这几年,贪赃枉法的事情没少做。

    有人还将这些事情列了一个表格,详细地记录着,甚至还找出了不少的证据。

    罪证确凿,乔局长目前正在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乔崇山得知这事情之后,一张脸特别难看。

    前几天他才让人找上乔局长,现在就曝出乔局长贪赃枉法一事,他本来想要用钱将这事情给摆平了,但是这一次上头安排过来负责调查此事的人却是个正直的人。

    若是他贸然用钱过去贿赂,怕是更要坐实了乔局长贪赃枉法了。

    乔局长,也就是乔崇山的弟弟,乔崇高。

    短短几日,大女婿反戈不说,还爆出他们乔家负责的工程是豆腐渣工程,现在闹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这些舆论压都压不下去,现在乔崇高还在接受调查,顾琉笙当真是好本事啊!

    他手里不错的棋子一颗颗被毁,现如今乔家陷入这样被动的场面。

    就算是那些姻亲,只怕也不敢为了他而去得罪顾家,乔崇山不得不感叹顾琉笙这一步棋子走得很好。

    杀鸡儆猴,就算他的儿女们有心帮他,却也要顾及太多,特别是将来自身利益。

    除了乔崇高一事,还被外头爆出乔家窝藏在逃犯拒绝调查,乔崇山被这几日接二连三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,整个人都生生瘦下来了一圈。

    原本肥胖的脸,此时因为消瘦,脸皮没有脂肪可以支撑,都松弛了下来,走路的时候都可以看到那轻轻地一颤一颤。

    乔家窝藏在逃犯一事被爆出,云水溶自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。

    之前只是警方找上门来,有乔崇山保着她,她虽然害怕但起码还有乔崇山帮忙应付,可是现在这事情爆到了外头。

    舆论如此可怕,只怕最后乔崇山就是想要保下她都有心无力。

    云水溶更害怕的是乔崇山为了保住自己的名声,放弃她,这个男人是宠爱她,然而一旦危及自己,只怕不会念及过往情分。

    这几天她乖乖地待在乔家,甚至是在房间里,哪儿都不出去。

    甚至连同陆念念也基本上都不让她出门,就担心陆念念那边也出了事情,或是因为陆念念而引发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这些天因为陆念念与林妈而导致地一系列的事情,已经让她在乔家活得足够战战兢兢了。

    现在还因为爆出她是云水溶,是乔家窝藏的在逃犯,给乔家抹黑。

    只怕不少乔家人知道这事情后,怕是都会想要对付她吧!

    “简水澜,你非要将我逼到走投无路,才甘心是吗?”

    云水溶看着镜子里,那张连她看了也感觉到有几分陌生的脸庞,眼里迸裂出从未有过的恨意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才有乔家可以依靠,现在如果离开乔家或是被乔崇山抛弃,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乔崇山当靠山,世界这么大,她与陆念念该何去何从呢?

    门口传来了脚步声,云水溶听到这脚步声自然清楚是谁。

    她很快收敛起脸上的情绪,起身回头去看,乔崇山正走到门边,云水溶随即很快飞奔到他的面前。

    脆弱地将他抱住,一张脸埋在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崇山,我该怎么办?他们好像都知道了我的过去,我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乔崇山看着怀里被吓得战战兢兢的小女人,轻叹了声,“放心,我不会将你交出去的!”

    云水溶轻轻地点头,“这个世界上,就数你对我最好了!崇山,可是外头现在对乔家的言论似乎挺不好的,你留着我在身边,会不会惹上什么麻烦?要不”

    云水溶抬起了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,又说,“崇山,你将我送走吧,送到隐秘一些的地方就好,往后你要是想我了,就去看看我,等到这一阵子风声过去了,你再接我回来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她虽然不甘心就这么离开乔家,可是留在这里对她来说,实在是太过危险了。

    她现在的离开,不过是暂时离开。

    而且也能够给乔崇山减压,免得每日见着她,都会想起这些事情都是因为陆念念而引起。

    将她送离乔家,乔崇山倒是觉得这是个不错的主意,而他确实有一处地方适合安置她们母女。

    “行吧,我这边安排下,明天将你和孩子先送走,我再找个女人暂且代替你的身份留在这边,等到风声一过,就将你们母女再接回来。”

    到时候他们想要调查,那就放马过来。

    云水溶虽然不甘心乔崇山再找个情妇回来,取代她的位置,万一乔崇山被那个情妇给迷了去,可怎么办?

    但是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了,只有这么办了。

    泪水一滴滴地落了下来,云水溶抬手擦拭去,轻轻地颔首。

    “好,我走了之后,崇山,你一定要记得我,想念我的时候就去看看我,我每天每夜都会想着你的!”

    乔崇山虽然被眼前这些事情,给搅得心烦意乱,但是此时佳人含羞带怯的模样,让他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身子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在他的面前简直化身为妖精,早晚被她吸干。

    他进来的时候房门并没有关上,此时也顾不了那么许多,直接抱起了云水溶将她带到了床上,整个人欺压而下。

    看着她瞬间娇媚的目光,还有感觉到她不规矩的双手,乔崇山还真有些舍不得将她送走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明天要送你离开,今晚咱们好好地过一晚!”

    云水溶的手往下探去,感觉到手里的变化,还有这个男人即将化身为狼,娇媚一笑,送上了自己的红唇。

    她今晚得好好地伺候他,省得将来让别的狐狸精给迷了去。

    最好有一个孩子可以傍身,只要怀了乔崇山的孩子,最起码看在孩子的份上,乔崇山也不会将她交给警方,或是将她赶出乔家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更加卖力地伺候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云水溶是被连夜送走的,这一次被送走的还有陆念念与林妈。

    林妈兢兢战战地跟在她们母子的身边,乔家将她留下,一方面是云水溶向乔崇山求情,另一方面这是看在林妈伺候她们母子比较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且林妈犯了错,若是不想被送走,那么就该守口如瓶。

    她们三人被送到一处民宅,位置偏僻,周边也没有邻居。

    就是菜市场,都需用走路将近二十分钟才有一个。

    这一处民宅则是乔崇山多年前买下的,然而却不是写在他的名下。

    而是他年轻时给他的一个情妇所用,如今那个情妇已经不在人世,这一处房子也就空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多年后,这一处地方又被派上了用场。

    时隔这么多年,就算有人有心去调查,只要云水溶安分守己,怕也不容易查到这里吧!

    民宅不小,足够住上她们三人,林妈为了体现自己的作用,一到这边就开始收拾东西。

    先给云水溶收拾了一间房间,又给陆念念收拾了一间,这才开始全面打扫屋子。

    民宅是不小,然而对于住习惯了大别墅的云水溶来说,这个地方实在小得可怜。

    可现在她已经被暴露身份,甚至警方都已经找上门来。

    乔崇高正在接受调查,还爆出乔家窝藏逃犯,这一次若是又有警方上门调查,只怕她难逃一劫。

    坐在有些年头的实木沙发上,云水溶轻叹了声,抬手抚向依然平坦的小腹。

    她只希望这几次的努力没有白费,赶紧为乔崇山生下个孩子,自己也不用每天提心吊胆地活着了。

    陆念念是在睡梦中被抱到了车上,在车上睡得迷迷糊糊,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然而下车之后,看到这一处房子的时候,陆念念就哭了起来,走到了云水溶的身边去拉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不要住这样的破房子,我要回去乔家,我住在这里被同学们知道他们会笑话我的,妈妈,我们回去乔家好不好?乔爸爸对你好,你去求乔爸爸啊!”

    云水溶被陆念念哭得心烦意乱,直接一巴掌就朝着她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哭哭哭,除了哭和吃,你还会什么?陆念念,要不是看在你亲爸爸的份上,我早就将你给扔掉了,为了你我受了多少苦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看到陆念念坐在地上哭,两条腿还一蹬一蹬的,丝毫没有女孩子该有的样子,云水溶更是觉得愤怒。

    凭什么她生出来的女儿是这样的德行,凭什么简水澜生出来的儿子就跟顾琉笙如此相似?

    凭什么简水澜可以当顾家少夫人,可以住大别墅。

    离开了这么多年,顾琉笙还能对她死心塌地。

    而她云水溶并不比她差多少,为什么要落到这个地步?

    她气得脑子糊涂,一脚朝着陆念念踹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因为你,我们会入住这样的破房子吗?妈妈被人举报,要是将妈妈送到监狱里,你可就是没有爸妈的孩子了!

    你想着住大别墅,你除了哭和吃,简直一无是处,我到底是造了什么孽,才生下你!还哭,赶紧给我闭嘴!”

    这还是陆念念第一次被云水溶这样打过,她就像受了惊吓一样,躺在地上倒是不哭了,就这么死死地盯着她的母亲,一手还捂着被打疼的脸。

    然而很快就爬了起来,朝着云水溶怒目而瞪,眼里满满的都是委屈与愤怒。

    “是你自己没用,你还打我,我同学的妈妈从来不打他们的,你不想要我,以为我就想着要你这样的妈妈吗?你什么都不是,同学们笑话我的妈妈是有钱男人养着的情妇!”

    她年纪小不懂得情妇那是什么东西,但是她能从同学们的眼里看出嘲讽,而且乔爸爸也不是她的亲爸爸!

    陆念念也不看她一眼,朝着正在打扫卫生的林妈走去。

    “我住哪儿?”

    林妈很快放下扫把,拉上了陆念念胖乎乎的手,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来,我带着小姐回房睡觉,不要跟你妈妈赌气啊,你妈妈可都是为了你好。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