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5章、顾琉笙是她最为亲近的人都能够原谅
    “烦死了你!再吵就将你赶出去!”陆念念烦得直接甩开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林妈什么话都没说,默默地带着陆念念回了房。

    云水溶无力地回了房,眼里有些空洞,这孩子看她的眼神

    那是恨她啊!

    以为她就想给人当情妇吗?

    还不是为了她!

    林妈忙得差不多的时候,天也快要亮了,她捶着发疼的腰,又开始准备早饭。

    才刚进去厨房,又想到她们母子昨晚睡得晚,这个时候准备了早饭,怕也没人起来吃。

    于是只是将食材准备好,看了一眼天色,她想着还是先回房睡两个小时罢了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隔天一早,警方来到了乔家调查乔崇山窝藏逃犯一事,却也不过是从乔崇山的床上,找到一个衣衫不整的年轻女人,名为罗莎莎。

    罗莎莎打着呵欠,看向几名直接进屋的警察,慵懒地问,“你们这是做什么呢?这要是我衣服再穿得少一些,我可是要去举报你们的!”

    乔崇山衣着整齐待在一旁冷笑,为以防万一,夜里他就让人将她们母女给送走了。

    为首的警察冷笑,“我们接到举报,在逃犯云水溶化名陆晴天就藏在乔家。”

    “陆晴天?”

    罗莎莎笑了起来,“这里就我罗莎莎一人!”

    而后娇嗔着看向乔崇山,整个人犹如蛇一样缠上了乔崇山的身子。

    “乔爷,难道这里你还藏了别的女人?我可是会吃味的!”

    乔崇山笑了起来,当着两位警察的面亲了罗莎莎一口。

    “胡说什么,就你一个!”

    他很快朝着两名警察望去,“凡事得讲究凭证,你们无凭无证就进来搜查,昨天来了一批,今天又来一批,这可是不将我乔崇山放在眼里啊!现在你们找也找过了,还不走人?”

    两个警察见这边确实搜不出什么东西来,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最后相互看了一眼,打算回去跟他们头儿说,回头研究下如何处理此事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离开之后,乔崇山冷哼了声,这些人越来越不将他放在眼里了啊!

    罗莎莎抬手在他的胸口画着圈圈,盈盈一笑。

    “乔爷,人都走了,不如咱们”

    乔崇山虽然心里头不高兴,昨晚上也差点让那女人给榨干,但是现在看到美人在怀,也一下子就觉得浑身都热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直接将罗莎莎往床上一放,直接压了下去。

    前戏都没有,狠狠地耕耘起来,罗莎莎紧紧地攀着他的后背。

    “啊!乔爷,您慢些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乔家的陆晴天,换成了情妇罗莎莎,却不见陆晴天与她的孩子。

    这事情顾琉笙自然已经知晓,吩咐了人继续查,他自己也派出了些人进行调查。

    乔崇山的速度倒是块,这么快就用了偷梁换柱的法子。

    不过为了区区一个情妇,他倒是用心良苦,看来这个云水溶在乔崇山的心里也有点儿分量。

    乔家那边的事情他让人盯着,也就没有再多管,放假的这一段时日里基本上都陪在简水澜母子的身边。

    不论他们去哪儿,都伴随左右,倒是安安稳稳一直到了过年。

    除夕这一天,16楼的走廊与门口又挂起了红灯笼,还贴上了顾琉笙亲笔书写的门联。

    屋子里也布置得生机勃勃,两条才购买几天的斑马鱼在鱼缸里悠哉地游着。

    其实一开始顾琉笙是打算他们一家三口在家里守岁的,但今年顾老爷子发话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必须停下手里一切工作,再远都要滚回老宅过年,甚至大年初一还要一起拍张全家福。

    于是这个想法也就只有先放弃,毕竟老爷子年纪大了,能陪着他过年自然不会让他失望。

    况且今年多了简水澜与简昕,顾老爷子还不知道该怎么高兴。

    六点之前,他们一家三口回到了老宅,等他们的车子到了之后,发现车库已经停了好几辆的车子了。

    朝着里面走去,大老远就听到声音,里面热闹得很。

    简昕朝着里面小跑了过去,就看到顾源也跑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小源!”

    顾源看到是他,眼睛一亮,手里抱着一架飞机模型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哥哥,你来了!”

    简昕冲着他跑了过去,拉住了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走,我们自己玩去,大人要聊天,无趣!”

    顾源早就觉得无聊了,很快点头。

    “去我房间,爸爸给我买了游戏机,我们去玩。”

    看到两个孩子手拉手跑远,简水澜笑了笑,反正是在老宅里,也就随了他们去。

    顾琉笙拉上了简水澜的手,“小孩子跟我们在一块儿也觉得无聊,让他们自己玩去。”

    几个人来到了客厅,里面已经坐了顾家的大部分人。

    他们夫妻一到,跟几个长辈打过招呼,至于同一辈倒是随意了许多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看到这么多人都聚在一起,一张严肃的脸,倒是温和了几分,见着他们夫妻过来,却不见简昕忙问,“小昕呢?怎么不来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简水澜冲着顾老爷子一笑,“爷爷,小昕遇上了小源,就跟着小源跑了!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一听到这话,就清楚怎么回事了,他拄着拐杖起身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他去哪儿了,你们三叔昨天给小源买了台游戏机,就放在他的房间里,估计这会儿小昕就在小源的房间里,我去看看他们两个,还有谁没到,电话催一下,半个小时之后吃年夜饭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目光扫了一眼在场的人,又哼了声,“吃个饭都这么不积极!”

    华楚楚起身,“还有二嫂与晋晗没到,我马上给他们电话,这个时候应该在路上了。”

    顾晋曦很快接话,“他们已经在路上了,再五分钟差不多就快到了。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瞥了一眼顾晋曦,有些不满地问,“你爸呢?”

    顾晋曦张了张嘴,最后还是顾晋暄出声,“爷爷,我爸说这么晚了他不方便过来,不过明天早上合影,他应该会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明显感觉到屋子里的气氛有些变化,顾晋暄扯了下领带,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毕竟过去发生的事情,似乎不那么光彩。

    而且过去几年过年的时候,他父亲也没有出现,明天是否能出现还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冷哼了声,“既然不方便来,你告诉他明天早上也不必来了!”

    年纪大的人,就算心底对自己的儿子再失望,然而这么大的节日,也是希望和和美美的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了一眼身边的女人,简水澜会意,勾唇一笑,朝着顾老爷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爷爷不是要去看看小昕与小源吗?这孩子一回到这里也没过来与长辈打个招呼,正好我跟爷爷过去一块儿好好说他,让他别忘记了自己在顾家是最小辈分的!”

    说到一个孙子与一个重孙子,顾老爷子的脸色才好看一些。

    “无妨,孩子还小,慢慢教就是。你们年轻人在这边聊,我去看看他们两个小孩子。”

    顾老爷子离开后不到十分钟,顾晋晗与顾二夫人就来了。

    同大伙打过招呼之后,顾二夫人的目光落在简水澜的身上,眼里带着歉意,她走了过来,轻轻拉住简水澜的手。

    “回来就好!当初的事情当真是我不对在先,上回我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,水澜,二婶跟你说声对不起,过去的事情是二婶糊涂,希望你别跟我计较。”

    那一巴掌,还有那些尖锐刻薄的话,这几年每每想起,又是恨琉璃,又是恨自己。

    长辈已经先拉下脸道歉了,且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,虽然没有办法回到过去那般。

    但简水澜也不是个喜欢计较的人,当即露出一笑,反握住顾二夫人的手。

    “二婶言重了,都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,咱们就不提当年的事情,几年不见,二婶的容貌还是一如当初。”

    就是顾琉笙是她最为亲近的人都能够原谅,顾二夫人又怎么原谅不了?

    顾二夫人笑了笑,抬手一抚自己的脸,她目前的容貌怎么可能一如当初?

    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,这些年来她是真的老了许多。

    今天要过来这边吃年夜饭,还特地请了有名的造型师给她仔仔细细地打扮了一番,将脸上的一些细纹都用化妆品给抹平了。

    顾琉笙也不想提起太多过去不愉快的事情,万一简水澜又想着与他算账。

    这大过年的,他只想一家子过个好年,便将简水澜拉到自己的身边,看向顾二夫人。

    “二婶和晋晗刚到,爷爷去了小源房间,既然人都到齐了,晋晗,你去喊爷爷他们都过来吧!”

    顾晋晗轻轻点头,“行,正好我都好久没见着小源他们了,也去看看!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唐嫂将灯笼挂好,看着屋子里多了几分的喜庆,满意地笑了。

    他们这边过年说起来挺冷清的,毕竟人不多,也就是和平日里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多了些红色的灯笼,张贴上对联,加上她在厨房里包了不少的水饺,甚至还蒸了年糕,看起来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虽然只有三个人,而唐嫂因为身份缘故不便上桌与他们一块儿吃饭。

    母子两个人的年夜饭,唐嫂还是准备得特别丰盛,甚至还准备了火锅,这样的天气吃一些火锅,热乎乎的舒服。

    唐卿看着手机里一条条拜年的短信,眉头微微一皱,始终没有一条是她发来的。

    看到唐嫂已经将食物都准备好,他走到了餐厅,看向还在客厅里玩着手机的薛予凝。

    眉头轻蹙了下,还是出声,“母亲,吃饭吧!”

    而后又看向唐嫂,有说,“唐嫂也过来一起吃吧!大过年的,人多热闹一些。”

    薛予凝嘲讽的目光轻扫向客厅,将手机收起,朝着一旁的桌子走去,拎起一盒她准备的贺礼,看向唐卿。

    “你们吃吧,我有事出去!”

    “大过年的,你这是又要去哪儿了?就不能安分一些?”唐卿的语气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今晚不去找你肖叔叔。”

    薛予凝笑了笑,很快朝着外头走去。

    唐嫂想要追上去说点儿话的,然而想到自己的身份,还有最近夫人对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最终什么都没说,可是除夕夜,不陪着儿子吃饭,她这是想去哪儿了?

    唐卿深呼吸了口气,嗤笑了声,大过年的,她这是又要去哪儿了?

    但也没有多想,很快坐了下来,看向唐嫂。

    “唐嫂,咱们吃饭吧,新年快乐!”

    唐嫂笑了起来,在他的对面入座。

    “谢谢少爷,少爷新年快乐!”

    薛予凝一走,唐卿倒是觉得屋子里的气氛没那么压抑了。

    他起身将电视机打开,看着大屏幕里就是一个广告,都带着过年的喜庆。

    笑了笑,回到了位置上,想着要不要给简水澜发一条拜年的信息,这么多年来,就这么一个女人真正走到了他的心里。

    然而

    唐嫂看到唐卿一直盯着手机看,笑道,“是不是在等姑娘的电话?要不主动一些?”

    他也想主动,只不过现在不合适!

    看到唐卿一副为难的样子,唐嫂一颗心又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少爷啊,你该不是还对着那已婚妇女念念不忘?”

    这几年来,唐嫂还真不曾见过少爷身边有任何女人,那就只有这个原因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!念念不忘!”

    唐卿倒是没有遮掩,“不过不能走上父亲那一条路。”

    唐嫂脸上的温和的笑容逐渐消失,轻叹了声,“其实你能这么想最好,只是看到少爷这样压抑着自己,我真心疼着,少爷,不如尝试着忘记了,回头咱们找个更好的姑娘?你看看你都这把年纪了,过了年又要长一岁了。

    少爷这边这么多年来,过年都是冷冷清清的,娶个妻子,生几个孩子,往后少爷过年该有多热闹呢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唐嫂先笑了起来,“趁着我现在还不算太老,少爷要是生个孩子,我还能帮你带上几年。”

    如果是与简水澜的话

    别说生几个孩子,就算不生孩子,他都觉得是热闹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也就是想想罢了,他一直盼着他们能够离婚。

    然而尽管琉璃的出现坏了他们之间的感情,可始终这婚姻没有离成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