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19章、你别骚扰我老婆,有什么事情冲我来
    一群人都在抢红包,唯独简水澜抱着手机回复信息,顾琉笙凑了过去,想到她刚才拍了一段小视频似乎发到了微博。

    很快也登陆自己的微博,去转发那一条微博:几年的时光,很多都变了,唯独我爱你永不改变。老婆、儿子,新年快乐!

    这一条微博,无疑又是狗粮,没一会儿各种转发、评论与点赞,然而顾琉笙没有去翻看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屋子里冷冷清清的,唐嫂过了十二点之后就去睡下了。

    薛予凝一身狼狈回来,晚饭都没吃,直接就回了房,一直到了夜里都没出来。

    唐卿是看到了薛予凝的模样,脸上不少的伤,然而他一句也没问。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事情,他用猜的也能猜出一二,既然好好地在这边不愿意待下去,去哪儿都好。

    他赡养她,也不过是看在她是他的生母的份上,母子情分还真没有多少。

    唐卿躺在沙发上,客厅里只有电视的声音,春晚已经结束。

    他打开了本地电视台的贺新春节目,却没有看,只是让屋子里有了点儿喜庆的声音。

    0点的时候,他掐点给简水澜发去了一条反反复复修改的短信,修改到最后也就剩余四个字。

    然而到现在却依旧没有回复,是祝福的信息太多没有看到,还是这一条短信太过简单,她觉得没有回复的必要?

    唐卿一颗心为了这事情,一整晚晚上都平静不下来。

    年夜饭的时候,他就一直在考虑要给她电话,还是给她发短信祝福。

    之后一直揣摩发什么内容好,反反复复删删减减,好不容易掐点发送过去,却如沉大海,没有音讯。

    唐卿觉得再不接到她的回复,这一晚注定是要失眠了。

    本想给她电话的,又担心自己的电话打过去,回头顾琉笙误会了她。

    已经睡下的唐嫂,夜里起来喝水,看到屋子里还亮堂堂的,最后在沙发上找到了躺在那边的唐卿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少爷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?躺在这边起码也要盖个毯子。”

    她从沙发上的另一边将一条毛毯子取了过来,抖开盖在了他的身上,慈爱一笑。

    “都这么大的人了,还这么不会照顾自己,屋子里虽然有暖气,但是夜里凉,躺在这边容易着凉!”

    唐卿点头,“我知道了唐嫂,挺晚了,你去睡觉吧!”

    “好!少爷也早点儿休息!”

    看到他一晚上都抱着手机,此时依旧抱着手机不放,唐嫂又问,“是不是在等那个女孩的电话?我都看你抱着手机一整晚了,吃饭也抱着,现在还抱着。”

    说完轻叹了声,眼里都是担忧,“少爷啊,人家都结婚了,何必呢!”

    “就是放不下。唐嫂去睡吧!”

    唐卿收回了目光,盯着手机屏幕,还是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唐嫂也知道自己多说无益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行,那少爷也早点儿休息!”

    唐嫂才离开没多久,沉静了好些时候的手机突然响起,唐卿满心地激动地去查看信息。

    见到是简水澜的名字时,一颗心都颤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很快坐起了身子,屏住了呼吸,点开了简水澜发送来的信息。

    看到那一条信息的时候,唐卿勾唇笑了起来:新年快乐,万事如意。

    比他发送的那一条信息多了万事如意,唐卿觉得心满意足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,比他多了四个字,是不是简水澜的心里也有他?

    他重新躺了回去,心情犹如坐了过山车,忽起忽落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收到了她的祝福回复,是不是自己也该说什么?

    大胆的话怕引起她的反感,也担心给她造成一些麻烦。

    可是有些话不说出口,他又觉得憋屈得很。

    唐卿又窝在了沙发上,对着手机屏幕一阵阵为难,最后想了又想,给她回复了一条信息:这个点还不睡吗?

    简水澜喝了不少的饮料,期间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放,人就跑去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嘀嗒——”

    来信息的提示音,顾琉笙看到一旁的手机来了条短信,当看到唐卿这个名字的时候,一张脸就黑臭黑臭的。

    这么晚了,竟然还勾搭他老婆,简直不可原谅。

    顾琉笙输入了一串密码之后,屏幕解锁,点开了唐卿发来的信息,看了上面的几条信息,倒是没有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今天发来的祝福短信,竟然掐在了跨年的点上,唐卿想证明什么?

    他很快回复一条信息:我是顾琉笙,唐卿,你别骚扰我老婆,有什么事情冲我来!

    将这一条信息发送过去之后,直接将对方的号码拉黑,这个唐卿还真是不肯死心啊!

    都这么多年了,加上期间离开的整整四年,他竟然不懂得什么是死心!

    如果说应寒是他最大的威胁,那么唐卿就是第二大威胁,耐心实在不是一般人能有的。

    但也幸好,唐卿已经没有机会了,他死都不可能跟简水澜离婚。

    况且就唐卿是顾安扬与薛予凝的儿子,简水澜就更不可能看上他,否则该置他顾琉笙与简昕于何地?

    看到简水澜从卫生间出来,他很快将手机放回了原位,脸上也勾着笑痕。

    唐卿没想到简水澜那么快就回复了,高高兴兴地点开了信息。

    在看到内容的时候,整个人就愣住了,脸上的笑容都直接僵了。

    “我是顾琉笙,唐卿,你别骚扰我老婆,有什么事情冲我来!”

    很明显就是顾琉笙回复的信息,却不知道简水澜是不是知道顾琉笙回复的信息?

    但是也不能就这么让自己堵着,怎么也该去堵下顾琉笙的心,让他别过年这样开心。

    想了想,唐卿没有再回复简水澜的信息,而是找到了顾琉笙的号码,直接发了一条信息过去:你别怪她,是我先主动找她的,不过是过年问一声好。顾总,新年快乐啊!

    然而,这一条消息如同石沉大海,顾琉笙没有回复他。

    唐卿想想又觉得自己多此一举了。

    他想堵顾琉笙的心,可是这个时候顾琉笙妻儿在身边,只怕不知道如何高兴,反倒是他当真是孤家寡人啊!

    信息顾琉笙是看到了,然而他不想回,唐卿心里打着什么算盘他会不清楚?

    以为他会为了这事情,然后责怪简水澜吗?

    最后让他唐卿称心如意了?

    只是看了一眼信息,很快就关闭了页面,加入了抢红包的页面。

    看到两个小家伙的手速太慢,还给他们发了专属红包。

    唐卿此时更是没了睡意,从钱夹里取出一张身份证,是好几年前从简水澜那边强势要来的。

    之后,这一张属于她的身份证一直都被他贴身放着。

    他看着上面青涩纯美的头像,那个时候的简水澜与现在倒是没有相差太多。

    但是一张脸带着几分青涩的味道,眼睛很大,直勾勾地盯着面前看,眼里黑白分明。

    照片里她的,眼睛长得挺不错的,可是现实这一双眼睛简直能勾人。

    唐卿看着照片上的她,笑了起来,想起前不久两人的合照,他从手机里找到那一张照片。

    看到她有些发傻的表情,忍不住就笑,心情似乎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这一晚除了年纪大的顾老爷子,还有简昕与顾源两个小朋友熬不了夜,将近两点的时候就去睡了。

    其余的年轻人都在老宅里守岁,两点的时候,跟着一群年轻人熬夜的江姨也将食物重新又热了一遍,还准备了火锅,一群人又围在了一群吃吃喝喝。

    天慢慢地亮了,新的一年,新的一天,又开始了。

    大清早的顾晋曦就回来了,不过回来的只有他一个人,顾晋晗与顾晋暄看到他,见只有他一人,身后并没有他们母亲的身影。

    顾晋暄问他,“老三,妈怎么没来呢?”

    顾晋曦一耸肩,“妈的精神不大好,我让她在家里休息,有佣人照顾着呢。脸上被抓花了几道痕迹,已经上了药,但是那样子实在不能在上妆,否则怕伤口发炎,所以就没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一点头,顾晋晗也知道他母亲向来在意容貌,脸上有了伤肯定不会轻易过来的,更何况今天还要合影。

    她是不可能留着一脸上的伤势过来见他们,甚至还将自己有伤的样子上了照片。

    “行吧,在家里休息就好,回头我跟爷爷解释一番。”

    几个年轻人,熬夜一晚,倒是都精神得很,就是上了点儿年纪的顾四夫人熬到四点多的时候,没忍住跟着顾安然回房睡了两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一觉醒来,虽然还疲惫,但精神不错。

    顾老爷子也精神得很,穿上了新衣,整个人看起来都年轻了好几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吃早饭的时候,长辈就开始发红包了,最开心的就属简昕与顾源,特别是简昕。

    因为辈分最小的,收到的红包厚厚的一叠。

    顾家人出手都不会小,每个红包都塞得满满当当的。

    简昕抱着那么一大堆的红包,一个早上笑容没停的。

    而且他知道除了这边的红包,今年还有木爷爷与木叔叔还没有给他红包呢!

    就是简水澜都收到了好几个红包,看到简昕收到的那一大堆,想着回头给他存卡里。

    拍过了合影,一群人还拍了不少各自家庭的合影,年轻的同辈也都拍了不少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有客人过来给顾老爷子拜年,加上毕竟是过年,各家还有各家的事情,所以顾安然一家就先散了。

    顾晋晗想到家里还有母亲一人,也跟长辈道别就先回去了。

    倒是顾安歌这些时日一家三口都在老宅,打算继续住上几天,顾琉笙也携家带口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车上,简水澜看着抱过简昕那一堆厚厚的红包,从里面抽出最大的一个红包,竟然挺重。

    她拆了开来看,见到里面厚厚的好几叠崭新的人民币,啧啧出声,“爷爷果然出手大方,给我的红包两万块,给简昕这是整整六万块啊!塞不下去,还这么跟砖头一样分摊着,要不是红包就这么点儿大,估计他还有办法装上更多。”

    这红包一看就比别的红包大上许多,还真挺能装的,给她的红包袋子都比简昕的小上一半呢!

    简昕一脸的得意,“妈妈,我都快拎不动这些红包了,爷爷的红包最大最重,不过小源的爸爸妈妈还有小琋叔叔的爸爸妈妈给我的红包也不小呢,几个叔叔也都有给我红包!”

    这小家伙拿的红包,放在普通家庭里,都能一两年不用干活了。

    顾琉笙看到这一对母子小财迷的样子,不禁一笑。

    耳朵里仿佛还能听到简水澜昨晚上在他耳边的呢喃,“我也爱你!”

    将红包整理好,简水澜揉了下简昕的头发。

    “回家里,妈妈也给你一个红包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今年还是200块钱啊?”

    简昕嘟起了小嘴,他每年收到的红包就妈妈给的最小。

    简水澜也觉得200块是少了点,想了想,下了决心。

    “那今年多给你20块,220好不好?”

    简昕一想,虽然进步不大,但起码是比去年多了点儿。

    “罢了,蚊子腿也是肉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听着后座两人的对话,忍不住就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回去之后爸爸给你包一个红包!这可还是咱们父子两人第一次一块儿过年,也是爸爸第一次给你包新年红包呢!”

    简昕双眼一亮,对于这个红包倒是很期待。

    “爸爸新年快乐,跟妈妈都要开开心的!”

    顾琉笙心里特别受用,有个儿子真是让他有一种人生赢家的感觉。

    简昕算着今年还能拿到的红包,突然想起一事,“妈妈,今年秦筝阿姨还有几位叔叔会给我红包吗?”

    如果都会给的话,那今年收到的红包简直了!

    简水澜看到自己儿子也一脸小财迷的样子,忍不住笑。

    “那当然了,你秦筝阿姨回老家陪她的爸爸妈妈过年了,昭熙叔叔今年也过去陪着他们过年,等过几天他们回来了,会给你红包的,至于其他的几位叔叔,也会给你红包的!”

    听到身后的谈话,顾琉笙边注意周边的路况,边空出一手取过手机,很快在他们几人的群里发了一条信息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