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0章、他们两人抱在一起,是在向他示威吗?
    顾琉笙:都将红包准备好了,我宝贝儿子想念你们的红包了!

    姜紫瑜:已备好!

    容昭熙:已备好!

    苏焕:同上!

    南青岳:我和苏焕能包一块儿吗?

    苏焕:不能,你自己包一个,我可是他苏爸爸!

    翦水清澜:有我的份儿吗?我也挺想念红包的!

    顾琉笙:宝贝儿,回家我再给你包一个。

    翦水清澜:你好好开车,别玩手机。

    车子在西江月圆停了下来,顾琉笙一手提着一袋子红包,另一手抱着儿子,身边跟着老婆。

    回到了家里,一个晚上没有住人,屋子里有一股冷清的味道,空气都是冰冷的。

    他很快打开了暖气,又将阳台的玻璃门打开了些许,让外头新鲜的空气进来。

    简昕抱着大堆的红包坐在沙发上一个个拆开,一张小脸上都是兴奋。

    顾琉笙瞥了一眼自己那爱财的儿子,无奈一笑,这一点倒是跟他母亲挺像的。

    对了,他说要给宝贝儿子包一个大红包的,这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给儿子包红包呢!

    简水澜一回来就回了房间,将她得到的红包放到一起,而后又从抽屉里找到前些天刚购买的红包袋。

    取出其中一个往里面塞了220元的现金,这大概是简昕收到最轻的一个红包了。

    但是相比去年,已经多了20元了,也算是进步不少!

    随后进来的顾琉笙看到正在往红包袋里塞钱的简水澜,见她还真包了220元,忍不住还是出了声,“220元,会不会太少了?要不再多包几百?老婆,咱们可就这一个儿子啊!”

    “小孩子拿那么多的红包做什么?我这是意思一下,祝福小昕又长大了一岁。”

    而后一想,又说,“你可别包得太多了,要不儿子肯定要认为你这个爸爸比我这个当妈的好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本来是想包一个超过他爷爷的,被简水澜这么一说。

    “可我在车上答应小昕了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一想,罢了,都已经答应了,她总不能让顾琉笙当一个言而无信的人?

    顾琉笙也取了一只超级大号的红包袋,往里面塞了十万块。

    小孩儿现在并不会给他太多零用钱花,不过这些都会存在给他的账户里头,等他长大了便还是他的零用钱。

    “嘀嗒——”

    来短信提示音,简水澜从包里取出手机,打开一看,是应寒发来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开门!”

    只有简单的两个字,她眉头轻轻皱起,难道是发送了?

    于是回复了一个问号过去,很快又收到应寒的信息:开门,我在你家门口了。

    应寒在她家门口?简水澜看着信息里那简短的一句话,有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正在往红包袋里装钱的顾琉笙,明显感觉到简水澜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取过她的手机一看,特别是看清楚了来短信的名字的时候,一张脸黑臭黑臭的。

    昨天才打发了一个唐卿,今天又来了一个应寒,而且还来到了他家门口,重点是还不能够将人赶走。

    应寒对于他来说是情敌,然而对简水澜来说是朋友,对于简昕来说,过去的几年里,应寒相当于半个父亲的存在。

    简水澜也没管手机被顾琉笙拿走,直接走出了房间,朝着玄关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将门打开一看,果然看到了站在外头高大挺拔的男子。

    她唇角不禁朝着两边扬起,勾起漂亮而开心的笑容,一下子没忍住,直接将对方给抱住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你昨天所说的惊喜?”

    应寒看着她突然就冲入了他的怀抱里,一颗心抑制不住地跳动着。

    看来这一趟真是值得了,他抬起双手将她搂在怀里,也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,想着这几年都是陪着你和小昕过年,今年没有你和小昕在身边,也没有给小昕包个红包,所以就趁此机会过来看看你们母子!”

    下一刻,一只有力的大手直接将她从应寒的怀里拽了出来。

    顾琉笙的脸色很难看,特别是看向应寒的时候,眼里带着一股杀气。

    没想到自己迟到了一步,他们两人竟然就抱在了一起,这是在向他示威吗?

    简水澜有些懵,随即明白顾琉笙在生气什么,想着刚才看到应寒的时候过于激动,想也没想就抱了过去。

    只怕这个男人还得在心里误会了什么,正吃醋呢!

    应寒笑了起来,“顾总别误会了,太久时间没有见面,难免要激动了一些。”

    似乎要应了应寒这话,下一秒,简昕小小的身子朝着玄关这个地方跑了过来,看到是应寒的时候一双眼睛都亮了起来,直接朝着应寒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应寒见此,很快弯下了腰,将那个扑过来的小男孩给抱在了怀里。

    在他的小脸上左右各亲了一口,应寒揉了揉他的头发,满脸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小昕,想木叔叔了吧?”

    简昕格外地兴奋,抱着他的脖子一口一个木叔叔地喊着。

    “想,木叔叔我很想很想你的!昨天就很想你了,没想到今天就看到了木叔叔,这就是木叔叔在电话里跟我说的不可告人的惊喜?”

    简昕搂着他的脖子不撒手了,小脸一直蹭着他的下巴,格格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顾琉笙不可否认心里是嫉妒的,简昕这一副样子明显还很依赖应寒。

    不止他的宝贝儿子,就是他的宝贝老婆,两人对于应寒的到来竟然如此高兴与欢迎。

    应寒也紧紧搂着简昕,这还是自从简昕出生之后,他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没有在他们母子身边,自然也是想念得紧。

    但是他也清楚,这才刚刚开始,将来他们还会分离更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简水澜见应寒一直站在门外,笑道,“快进来吧,外头冷着呢,你说好的惊喜,真是个大惊喜,也没提前给我说一声要过来的事情,我们好去接你呢!”

    这么早过来,怕是他在淮城的时候很早就出发了,就不知道应寒是刚到,还是早就来了。

    但一想到他就住在楼上,现在还是过年,应该会在这边多住上几天。

    应寒抱着简昕进了屋子,一下子就看到茶几上面堆了好几个红包。

    一旁则是整齐地摆放了好几叠粉色的人民币,看来今年简昕收到的红包真不小,这才大年初一的早晨呢!

    从这一桌红包上来看,刚才他来的时候,简昕正在整理红包吧!

    应寒抱着简昕在沙发上入座,见简水澜与简昕这样高兴见到他,心里自然开心,笑道,“来得有些早,刚回来的时候,你们还尚未回到这里,我就先找了人将我屋子收拾了一番。”

    他陪着父亲还有鬼门关的兄弟跨年之后,就跟他们告别了。

    夜里开着车子到了机场,登上了飞往燕城的航班,回到西江月圆的时候,天都还没亮。

    看到16楼的地方里外都是黑漆漆的一片,还有昨晚上简水澜发的朋友圈的烟火,便知道他们昨晚上是在顾家老宅的别墅住下了。

    将近五年的时间,没有回到西江月圆这边居住,虽然离开的时候门窗都是关着的,但是里面还是落了不少的灰尘,甚至几个角落还长了蜘蛛丝。

    他只是稍微整理了下能放行李的地方,便找了家政安排了好几个人过来打扫,倒是在刚才才将家里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。

    简水澜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,“我不知道你要回来,不然我都能提前先给你的屋子,好好打扫一番,这么多年没有回来住,里面估计都是灰尘,还结了不少的蜘蛛网吧!”

    “还真被你猜中了,不过看到那场面,却的的确确是将近五年没有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被应寒抱着的简昕伸出了一只小手,“五年好多啊,我都还没有五岁呢!”

    顾琉笙却想着,五年前他跟简水澜还恩恩爱爱的,不过现在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抱着他的儿子,还让他老婆给应寒倒水。

    他们三人交谈,而他像个什么了?

    简水澜看了一眼时间,这个时候也不过才9点。

    应寒回来之后一直都在打扫屋子,怕是烧水的时间都没有,更别提吃早饭了,便问他,“你吃过早饭了吗?我去给你准备!”

    “那就辛苦你了,给我随便煮一碗面就好,被你这么一说,还真饿了。”

    应寒并没有拒绝,早上本来是想出去吃个早饭的,但是一想到好久没有尝到简水澜的厨艺,真有些馋了。

    顾琉笙本不想让简水澜这么麻烦的,但是一想到自己去厨房准备,岂不是让他们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?

    所以这一次倒是没有开口,等到简水澜去了厨房,他要笑不笑地盯着抱着他宝贝儿子不撒手的应寒。

    “木少主真是怎么过来的时候没提前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这么突然过来,当真让他有些不是滋味,特别是看到简水澜被他抱在怀里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说好了要给他们母子一个惊喜,若是提前说了岂不是没了惊喜?

    应寒笑着端起杯子,喝了一口温水,看到桌上这么多的红包,他空出一手,从一旁的包里取出两只厚厚的红包,递给简昕。

    “这是木叔叔还有木爷爷今年给你的红包,祝福小昕又长大了一岁,在这一年里健健康康、快快乐乐的!你木爷爷说了会过来看你和你妈妈的,不过时间待定。”

    看到两个厚厚的红包,简昕高高兴兴地收下。

    “谢谢木叔叔,还有我会给木爷爷打电话,谢谢木爷爷!”

    他粉嫩嫩的小嘴凑了过去,在应寒的脸上亲了一口,“木叔叔,新年快乐!”

    随即将自己的两个红包递给顾琉笙,“爸爸,这是木爷爷还有木叔叔给我的!”

    一想到还是特意飞过来给他送的红包,简昕就觉得特别高兴。

    顾琉笙将那两个一样大小的红包收下,“木少主真是客气了!替我跟木庭说一声谢谢!”

    “顾总也是客气了,我和我父亲每年都会给小昕包红包的,多少是另一回事,主要是心意到了,这一次他们母子跟你回来燕城,还真是自从小昕出生后,第一次这么长时间没有见着他们母子。”

    应寒看着又继续抱着他脖子撒手不放的小人儿,心里满满的都是暖意。

    这个小家伙倒是没有因为分离的时间太长了,加上有了父亲,而对他有了距离感。

    顾琉笙的心里忒不是滋味了,要不是因为如此,他的妻儿也不至于如此。

    简水澜很快就将面条煮好,她跟应寒相处多年,自然清楚他的口味,与顾琉笙倒是没多少相差,口味偏清淡一些。

    不过应寒喜欢牛肉,特别是卤过之后的牛肉。

    所以这一碗面条上面,她给放了好几片昨天卤好放在冰箱里的肉,还有两颗荷包蛋,青菜摆放得整齐,还有几根脆嫩的笋干,汤底则是放了干贝鲜虾,她尝了一口,特别鲜美。

    一大碗的面放在了应寒的面前,应寒觉得光是看这卖相都觉得饿了,接过简水澜递来的筷子与勺子,他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谢谢,辛苦你了,这一碗面看起来就很好吃的样子!”

    顾琉笙看了一眼,那分明就是用了心思煮出来的,心里更不是味道。

    刚才应该喊外卖的,凭什么让他老婆煮面条给他的情敌吃?

    看应寒那一副模样,怕是对他老婆还未死心。

    “才多久没见,你可别跟我客气,快趁热吃吧,要是不够的话,锅里还有一些呢!”

    应寒点头,“够了,已经很多了!”

    说着他喝了一口汤,又说,“味道特别鲜美!”

    而且这一碗面是他所爱吃的,应寒看着这一碗面的时候,就好像回到了过去一样。

    顾琉笙嗤笑了下,却没有发出声音,只是很不屑应寒这一副嘴脸。

    他想离开,却又不放心他们母子在这边,谁知道他不在场的时候,应寒会对他们母子说些什么,他得在这边坐镇,防备着。

    这大过年的,好好的心情都给破坏了。

    简昕很快指着放在桌上一角的地方,“妈妈,那是木爷爷和木叔叔给我的红包,可大了!”

    简水澜看了过去,厚厚的两个,一眼就可以看出多少。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