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821章、昨晚上才说你爱我,我不允许你变心
    每年过年的时候,他们父子两人都会给她和简昕包上红包,那几年过年,都一块儿过。

    “谢谢你了应寒,这么大老远地还特意送了红包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客气了!”

    应寒将筷子放下,从一旁的包里,又取出两个红包,递给简水澜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和我爸给你的红包,新年快乐!我爸说了,他会找个时间来燕城看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简水澜每年都能收到他们给的红包,今年自然也是欢欢喜喜地收下。

    “谢谢啦!昨晚上跟木叔叔通了电话,你们竟然都掖着藏着不说今天要过来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顾琉笙简直是看不下去了,大过年的这个人就是故意过来找茬的吧!

    于是拉住了简水澜的手,“我们让木少主安静地吃个早饭吧,这么吵着他,容易消化不良。”

    应寒想说不必如此,但也清楚顾琉笙的心思,能让简水澜给他煮一碗面已经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慢点儿吃,我一会儿过来收拾碗筷,对了,中午就在这边吃饭吧,这几天买了好多的菜,等中午咱们烫火锅好了,好久没有看到你,小昕这几天都念着你和木叔叔呢!”

    能留在这边吃饭,应寒自然求之不得。

    “好!你们先忙去吧!”

    顾琉笙拉着简水澜回了房,甚至还将房门给关上,一进去就直接吻住了她的唇,直接将她往那张柔软的大床带去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在彼此的气息都紊乱的情况下,这才松开了身下的女人。

    此时,两人衣衫不整,顾琉笙的手从衣摆下伸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喘着气看着身下一脸泛红的女人,还有那娇艳的红唇,目光迎向她的双眼,觉得这就是一池深潭,能将人吸引了进去。

    抬手轻轻地抚向她美丽的脸庞,“我不喜欢你跟应寒这样亲近,特别是刚才看到你们抱在一起的场面,小澜,你昨晚上才跟我说你爱我的,我不允许你变心!”

    这么突如其来的吻,带着热切与急迫,简水澜承认自己被他亲吻得七荤八素,此时双眼逐渐清明,也看到了他眼里的醋意。

    勾唇一笑,伸出双手抱住了他清隽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突然看到了应寒,过于激动了,那是纯属于朋友的拥抱,我想应寒也懂得的!

    你放心,我说过的话就不会轻易改变,我确实是重新地、逐渐地爱上了你,所以顾琉笙,我希望你别让我失望,而我也不会让你失望。

    我与应寒过去在最好的时机里没有在一起,将来就不可能在一起了,我也希望应寒能够找到他的归宿。过去几年应寒对我和小昕很照顾,没有他,我和小昕没有那么舒适安然的生活,所以给我点儿面子,别瞎吃干醋好不好?”

    这一番话,说得顾琉笙很是心动,重新地、逐渐地爱上了他!

    他轻轻地点头,“那你要答应我,不与他太过亲近,应寒对你的心思怕是不容易死绝。”

    虽然他也很想让他们二人断绝了来往,但也清楚不容易做到这一点,除非让他们反目成仇。

    然而他不能如此卑鄙,一旦被简水澜知道,那不过是将她推得更远。

    反倒给了旁人接近她的机会,可是他又没办法如此委屈自己。

    “好!中午留他下来吃饭,你可不许再给他脸色看了,别说我会为难,小昕也喜欢看到他在乎的人能够和平相处,应寒对小昕来说也是很重要的亲人。”

    那孩子虽然还挺小的,但是也能够敏感地感觉到大人的情绪,他一方面想要亲近应寒,还得顾及到自己父亲的情绪。

    顾琉笙叹了声,最终勉强地答应了,“好吧,真希望他今天就能够飞回淮城!”

    他是不是要给应寒找点儿事情忙呢?

    然而对于鬼门关来说,怕是容易留下痕迹,到时候应寒向简水澜告状,他可就白忙一场了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在房间里交流,应寒自然清楚顾琉笙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并不欢迎他的到来,甚至不想让简水澜与他有过多的相处,然而又如何呢?

    他与简水澜还有简昕,多年来的相处,虽然简水澜对他没有男女之情。

    然而这么长时间的相处,兄妹之情、朋友之情总该有吧!

    他吃着热乎乎的面条,对面坐着简昕,正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看,应寒忍不住一笑,问他,“小昕,偷偷告诉木叔叔,在顾家有没有人不喜欢你们,或是欺负你们?”

    简昕想了想,摇头,“我在这边有个很好的朋友,据说是我爸爸的堂弟,我得喊他一声叔叔,然而他可是比我还要小呢,所以我让他喊我小哥哥!”

    应寒听后不禁就笑了,“嗯,不错,那有没有人欺负你和你妈妈呢?”

    简昕将自己所知道的说了出来,“欺负我们的有个奶奶可坏了,就是我爸爸的妈妈,上回到顾家闹事,还是我妈妈气不过,就让朗月阿姨将她给扔出了顾家,昨晚上她又过来了。

    太爷爷很生气,妈妈就让我和小源带着太爷爷离开,后来回到餐厅吃饭的时候,奶奶已经走了,我听说她还和叔奶奶打了一架,大概是两败俱伤吧,反正吃饭的时候也没看到叔奶奶!”

    顾夫人

    应寒倒是清楚,不过这事情的具体,他倒是可以找个时间问问朗月。

    那个顾夫人向来就不是一盏省油的灯,从简水澜跟顾琉笙领证之后,她就从未给过好脸色,甚至还对她动过好几次的杀意。

    如今可以说是被驱赶出顾家,但这时不时过来闹事,确实头疼。

    毕竟她还是顾琉笙的母亲,只怕顾琉笙对付他还是会心慈手软了点儿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面汤之后,应寒问他,“要听你妈妈的话,那个奶奶可不是什么好人,往后看到她别单独跟她相处,要是问你什么话,都别回答他,马上喊你朗月阿姨出来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简昕很快点头,“爸爸和妈妈也都这么跟我说了,木叔叔,你放心!”

    “除了你奶奶欺负过你们,还有什么人欺负你们吗?”

    应寒还是有些不放心,过去简水澜单独一人在顾家都有些如履薄冰,顾琉笙也无法顾及到。

    甚至还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,如今还多了一个简昕,他就担心简昕这么点儿大,受了什么委屈。

    过去的四年里,在淮城,简昕从在简水澜的肚子里,一直到他出生,到了顾琉笙出现之前,他都过得风平浪静。

    可是回到顾家,在这边怕是不一定了,否则他也不用让朗月在暗中保护简昕了。

    简昕小小的身子坐在他的对面,双手托着下巴,垂着眸子认真地想着过来燕城发生的事情。

    倒还真被人给狠狠地欺负了一回,他虽然年纪小不大清楚后来怎么样了,但是偶尔从他爸爸妈妈的所说的话还是听到了一些。

    于是便将跟着顾源去游乐场被人欺负的事情,加上从他父母那边得知的一些消息,前前后后都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过去的恩怨,简昕并不清楚,但是着重讲到了乔家。

    应寒将他从简昕这边得到的信息稍微整理了一番,也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这事情他还得再好好了解一遍。

    他伸长了手揉了揉简昕的头发,“嗯,说得很好,回头要是被谁给欺负了,要记得跟木叔叔说,包括之后上学了,要是有人欺负你,也要跟木叔叔说知道吗?当然了,若是有谁欺负你妈妈也要说,马上就我打电话。”

    将他们母子放在燕城,他确实很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嗯,我会的!我爸爸说要教我和小源功夫,等我学会了,就不会有人来欺负我的,而且我还可以保护妈妈!”

    他晶亮的眼睛盯着他看,“木叔叔,你这次会过来这边住很久吗?”

    面条很有劲道,应寒将口中的面条吞下,才出声,“学功夫当然是好了,木叔叔也可以教你和小源。这一次,木叔叔会住到元宵之后。”

    简昕听后很高兴,“那我就可以经常去木叔叔那边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,楼上已经打扫了,我也让人重新给准备好崭新的生活用品,你要是愿意,晚上就去给木叔叔一块儿睡,好不好?”

    他知道跟简水澜相处的时间不会太长,一来,他们现在的身份不合适。

    二来,顾琉笙那个大醋缸在旁边也不会乐意。

    但是跟简昕相处,顾琉笙的意见就不会那么大了。

    再说,简昕是他看着出生,加上照顾多年的孩子,他也确实想念了。

    简昕一声欢呼,“木叔叔最好了!我跟妈妈说晚上我要跟木叔叔睡觉,等木叔叔吃饱了,我就带木叔叔去看我的房间,妈妈说那些都是爸爸亲手给我设计的,还买了好多的玩具给我,不止这边的房间有那么多的玩具,在太爷爷那边的别墅里,太爷爷也给我准备好多玩具呢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应寒笑着点头,顾老爷子是个不错的人,对简水澜也挺不错的。

    简昕是顾琉笙这一脉的孩子,也是顾琉笙这一辈的第一个孩子,想必顾老爷子也会疼爱他。

    之后,简昕很懂事地没有再吵他,看着他一口一口地将面条吃完。

    应寒吃了一大碗的面,整个人都热乎乎的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顾琉笙与简水澜还在房间里尚未出来,他趁着这个时候,将碗筷收拾好,直接到了厨房,将碗筷清洗干净。

    简昕一路上跟在他的身后,应寒洗碗的时候,他就在一旁盯着他看。

    等应寒将手擦拭干净,看到一旁小小的人儿,睁着一双与顾琉笙如出一辙的眼睛,盯着他看的时候,那一种感觉还挺微妙的。

    其实一开始,他就很希望这个孩子能够长得与简水澜更相似一些,然而事与愿违,那简直就是顾琉笙的小翻版,但他依旧疼爱这个孩子。

    应寒直接将简昕抱了起来,小小的孩子被他抱在怀里,觉得一颗心都是柔软的。

    “叮咚——”

    当应寒将简昕抱起来的时候,外头传来了门铃声。

    “来客人了!”

    简昕出声,又想不到这个时候会是谁过来。

    房内躺在床上说话的两人也听到了外头的门铃声,顾琉笙蹙了下眉头。

    “会是谁呢?”

    简水澜也想不明白,这个时候能有什么客人,大年初一各家都忙着呢!

    顾琉笙翻身在简水澜的脸上亲了一口,“我去看看是什么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走出房间,看到应寒抱着简昕就朝着玄关处走去,顾琉笙很快也走了过去,一同来到了玄关处。

    看到了可视对讲机露出的那一张脸的时候,顾琉笙觉得这一个小时所受的气,算是彻底地得到了解放。

    于是看向应寒的时候,那表情带着几分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然而,应寒的脸色就在看到那张脸的时候,顿时就阴沉了下来,真是阴魂不散啊!

    他这前脚才来到燕城,那人后脚就跟了上来,而且还能够准确地找到西江月圆这边。

    “是南宫叔叔!”

    简昕有些兴奋,看到可视对讲机那一张清晰的脸庞,兴奋地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是不是又可以多得一个红包了?

    而且南宫叔叔上回可是还欠了他一只机关木马呢!

    应寒很快就要摁上取消键,顾琉笙很快抬起手阻止,并且比他快上一步摁了解锁键,随即笑得一脸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“南宫家主远道而来,自然是客人,还是我的客人!”

    应寒蹙着眉头看他,脸上有着明显不悦的表情,但顾琉笙这一句话,没毛病!

    这个时候简水澜也出来了,看到两个大男人抱着一个小孩子堵在玄关处,难免有些好奇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在做什么?这是来了什么客人,这么大的阵仗迎接?”

    看到顾琉笙脸上的笑容,简水澜想着,难不成顾琉笙这回真要给她面子,与应寒和平相处了?

    “确实是来了贵客!”

    顾琉笙直接将门打开,朝着简水澜走去。

    “南宫家主来了,中午的菜要多洗一些,想必南宫家主中午也会想留在这边吃,就你说的烫火锅,要是不够吃的话,看两位贵客想吃什么,我们再下厨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