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7章、今日起我与你断绝关系,顾家人为证
    她走上前,看着好些时日不见的儿子。

    “阿笙,有你这么跟你母亲说话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想让我再将你扔出去顾家,那就现在给我滚!”顾琉笙没有丝毫的好气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你的母亲啊,你想将我扔出去?”

    薛予凝可没忘记上回被人扔出去的事情,目光狠戾地扫向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贱人,带坏了我儿子不说,以为现在进了顾家的门就无忧了?”

    简水澜看白痴一样地盯着她,“没办法啊,你看看我都跑走那么多年了,可你儿子就偏偏要抓着我不放,将我爱得死去活来,我能有什么办法?哎呀,我还真的挺无奈的!”

    说完,还不忘摊手耸肩,一副无可奈何的状态。

    薛予凝想着这个女人往后可以享受到顾夫人所有的待遇,就恨不得将她给撕了。

    如果一开始不是因为她,说不定所有的秘密都不服暴露出来,而她现在还是顾夫人的身份。

    顾琉笙直接将简水澜挡在身后,高大的身躯完全将她一个小女人的身躯,挡得衣服都看不见。

    他目光泛冷地盯着薛予凝,“那你就要庆幸你是我顾琉笙的母亲,否则对付你的手段,你应该清楚,趁现在事情还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,你赶紧离开!

    母亲,别忘记我上回说的话,顾家已经没有顾大夫人了,往后这个地方,只要还有顾家人存在,你就别想着再踏进来!”

    又是驱赶!

    薛予凝的脸色更是难看了几分,她今天过来就是笃定了,琉笙不敢真对她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    而她也要过来让他们不痛快,凭什么他们这么多人可以在这边享受一切?

    此时两个高大的保镖也不是摆饰品,在顾琉笙说出这些话的时候,两人很快上前将薛予凝挡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着那两个保镖,完全不给薛予凝丝毫的面子,很快出手。

    他的身手极好,区区两个保镖完全不放在眼里,纵然他们的身体比顾琉笙壮了许多,然而还是轻易地让顾琉笙迅速地撂倒在地。

    毕竟他是连南宫山庄都闯过的人,这两个保镖于他来说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薛予凝在看到那两个保镖几乎没有任何招架,就这么被打趴在地上,只觉得特别没有面子。

    她知道自己的儿子身手极好,却没想到已经好到这样的程度。

    那两个保镖可是从肖蔺那边要来的,而且还是肖蔺亲自训练,几乎可以说是他最为满意的,然而这么不禁打!

    顾琉笙看都没看一眼被打趴在地上的两个保镖,冷眼看向双眼蕴含震惊的女人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可以念在你是生我的母亲的份上不跟你计较太多,那么现在就给我滚出去,否则就别怪我不顾母子情面,连你也收拾,到时候你丢的是更多的面子!”

    后面的人一直沉默着观看,毕竟有顾琉笙出头,压根没他们说话的份儿。

    顾二夫人看到薛予凝出现的时候,脸色特别难看,整个人因为愤怒与恨意都微微颤抖着,双手死死地握紧。

    她活了这么多年,就是琉璃做错了那么多的事情,她除了失望与愤怒还有后悔,还真从未如此恨过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毕竟自己被他们隐瞒了这么多年,而当薛予凝睡了自己的丈夫的时候,她还傻傻地一口一个大嫂亲热地喊着。

    还不知道当时薛予凝在心里怎么嘲笑她呢,想想都觉得自己憋屈、屈辱得要死。

    甚至他们的儿子与顾晋晗差不多大,原来那么早那么早以前,他们两人就联手欺骗她了。

    也就她傻傻地相信自己的大嫂,他们二人偶尔会碰到一起,她还以为不过是巧合罢了。

    其实说起来,这么多年来,自己前夫与大嫂的事情也并不是隐瞒得多好,而是她傻!

    顾二夫人越想越是不甘心,今日花费不少时间化妆也掩藏不了此时脸色的苍白。

    她突然朝着薛予凝扑了过去,直接抓向薛予凝的脸,不管不顾,甚至不再注意平日里自己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薛予凝,你这狐狸精,你竟然勾上我丈夫,毁了我的家庭,你会不得好死的,你是怎么当大嫂的,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付我,毁了我的家庭,你落得如今下场,也是你活该!”

    薛予凝的心思并没有在后面这一堆人身上,所以并没有注意到顾二夫人对她的恨意。

    此时顾二夫人冲了过来直接朝着她的脸上抓来,她甚至无力招架,脸上被抓得生疼,头皮也是一阵阵生疼。

    她几次想要反抗,然而顾二夫人就跟疯了一样,专门抓她的脸和头发,而她也只能去抓对方的脸与头发。

    然而薛予凝哪儿打过这样的架,没一会儿就被抓得不轻。

    薛予凝被她打怕了,赶紧出声,“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?还不快过来将这个疯女人拉开?阿笙、阿笙,我可是你妈啊,你就这么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欺负?”

    两个保镖看样子就要爬起来拉人,顾晋晗担心自己的母亲吃亏,很快就上前拉人。

    顾晋曦与顾晋暄此时也反应过来,都冲了上去拉人。

    在那两个保镖动手之前就先将顾二夫人给拉开,然而顾二夫人恨不得将对方的脸给撕了。

    看她拿什么勾引男人,纵然被三个儿子给拉着,此时也不忘红着眼眶披头散发地继续咒骂。

    “薛予凝,你会不得好死,你破坏我的家庭,像你这样的女人活该被赶出顾家,这一辈子我看你休想回到顾家了,只要我还在一天,我就不会允许让你回来!你这个心狠手辣的女人,活该就是阿笙都不愿认你!”

    这些话处处都扎着薛予凝的心,她最想的就是回到顾家,继续过着过去人人艳羡的生活。

    此时被她这样以诅咒的方式说出来,加上刚才被撕打得生疼,薛予凝也不顾自己的形象。

    “二弟妹可真是好玩了,自己的男人看不住,也是你自己没有本事!当初安扬可是跟我说了,你在床上压根就跟条死鱼没有区别。

    就你这样的女人活该安扬会出轨,他能够忍受你这么多年,还不是看在你顾老爷子的份上,看在顾家的面子上,看在几个孩子的份上!”

    顾二夫人的脸刷地一下子比刚才还要难看,特别是被这么多人的面说出那样私密的话。

    顾安扬没有良心,然而薛予凝也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顾二夫人发了疯就要挣脱开三个儿子,就想着冲上去撕烂对方的嘴,只是没有想到有一个人比她还要迅速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着薛予凝狼狈的样子,又见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不要脸面。

    直接跨前一步,抬手一个巴掌甩了下去,他低沉着嗓音,全都是对她的失望。

    “给我滚出顾家,从今往后,你与顾家再无任何关系,而我也没有你这样不要脸的母亲。薛予凝,今日起,我跟你断绝母子关系!所有顾家人为证,往后你的死活,同我顾琉笙,连同我的后代再无关系!”

    他的话,极为连贯,没有丝毫的停顿,足够证明他的决心。

    他看着自己的母亲,已经没有过去了高贵,而她过去对他的慈爱怕也都是假象。

    不过是为了巩固她在顾家的地位罢了,顾琉笙此时对她,犹如看陌生人一样。

    这一巴掌打得薛予凝一张脸生疼得厉害,疼得连心都揪疼着,抬手捂住了被打的脸。

    活了这么大,还真没人胆敢这么打过她,可是现在给她这一巴掌的人,却是她的儿子!

    当真是养了个好儿子啊,连母亲都打了,甚至要与她断绝关系,她这是养了只白眼狼!

    “你敢”

    薛予凝颤抖着声音,不可置信地看向自己养大的儿子。

    这个儿子看着表情冷漠无情,其实内心里对于亲人的看重并非一般,否则当初他也不可能如此容忍顾琉璃了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他今天会说出这样狠绝的话来,要与她断绝母子关系啊!

    顾琉笙冷笑,“你都敢如此不要脸面了,甚至对我也无半点母子的感情,我有什么不敢?薛予凝,往后你自己好自为之,富贵或是贫穷都与我们无关,顾家老宅,这一辈子你都休想踏进来,你再不走,就别怪我让朗月将你丢出去!”

    此时,朗月悄无声息地从阴影处走了过来,冷沉着一张脸,站在了顾琉笙的身后。

    就等着一声令下,她再一次将人给扔出去。

    后面餐桌旁的顾璟,此时看到那一抹纤细娇小的身影出现的时候,一双眼睛不由得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目光直接就粘在了她的身上,看不到对方的脸,然而他能够想象得出那一张只见过一面,就印象极为深刻的年轻女人的容貌,一颗心有些抑制不住地跳动起来。

    而简水澜也没想到顾琉笙真的会对薛予凝动手,毕竟他这个人念着旧情与亲情。

    薛予凝后退了一步,颤抖着抬起了手指向了顾琉笙,“你你打我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也是你应得的,薛予凝,你走吧,若是让朗月将你再次扔出去,我想你今天的面子里子就真的全都丢光了,你再胆敢擅闯顾家惹爷爷生气,下一次可不是一巴掌那么容易了,薛予凝,你应该清楚我的本事,也更应该清楚我的手段,还不滚——”

    他抬手冷气地指向大门的方向,眼里一丁点儿的温度都没有,他对这个女人已经完全没有丝毫感情了。

    薛予凝看着他,认认真真地盯着他看,仿佛在看陌生人一样。

    觉得这个人一定不是她儿子,他的儿子再生气,对她再失望,也绝对不会说出要断绝母子关系的话,更不会动手打她。

    可是眼前这人,还是她那个看似冷漠实则看重亲情的儿子吗?

    见薛予凝不走,顾琉笙蹙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你再不走,明天我就对媒体宣告,我与你断绝了关系,只怕到时候你在燕城就无立足之地,怕是连唐卿都不会想要收留你!”

    薛予凝是耀武扬威得过来,然而离开的时候,带着两个重伤的保镖,灰溜溜地走了。

    薛予凝终于离开了,江姨很快就带着两名受伤的保安随后跟过去,将大门给关上。

    之前没意识到薛予凝会过来,甚至还带了保镖过来打伤了外头的保安,现在直接下令将大门锁死。

    朗月不知道何时已经消失不见,就是一直盯着她看的顾璟,也都不知道朗月这个时候藏身何处。

    他的目光在偌大的客厅里搜寻着,然而却没有发现朗月的存在。

    简水澜站在顾琉笙的身后,看到他一直紧握的拳头,知道他下这样的决定不容易,只怕他现在心里也极为难受。

    她伸手轻轻地握住他的手,两只小手将他的大手包裹住。

    顾琉笙转身的时候,就看到他的小妻子握着他的手,一脸的担心。

    微微扯唇一笑,抬起另一手轻轻揉了下她的头发,“我没事儿,继续吃饭吧!”

    而后看向面容苍白、情绪激动的顾二夫人,眉头轻蹙了下,看向顾晋晗等人。

    “你们送二婶去医院检查下。”

    顾晋晗点头,毕竟她母亲受了这么大的刺激,也不适合在继续吃年夜饭了。

    但是顾晋曦就先出声了,“行了,晋晗还有晋暄你们就留下来陪着爷爷吃年夜饭吧,我送妈去一趟医院检查,明天早上不是还要拍合影吗?到时候我会跟妈一道儿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顾晋晗与顾晋暄倒是没什么意见,毕竟顾晋曦本来就是医生,对于这些都熟悉。

    顾晋曦将顾二夫人送走,本来热闹的场面,经过薛予凝这么一闹,气氛不在。

    不过毕竟是年夜饭,而且明天就是大年初一,今晚上还得高高兴兴地守岁。

    华楚楚率先出声,“既然人都已经走了,我去喊爸他们出来吃饭,你们都先吃吧,别让人影响了气氛。”

    顾安歌招呼一群人坐了下来继续吃饭,简水澜看到面色不大好的顾琉笙,拉了拉他的手,却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。

    不管她怎么说,那都是无关痛痒的话,毕竟对方是顾琉笙的母亲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